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伏五】母性

第一次发论坛不太会搞…

流水账,矫情做作。还是伏五描写比较多的夏五,但是夏五贯穿全程(然而标题好像并没有和夏五有关系的感觉)【。五条悟性转,生子有,对惠不太友好【。。。

背景大概是杀手世家,大概是现代,我也不知道

非常非常非常雷非常OOC是会被挂的地步,非常受抚慰洁癖请止步!!半夜脑子一热打的字所以错别字也很多,哪天脑子清醒了可能就删了,下次不会再这么污染tag了真的非常抱歉!!!OTZ

1.

五条悟常常坐在窗前发呆。

不是看树,不是看天,也不是看鸟……那是在等什么人吗?约莫也不是,她的眼里好像什么都有,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脑海里也不知道回荡着什么,约莫也是空的。家里的人都看惯了,也没再去说她什么,只有伏黑惠会在她发呆几分钟后走上前去,关上窗对她说:“再被风吹下去就要着凉了。”

“是啊,不好意思呀惠。”五条悟赔笑着,她轻抚着自己已经有些大的肚子,说,“我现在得好好保护这个孩子才行。”

2.

那个孩子是夏油杰的。

五条悟25岁的时候,五条家的人就准备为她筹办婚事,找个同样家大业大的公子与五条悟成婚,可是五条悟偏不让。与成亲对象见面的那天是个雨天,她披着个不知从哪找来的蓑衣爬上树,藏在绿叶之间,任凭五条家的人在地上到处叫唤,她一个人躲在树上偷偷地嘻嘻哈哈。那会,整个五条家只有伏黑惠一个人能找到五条悟在哪,他趁人群走散时,偷偷爬上树对五条悟说:“悟,不要躲在这里了,会感冒的。”

“好呀,那就不躲在这里了。”五条悟也算听了他的话,只是她还非要拉着伏黑惠——这个自6岁起就住在五条家,与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被她抚养长大的小孩爬上屋顶,逃到外头去。伏黑惠没办法,他知道自己不能阻止她,也知道她想偷偷溜去哪。虽然男孩年仅12岁,但身手也很敏捷,或许是被五条悟教养过的缘故,没一会儿他们就翻出了五条家。

街上也有不少五条家的人在寻找失踪的大小姐的身影,而五条悟也早就料到这一出。她在一个小巷子里,把藏好的假发拿出来,顺便也给伏黑惠戴上,还会给自己脸上沾些泥泞,旁人一看,完全不觉得她会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大小姐。化完伪装后,她便自然地带着伏黑惠继续上路了。伏黑惠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的雨越下越大,秋天,被雨淋到的手指都冰冷了许多,只有五条悟手心的温度是相反的。而五条悟似乎也察觉到伏黑惠的想法,她直接一把抱起伏黑惠,也不管他在自己怀里怎么挣扎,也因为这样,伏黑惠就没有再被雨淋到了。

十几分钟后,他们便到了一座小平房门口,那里便是五条悟的目的地。

这里是夏油杰的家,离五条家也算有段距离。平常因为是天气晴朗的缘故,伏黑惠总以和对方不熟为理由,要求自己站在外面等五条悟,而五条悟也拿他没办法。今天的话,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伏黑惠怎么不想进去都无济于事,没办法,他就说,自己会在屋里靠门的地方等五条悟出来,五条悟也才同意了。

里头的夏油杰也早就听到了门口的动静。还没等他放下手中的活,就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猛得扑向自己。

“杰!!!”五条悟直接挂在夏油杰身上,好像是在哭诉,“家里那群烂橘子又让我去找个油腻的纨绔公子结婚了,我才不干,我就是要杰嘛!!!”

“可是悟家里的那些人也不会同意的吧?”夏油杰有些无奈地抱住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话说回来,你的脸上怎么脏兮兮的,可别把我的衣服弄脏了。”

“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个!!反正我不管,今天你就跟我回去,要是烂橘子们还是摆臭脸我就跟他们翻脸!!”五条悟赌气道,“再说了,明明杰也很优秀,明明每你次做任务都能干净利落完成,这不比那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少爷好多了?”

“不过还是不及悟你厉害呀。”

“我不管,你现在就跟我回去,快快快!!”

不知道里面的人闹了多久,伏黑惠也没去理会他们,他只是一遍一遍数着从屋檐上落下的雨滴发呆。等到五条悟从里面出来,把他和夏油杰带到五条家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五条家的人怎么也拗不过五条悟的脾气,看在夏油杰本人也有着天赋异禀的杀手才能的份上,才同意夏油杰入赘到五条家。

“先是带了个禅院家的野孩子来这,现在又是一个家世平平的杀手,这传出去像话吗?”

