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五】无敌是多么寂寞(一)

⚠️🔞🔞🔞纯肉文

⚠️All五预警 mob五预警 Dirty Talk预警 OOC预警

⚠️含有:伏五、直五、悠五、宿五、路人五等等

⚠️含有:调教、人体改造、双性生子、双龙等等

⚠️满篇下头词句 遍地逻辑谬误 无限道德滑坡 极速三观碎裂🆘

⚠️如果不能接受,请自觉关闭

❗️本文系在网络世界中对于虚拟人物的口嗨,不要影响现实世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本文中涉及的重要时间节点:本文开始于2017年6月,五条悟27岁,伏黑惠14岁,还在上普通中学,被五条悟收养8年了;2018年4月,伏黑惠入学咒术高专,6月虎杖入学咒术高专,均为15岁;8月举办京都姐妹校交流会。

正文:

一、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2017年6月某日中午,日本,东京,五条悟寓所。

被誉为最强咒术师的五条悟缓步迈入自己房间内,反锁上房间门,拉紧窗帘,端坐在床沿上,收敛起脸上一贯挂着的自信而又略显沙雕的笑容,深深地呼吸了几次,掏出手机,熟练地翻找出一个没有备注名字的号码,发过去一条短信:

【主人,您在吗?】

……………………

这种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五条悟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已经沉迷于此,无法自拔。

自从诞生以来,五条悟注定是不同凡响的——五条家的继承人、六眼持有者、最强咒术师、无敌……他拥有生死与共的挚友,也拥有不共戴天的仇敌;他能游刃有余地完成祓除咒灵的任务,也喜欢开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玩笑;他是咒术界的天花板,是屈指可数的特级咒术师,是高层的眼中钉,是改革咒术界的领袖……

可是剥去这些,五条悟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他被无下限保护着的躯干之中,同样燃烧着与普通人一样的生理需求,他那恶劣的性情背后,同样隐藏着亟需排遣的旺盛情欲。此外,无比强大的身体,带给五条悟的是数倍于常人的性能力与性欲望,而“无敌”的名号,也使得五条悟产生了更加难以启齿的愿望——希望被人支配、被人征服的愿望。

简而言之,五条悟是一个有性瘾的抖M。

……………………

比如今天,五条悟正坐在自己房间的床沿,等待着被“主人”调教。

【悟,开始吧】

手中的手机“嗡”地一响,五条悟低头看了一眼,乖乖地站起身,将手机架在一根正对着床的支架上,向对方发起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对方几乎是在瞬间就接通。

五条悟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条黑色眼罩,眼罩下是绯红的双颊,再往下是轻轻抿起的嘴唇,上下紧张滑动的喉结,流畅的颈部线条没入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色高专制服。

而手机屏幕右下角,本该显示对方画面的地方,却是一片难以揣测的漆黑。

很显然,这个“主人”并无意透露的身份,五条悟也安然接受了来自这个素未谋面、不知根底的神秘人的调教,毕竟,属于“无敌”的刺激是多么的难得啊。

【脱吧。】手机里传出了冷冰冰的两个字。

五条悟缓缓抬起右手,摘掉了眼罩,苍天之瞳上蒙着一层旖旎的水雾。随手抛开眼罩后,又一颗一颗地解开了黑色高专制服的扣子,而被剥下的制服下面,没有穿任何衣物,奶油色的肌肤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厚实的胸肌一起一伏,带动两颗乳头也不住地轻轻颤动,以乳头为圆心,晕开了两朵红云。红云下,是紧紧绷起的八块腹肌,肚脐下方长着一线纯白的体毛,被左右人鱼线胁侍着延伸入扣紧的腰带中。五条悟的两条锁骨自喉下向两侧延伸,尽头处是宽阔、圆润的肩膀,劲瘦紧实的肌肉包裹着五条悟的两臂,末端是修长有力的手指。

现在这好看的手指正从喉结处一路向下摸索,越过已经高挺的乳头和紧绷的腹肌,扣住皮带,熟练地解开卡头,轻轻向下一推,黑色布料的制服裤子就落在了脚边,露出来笔直健壮的双腿,还有企图用一块巴掌大的布料包裹住五条悟硕大下体的丁字裤。

【呵,够骚。】手机中传来一句嗤笑。

五条悟却反倒像是受到了什么满足一样,轻轻“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将白嫩无毛、浑圆挺翘的双臀对准屏幕,伸手扒开臀瓣,露出来小小一朵菊花。和粉嫩的乳头不同,五条悟的后穴久经蹂躏,已经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色素沉着,放射形的菊花显现出浅褐色,和奶油色的双臀相比显得格外扎眼,也格外淫荡。

