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五】总之怀了

泥 霜🌟 孕期 失🈲️ 注意壁垒

 乙骨忧太回国救出老师,出狱门疆做检查后发现老师在之前就怀了自己的孩子,于是安慰一些孕妇。

走论tan

⬇️

⬇️

乙骨忧太其实没有他本人外表看上去这么纯良,平时一副乖孩子的谦虚姿态在同学看不到的地方也会以下犯上。他和自己的老师是恋人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乙骨忧太出国前和五条悟在校外租了间小复式,后来他自己出国做任务,五条悟才重新搬进宿舍,但是那间小房子还是一直租着。

咒术师是一份高危职业,经常和死亡打交道。五条悟在国外拜托了米盖尔,自己在国内却是孤身一人,乙骨忧太担心他,白发男人却露出无所谓的表情,说着反正我是最强嘛,忧太不用担心我啦。

但是事实证明乙骨忧太的担心是对的,五条悟后来专程一大早出国找自己托付学生,他吓了一跳,老师也没有提前告诉自己。

听了五条悟说到把一二年级交给自己的时候,乙骨忧太很惊讶,很难想象究竟有什么麻烦可以到阻碍最强咒术师到这种地步,“虎杖的事我明白了,老师自己在东京也要小心。”他虽然人在国外,但也听五条悟说过有些会说话的咒灵,其实区区几个咒灵对五条悟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可是事出蹊跷,就怕这背后隐藏了更大的阴谋。

“嗯,忧太也要好好锻炼自己。”五条悟看着身旁的少年的身形越发挺拔,勃发的力量感充斥着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刚刚进入高专时青涩模样。

“我会努力和老师并肩的。”乙骨忧太牵住他的手,从口袋掏出一颗糖。“特产哦。”

回到公寓里,两人都不知道是什么契机便开始拥吻。也许爱人之间的吻不需要理由,自从乙骨忧太出国以后两个人就没再见过面,连电话都不怎么打,特级咒术师平时也会全世界到处飞,两人平时都忙的不可开交,更别提见一面了。五条悟从门口一路推着乙骨忧太到卧室里去,乙骨忧太坐在床边,五条悟跨坐到他的腿上捧住他的脸和他接吻。

“老师……”乙骨忧太还未说完的话被堵回去,五条悟专心用舌头搅动他的口腔,舔舐着口腔粘膜。乙骨忧太也不再隐忍,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扶住他的后颈,热切的回应老师的吻。唇舌翻搅发出细微的水声,五条悟轻轻咬了一下在他嘴巴里作乱的舌头,乙骨忧太从他嘴里退出来,看到那双透蓝的眼睛盯着自己的下面,“硬了呢。”五条悟的嘴唇被亲的有点红肿,此时正露出一点坏笑看着自己的学生,好学生听得脸热,反驳道:“和老师做这种事当然控制不住了。”“来做吧,别浪费时间了。”五条悟看着学生红透的耳根,俯下身舔咬着他的耳廓,乙骨忧太也不再说什么,托着他的屁股站起来,五条悟吓了一跳,双腿缠到他的腰上,“先去洗澡吧,老师。”

两个人洗好身体,泡进浴缸里,五条悟趴在学生身上不安分的磨蹭着他的下半身, “老师,这样会忍不住……”乙骨忧太摁住他的腰让他别再乱动,下半身已经勃起了,硬邦邦的一根抵在五条悟白嫩的腿根。

“那就别忍着嘛。”五条悟背对着骑到他身上,去撸动那根挺立起来的肉棒,乙骨忧太一个激灵撑着自己半坐起来,五条悟的手指摩擦着自己已经涨大的性器,下半身严丝合缝的贴在自己的小腹,他甚至能感觉到老师私处柔软的触感。