“别说了,你要知道,这里所有人联合起来都打不过小姐,更不要说再加上一个夏油杰了——而且伏黑惠那孩子也天资聪慧,小姐各方面都盯得很紧的,你哪回见到小姐让他离开过自己身边了?”

“可是,小姐她毕竟是下一任的家主……”

“好了!你快闭嘴!就算是这样,那个夏油杰不也是凭实力来到了御三家所办的学习?”

“……”

婚礼在不久之后便举行了。之后的日子也都很平常,接到的任务也很频繁,但在他们手里通常三两下就解决了。与此同时,五条悟还要兼顾伏黑惠的学习,凭他的天赋也能够去御三家的那所学校,不过五条悟更想的是不让他去——五条悟向来都很警惕其他人,因为伏黑惠的特殊身份,他从来都不把伏黑惠交给其他人照顾,而现在的话她会信赖夏油杰,只是,伏黑惠好像从来都不去主动和他说话。

“怎么了惠?难道是怕生吗?”在训练时,五条悟问他。

“不是。”

“是不放心他的技术吗?”

“也不是。”

“那是怎么啦?难道是惠更喜欢被我照顾吗?哎呀惠可真是个爱撒娇的……”

“那更不是!!!”还没等五条悟开完玩笑,伏黑惠便突然大声喊了起来,五条悟被他这激动的反应吓了一跳,而伏黑惠自己好像也被自己吓到了。他怔了一会,汗珠“啪嗒”落到地上的声音犹如炮响,上齿不甘地咬着下唇,之后便缓缓地说道:“我只是觉得您教的方法应该更适合我一点,并且我也习惯了——就是这样。”

“唉,好吧,但是太过任性也不行哦。”五条悟说。

三年之后,夏油杰接到了一个长期的任务,要前往外地一个月起步。临行前,五条悟做给夏油杰一个护身符,叮咛他一定要随身带在身边。夏油杰就笑着答应了,别上护身符后也轻轻地吻了她,就像曾经他们无数个普通的亲吻一样平常。

夏油杰离开五条家半个月后,五条悟渐渐感到身体不适,经常感到想吐。之后在医生的一番检查下,她才知道自己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得知消息后,五条悟兴奋地抱住伏黑惠说:“惠!你可能要有一个可爱的弟弟或妹妹啦!!”

“嗯,可是他不应该才是最该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吗?”伏黑惠答得很平淡。

“等他回来再告诉他嘛,现在告诉他肯定会让他冲昏头的!!”五条悟轻笑了一声。

只是平静的日子还没过完接下来的半个月,外头就传来夏油杰的死讯。但五条悟从来不相信空口无凭的话,她一定要现在赶去夏油杰出任务的那个地点探个究竟,然后接他回来。

“不行啊小姐!!不行!!您现在的身子不可以啊!!”仆人吓得赶紧跪在地上,将怀中的一团白布取出,那白布鼓鼓的,大概是包裹着什么东西,“这个……这个就是我们在那里取出来的,再详细的情况,考虑到您现在的身体,我不能再说了。”

五条悟不耐烦地接过那团布,拨开它——那是一个月前她送给夏油杰的护身符,样式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做的,全世界独一无二,不会有错。

不同的是,眼前的这个护身符沾满了血迹。

“你就这么确信这血是杰的?”五条悟瞪大眼睛反问道。

底下的人没敢说话。

“让开,我自己会去证实。”五条悟把那块护身符摔在地上就要走,但衣袖却被一道外力拉住了。她缓缓地转过身去看——是伏黑惠。

“昨天晚上,我趁你没注意的时候,偷偷跟他们去了。”伏黑惠看向她,看向她那双被沾染上乌云的苍天之眼,平静地说道。

“是吗,惠已经偷偷跟去了啊。”五条悟不知道是在回答他说的话,还是在喃喃自语,“惠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独立执行任务了啊……真是个好孩子呢。”

3.

那天之后,五条悟的情绪意外地平静。她就好像从没听到过夏油杰的死讯一样,继续忙着自己被迫要去忙的事——有一点不同的,就是她发呆的时间变多了。她经常是坐在窗前,望向远方不知道在看什么,这时伏黑惠就会走来,关上窗,提醒她不要再吹风,五条悟也笑着答应了。

预产期那天,那个孩子也顺利地来到了这个世上,是个女孩。话是这么说,但五条悟并没有让五条家人来靠近自己,她是直接把自己反锁在一个房间里把孩子生了出来。这一点,伏黑惠大概是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做。五条悟似乎是对“孩子”有一个执念,那就是:决不允许自己不信任的人去碰他/她。对自己也好,对她腹中的孩子也好五条悟都是这样,但即使伏黑惠知道这一点,他也没想到五条悟会偏执到这种程度。伏黑惠急得想要破门而入,但是门却开了——是五条悟开的。她的身子有些抖,从床铺到大门的这一小段路程上全是血迹,而那刚出世的婴儿正干干净净地被包裹在一角。还没等伏黑惠开口说话,五条悟就重重倒在他的身上,没了声响。

