【乙五】再来一次

  • 无头无尾纯车,可能有人粗口,ooc

“老师……”

五条悟来不及反应,唇舌便被夺了去。喘息间交杂着水声,对方闯进来的舌强势得很,一个亲吻仿佛要将他吞吃入腹一般。唇齿间净被闯入,舌头被带着走,被迫和他纠缠着。

乙骨忧太终于放开了他,五条悟被亲得狠了,嘴角淌了些许津液。粗喘之下,五条悟又舔舔唇,故意把舌头伸出一截,像是猫咪伸出舌尖一般。红色的小舌和嘴角液体留下的痕迹使乙骨忧太有些难以忍受,他知道面前这个人是故意的。

“老师,”乙骨忧太掐住他的下巴,眼神阴郁,五条悟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不要随便勾引我,好吗?”

“就算老师不勾引你,忧太不还是会和我做吗?”五条悟丝毫不挣扎,甚至把手伸向了对方的下体,“憋着不好哦,已经这么硬了呢。”

乙骨忧太力度松懈下来,却滑向了五条悟的脖子,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狠狠地掐住,看他濒临窒息,却索取着快感,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在这种时候也是这样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乙骨忧太又转移了阵地,轻抚着锁骨处,低下头咬上一口,啃咬到那过白的皮肤泛红了起来,不过五条悟的皮肤本就敏感,稍微用点力就会泛红,吻痕在他身上极难消下去。

五条悟被乙骨忧太在自己锁骨附近乃至颈间的亲吻爽到直后仰,腿间也开始奇痒无比,他抬起一条腿搭上乙骨忧太的后腰处,手也不安分地到处乱摸。正准备伸进学生的裤腰时,又被一把按住了。

“老师不要乱动。”乙骨忧太说着,往他唇上狠啄了一下。修长的手指往他胸前两点一掐,五条悟差点惊呼出声。

左边乳头被一口含住,但显然学生不会如此温柔,乳尖被那尖齿蹂躏到甚至留下了齿印,五条悟吃痛时,右边却被轻柔地揉搓着,指腹擦过硬起来的乳尖,身体好似过电一般又疼又爽。

“忧太……”五条悟抱着伏在自己胸前的头,脸颊逐渐泛起红晕,他想要获得更多的快感。不住地挺起前胸,试图送进对方口中。微乳被豪不留情地揉捏,雪白的乳肉被那只手揉成不同形状的一团。

“老师的胸是不是变大了?”乙骨忧太笑了笑,手上却没有放松,“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老师不会一直偷偷揉自己的胸吧?”

“没,没有……”五条悟对上乙骨忧太的眼睛,清澈的眸子和自己已然漫上情欲的眼神形成对比。

“不要说谎。”乙骨忧太用一只手掐住五条悟下颌,将手指伸进他的口中,小舌马上缠上来,绕着他舔,沾了唾液的手指夹住那不安分的舌头,随即又往喉咙处探去。

五条悟说不出话来,口腔被手指侵犯,竟然也能觉得舒服,微热的感觉从后穴传出,他开始坐立不安了。

乙骨忧太在五条悟快要受不了时把手指抽了出来,指间沾满了唾液,此刻还在往下滴着。

五条悟趁机反扑将他按倒,将学生的裤子扒了下来。他趴在乙骨忧太两腿间,隔着内裤摸起了他的裆部,那里早就鼓成一大包了。

五条悟咽了咽口水,将仅剩的内裤也脱了去。学生硕大的性器弹了出来,又狰狞又粗壮的那东西,进入过他无数次的那东西。

五条悟一手摸着囊袋,然后径直含住了龟头。

性器突然被含住,乙骨忧太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摸着极力伺候肉棒的五条悟的脸,催促着。