“老师……我帮你扩张一下吧。”乙骨忧太从背后环住老师的腰,手指探下去戳弄着已经被热水泡软的女阴,轻轻插进去一个指节揉按着穴口。五条悟直起身子,让他的手指进出的更容易,“嗯…等不及了,快点。”五条悟转过头用那双能蛊惑人心的眼睛盯着身后的学生,乙骨忧太亲了亲老师的脸颊,往在穴里插了两根手指,来回刮蹭着敏感的穴肉。里面很紧,又有点干涩,五条悟自己拨开两瓣阴唇,按住自己的阴蒂揉弄,很快把自己下面玩的湿润。乙骨忧太自然知道自己的老师在干什么,他感觉到一股热流浇在自己的手指上,就着流出的淫水扩了扩紧致的小口,抽出手指扶着五条悟慢慢往下坐到自己的性器上。

“啊……”两人都低叹出声,刚插进去还是会觉得有些胀痛感,五条悟适应了一会,开始摆动臀部上下吞吃着那根性器。乙骨忧太一开始还担心老师许久没有经历过性爱的身体会吃不消,但是五条悟一下坐的比一下深,他也放下顾虑向上挺胯。有了好学生的服务,五条悟自然不想自己动了,他泄了力气被向上顶的在热水里浮浮沉沉,几乎要跪不稳,只好双手扶住浴缸边。乙骨忧太扶住老师的腰一次比一次进的深,听到五条悟吃痛一声,他便明白是顶到宫颈口了,于是抽插变成细密的磨蹭,五条悟被操得舒服了嘴里发出几声轻哼。

“忧太,前面也想要……”老师有需求学生当然会尽力满足,乙骨忧太去用手指夹住那颗肉粒玩弄,敏感的阴蒂被自己最爱的学生捏在手中把玩,五条悟的浪叫声骤然拔高,穴里抽搐着喷出一大股水。性器被高潮中的穴肉用力绞紧,乙骨忧太抽插了几下感觉自己也要到了,正想往外退,五条悟又坐下去把肉棒吃到最深,“啊、忧太,射到我里面……”五条悟转过头亲他的嘴角,用力夹紧了自己的肉穴不让他往外退,“想要……忧太…没关系、呃嗯!”面对老师如此主动的求欢,乙骨忧太几乎要大脑宕机,他握住老师的胯狠狠顶撞几下,射在穴道深处。

微凉的精液射进自己的身体里,五条悟本能的护住自己的小腹,最后那几下撞的其实有点痛,但穴肉还在留恋般一下下吮吸那根肉棒,乙骨忧太连忙抽了出去,他差点在老师身体里直接再硬起来。“射得好深……”五条悟还在高潮的余韵中,他低头看了眼穴口,并没有精液顺着流出来。乙骨忧太揉着他的小腹,手指往里捋着穴肉,把精液导出来,“抱歉,老师,不知道你会来,没有提前准备避孕套……”乙骨忧太垂下脑袋,像一朵缺水的向日葵。“没关系,不用道歉,偶尔这样也很舒服。”五条悟安慰性的捏了捏他的脸。

清理完后时间还早,两人在卧室稍微睡了一会。鉴于第二天两人都有任务在身,他们并没有做的很过分,只是做了一场简单的性爱。一觉醒来也不过睡了不到一小时,乙骨忧太决定晚饭带老师去吃那家很好吃的西餐厅,他上次去觉得这家餐厅的甜品都很好吃,五条老师一定会很喜欢。

两人换了一身私服去吃饭,也算是去约会,两个特级咒术师平日也很少有机会像今天这么悠闲,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珍惜这种为数不多的时间。五条悟提议吃完饭去看个电影,乙骨忧太从来不会拒绝他,立马选了一场时间最近的场次,顺便订了双人爆米花套餐。

电影结束后两人回到家中,乙骨忧太坐在沙发上看明天任务的情报,五条悟凑过来躺在他腿上玩手机。

“老师,坐起来看吧,这样对眼睛不好哦。”乙骨忧太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捏起他的手机举高,一手托在他的后颈示意他换成正确的坐姿。

五条悟不情愿地坐起来接过手机,“可是这样我都不能伸腿了啊。”不得不说,撒娇对乙骨忧太还是很受用的,五条悟知道自己的脸很好看,他也很会把这张脸物尽其用。

“忧太,我们去床上吧?”五条悟整个人坐到学生腿上,胳膊勾住他的脖子,示意乙骨忧太把他抱走。

乙骨忧太自然会同意,他把人抱到床上,又从五条悟的箱子里翻出他的睡衣放在床头。洗漱完毕,换好睡衣钻进被子里后,困意很快袭来。也许是平日高强度下的工作,难得的放松一下子让人卸下了防备,两人很快相拥入眠。