五条悟昏过去前是凌晨,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下午。

伏黑惠一直守在五条悟的床边没合过眼。看到五条悟醒来后刚想骂她,可是看到她这个样子,伏黑惠又说骂出口了,只是说:“我之后没有让任何人碰过她,现在她就睡在您旁边的婴儿床上。”

五条悟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慢慢地把手伸向伏黑惠,但对方却主动握住自己的手靠过来——他握得很轻,就像是被一簇棉花包裹着的感觉。五条悟轻抚着少年的头发,说:“辛苦惠了,真的,谢谢你呀……”

“为什么偏要这个样子?”

“像你们这样的小孩,待在这样的家庭里是最不安全的。”五条悟说,声音听上去并不虚弱,完全听不出是一个刚生完孩子的人,“不过,也不能只说是小孩吧?当初杰过来也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过来的。但是杰已经是成年人了,而惠那个时候还很小,很容易会受到影响……夺走年轻人的青春可是天理难容的呀。”

“但是我现在不小了。”伏黑惠低下头,声音有些沉,“您很早之前也说过,我已经可以独立完成任务,既然这样,所以……”

请再多依赖我一点。

人生前五年的对伏黑惠来说,大概根本不算是他的一部分。直到六岁的时候五条悟出现了在他的眼前,把自己接到五条家生活,伏黑惠才觉得自己是真正活过来了。那时正值酷暑,那个略带神秘长发女人的到来,比六月飞雪还要意外,手腕纤细且白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富家大小姐。在那天起伏黑惠就决定要一直守护在她身边,但五条悟是一个强大到离谱的人,根本不需要什么人去保护她,而且……在那个时候,五条悟身边早已经有一个人了。

那便是夏油杰。

而现在,夏油杰不在了,五条悟过得和从前没什么两样,那个孩子诞生之后,五条悟更是把大部分精力都转移到照料孩子上。整个五条家,除了伏黑惠以外,五条悟就没让第三个人碰过孩子。

那女婴叫星月,以外五条悟说在等她出来的时候,外头的星光和月光很刺眼。

之后的一个月,五条悟都躺在床上静养,可以暂时不用去理会其他杂事,而伏黑惠是唯一在她身边照料她的人。每次去的时候,伏黑惠都能察觉到,五条悟比往常安静了许多,她就静静地靠在床上,阳光照进来的时候,她就好像与光融为一体,渐渐消失在那层温暖里了。一动不动地,宛若一尊雕像。

“惠?”还没等伏黑惠缓过神来,对方就先开口了,“最近真是辛苦你了。”

“没事。”伏黑惠答道。

偶尔,伏黑惠会撞见五条悟给星月喂奶的样子,刚打的开门“唰”得一下又被关上。五条悟见状就在里面笑:“惠你怎么了?怎么不进来?”

“您还好意思说!!”少年背对着门,如夕阳一般的红晕慢慢攀至他的耳根,“我都敲过门了,您不方便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

“唉,怎么会不方便了?惠不要那么害羞嘛。”

“不是这个问题!!请您有点自知之明!!”

4.

五条悟确实没什么分寸,对伏黑惠更是这样,以至于这些天,伏黑惠经常梦到关于她的一些事。

那天晚上,伏黑惠又看见了。看见五条悟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松松垮垮女式和服,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上各处,有些还垂到伏黑惠的身上,轻轻一动就挠得他痒痒的。但真正让他分心的不是这点,五条悟就凭这副模样爬上他的床靠近他,身上那些护发素和沐浴露的味道直击着他的心房。如果眼睛稍微往下看,几乎就能透过那宽大的领口尽收她的全部……

“等一下……”

“没事的,因为惠是个乖孩子。”盖在她右肩上的布料滑了下去,右那块锁骨便清晰地展现在了伏黑惠面前。他想转移视线,却又被五条悟捧着脸拉回来,之后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了。五条悟最近因为养身子,都没怎么出过门,长时间坐在这空间有限的房间里就像是被贝壳珍藏千年的珍珠,更加柔美,更加动人。若能与她缠绵,即使是在梦中,那也是短暂地拥有那块珍珠了。

惊醒之后,夜色还很深。伏黑惠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他有些心虚地往下摸——果然,是湿的。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再加上白天又有些任务要做,伏黑惠渐渐感觉有些乏累,最后终于因为缺乏休息倒下,发了高烧。