五条悟的口活一直不错,他灵活的舌头舔过龟头,又绕着冠状沟舔过,舌尖顶到马眼原地打圈,最后直接吃进半个柱体。

但是乙骨忧太的肉棒太大了,五条悟的嘴没法撑太大,含到一半长龟头就已经快顶到喉咙了。他也不恼,一手握住吃不了的部分肉茎,嘴巴来回舔舐,不住地吞吐着。

“老师……”性器被包围在温热的口腔里,乙骨忧太舒服得直叹气。他甚至按住五条悟的脑袋,在他嘴里冲撞起来。

突然被操嘴,五条悟没反应过来,肉棒在他嘴里抽插,嘴巴好像被当做小穴一样侵犯,喉咙深处也总是被顶到。乙骨忧太粗暴地插到最里面,钉在那个柔软的地方,能带来极致的快感,可是五条悟却只想干呕,被强制深喉,又没办法抽出来,他差点要窒息了。

“老师,我要射你嘴里了。”

一股浓精在他喉咙处射了出来,五条悟被呛到,咳嗽了好几声,乙骨忧太射完心满意足地抽了出来。

五条悟捂着嘴,缓过来后径直把嘴里的静夜尽数吞下,吞完后还张开了嘴巴给乙骨忧太看:“忧太,我都吃干净了哦。”

乙骨忧太有时候真的拿这个人没办法。他抹掉对方嘴角乃至脸上的白浊,伸到五条悟嘴边,对方心领神会,乖乖舔掉了,舔得一干二净。甚至还得寸进尺,吸吮着乙骨忧太的手指不放。

“我们多久没做了,老师?”乙骨忧太将手指抽了出来,往五条悟臀部捏了一把。

屁股突然受击,五条悟这个时候才感到有点羞耻:“嗯……可能三个月吧?忧太……快进来……”

“别着急。”乙骨忧太亲了亲五条悟,“有自己玩过吗?”

“有……”五条悟一边难耐地扭着屁股,一边又送上一个深吻。唇齿交缠间,臀部被两手抓着,比起胸部似乎更加容易粗暴对待,他爽得后穴流出的淫水都快要流到乙骨的手上了。

“怎么玩的?说说看。”乙骨忧太掐着圆润的臀瓣,留下一道道显眼的红色指痕。

“没有人的时候,就会想着忧太……自己插进去……啊!”后穴突然被手指进入,五条悟惊叫。

“这样吗?”

手指很轻松地就伸进了柔软的后穴里,五条悟分泌的淫水多到都没必要用润滑液了。径直在肉壁里往前探寻,看着差不多了,干脆再加一根手指。

五条悟扶着乙骨忧太的胸膛,享受着扩张过程,虽然他甚至想要他直接插进来。

乙骨忧太仔细地进行着扩张,时不时抠挖着敏感的内壁,引得五条悟轻喘。五条悟看着身上人,学生额间出了些薄汗,认真的神情显得尤为性感。

“忧太……”五条悟又亲了上去,“好喜欢忧太。”

乙骨忧太一愣,很快便回应起这个充满爱意的亲吻。

分开时五条悟还有点依依不舍,乙骨忧太失笑:“老师就这么喜欢和我接吻?”

“喜欢哦。”五条悟搂着乙骨忧太的脖子,直视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睛,“因为是忧太,所以喜欢。”

乙骨忧太刚好碰到了后穴敏感点,五条悟被刺激得眼里有了水汽,好想要,好想要忧太。

“我也喜欢老师。”乙骨忧太脸上泛起一层红晕,与纯情的笑容相比,手上的动作却显得下流。修长的指节在小穴里试探着,时而轻柔,时而激烈,被找到前列腺后,又总是堪堪擦过,弄得五条悟有些难耐。

肠液浸湿了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乙骨忧太把那黏糊糊的样子给五条悟看,“老师,看,这都是你后面流出来的。”

五条悟只是抬起膝盖顶顶他的下体:“快进来……”

