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五】圣诞前夕


有夏五前提的乙五

夏死的当天晚上乙五那个

炮友关系 有点白切黑 心里有点阴暗的乙

很怪很黄很不纯爱 为车而车

注意避雷

今年的节日气氛不算浓,乙骨忧太走在街上想着。按照前两年的阵仗,这个时间还会有很多店在营业,乙骨忧太看着前面甜品店的店员正拖着一棵一人高的圣诞树往店里收,乙骨忧太上前打了声招呼顺便帮他一起挪动圣诞树,“今天休息真早啊。”,“今天的圣诞很冷呢,客人也不是很多,打算早点回去了。”店员向乙骨忧太道了谢,给他递了一杯热果茶。乙骨忧太摆摆手说没关系,只是正好顺路来买姜饼,他看了一圈,发现老师在电话里说的姜饼屋蛋糕已经卖完了,乙骨忧太只好买了些造型可爱的姜饼带给他。

“老师……你在吗?”乙骨忧太轻轻推开门,他来到五条悟公寓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本来打算洗完澡就早点睡下的,但是接到五条悟的电话他还是穿了身干净衣服过来了。乙骨忧太把给老师带的姜饼放在门口的台面上,公寓里好像没有人,只有中岛台上有一个空杯子和一杯喝剩下的草莓牛奶。没有人回应,老师并不在家,刚刚在电话里听起来大概是喝了酒,乙骨忧太坐到沙发上准备给五条悟发消息,家入硝子就打来电话说五条悟醉倒在她家里了,让自己去接人。

五条悟的酒量特别差,但是酒品不算特别差,醉了之后就趴在桌子上不怎么动,话有点多。“硝子,杰的遗体不能交给上面那些烂橘子……”五条悟迷迷糊糊地重复了第五遍这句话,家入硝子看着他叹气说好,好,不给他们。“我给乙骨打了电话,说让他来接你。”硝子点了一根烟,“你在这里等一会吧,我去阳台抽一根。”五条悟迷蒙着双眼盯着她说忧太在我家里,硝子装作自己没听见去阳台抽烟。过了一会儿,五条悟正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乙骨忧太敲敲门进来,看到趴在桌子上的老师,“老师你还能走吗?”乙骨忧太蹲到他旁边,五条悟睁开眼睛笑嘻嘻地嘟哝着硝子你怎么剪头发了,乙骨忧太叹了口气,把五条悟扶起来背在身上,硝子进来见怪不怪地调笑了一句来接你的双肩包啊,两人短暂的说几句后乙骨忧太背着五条悟离开了。回公寓的路上五条悟很安静,安静到乙骨忧太以为他睡着了,到了公寓门口以后乙骨忧太把他放下来时对上了一双没有那么透亮的蓝眼睛,“忧太……”五条悟半倚着墙,比平时矮了一截,楼道中昏暗的灯光下乙骨忧太看着五条悟湿润的嘴唇开合看得自己喉头发紧,喝醉的成年人不依不饶的靠过来,乙骨忧太半哄着人倚在自己身上,输入密码开了锁。 

他知道五条悟公寓的密码,他是五条悟的学生也是他的炮友,他们做爱的次数不算多也不算少,乙骨忧太爱慕着他的老师也不算什么秘密,很多次都是五条悟喝了酒,酒精蒸昏了大脑,半推半就和扶着他的学生滚上床。乙骨忧太不会拒绝五条悟,他回想着和老师上床的开端却也记不清到底是哪一次了,他们两个做爱太混乱,情况太复杂,乙骨忧太知道夏油杰的事情,他甚至今天砍下夏油杰的一只手臂,乙骨忧太得知夏油杰死了心里诡异的开心但又为他的老师难过。五条悟也明白他的学生和里香之间的诅咒,他更清楚乙骨忧太来高专的原因,他喜欢乙骨忧太,也喜欢和乙骨忧太上床,如果乙骨忧太不反感他就不会自己叫停。