五条悟被闹钟吵醒的时候,乙骨忧太已经在帮他收拾行李箱了。人民教师揉了揉眼发现比自己订的闹钟还要晚上半个小时。

“抱歉老师,我擅自往后调了半小时,想让你多睡会。”五条悟看着眼前学生感觉好像身份颠倒了,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学生的关爱。换好衣服就差不多该走了,两人决定出去解决早饭,原因是懒得一大早收拾厨房和餐桌。

到了机场,乙骨忧太检查了一下物品,确定没有漏带什么。五条悟接过行李箱,他只在这里呆上一天就要回东京了,两人在机场和别的异国情侣没有什么区别,也会依依不舍地接吻再告别,然后看着另一个人拖着行李走掉。

“老师,我会努力追上你的。”乙骨忧太想到老师一刻不停的连轴转,心里就会升一阵无奈,如果自己能变得再强一点,老师就不用这么累了。

“我会在家等着你,拜拜忧太。”五条悟朝他招了招手,他知道乙骨忧太是个既有天赋又足够努力的人,优秀的学生也需要足够的空间来展现自己的能力,虽然他和乙骨忧太是恋人关系,但是五条悟也不会因此打搅他提升自己的实力。咒术师果然还是要变得更强啊,五条悟这么想着,回头看到学生还在原地看着他。

乙骨忧太一直看着老师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才离开,下一次见到又是好久以后了吧。

乙骨忧太此时正一头冷汗的在飞回日本的航班上。他刚刚接到高层的消息,本来还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还要通知自己,可看到五条悟被封印的消息他几乎要把手机捏爆,恨不得现在就瞬移到日本。

他闭着眼睛思考回国以后的对策,高层传来的消息是夏油杰封印了老师,可是夏油杰确实早已死在百鬼夜行,老师估计也是因此才能被封印。大概是有人利用了夏油杰的外表,乙骨忧太这么想着握紧了拳头,而且事出已经过去了几天,不知道老师现在是什么处境。高层交给他的任务是杀了虎杖悠仁,虎杖是老师的学生,他必不可能真的杀了虎杖。总之先回去找到一二年级的同学,一定要把老师救出来。

乙骨忧太到了东京后才明白情况有多混乱,自从五条悟被封印后整个咒术界几乎停摆,咒术师死伤惨重,他先掩盖了虎杖悠仁的死亡,从天元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和解救方法后,毫不犹豫的参加了死滅回游。

正是因为目睹过曾经的爱人在眼前死去,乙骨忧太比任何人都能懂得珍惜。而这一次他甚至都没有权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在他赶到的时候,老师就已经被不知道带去哪里了。涩谷之后,所有人都筋疲力尽,老师……我不会让你承担更多了。不管是羂索……还是夏油杰……顶着挚友的脸又一次让你受伤。老师已经亲手杀了他一次,我不会让老师再难过第二次。

“我要一个人拿到400分。”

“羂索,就由我来杀掉。”

五条悟在狱门疆里被剥夺了咒力,在这里面甚至没有时间的推移,只有一堆堆的白骨在黑暗中陪伴他。不知道学生们都怎么样了,悠仁那孩子学的东西还很浅薄,本以为还有机会教他更多的。还有忧太,抱歉啊。五条悟几乎能够想象到他努力的样子,但是他现在什么都做不到,只能重复做着睡觉和清醒这两件事。虽然是最强却还要等着自己的学生来解救自己,这么想想还有点讽刺呢。清醒的时候五条悟会思考一些对外界的对策,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从狱门疆出去后自己会面对什么。如果是又是面对一堆白骨呢,他这么问自己,但是很快被他抛掷脑后了,五条悟相信自己的学生们,他算是个乐观主义者,再说羂索不可能永远让自己不见天日。

不知道这种状态持续了多久,五条悟在狱门疆里突然感受到剧烈的震动。怎么回事?他还没有疑惑完,一道刺眼的白光便爆裂在自己眼前,已经习惯黑暗的双眼紧闭起来,忽然他感觉自己的视野改变了,六眼开始重新运作了。这个信号瞬间传输到五条悟的大脑中,他反应过来是狱门疆的封印被打破了。

“老师!”熟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五条悟不用睁开眼睛也能感受到乙骨忧太的咒力。他适应了一下睁开了眼睛,看到穿着白制服的学生站在自己面前。他在高专,看来大战都结束了?