乙骨忧太脸色沉下来,他抓住五条悟的膝盖,将两腿分开。双腿大张到极致,大腿处又被掐住,五条悟此刻的姿势尽显色情,尤为羞耻。

臀瓣被掰开,那还在流水的小穴一张一合,乙骨忧太往那一插,惹得五条悟喘出声来。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手指又抽出来了。正当五条悟疑惑时,臀部被猛地拍了一巴掌。

“啊!”红色印记出现得极快,这一下打下去,五条悟轻颤着,止不住地兴奋。他忍不住摸着自己的性器,本来就快要到了,随便套弄一下就射了。

“老师好像很高兴,擅自就射了?”

“对不起……”五条悟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不要戴套了,快进来吧忧太……”

乙骨忧太用指尖蹭过穴口,就是不动:“再说一遍。”

“快操我,老师想要忧太的肉棒……”

龟头抵住后穴,乙骨忧太一挺腰,毫不费劲地进去了。终于被插了进来,仅仅是进入一部分而已,五条悟觉得自己就快要高潮了。

乙骨忧太抬起那双过于秀长的腿挂到肩上,性器再次深入,一插到底。身下的人顿时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嗯、啊……”五条悟面色潮红,本来皮肤就白,这一漫上情欲,血色上涌,尤其明显,“忧太、全部进来了……”

性器被温软的肉壁包裹住,随便一动就要被那媚肉缠上来,乙骨忧太只得顿住不动了,操老师的穴带来的灭顶快感,他得缓一缓。

五条悟却不知怎么回事,催促着学生快点把埋在他穴里的肉棒动一动,“动一动,忧太,操我。”

乙骨忧太深吸一口气,猛地开始冲撞那不听话的肉穴,伴着五条悟不停的叫喘,身下的力度越发凶狠,囊袋撞到臀瓣上发出啪啪声,连接处掺杂着交合的液体,淫靡水声响个不停。

“忧太、忧太好厉害……”五条悟被干得发懵,穴道被那粗大的性器破开,插得小穴流水得越发厉害。

“老师,喜欢吗?”乙骨忧太大开大合地操干着,那肉壁被插得不留一丝缝隙,刚走又缠上去,淫荡的样子像极了五条悟本人。

五条悟被操得发酸,他忍不住弓起腰来,手抓着学生的后背,爽得不自觉绞紧了后穴,“喜欢,喜欢啊……喜欢忧太操我,忧太……”

被穴道的突然夹紧和骚话双重刺激,当然惹得学生更加发难,乙骨忧太紧握住五条悟的细腰,好像恨不得攥出的痕迹消不掉才好,又是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插干,那肉棒好像要把他往死里操似的。

肉壁被蛮横的性器摩擦得快要痉挛,嘴里的叫声已经稀碎不堪,感觉满脑子只剩下了好爽,和学生做爱怎么这么快乐。

“啊啊!”前列腺被猝不及防擦过,五条悟掐着乙骨忧太的后背,留下深深的抓痕。

那一下的确是他故意的,先把人干到发晕,再去刺激敏感点,这比寻常操干来得更有快意。

龟头顶住那处研磨,时不时再慢慢地退出去,五条悟差点要被逼疯,快点操我、把老师干死什么都喊出来了

乙骨忧太轻笑出声,不再逗他。发狠间,性器直插敏感点,脆弱的敏感点无数次被插,刺激得淫液分泌都过多了,插干间连接处响起的噗呲水声越来越大,伴随着五条悟毫不收敛的喘叫声,整个房间都充满着色情的气息。

“老师叫得那么大声,楼下都要投诉了。”

“哈啊……嗯!都怪、都怪忧太,操得那么厉害……”五条悟被操得生理泪水都要流出来,嗓音也染上了情欲,嘶哑又诱惑。

乙骨忧太俯下身子,趁着人神志不清,又吻了上去。叫声被堵住,粗喘却不止,鼻息变得粗重,交缠在彼此的呼吸间,身下的冲撞也一刻未停,反而还加快了速度。五条悟任由口腔里乱窜的舌头侵略着,只能发出呜呜声,穴道里的肉棒又简直毫无章法,戳弄得他快要翻白眼。

