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五+悠五】非正常性关系

为了救下吃掉宿傩手指的虎杖免遭过早杀害,五条悟和高层达成一些交易(x虐成分有),虎醒来被困在椅子上被五自助,没什么道理和逻辑关系,就是煌文。

双性五 注意避雷

   虎杖悠仁得知自己的身体里寄生了一个诅咒时他并没有太多实感,爷爷去世前告诉他要帮助他人,随后遇到伏黑惠,接着吃掉了那根手指,再然后碰到一个蒙着眼睛的白发男人。那个白发男人…他现在只记得这个男人好像很厉害…虎杖悠仁从一阵眩晕中醒来,他慢慢眨动着眼睛看到那个白发男人刚好走进来,“哦?你醒啦。”白发男人朝他挥挥手,虎杖悠仁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很可疑。“你是那个…”虎杖悠仁想往前靠近一些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两根麻绳束缚到后面,“这是怎么回事?”他用力挣动了几下发现并不能挣脱开。“我叫五条悟,是咒术高专一年级的班主任,”五条悟走过来在他面前坐下。“这个呢,意思是你要被秘密处刑了哦。”五条悟俯过来凑上前,虎杖悠仁觉得蒙在眼罩里的那双眼睛在直勾勾地盯着他,“不过,现在还是在缓刑阶段,你还死不了。”虎杖悠仁看着五条悟觉得这位老师没有任何距离感,之前他辨认自己体内的宿傩也是这样忽然凑到自己面前,“缓刑…?”虎杖悠仁不解道,他不太明白咒术界的事情,但是他有一种直觉:绝对没有那么容易摆平这些事情。“嗯,具体来说就是在缓刑阶段你需要吃掉宿傩所有的手指。”五条悟说起来很轻松,虎杖悠仁还是云里雾里的,“可是我要怎么去找他剩下的手指呢?”虎杖悠仁看着面前的老师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悠仁来高专做我的学生,我就可以帮你哦。”五条悟这句话倒是说的很认真,虎杖悠仁想起爷爷去世前说的话,他觉得自己应该背负起这个责任,“……五条老师,我答应你。”五条悟笑了笑,又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好哦,可是老师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做到的哦…悠仁同学应该补偿一下我吧?”虎杖悠仁看着他反着微光的嘴唇,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要…怎么补偿你?”虎杖悠仁看着这张本就近在咫尺的脸更加过分的贴上他的耳边,“请老师吃自助餐吧~”五条悟调笑道。虎杖悠仁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潜台词是什么,但是他肯定绝对不是字面意思。

五条悟不是第一次接济这种孩子了,这种情况他在上一次帮助乙骨忧太的时候也遇到过,虽然很荒谬,但是他愿意帮助这些年轻人,在他看来只有通过咒术教育才能彻底整改咒术界。“所以,虎杖悠仁将由咒术高专接收,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五条悟站在一排长桌的前面,神情冷淡的看着他们。“五条悟,宿傩对咒术界的影响并非小事,如果不尽快杀了虎杖悠仁,这个后果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担负的。”右边一个中年男人靠向椅背,表达出自己的不赞同。“宿傩的手指并不能摧毁,那孩子不管早晚都会死,不如等到他把宿傩全部吸收了再杀掉。”五条悟把手放进口袋里不耐烦的看着他们。 “我觉得五条悟说的方法可行,”坐在主座的男人站起来慢慢踱步到五条悟的身旁,“你的建议确实有待商议,不过我觉得也可以仿照乙骨忧太的解决办法。”

自从知道五条悟下面长了一个只有女人才有的器官,这群人便对和他性交上了瘾,看着平日高高在上漠视众人的六眼神子匍匐在自己身下供他们玩乐消遣,这给他们腐朽的内心带来莫大的满足感。男人的手缓缓伸到五条悟的侧脸却被一层无下限阻隔在半空。男人看着五条悟笑了笑,“五条老师,您意下如何?”五条悟没有说话,但他还是沉默着解除了无下限。“真乖。”像爱抚一只猫咪一般,男人如愿以偿地摸到了五条悟的侧脸,手也渐渐下移拉开了五条悟的衣服,“底下什么都没有穿呢,原来五条老师已经打算好了要色诱我们吗?”五条悟并不理会男人的骚扰,任由他的手在他的身体上作乱,“你们要做就快点。”五条悟转过头看着剩下的人,一脸不在乎。“那悟就在桌子上趴好吧。”“别这么叫我。”男人把五条悟推到桌子旁,他便顺从的倒下去,剩下几个男人聚过来把他包围住好像几头野兽一起分食一只羔羊。