还没有想明白,他的思维就被一个拥抱打断了,五条悟也环住了激动的学生,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忧太,已经没事了。”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五条悟了,乙骨忧太再次看到那双剔透的蓝眼睛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庆幸。“老师,欢迎回来。”乙骨忧太没有抱太久,毕竟其他学生也在,他松开五条悟,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他至少在外表上没什么大碍。

五条悟左右看了看,“大家都在啊,我没什么事啦,只是比平时多睡了很多觉而已。”五条悟看着红了眼眶的学生,决定自己调侃了一下,让气氛变得不那么严肃。一年级在一旁站着,伏黑惠叹了口气,虎杖悠仁干脆直接哭的眼泪鼻涕糊了一堆。“而且一直想吃小蛋糕也吃不到。”发现五条悟还像之前一样,大家都放心了不少。

“别想着你的小蛋糕了,”家入硝子推门进来,眼底浮着明显的乌青。一战过后咒术师死伤数量很大,医务资源本就不算富裕,她也不得不经常加班。“先来做个全面检查吧。”五条悟也知道这时候要听话一点,乖乖跟在后面往里走。

“伏黑和虎杖先去照看钉崎同学吧,乙骨你过来等着五条。”家入硝子吩咐完关上门,开始做准备工作。“钉崎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五条悟正准备做ct,毕竟是他的学生,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乙骨忧太安慰性的捏捏他的手,“钉崎同学受了伤,但是现在已经快康复了。”五条悟送了一口气后被扫描了一遍。“刚出来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应该先给我说说现在的情况吧?”五条悟不是精神很脆弱的人,相反,大部分结果不管是无奈还是悲伤他都能接受。“为了你的身体健康,还是先做一下身体检查吧。”在医务室里,就算是想说也不太好开口,“回家我会告诉您——”

“哈?”家入硝子惊讶的声音打断了俩人的对话,乙骨忧太急忙跑过去,“怎么了吗?”五条悟有点疑惑,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没什么问题。

“五条,你怀孕了?”家入硝子知道五条悟的身体结构和正常的男性不同,他有一副完好的女性生殖系统,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乙骨忧太转过头看着呆在原地的老师,他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心情,大概是喜悦的,但是老师一出来就得知这个消息会不会对他的冲击太大了。乙骨忧太走过去护住他的小腹,扶着他坐到床上。

“大概是……涩谷之前去找你的那次……”五条悟回忆着,面前的学生理解了他在说什么,脸在肉眼可见下一点点变红。

“老师……我……”乙骨忧太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低下头看着那处已经有一个小生命的地方,脸越来越烫。

“忧太,我们都有孩子了,你就不要老是叫我老师了嘛。”五条悟装作不满地盯着快熟透的人,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现在还没有任何怀了孕的痕迹,但在过几个月就会一点点鼓起来。

“抱歉……悟……我习惯了这么叫你……”乙骨忧太有些惊讶于五条悟对这件事的接受时间过短,该说不愧是最强吗,就算是怀孕这种事情都可以立刻接受良好。

家入硝子看着这一对准爸妈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五条,你现在也不可以天天吃一堆甜品了,要控糖了哦。”家入硝子看着五条悟大惊失色的脸不免觉得有些好玩,“大概已经一个多月了,五条你要注意情绪和饮食,避免磕磕碰碰,还有…你们俩的性生活要注意温和一些,大概就这样。”

就算是最强听到最后也会有点害羞,两人告别了硝子回到以前的公寓,打开门还是熟悉的房间。五条悟在回家的路上已经从乙骨忧太那里问了大概情况,说到七海和校长时,看到他支支吾吾的样子大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羂索,只是提了一句家入老师已经对夏油前辈的身体做了尸检。五条悟没有说什么,他不是个会沉浸在过去悲伤中的人,他猜到自己被封印后高层会对校长下杀手,但有些事情是就算是他也控制不了的。

