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Baileys(abo)

喜闻乐见的Enigma x Alpha

咒术高专的一年级生面临分化,在其他两位都依次分化为A的时候,伏黑惠却迟迟没有消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无意中撞见在浴室中解决生理需要的老师,对老师一直怀有懵懂情愫的学生当场分化,随即进入浴室和老师进行一个爱的做。

 –

已经两周了,一年级周一上午的体术课只有伏黑惠一个人上,他在更衣室换衣服,今天他要和真希学姐一起练习。本来也要一起练习的两位同学在两周前依次分化成Alpha,一大早就去家入老师那里做检查。

东京的夏天特别热,伏黑惠在操场旁做拉伸运动,眼睛快被头顶强烈的太阳光刺的睁不开了。今天是咒具练习,虽然伏黑惠平时战斗时惯用十影,但偶尔也需要使用咒具辅助。他拿了一把木剑和真希一起练习,虽然还不是完全的天与咒缚,但真希的体术在二年级的学生中已经算得上出类拔萃。伏黑惠一边抵御着进攻一边等待突破点。汗水顺着脖颈流进衣领,伏黑惠侧身弯腰躲过横扫过来的刀身,准备后侧方突袭。可是视线范围突然闯入一抹白色的身影,他看到五条悟穿着短袖从操场边走过,裸露出来的手臂白的反光。

“你在看什么呢。”真希的声音夹着挥刀的风声把他拉了回来,随即刀背猛地抽在腹部,伏黑惠坐在地上抬起头,刀尖已经停在他的眉心。

“你走神了?”真希不解道,她收回木刀看着他,“其实如果你能突击过来也不是没机会赢。”伏黑惠没说什么,向学姐道了谢后去还器材。

他很少看到五条悟露出自己的身体,就算是平时在家也经常穿长袖,五条悟的理由是公寓里装了恒温系统,因此不需要特别区分冬夏的家居服。伏黑惠回想着他在阳光下过分曝光的皮肤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阵阵的沉闷,可能东京的夏天真的太热了。

两周之前,虎杖悠仁早晨去教室时突然感觉浑身发热,走到半路被迟到的五条悟碰到了,六眼立刻感知到他的咒力处在极度混乱的状态,立马送去家入硝子那里做检查。虎杖悠仁也分化成了Alpha,伏黑惠看着五条悟叮嘱虎杖分化后的注意事项心里有点暗暗的不爽。

“分化时感觉身上好热啊,像发烧了一样。”虎杖悠仁兴致勃勃地分享自己分化时的感觉,“不过除了这个也没什么不适感,而且分化完之后真的可以闻到信息素。”

“因为每个人的信息素都不一样,气味就会变得很明显。”五条悟解释道。

一个屋子里只有自己闻不到,伏黑惠觉得他现在有点格格不入。

“真是晚熟的男生啊。”钉崎是一年级最先分化成Alpha的,看着旁边坐着的两位男同学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

“别这么说嘛,钉崎同学。”虎杖悠仁看着伏黑惠从刚刚进来就一直下沉的嘴角,尴尬地站在中间充当调解员。

伏黑惠当然不会因为一句话就生气,他用余光看着和家入老师交谈的五条悟,平日不靠谱的老师对学生的分化事情倒是很上心,他听到五条悟在安排后三周的固定体检,越听越觉得和自己又没什么关系,索性直接回宿舍午休。

“咦?伏黑,你去哪啊?”伏黑惠没搭理虎杖悠仁,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医务室。

“哈哈,只有他自己还没有分化,在闹脾气了。”五条悟听到动静转过头,看着他的背影大概明白学生在想什么。Alpha的属性在战斗时对咒术有加成作用,一年级的学生依次分化,只剩伏黑惠一个人没有动静,大概是有点着急了。关爱学生的五条老师打算晚上让他好好放松一下。

当天傍晚,五条悟发消息让伏黑惠去他家吃饭,这就是他想到最能解压的事情了,顺便在路上给他带一盒黄油曲奇。伏黑惠刚下课看着发过来的短信皱着眉头,分明就是想让自己跑腿。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认命去了烘焙店。五条悟下午没有课,这会儿正躺在沙发上划拉着手机点外卖,好不容易休息,他懒得自己做饭,决定点一个超级豪华套餐。