进了家门,五条悟本来瘫软在沙发上,看到乙骨忧太去给他做醒酒汤又迈着虚浮的脚步去粘他,“老师明明不能喝酒却还是喝了那么多。”乙骨忧太把醒酒汤放在中岛台上,拿过那只空杯子看到玻璃杯里还残留着黑褐色的一点液体。“因为今天很累嘛,就算是最强偶尔也想放纵一下。”五条悟也靠过来,“这个杯子是昨天用过的,我再去拿一个给你。”五条悟走去橱柜翻找新杯子,乙骨忧太闻了闻杯子又放下问道:“咖啡吗?老师昨天家里有客人啊。”“昨晚杰在这里啦。”五条悟拿着新杯子走过来,脸上还泛着笑容。乙骨忧太感觉自己的脸僵住了,他没继续问什么,五条悟主动回答他没问出口的问题:“老师昨天和他睡觉了,”乙骨忧太递过去一杯醒酒汤,五条悟接过来,嘴唇抵在玻璃杯口,一双含着笑的蓝眼睛看着他,“忧太介意老师和别人上床吗?”乙骨忧太感觉自己在摇头,他说没关系,这是老师的决定怎样都可以。他的老师脸上挂着笑容,凑过来奖励似的亲他,说忧太最好了。“很晚了,老师喝完该睡觉了。”乙骨忧太看着五条悟喝完把杯子放到台子上又靠过来亲他的脸颊,“老师今天晚上想和忧太一起睡觉,好不好?”