被情欲上头的亲吻亲到快要交代在这里了,五条悟又搂住乙骨忧太的脖子,双腿搭在对方后腰上,一边回应着唇舌的纠缠。唇齿间激烈的进攻,让他唾液都直溢出,终于分开时,未来得及收回去的小舌又被抓住吸吮。

五条悟喜欢和乙骨忧太接吻,这是真心话。

头晕脑胀之间,后穴紧缩,那肉棒就着嫩肉抽插,操得快要汁水飞溅,五条悟又媚叫起来,舌头明晃晃地伸着,嘴边还有唾液未干,整个人就是一副被操晕了的样子。

“忧太,忧太操得老师好舒服……”

“那老师是不是以后天天都要被我操?”

“嗯啊……好啊,老师天天都给忧太操……啊!”乙骨忧太又狠命往敏感点插过去,五条悟爽得脖子后仰,他按着乙骨忧太的肩膀,穴肉黏着那根又硬又热的肉棒不停地收缩。淫液流得到处都是,臀瓣也被拍得红肿。

在这粗暴的攻势下,五条悟呼吸声加快,一声尖叫下直直射了出来,精液喷到了乙骨忧太结实的小腹处。

“射了……被忧太操射了。”五条悟有些恍惚,只觉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蔓延上来,超过了临界点,他就射了。

乙骨忧太也有些惊讶:“老师,真是天赋异禀。”而高潮中的后穴也缩得更紧,那媚肉抽搐得一阵一阵的,半个身子都在颤抖,夹得乙骨忧太差点直接就交代了进去。

“射进来。”五条悟眼神迷离,泪痕都干了,“射进来,忧太。”

乙骨忧太一怔,不过倒也不意外他会这么说,毕竟一开始就急匆匆地叫他不要戴安全套快插进去。

“好,”乙骨忧太应着,抬起五条悟被操得通红的臀部,加快了抽插,“射到老师里面,让老师怀孕好不好?”

五条悟被这一阵冲刺搞得又忍不住浪叫起来,才刚高潮过,全身都好像变成了敏感点,碰一下都要不行了,“啊啊……!好,好啊,让老师怀孕……不对,我不能怀孕的……”

“老师可以的,”乙骨忧太语调温柔,却暗藏危险,他哄着已经快要崩溃的老师,“老师是最强的,什么都可以做到……对不对?”

五条悟被粗热的肉棒干得出神,不管他说什么,也只能胡乱应答,“嗯、啊啊!好舒服……对,忧太说得对……”

乙骨忧太实在太兴奋了,他又捧住五条悟的脸亲吻,下身狠狠地抽送了几十下,抵到最深处射了出来。

后穴被灌满了浓精,而那根肉棒还在小股小股地喷,乙骨忧太射了好久,将精液都射到了最里面抵着,这才拔了出来。

五条悟被精液内射,爽得差点又要高潮,他大声浪叫着,双腿用力勾着乙骨忧太的腰,把他按得紧紧的。肉壁不住颤动,肉棒拔出时后穴跟着流出了好些白浊液体,而那被操肿的穴口还在翕动着,好不淫靡。

“射满了……”五条悟双腿发酸,看着自己流出来的东西发愣,“忧太射了好多。”

乙骨忧太摸摸他的脸,温柔地吻住他已经被亲得有些红肿的唇,“老师真了不起。”

五条悟有些赧然,做爱的时候没觉得羞耻,做完被夸了反倒觉得羞耻了。

“老师,我好像又硬了,”乙骨忧太重新硬起来的性器顶着五条悟的小穴,“再来一次,好不好?”

狡猾的高中生,最后总是再来不止一次。

-Fin-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