伏黑惠一手拿着一盒曲奇,一手拎着一个纸袋,他还给五条悟买了一袋泡芙,巧克力味的。虽然他没指望五条悟亲自下厨,但是在等电梯的时候碰到五星级饭店的外卖特派员也太巧了,特别是和他一起去同一个楼层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外包装上的店名,还是之前和老师一起去吃过的店。

伏黑惠和外送员一起站在五条悟家门口,外送员一脸懵看着和自己一起上来的年轻人输入指纹、拧开把手、从自己手里拿过外卖、说着辛苦了,然后关上门。

“啊,惠已经到了啊。”五条悟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起来去门口接他的曲奇,“为什么外卖也一起到了?”五条悟看到自己几十分钟前的点的晚饭,脑袋里闪过一个猜想,“难道是高专的补贴太少了?惠去做派送了?”伏黑惠觉得五条悟好像真的很疑惑。

“五条老师,请不要开玩笑了,只是碰巧遇到了。”伏黑惠把曲奇和泡芙塞给他,自己熟练地打开左边的鞋柜把换好的鞋子放进去。

“哇,还有泡芙,这个也是碰巧遇到的吗?”五条悟打开纸袋对他眨眨眼睛,他在家里不蒙眼罩也不戴墨镜,伏黑惠这几天都住高专宿舍里,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露出眼睛的样子了。

“顺便而已,不过老师也不可以一次吃掉这么多。”伏黑惠拎着那份被层层叠叠过分包装起来的晚饭放到餐桌上,五条悟捧着他的续命甜点跟在后面,快乐地拉开一个椅子坐下,看着他的学生对付那个花哨的外卖盒。

伏黑惠拆了一会,决定去拿个剪刀。他在厨房找了一圈没找到,五条悟才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在浴室修了修头发忘记拿回来。“……不要在浴室放这么危险的东西啊。”

伏黑惠洗手台上找到的不止剪刀,还有一盒像膏药一样的东西。老师才二十八,不太可能得风湿吧,他拿起来一看,是抑制贴。

“啊,上个月易感期用的啦。”五条悟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伏黑惠虽然还没分化但也知道易感期是什么。“惠以后也会用到的,是用来阻隔自己信息素的东西,”五条悟一边向他解释着,一边扭过头指着自己的后颈,“这里有一个腺体,贴在这里,可以和别人的信息素互不干扰。”

伏黑惠盯着他那里,觉得脸上有点热。想起上午虎杖说可以闻到信息素的味道。五条悟没有贴抑制贴,所以这里应当正在散发着自己的味道。“……老师,比起这个还是先去解决晚饭比较好。“

“家里有奶油苏打哦。”五条悟拿着杯子跑到冰箱的制冰机前等冰块,“加了冰块会很消暑~”

“……”伏黑惠对甜味的食物没什么太大兴趣,但是他还是制止了想往里兑甜牛奶的五条悟。他接过老师递来的杯子喝了一口,没有预想中这么甜,碳酸冲淡了奶油原本的腻,有股淡淡的奶味。还挺好喝的,意料之外了。

两人吃完饭天也不早了,五条悟说不用回去了,今晚在这里睡。伏黑惠根本也没想回去,反正自己在这里留了衣服。其实他们一起生活过很久,经常住一起,除非五条悟出国了。按理说他应该很习惯和五条悟住一起,可是他今天晚上莫名其妙的失眠了。只要他一闭上眼就想到那些抑制贴和老师洁白的后颈,到最后天都快亮了,他才终于强迫着自己睡着。

大概就是从那以后,伏黑惠觉得经常会胸口有点堵的感觉,而且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和五条悟在一起的时候。他有听过别人对五条悟的信息素的评价,家入小姐说是她非常难以接受的味道,但是很适合五条悟,虎杖当时在旁边说味道意外的柔和,他以本来以为会是很凌厉的味道。

下了课,伏黑惠去归还了器具,在回宿舍的路上碰到了虎杖和钉崎,对分化的检查只有第一次会比较久,后面两次就会很快了。“五条老师呢?”他记得刚刚看到五条悟了,这么一小会儿人就没了。

“五条老师好像身体有点不太舒服,请假回去了。”虎杖悠仁说着打开手机翻找消息,“老师说下午的课先不上了。”伏黑惠看着老师发的消息觉得很奇怪,五条悟几乎从来不缺课,虽然他平时上课的时候也不太正经。