五条悟简单洗了澡就被他的学生抓过来按在床上扒衣服,“忧太今天好主动。”五条悟直起身去亲学生的嘴唇,乙骨忧太一边回吻一边又把人按下去,两人在一起腻了一会儿,乙骨忧太看着五条悟湿润的眼睛说:“我今天砍掉了他的手臂,老师会怪我吗?”五条悟想了想说:“不会哦,忧太帮了老师,做的很好。”他看出乙骨忧太在想什么,但是他没有说谎。乙骨忧太有点抱歉自己在这种场合提起夏油杰,他俯下去亲亲他的老师,手指探下去做润滑。“忧太…嗯…不用感到抱歉…”五条悟好像能读懂他的心事,安抚性的摸摸乙骨忧太低下的头。乙骨忧太抽插着伸进穴里的手指,在老师逐渐适应的时候放进第二根,“忧太怎么今天这么久…没有关系的…直接插进来、嗯…老师想要你…”五条悟抬起大腿磨蹭着学生的腰,把乙骨忧太的手指拔了出来,握住学生早已挺起来的阴茎想要往自己屁股里插,“老师,还没扩张,你会痛的…”乙骨忧太想要制止他,欲求不满的教师却直起身骑在他学生的身上,不由分说的扶着那根份量不小的阴茎往自己下面送,“忧太…呃、长大了呢…”乙骨忧太半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龟头逐渐被那张嘴吞吃进去,他的老师穴口被撑开,嘴里漏出一声呜咽,只是龟头刚刚插进去,五条悟就在他身上喘个不停,高热的穴肉紧紧裹着自己前面,老师真的好色,乙骨忧太这么想着,手慢慢握住老师的腰往下按,下半身也慢慢往穴里进发,“忧太…嗯…里面变得好热…呃嗯…”五条悟往下坐,乙骨忧太故意让自己一点点的进入他的身体里,这个姿势可以把阴茎吃得很深,直到把最后一截吃进去,五条悟撑在他身上缓了缓,就自己抬起屁股上下动起来。“老师今天怎么这么着急。”乙骨忧太很少见到五条悟这个样子,大多数时间他的老师都是躺在下面好好享受的那个,“嗯…因为老师最喜欢忧太了…啊、和忧太做…让老师好舒服…”乙骨忧太被撩拨的小腹发紧,他直起身把老师半跪在床上的腿抬起环在自己身上,身下的阴茎又深入了几分。乙骨忧太托着老师的屁股操起来,五条悟伸手勾着他的脖子被操得也不再收敛叫床声,嘴里叫着顶到了、要被忧太操死了,又忍不住把自己的屁股往前送。乙骨忧太重新把人摁在下面,身下不停的朝着让五条悟最爽的地方顶弄碾过,“忧太、哈呃、好会干…好舒服、啊、再深一点…”乙骨忧太看着老师淫荡的样子下身越操越深,五条悟拉下他想要和他接吻,乙骨忧太看到老师白净的锁骨上印着一个小小的吻痕,像是被牙齿磕到,心里一股酸涩,他发着狠操身下的老师,听着老师的浪叫说:“老师,他昨天也把你操的这么舒服吗?”五条悟没有听清乙骨忧太说了什么,他只觉得一股股快感从小腹冲到大脑,好学生收起平时乖顺的样子低下头狠狠地对着那出吻痕咬下去,锁骨上的刺痛和已经过量的快感鞭笞着感官,五条悟几乎是瞬间大声呻吟着被操射出来。乙骨忧太没给他休息的机会,在高潮后还在痉挛的肉穴里越操越深,平日总是游刃有余的老师被操的不停流出生理眼泪喘息着,“老师,你里面夹得好紧,放松一点。”乙骨忧太揉揉被操的发红的穴口,“忧太…还没射…”五条悟反倒夹了夹那根粗壮的阴茎,乙骨忧太被撩拨的差点射在穴里,“老师还很有精神呢。”说完他朝着湿软的穴一次比一次深的顶弄着,他的老师受不了似的挣动着双腿,乙骨忧太把五条悟的一条腿扛在肩上,让他的老师侧躺着挨操。“忧太、老师受不了…呃!”五条悟捂着自己的小腹,摸到身体里的阴茎隔着肚皮在里面抽插,粗长的阴茎直接捅进了他的结肠口,他感觉到自己的前面淅淅沥沥流出一股稀薄的精液,腰挺起来一直颤抖个不停。乙骨忧太还在结肠口的位置磨蹭着,看着老师被自己操得双眼翻白、高潮迭起,他的心里膨胀着满足感,“老师…我最能让你爽了,对不对…”乙骨忧太俯下身温柔的亲着老师的耳廓,身下却狠狠地插着老师的穴,五条悟快被他操晕过去,哭叫着回应他。乙骨忧太往最深处抽插,手往下抚慰着老师吐着水的阴茎,“别、别摸前面、不行了,”五条悟推搡着还在操弄他的学生,崩溃的哭着求饶道:“我…射不出来了…忧太…最能、让老师爽了、不、啊!”乙骨忧太的占有欲被他的老师填满,最后重重地抽插了几下射在了老师的穴里,五条悟已经射不出来东西了,阴茎软软垂着,穴里吹出一股水,被操上干性高潮。

“好多……”五条悟的眼神失焦,感觉自己的腿根都被操的没有知觉了,他的学生把他的腿放下来,乙骨忧太拔出自己的阴茎,看着精液混杂着各种液体从红肿的穴口里溢出来流到腿根,“老师…以后都和我做爱吧。”他又像平常那样乖顺的抱住老师,嘴唇磨蹭着刚刚舔咬的锁骨。“老师?”乙骨忧太抬起头发现五条悟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老师今天一定很累了,没有得到回应也没关系,他心里这么想着,轻轻抱起老师走去浴室清理身体。乙骨忧太轻柔地抠挖出五条悟穴里的精液,帮他的老师冲洗干净,清理完之后两人一起睡进被子里。

“晚安,五条老师。”乙骨忧太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抱着他的老师闭上了眼睛。

—–end

真的很怪,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只是太馋乙五了、、写得很快有错别字私密马赛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