乙骨忧太在知道五条悟怀宝宝以后本想晚些告诉他,家入小姐说要照顾好五条悟的情绪,但是以老师的性格应该无论如何都会想要知道吧。

“……悟,你还好吗?”他看着有些沉默的人,心里也涌上一股股难受。五条悟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我只是…感到无力,面对这些事我却什么也做不了”五条悟靠在他身上,乙骨忧太静静地环住老师,让他自己慢慢整理情绪。

“终于回到家里了!还是家里舒服啊,狱门疆里只有一堆骨头,还会动,真的好恶心。”五条悟看起来已经调整了状态。虽然许久没有人住过,但是乙骨忧太还是会让人每过一段时间就来打扫一番,屋子里看起来还很整洁。五条悟回到家里以后跳上柔软的沙发,熟练地拉开抽屉拿出游戏机,打算久违的放松一把,乙骨忧太担忧地过来朝他身后塞了一个靠垫,说着悟现在肚子里有宝宝要小心一点,接着又皱着眉拿走了刚开机的机器,“有辐射啦,家入小姐说悟现在要避免这些东西哦。”五条悟无奈地看着面前有些草木皆兵的人,“不需要到这种程度吧。”

乙骨忧太亲了亲他的嘴角作为道歉,“抱歉,可是你刚从狱门疆里出来又知道你怀了宝宝我会忍不住担心。”明明怀孕的人是他,可是眼前的这位比自己还要紧张,“忧太不要把我当作正常的孕妇啊,我可是最强哦。”

“可是,悟在我面前不需要做最强,”五条悟愣了一下,“我也会想能让你依靠一下的。”五条悟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和自己说,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外放了吗。“我当然会了,毕竟忧太现在也很厉害啊,是仅次于我的第二位特级啊。”第一次被自己的老师这么夸奖,乙骨忧太有点脸红。“所以我可以玩一会儿吗?就一小会,行不行?”乙骨忧太拿他没办法,两人说好不玩太久,过一会儿五条悟又想吃蓝莓松饼,于是又在一番协商后乙骨忧太系上围裙决定自己做,总比外面的要健康低糖一些。

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几个月,五条悟觉得自己越来越无聊。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自己的肚子总算有了点形状,小腹凸起了一点,他本身就是不太显怀的类型,穿上宽松的高专制服不仔细看都看不出什么大碍。虽然他天天都会去高专,但只是教一些简单的课程,体术和战后的一些善后工作全被乙骨忧太包了去,自己反而成了大闲人一个。

但相对之前忙个不停的状态,因为怀孕而悠闲下来确实让他轻松不少,五条悟虽然是特殊一点的孕妇,但是该有的感觉一个不少。他的孕吐反应很严重,就算什么都不吃也可能会干呕,乙骨忧太看着他这样自己心里也着急,做点清淡的粥才勉强吃下去一些。他去问了家入硝子,得到的回答是正常的,一般前三个月都会反应比较大。五条悟有反转术式撑着,自然不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可乙骨忧太看在眼里还是很心疼,一有空就给他按摩小腿,怕他抽筋。

更重要的是,两人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上过床了,五条悟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都快憋死了。他问过硝子,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最好不要做爱。五条悟觉得说什么今晚也得和乙骨忧太上床。

因此,乙骨忧太回到家一推开卧室门就看到自家爱人只穿着内衣坐在床上,还是女士的款式,两片白蕾丝的三角性布料几乎遮不住私处,胸部因为怀孕鼓胀了一点也竟然可以勉强撑起罩杯。

“悟……你……小心着凉……”乙骨忧太几乎看到他的第一时间就硬起来,但是悟他……还有着身孕……虽然前几天旁敲侧击的告诉自己4个月已经没关系了,可是他还是怕做出什么问题。

五条悟不理解,忧太难道已经对自己的脸蛋和身材免疫了吗?乙骨忧太从他屁股底下抽出被子给他盖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正打算去浴室自己缓解一下生理欲望,却被一把拉住,“忧太!你是不是又想自己解决?”看着五条悟气呼呼的样子,自己有点不好意思。