五条悟与咒术高层的性爱交易非常恶劣,他被一群男人从桌子上做到地板上,五条悟现在已经不会反抗他们了,任由他们把两口穴撑出伤口渗出一缕缕血丝。现在已经临近尾声,“口完这一次就结束。”男人坐在椅子上承诺,托着五条悟的后脑勺把自己勃发的阴茎往他的嘴里塞。五条悟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好地方,青青紫紫的痕迹一眼就看出来经历了性虐,从背部到大腿遍布了吻痕指印和用鞭子抽过的鞭痕,乳头已经被啃咬得肿大起来,腿心和小腹糊满了白精,他已经快没意识了,蒙眼的眼罩被绑在手腕上,原本剔透的蓝眼睛涣散开来,但听到男人这么说,还是用嘴巴乖顺的含住怼到唇边的性器。五条悟被粗长的阴茎捅到嗓子眼,难以抑制的干呕起来,男人扶住他的头前后抽动着性器,五条悟感觉下面又有东西在蹭,他想拒绝但嘴巴被堵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后的人用龟头抵着他的阴蒂磨蹭,花穴又颤动着吐出一股水淋到那根阴茎上,男人调笑了一句,两指撑开阴唇轻松插了进去, “呜……”本在享受口交的男人看着五条悟难受的皱起眉头,眼眶里蓄满眼泪,心中生出一丝怜悯,犹豫着想从五条悟嘴里拔出自己的性器,身后的男人注意到他的动作,又将五条悟的头按过去让他的嘴吃得更深,“没关系的,我们悟会反转术式,多粗暴的对待他都没问题哦。”刚才的怜悯很快烟消云散,两人便不再废话,重重地插了一会儿在两处湿润的两张小嘴里射出来。五条悟被那两个人放开,他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倒在地上,他觉得自己好像骨头都被操散架了,腿间很痛。这群人从来都不会对五条悟手下留情,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是高层泄欲的性爱玩具,每次都会被弄的伤痕累累,像个破布娃娃。会议室只剩下五条悟一个人,他休息了一会开始运转反转术式,他身上的痕迹和伤口快速消去愈合,痛感逐渐消失,只是一小会儿的时间身体就又和刚才一样白皙干净。五条悟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重新穿好,他看起来完好如初,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虚幻的淫梦。