“下午没有课,要不要去逛逛东京?”难得的休息,钉崎和虎杖一拍即合,准备好好放松一下。

“我就不去了,我回去休息了。”

伏黑惠没有心思玩,他现在比较担心五条悟。六眼虽然很强大,但也会有突发状况,这几年五条悟对自己的咒术掌控愈发成熟,可其实他刚刚遇到五条悟的那几年经常看到他用冰敷眼罩,或者快天亮才回到家,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他以为五条悟又出事了。

伏黑惠回到公寓的时候屋子里很安静,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伏黑惠经过浴室才发现有水流声,可是灯是关着的。他轻轻敲敲门,没有人回应,伏黑惠打开了浴室门,看到他的老师站在淋浴下浑身湿透,上衣还没脱,湿哒哒的贴在胸前透出两点粉色,裤子扔在地上赤裸着两条长腿,手里握着自己的性器揉搓抚慰,嘴里还漏出两声呻吟。

五条悟大脑很混沌,他早上起来觉得头有点晕但是没怎么在意,上午到了学校才猛然发现是自己的易感期提前了,他赶紧回到家里发现抑制剂已经用完了,本想自己解决一下就去找硝子拿药,结果自己正解决着生理需要,伏黑惠直接推开门进来了。

“……惠?我……”五条悟眼睛有点迷离,他话还没说完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

伏黑惠的脑袋里面现在全是五条悟赤裸的身体,他现在有点理解虎杖悠仁分化的感受。好热,明明家里很凉快,但是浑身上下像烧起来了,他突然感觉空气中爆发了浓烈的奶油香。好甜,他明明不喜欢甜味的,鼻子寻找气味源头,是五条老师的味道,比那天喝的奶油苏打甜好多倍。

伏黑惠感觉自己胯下硬了,不是说Alpha之间的信息素会相冲吗,为什么他觉得五条老师的味道好好闻,想抱着他猛吸一口。

五条悟被酒味缠的七荤八素,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吸入这股陌生的气味后自己的后面像Omega一样开始分泌液体。五条悟觉得自己的腺体开始发烫,本快消解的情欲更猛烈的上涌到大脑,“怎么回事……”他低喘出声,看着面前的学生,发现从他身上散发出强烈的酒精味,有点像威士忌。

“惠……你分化了……”五条悟碎发黏在额头,他们中间隔着一道水帘,他看不清伏黑惠的表情。

“老师,让我帮你。”伏黑惠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很想触摸自己的老师,他走上前关上花洒,用自己的手代替了五条悟的手,握着上翘的性器上下撸动起来。“惠……”五条悟想拒绝,可是伏黑惠走近自己的时候,他却被学生的信息素压的一句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他觉得自己变成了发情期的Omega,急需Alpha的爱抚一般。伏黑惠的手磨蹭着性器顶端,轻轻抠挖马眼,“嗬呃、”五条悟用手捂住嘴,伏黑惠掰开他的手,说不要忍着。 “惠、要…要去了……”五条悟双眼含着水光,伏黑惠一手给他打着,一手揉捏着他的囊袋,下一秒他就挺着腰在学生手里射出来。

五条悟觉得事情越发不可控了,他射完靠在墙上大口喘息着,可是易感期的情欲没有半点疏解,伏黑惠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他射出来的时候感觉后面也涌出了湿滑的液体。更离谱的是他觉得自己的后面开始发痒,五条悟心里有点害怕,他分化了十几年第一次有这种情况。

“老师,你后面湿了。“伏黑惠注意到五条悟的双腿之间,手指探下去擅自按压着穴口,“Alpha的后面也会湿吗?”说着他的手指就揉开穴口伸了进去。“惠!”Alpha的后面分明不是用来做爱的,五条悟有一种陌生的快感,他觉得自己的四肢酸软,小腹一阵阵发热,“哈嗯……”伏黑惠的手指在里面搅动着,刮蹭着从未被造访过的肠壁。“老师…舒服吗?里面又在出水了。”五条悟被他的话撩拨的面红耳赤,舒…服…五条悟听到自己这么说着,脑子像一团浆糊,鼻腔里全是威士忌的味道,他觉得自己已经微醺了。

伏黑惠又加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呈剪刀状拓开穴口,又往里面摸索着按压,“嗯!”他的手指往下按到一处凸起,五条悟本来靠在墙上的腰一下子弹起来,湿滑的肠肉一下绞紧体内的手指,伏黑惠自知找对了地方,多揉了几下从老师嘴里逼出几声呻吟,塞进了第三根。