好在那个时候,五条悟的身体已经养好,可以下床自由活动了。但对伏黑惠来说,自己才刚刚照顾好她,下一秒却又要反过来被她照顾,实属有些讽刺。五条悟知道他在想什么,便安慰他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这还不是因为惠太照顾我了嘛。”

伏黑惠没有看向她,也没有说话。

“好了惠,不要闹脾气了,给我看看——你是哥哥啦,要给星月做个好榜样。”说着,五条悟就慢慢俯下身子,额头贴着额头量体温。伏黑惠愣了一下,之后便马上推开她大喊道:“请你不要突然靠过来啊!!被传染了怎么办!!”他的耳根又开始红了,不知道是因为高烧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不会的啦,我可是很强的。”

再后面,五条悟便到隔壁照看了一下星月,顺便熬了汤药回来。等她来到伏黑惠的房间时,才发现他已经蜷缩在床上睡着了,她默默地叹了口气,便把要放到桌上,自己坐在床头轻揉他的脑袋。看他的体温还不降,身子还有些抖,这让五条悟不禁皱起了眉头,然后,她又听到了伏黑惠嘴里喃喃自语地念着:

“好冷……”

五条悟有些担心,但也不想现在就叫醒他喝药。于是,她也爬到床上,躺在伏黑惠的旁边,解开衣袖后便把伏黑惠抱入怀中,尽量用自己的身躯给伏黑惠取暖。在感觉到伏黑惠的身子慢慢镇定下来时,五条悟也安心了许多。

另一边,伏黑惠也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一股热流,他迷迷糊糊地醒来,便看见五条悟正用赤【】裸的半身给自己取暖。

这又是该死的梦吧……伏黑惠无奈地想,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这一回,他干脆放弃无力的挣扎,直接再往前靠去。

反正是梦。他想着。

然后,然后,下意识地,伏黑惠便朝她的胸前咬了上去……

“嘶……”五条悟小声地叫了一声,虽然声音小,但还是把伏黑惠叫清醒了。

伏黑惠也才意识到,那并不是梦。他慌忙地下床给五条悟盖好被子,之后便背过身去大喊道:“拜托您能不能控制一下!!!不要在我面前做出这种行为好不好!!!”

“诶,有什么关系嘛?况且昨天是惠在自言自语说好冷的,我觉得这样取暖更好一点呀,而且现在惠不是很有精神嘛~”五条悟丝毫不在意刚刚的事,笑着说。

“您就不觉得,我的行为很奇怪吗?”伏黑惠缓缓转过身去,问她。

“嘛,小孩子怀念妈妈的身体不是常有的事情吗?”

“……”

“而且我又不是在每个人面前裸【】露身体嘛,惠又不是不知道。”看伏黑惠不说话,五条悟又接着补充道。

“您就不打算防着我?”

“惠是个乖孩子啊,我为什么要防着你呢?”

伏黑惠咽了咽口水,他的手心的汗都快挤出一场阵雨,但他还是他安顿下发热的脑袋,继续说:“如果您知道,您在我梦中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展现,我又是怎么待您的,您就不会这么想了。”

这话着实让五条悟愣住了,她大概明白了什么,惊讶地看向眼前这个正值青春期的小孩——这么长时间了,她从来不觉得这孩子对自己有过那种想法。

须臾,五条悟就问:“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呢?”

“我要是知道那就会想办法不去喜欢您了。”伏黑惠有些自嘲道,“一开始我就决定了,在知道你和那家伙的事就决定了,不让除我之外的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但是后来那家伙就死了,突然之间,而你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我知道这实际上是最坏的情况。那家伙擅自被您喜欢之后又擅自离开,我永远不会原谅这一点。在看您对那个孩子就像对我那样,不让其他人去碰她,我就知道一直以来您只是把我当做小孩罢了,即便我长成现在这样。”

“惠可真是直白呀。”五条悟叹了口气,“可是,现在的我大概不适合能被惠喜欢呢,毕竟……”

“和您想的那些因素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只是因为那些小事,我早就对您没有感觉了。”这一回,伏黑惠说得很平静,像是在叙述一件平常小事,“算了,说了一大堆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您要是觉得介意的话,那我会保持距离。”

伏黑惠刚要离开,便被五条悟拉住了。五条悟站起来,走近他,在她的额头上轻啄了一下。

“惠已经快和我一样高了啊。谢谢呀,惠,谢谢你为我说了这么多。虽然我还是不觉得自己有惠说得那么好,但是惠是真的很喜欢我呢。”五条悟又抱住了他,在他的耳边轻语道,“只要是惠喜欢的都没问题,只要惠喜欢,做什么都可以,让我变成什么样都没关系……只要是惠喜欢。”

“如果惠喜欢的话,今晚也没关系。”

其实本意是想写五漏奶,但是雷点已经太密布了就不敢再加上去【。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