此时,被束缚在椅子上的虎杖悠仁大脑快要宕机了,五条悟正在他面前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五…五条老师,你做什么?”虎杖悠仁眼神慌乱着不敢直视自己面前白花花的肉体,他大概懂了五条悟说的自助餐是什么了,可是他只在上初中的时候偷偷在一些色情杂志上看到过男性和男性之间做爱,这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年轻男孩来说有点超纲。“老师帮悠仁争取了缓刑,”五条悟脱掉了裤子,坐在虎杖悠仁的大腿上,“悠仁不应该补偿我吗?”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下面磨蹭着虎杖悠仁的裆部。虎杖悠仁涨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他的下半身已经被磨蹭的有点硬起来了,他觉得他的耳廓都要烧起来,但是确实很舒服,而且五条悟的下体比起其他男性异常的柔软。虎杖悠仁察觉到这个不正常的触感,想偷偷看一眼,他一低头就看到五条悟一丝不挂的下半身,五条悟仿佛知道他的疑惑一般,伸手抬起他的阴茎故意把自己的阴部给虎杖悠仁看,“老师有两个洞哦。”五条悟又露出了那种笑容,虎杖悠仁盯着那处细缝感觉自己头晕目眩,五条老师下面居然长了个批,虎杖悠仁这么想着,一时间觉得自己对性爱之间的性别问题又混淆在一起了。五条悟拉开虎杖悠仁的裤子拉链,把他的阴茎从内裤里掏出来,“已经精神起来了呀,悠仁同学。”五条悟跪在他腿间,用手给他打了几下,便直接用嘴吞吐起来,虎杖悠仁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别人做爱,更没有别人用嘴含住过性器,刺激得他差点直接射在五条悟嘴里。“老…老师……”虎杖悠仁绷紧了身体,强忍着没有射出来,五条悟给小孩留了个面子,把性器从嘴里吐出来,重新跨坐到他身上,“悠仁,张开嘴。”五条悟并着两根手指朝虎杖悠仁嘴里伸进去,虎杖悠仁还没有问出口,就被手指按压住舌头在嘴里搅动,“没有润滑,悠仁帮帮老师吧。”他没有玩弄学生的嘴很久,两根手指裹满了学生的口水就往自己身后探去,五条悟抬起自己的屁股一上一下的吃着自己的手指,前面柔软的阴部抵住粗长的阴茎。虎杖悠仁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胸腔里跳脱出来,自己的性器一次次的被五条悟的外阴包裹着滑动,从老师的阴道口碾到阴蒂,他看着逐渐变成嫩红色的小口泌出了水,阴茎硬的发痛。五条悟感觉后穴已经被扩张的差不多了,他看着面前可爱的学生决定先让他适应一次,他又往自己后面塞了两根手指,揉按着能让自己舒服的那一点,“唔……”五条悟的后面紧紧吸着自己的手指,前面的阴茎高高翘起,花穴也情动着吐出大量淫液,虎杖悠仁看着老师情动的脸,想去亲吻那张粉嫩的嘴唇,下身也不由自主地更用力顶弄肉缝,“老师…….”虎杖悠仁想抱住他,可无奈自己的手被束缚住。“嗯…悠仁同学,觉得舒服吗…”五条悟觉得自己快要高潮了,手指从前列腺碾动摩擦过去,“舒服…”虎杖悠仁的龟头在五条悟湿滑一片的阴道口轻轻戳弄着,那张小嘴一下一下吮吸着自己的前面,“老师…我快要射了…”五条悟看着学生涨红的脸,自己也已经快要高潮,他断断续续喘息着说悠仁射到老师前面吧,虎杖悠仁就抵在那张小嘴前射出了一股精液,五条悟也痉挛着射在虎杖悠仁的腹肌上。高潮过后的老师头埋在自己颈间休息,虎杖悠仁低下头看着还在抽搐的腿间沾满了自己的精液,性器又不可抑制的重新硬起来。五条悟感觉到学生腿间那根东西又硬挺起来,“悠仁又硬了呢,”五条悟直起身,用手摘掉自己的眼罩,露出自己泛着水光的眼睛看着他,虎杖悠仁之前没有见过五条悟摘掉眼罩的样子,他从来没有想到老师漆黑的眼罩下藏着一双过分美丽的眼睛。那双蓝眼睛好像有魔力一样蛊惑着虎杖悠仁,“悠仁同学准备好,要来真的咯。”

五条悟简单的给自己的花穴扩张了一下,准备扶着虎杖悠仁的性器慢慢往下吃,刚开荤的学生第一次插进湿滑的小穴,不由自主地挺动了一下腰身,想把自己的性器往里面插得更深。“呃呜……”五条悟被第一次做爱还不知轻重的学生捅了一下,被撑的惊喘一声。“抱歉老师!是不是我弄痛你了…”虎杖悠仁被五条悟的呻吟声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太粗鲁把老师插痛了。五条悟摇摇头,示意自己没关系,“不痛…是悠仁太大了,老师里面…被悠仁填满了…”虎杖悠仁感觉自己的前面被紧紧吸住,老师里面好窄…他这么想着,被紧致的阴道夹的额头冒汗,前端已经插进去了,五条悟并没有打算适应一下粗大的龟头,直接往下吞吃下去。“嗯…呃…”虎杖悠仁的性器全部了都插进去,五条悟按了按自己的小腹,学生硬挺的性器从薄薄的一层肌肉里显出轮廓来,“悠仁,你看,已经进到这里来了…”虎杖悠仁脸上红的快要滴血,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师…插得这么深会怀孕吗…”“不会哦,老师不会怀孕…”五条悟亲了亲学生的侧脸,觉得面前的小孩纯情的不行,“所以,悠仁不管插得多深都没有关系。”五条悟说完自己就晃动着腰部轻轻动起来,“可是,直接插这么深…老师会痛吧…”虎杖悠仁看着已经撑的发白的穴口,担忧的看着他的老师,“没有关系,老师不怕痛的。”五条悟安抚性的揉揉他的头发,“我知道…老师…可是我也想让老师舒服。”虎杖悠仁涨红着脸看着他,五条悟愣住了,泄了气似的靠在他的身上,“好哦…悠仁要让我舒服哦。”