五条悟吃痛的嘶了一声,就算会出水但Alpha的后穴还是很紧致,“惠……痛……”他皱起眉头,穴口被撑开,肠道本能的开始排挤异物,“老师…放松一点…”伏黑惠凑上前,隔着一层湿漉漉的布料含住老师已经凸起的乳尖,牙齿磨着乳粒又吸又咬,五条悟的注意力被分散了一点,肠道渐渐放松下来,伏黑惠的手指在里面抽插,肠肉乖顺的任由手指进出,他觉得差不多了,把五条悟拉出淋浴间,让他趴在洗手池台上。

五条悟雪白的屁股翘起,手臂撑在台面上转过头看着伏黑惠,眼睛里全是爱欲。“惠…插进来…”刚分化的小孩抵抗不了这种诱惑,迅速解开自己的裤子,扶着已经硬挺的肉棒抵在穴口。伏黑惠捏着软弹的臀肉,缓缓地把前端插进去,肉棒刚插进去就被湿软的穴肉紧紧吸住,他低喘了一声,说:“老师明明是Alpha,后面居然和Omega一样。”

“哈……还不是、你害的……”五条悟红着脸反驳他。伏黑惠把阴茎往里捅,身下的老师受不了似的弓起腰,他俯下身亲吻着洁白的背部,印下一个个吻痕。紧致的穴被撑开,伏黑惠摆动着腰开始在甬道里面抽插,五条悟被插的嗯嗯啊啊的叫出声,粗大的阴茎每次都退到穴口再擦着敏感点整根捅进去。

“老师,你的信息素好香…”伏黑惠的鼻尖一直充斥着奶香和自己散发出的酒味,他伸手磨蹭着五条悟的后颈,不轻不重地按压他的腺体。“嗯…别……”他的腺体从闻到伏黑惠的信息素开始就发热,现在被拇指轻按压着,像被捏住后颈的猫。

伏黑惠嗅着他的脖颈,感觉香甜的空气浓稠的快滴出蜜,像是催情剂一样,他握着老师的腰越干越深,穴肉拼命缩紧又被捣开,五条悟想让他慢点,一张嘴只能断断续续地叫他的名字。

伏黑惠猛地插进去,探到一团柔软,“啊!惠、不行、那里…”五条悟眼睛里含着生理泪水转过头求饶,“是生殖腔……”Alpha是有生殖腔的,但是已经退化了,按理来说是不会降下来的。

伏黑惠听到这三个字从老师嘴里说出来觉得自己的快眩晕了,“老师,Alpha也会怀孕吗?”他一边问一边用龟头去磨生殖腔的腔口。

“啊……不会…别、别顶了!不要这个…”五条悟快被汹涌的快感淹没,他没和别人做过,也没被操过这么深,伏黑惠的肉棒还在抵着那个细小的肉缝浅浅的顶弄,五条悟的声音带着哭腔让他停下,可是身体深处却一股一股的流水,积极地吞吃着肉棒。

伏黑惠作为性事的掌控方自然知道哪张嘴说的说真话,他捏着五条悟的下巴面向镜子,“老师,你看你的样子明明就爽的不得了”,他用力撞向腔口,“不要了…呜…惠…”五条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泪糊了满脸,真的被操哭出来,身体里最隐秘的地方被学生干的又爽又痛,前面不知道滑了几次精,现在只能可怜兮兮的半硬着。

伏黑惠不停顶撞柔软的生殖腔,腔口渐渐被操的松软下来,他的龟头挺进那个柔软的小口,充沛的水液浇在他的肉棒上,五条悟哭喊着叫学生的名字求饶,伏黑惠不依不饶地把他的屁股操的痉挛不止,伏黑惠觉得自己停不下来,如果是往常他绝对不会对老师干这么过分的事情,可是五条悟的哭叫和信息素都在打破他的理智。

他低下头亲吻着老师的腺体,又轻轻啃咬那处,五条悟被一边操穴一边咬着腺体爽的不知今夕何夕,只能止不住的流着眼泪喘叫。脆弱的生殖腔被粗大的阴茎破开抽插,五条悟被操上高潮,后穴像Omega一样喷出一大股水,穴肉紧紧地夹住不停作乱的性器。