“可是,悟……”五条悟看着他犹豫的样子,直接把他摁在床上,屁股压着他已经勃起的性器,“别废话了,快来抱我。”

乙骨忧太小心地把人从自己身上转移到柔软的床铺上,五条悟的脸看上去本就很冻龄,明明已经快30的人,却丝毫看不出时间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乙骨忧太低下头含住了两片唇瓣,两人交换了一个极其温柔的吻后,他顺着脖子往下细密的亲吻。

“忧太,”五条悟揉了揉趴在胸前的发顶,“帮我脱掉。”五条悟已经放开了,乙骨忧太也不再害羞,手伸到后面解开了内衣扣子把它脱下来。

两颗乳粒已经硬挺了出来,乙骨忧太轻轻捏住了一边揉弄,“悟的这里,以后会被宝宝吃到嘴里…..”说着,自己低下头含住另一边,舌尖围着硬起来的乳粒打转,“呜……”好像真的被宝宝含住了一样,五条悟不多见的羞耻心蒸上大脑,粗糙的舌苔磨蹭着细小的乳孔,禁欲许久的身体光是被爱抚胸部,五条悟就感觉自己下面的女穴在一股股往外吐水。

乙骨忧太放开了被吮吸的微肿起的乳粒,五条悟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光,微微鼓起的小腹被虔诚的亲吻着,两侧白丝带被解开,内裤和腿心糊上了透明的爱液,被脱下的时候蕾丝布料都已经湿漉漉的了。

“湿的好厉害。”乙骨忧太看着沾满水液的私处,喉头不自觉的发紧,嫩红的穴眼一下一下的收缩着,五条悟的脸上染上一点红晕,牵住爱人的手摁在自己腿间,“想要…快点。”手指摸到一片腻滑,面对如此直白的求爱,乙骨忧太也不再多嘴,膝盖抵住已经分开的双腿,往花穴送了一根手指慢慢摸着软滑的内壁。

“嗯……再往里面一点……唔、就是那边、很舒服……”被摸到敏感区,五条悟舒服地眯起眼睛,乙骨忧太又插进去一根手指,两个手指在穴道里进出着,勾起指节揉按着能让他轻哼出声的那一点。

温和的快感很快被打破,拇指抵住微微探出头的阴蒂上下拨弄,穴内的软肉猛然收紧,五条悟被腿间的快感逼的喘叫出声,他本能的合起腿却被正在作乱的人不由分说的抵住。乙骨忧太常年握刀,手指也带点薄茧,阴蒂已经被玩的完全翘出来,此时正被画着圈的磨蹭。五条悟揪住身下的床单,呻吟声骤然拔高,腰部难以控制地向上抬起,却更把下半身送到别人手上。

花穴里的敏感点还在被贴心的照顾着,五条悟的腿根不停地抽搐起来,乙骨忧太感觉到他快要高潮了,拇指快速的按压着阴蒂,“啊!忧太、我要、呃嗯!”话还没有说完,五条悟就颤抖着潮吹出一大股水,乙骨忧太抽出手指,穴口没有手指的堵塞像一个泉眼似的不住地吐出水液,透明的淫水顺着穴口流淌到臀缝,再汇聚到床单上弄湿了一小片,流下深色的水渍。

自从怀孕后五条悟就没有过性生活了,他的身体时隔几个月应对快感显得陌生极了,还没有从女穴的高潮中缓过来,就感觉自己的后穴被挤入了一股温凉的液体,“还是用后面吧,悟的这里有宝宝。”乙骨忧太往他后面涂了润滑剂,给性器上套好安全套。“……好吧。”五条悟想了想算是妥协了,反正自己前面也爽过了。

乙骨忧太往后面插进两根手指往里面摸索着,悟的后面也好软。五条悟后面的小嘴乖顺地吞吃着手指,他两口穴的敏感点都生得浅,乙骨忧太摸了一会大概就能通过他的反应感觉到碰到哪里会让他更舒服。