虎杖悠仁的手刚刚已经被解开了,手臂被向后绑了太久,他适应了一下以后握住五条悟的腰轻轻在阴道里抽插着寻找那个能让老师爽的点,“嗯、悠仁…那里、舒服…”虎杖悠仁感觉到自己的阴茎被甬道夹紧,便对着那一处磨蹭起来,“唔…哈啊……”五条悟的腿环在虎杖悠仁的腰上,被托着屁股轻轻抽插,花穴的敏感点被学生的阴茎好好照顾着,穴里的水一股一股的流出来,真的好舒服…五条悟享受着学生对自己服务,轻哼出声,像一只发情的猫。虎杖悠仁凑上老师的胸前舔咬着已经挺立出来的乳头,舌尖磨蹭着小小的乳孔,五条悟抱着他的头低声喘息着,原来做爱这么舒服…他头脑发昏的想着,“悠仁好会体贴人哦……”五条悟被操得很舒服,毫不吝啬的夸奖自己的学生。虎杖悠仁的性器在甬道里九浅一深地顶弄着,“老师里面水好多…”他抬起头看着五条悟已经染上情欲的脸,“老师,我想亲亲你…可以吗…”五条悟看着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救了一只落水的小狗,“可以哦。”五条悟低下头和可爱的学生接吻。虎杖悠仁的舌头在五条悟的口腔里搅动着,他感觉自己好像在吃一条软滑的果冻,老师的嘴巴好甜,虎杖悠仁下半身也没有松懈,加大力度操干着已经被插的湿软的穴,“唔…嗯…”五条悟的嘴被堵着说不出话,虎杖悠仁放开了这个吻,喘着气盯着被吸得微微肿起来的嘴唇,本就粉嫩的嘴唇现在泛着水光,“让老师再爽一点…”他又凑上前去轻轻咬着五条悟的下唇玩弄,一只手伸下去拨开阴唇揉弄着阴蒂,“呃!悠仁…!”被抱在身上的老师睁大了眼睛,敏感的阴蒂被两根手指搓弄按压,花穴里的性器对着敏感点狠狠碾过,抽插了几下五条悟就绷紧了身体,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身体深处喷出来淋到虎杖悠仁的肉棒上,“悠仁、唔——好爽…”虎杖悠仁抬头亲住他的嘴巴,身下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五条悟爽的腰部颤抖起来,双腿紧紧夹着虎杖悠仁的腰,他的学生把他的叫声吞吃进肚子里,只能发出难耐的哼声。“嗯…老师,我要射了…”虎杖悠仁抱住紧绷的腰冲刺了几下,拔出来射在了外面,没有了性器堵在里面,五条悟下面也吹出了一大股淫水,“哈啊……好爽……”五条悟双眼失神的攀住学生的肩膀,虎杖悠仁抱着他缓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给他清理着一片泥泞的腿间。

“和悠仁做爱真的好舒服,”人民教师任由他的学生给他擦着身体,头还埋在虎杖悠仁的颈窝里,“悠仁和别的女生做过吗?感觉很有经验呢。”五条悟的声音从肩颈处闷闷的传来,“没有!我和老师…是第一次…”虎杖悠仁给他擦身体的手都抖了一下,急忙向五条悟解释道。“不用紧张啦。”五条悟直起身,身上被清理的差不多了,虎杖悠仁从地上一件件的捡起衣服给他穿好。五条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站在门口朝虎杖悠仁招招手,“悠仁同学,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再说吧。”他们俩走到外面发现天已经黑了,五条悟撅着嘴巴思考了一下,“现在高专可能有一点晚了呢……悠仁今晚先跟我回家吧。”他笑吟吟地看着新学生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会不会太麻烦老师了…真的可以吗?”五条悟看着学生小心翼翼的表情现在很确定他一定是捡了一只小狗回家,“当然可以哦…不过悠仁不能对老师干坏事~”

—–end

没了,就是想看点被高层烂橘子粗暴对待的五捡到了阳光温柔年下小狗被好好照顾的性爱故事,如果有错别字私密马赛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