奶油味在伏黑惠鼻尖炸开,他忍不住对着散发香甜气味的腺体狠狠咬下去,“啊!”五条悟腺体被咬破,一瞬间空气中的酒味缠着奶油迅速交融在一起,像百利甜一样甜蜜但醉人。伏黑惠挺动了几下,在五条悟的生殖腔里射出来。

完了,惠在自己里面成结了,五条悟感觉到自己的屁股里射满了精液。被自己的学生标记了。五条悟趴在洗手台上绝望地想着,很快累晕了过去。

五条悟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跳了五千个跳绳加两千个俯卧撑,浑身上下又酸又痛,特别是自己的屁股。他一转头看到伏黑惠靠在床头开着一盏小灯看书,看的还是咒术理论。五条悟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不愧是自己的学生。

他挣扎着想坐起来,伏黑惠合上书往他腰后面塞了两个软垫,五条悟的穴口还肿着,随便动几下就拉扯着那里一阵胀痛。

“老师,喝点水。”伏黑惠递过来一杯温水,五条悟说了声好,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的快说不出话。他喝完把杯子放在床头,静静地靠在软垫上。

“…老师,对不起…”伏黑惠看着五条悟,他现在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被老师开除。

“……没关系。明天一起去一趟硝子那里,感觉惠不像Alpha呢。”五条悟转过身看着不知所措的学生,但是他确确实实被操了,还被标记了,面对学生的道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惠的信息素闻着不像Alpha…而且,类似于一种催情素。”伏黑惠听着五条悟的解释觉得自己耳根有点热,“会让我变得很像Omega,哈哈,还挺神奇的。”

“……老师这个时候也能开玩笑吗。”伏黑惠看着五条悟乐观的笑容不知道他是想安慰自己还是真的觉得很神奇。

“那也没办法了…反正,小惠都把我标记了。”五条悟委屈地撇撇嘴。

“我觉得没关系啊…老师最喜欢小惠了。”伏黑惠看着他整睁大了眼睛,“小惠不喜欢老师吗……”

“……我也喜欢五条老师。”伏黑惠其实一直对五条悟的感情都很朦胧,他一开始觉得五条悟是家人,可是后来发现这种自己以为的“亲情”变了。

“睡觉吧,今天好累了……”五条悟又困了,两个人的信息素还淡淡的漂浮在房间里,奶油利口酒的味道催的他又觉得有点头晕。

伏黑惠关上灯,看着五条悟半睁着眼睛,转过来朝着自己这边挤过来。

“小惠身上好好闻。”

“…老师,还是快睡觉吧,不是说很累了吗。”

第二天伏黑惠和五条悟走进校园的时候几乎遭到所有人的注目。真希和钉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伏黑惠和五条悟,两人抽了抽嘴角没说什么,一起去上体术课了。

家入硝子坐在医务室玩消消乐,大老远闻到一股百利甜的味,她最讨厌甜食,去酒吧闻到这个味都头大。

“硝子~我们来做分化检查~”五条悟走在前面,伏黑惠跟在后面。家入硝子看着这俩人觉得自己头更大了,“……你俩上完床贴个抑制贴再出门行吗。”伏黑惠觉得自己跟五条悟在一起总是没什么好事。

“伏黑咬了你的腺体?他把你标记了?”伏黑惠躺在床上一边接受检查一边被迫听五条悟和家入硝子聊天。

“对,连退化的生殖腔也降下来了,好恐怖。”伏黑惠想装死,他觉得自己快心梗了,老师怎么什么都和别人说。

“哈哈,五条悟你也有今天。”家入硝子觉得自己听到了今年最好笑的笑话。过了一会儿女医师说检查好了,让他俩等等结果。

“给,贴好。”家入硝子扔过来两张抑制贴,“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俩是一对。”

“所以,惠是Enigma?这是什么啊?”五条悟托着腮看着化验单,从来没有听说这个属性。

伏黑惠觉得五条老师的生理课学的不太好。

“Enigma是个很稀有的属性,比Alpha侵略性更强,也能和Alpha交配,”家入硝子解释着,“简单来说,五条你以后的易感期会变成发情期。”

“啊……?那如果在生殖腔成结我会怀孕吗?”

“严格意义上说可以,但是受孕几率很小,Alpha的生殖腔退化较严重,如果你们俩想要孩子的话…..额,也不是一定不可以……”

“……”

“……”

“……我建议两位买一根验孕棒。”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