“可以了,进来吧。”五条悟用腿环住他的腰把人往身前压过来,乙骨忧太握住他的腰,性器顶开入口,粗长的一根插进紧致肠道,“唔…….被忧太填满了……”五条悟的后面也会接纳性器,如果前一天女穴被操狠了,第二天还想要就会插后面。乙骨忧太不敢插得很深,快到结肠口的时候就不敢再往里操了,五条悟哼唧着让他快点动。

湿软的肠道裹着硬挺的肉棒吮吸着,乙骨忧太开始抽插起来,龟头对着前列腺来回碾动,“啊呃…嗯…别老是、嗬嗯……”密集的快感涌上大脑,前面被操得硬起来,乙骨忧太伸手帮他撸动着,手指不断地磨蹭着顶端的小口,很快五条悟就夹紧他的腰射出来,后面痉挛着紧紧绞着肉棒,乙骨忧太没有停下,继续挺腰操开颤抖着的穴肉,延长他的高潮。“不……忧、嗯……呜……”五条悟想停下歇一会,可是乙骨忧太显然不是这么打算的,他还在捋动自己的性器,穴内的敏感点被一次次碾过,自己想开口都说不出完整的话,太超过了……

过量的快感冲击着许久没有欢爱的身体,五条悟几乎要双眼翻白,不止后穴涌出肠液,已经没被触碰过的女穴也小股小股的往外吹水。“悟,这里也喷了。”乙骨忧太从女阴抠挖出一点黏糊糊的液体,手指牵扯出几根银丝给五条悟看。被操的浑身发红的人看着自己流出的液体脸更红了,乙骨忧太也不再说什么,把一手液体尽数抹到他腰间,性器重新在甬道里律动起来。

五条悟被干的大脑发昏,他觉得自己的知觉都变的不太灵敏了,感觉好像有什么要忍不住了,不是射精的感觉,那里好像又要喷水……乙骨忧太的性器还在自己身体里一下一下顶着,“忍、忍不住了…….忧太……”五条悟的双腿磨蹭着他的腰,眼神涣散又迷离地看着还在不停动作的人,嘴里轻声呢喃着。

“什么?悟,怎么了……”乙骨忧太想趴下听他说了什么,没想到身体往前探带着穴里的性器一并往前深顶进体内,“呜!”怀孕后膀胱本就受压迫,被粗大的性器捣了一下后,五条悟再也忍不住,女穴上方细小的尿眼漏出一股股液体。乙骨忧太感受到下身的湿意,朝下看去,憋不住的尿液从女阴滑出,五条悟皱着眉头双眼失神,他看得心跳都加快了,悟…老师…在自己身下被操得失禁了…….这个认知让他的肉棒在穴里硬的发痛,狠狠操了十几下射在套里。

乙骨忧太把性器从后穴拔出来,抽了几张纸稍稍擦了一下五条悟的下半身。过了一会儿五条悟才意识回笼发现自己刚刚不是潮吹而是被操的漏尿了,一旁丢好安全套的人大概明白他心里的羞耻,亲亲他的头顶说没关系,是我的问题,悟不要在意。五条悟看着湿掉的床榻红了脸,乙骨忧太说先去洗澡吧,清理完之后我们把床垫换一下。

五条悟想下床却发现自己的腿已经麻了,“都怪忧太,缠着我做这么久。”乙骨忧太顺从地抱起他走进浴室里,“抱歉啦。很久没和悟做,我也会忍不住。”

“现在先冲洗一下泡个澡吧。”乙骨忧太给两人清理好身体,坐进浴缸中。

五条悟靠在乙骨忧太身上昏昏欲睡,乙骨忧太的手摸着被热水暖的热乎乎的小腹,这里已经鼓出一个明显的弧度。

“悟,辛苦你了。”乙骨忧太亲了亲他的侧脸,白色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睁开了那双纯净的不带一丝杂质的蓝眼睛。

“没关系啊,我也很高兴和忧太生一个孩子。”五条悟的声音有些疲倦。

“悟,累了就睡吧,我会帮你擦干的。”乙骨忧太看着人重新闭上眼睛,五条悟很快睡着了,他抱着柔软身躯,虽然此时无声,可心里的爱意却藏不住似的从眼睛里流露出来。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