【真是个婊子,屁眼都被人玩儿黑了。】

五条悟听到这种侮辱人的言语,竟然毫不生气,反而深吸一口气,猛地使劲,向后仰起头,嗓子里面重重地“呃”了一声,从菊穴中缓缓排出一颗已经电力耗尽的跳蛋。

【主人,今天悟带着这颗跳蛋去高专开会,之后还去逛甜品店,跳蛋开到最大一档,悟差点儿在夜蛾面前叫出来,嘶哟……】

【悟越来越乖了,今天想要主人怎么奖励你呢?不如就允许你用最粗的假鸡巴插自己吧。】

【噢好,悟谢谢主人。】

……………………

太阳渐渐西移,五条悟蹲在床上放荡地摆动自己的腰,反复用菊穴吞吐着一根黑亮亮的假鸡巴,他那沉甸甸的、充血发红的肉棒连带着两颗饱满圆润的卵蛋也随之颠动,马眼中溢出的淫水甩得腹肌和胸肌上到处都是。随着五条悟摆腰的速度越来越快,嘴里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五条悟用尽全身力气往下一坐,假鸡巴的龟头狠狠碾过他的前列腺,浑身肌肉不由自主地颤抖了几下,一股稀薄的精液从他的肉棒中喷射而出。

【啊——呃!嘶……哈……主……主人,这是悟今天第五次射了,主人满意吗?】

【不错不错,悟的腰越来越会摇了,现在换成那根带凸起的假鸡巴,继续射。】

【哈……啊……主人,不可以了,悟……悟要被玩环了。】

【悟又在说谎了,鸡巴硬成这样,还没射够吧。】

【真的,主人,饶了悟吧,惠快回来了,求……求求您了!】

【嘿嘿,还早呢,这样吧,你不如现在就去给你家小惠做饭好了。】

五条悟无奈,只能赤裸身体,举着手机支架来到厨房。

【悟真乖,主人赏你吃黄瓜,哈哈哈。】

五条悟听罢,乖乖从水池边拿起一根黄瓜,犹豫了几秒,缓缓抬起一条腿,踩在厨房台面上,将菊穴完全暴露在手机屏幕前,将黄瓜慢慢捅入后庭。毕竟之前刚插过假鸡巴,黄瓜毫无阻力地就进入了穴口,一点点没入了五条悟的菊花中。

五条悟作为一名土豪加重度吃货,家中准备的蔬果都是高档货,各个饱满水灵、新鲜可口,这根黄瓜也不例外。无比新鲜、顶花带刺的黄瓜外表覆满了容易脱落的凸起,它们轻轻从五条悟肠壁上划过,刺激得五条悟不由自主地呻吟出来。在抽插的过程中,大部分凸起都脱落在了五条悟得体内,附在五条悟得肠壁上,随着黄瓜的进进出出反复摩擦着五条悟的肠壁,甚至有的还从前列腺处滑过。前后不过数十下,五条悟就在这种刺激中被下阵来,大吼一声将精液喷在了厨房台面上,随即身子一软,趴在了自己刚射出来的一滩精液上,不顾黄瓜还在后庭中插着半截。

【太精彩了,悟真乖。】

【嗯——啊——,呃——啊——,嘶——哈——】

【哈哈,爽到说不出话了吗?哈哈哈!辛苦悟了,给你吃点好的补充体力,去拿出一块肉来。】

五条悟张口想要拒绝,但是心中那股渴求刺激的欲望还是最终占据了上风,只能挣扎着站起身来,打开冰箱,从冷藏室中拿出一块儿早上刚送到的冷鲜肉,掂在手里等待“主人”的命令。

【用菜刀……啊不,用咒力在肉中间破开一个洞,用这块儿肉打飞机。】

五条悟乖乖地用咒力把一块肉改造成了一个临时飞机杯,一只手扶着自己即使射了六次依然硬挺的肉棒,另一只手将肉块从上而下套在了肉棒上面,肉块滑腻的触感包裹住了青筋暴起的阴茎,五条悟不由自主地“嘶”了一声,两只手合握住套着肉块的肉棒,开始快速打起了飞机。

【哈哈,刚才是谁说不行了,要被玩儿坏了,这不是很精神嘛。】

【嘶——哈!嘶——哈!悟……悟错了,悟就是……就是欠玩……啊——!主……主人……啊——!好爽——!】

【爽到了吗?】

【嘶——哈——!爽——爽死了——!嗯——啊——!】

【停!】手机里面的人突然高声命令道。

【呃——啊!……哼……哼……啊……】五条悟被迫停下来,两只手猛地撒开,肉块还套在肉棒上,臀大肌和腹肌条件反射般地抽搐了两下,显示出这具身体的欲求不满。

【这块肉肏着爽吗?】“主人”发问。

【哈……哈……呃……爽……爽死了……】

【这是打算做什么的肉啊?】

【呃……哈……做晚饭……给惠做晚饭……】

【现在呢?】

【现……现在……是……飞机杯……】

【那惠的晚饭怎么办?】

【唔……不……不知道……】

【还用这块肉吧,嘿嘿。】

【啊……哈……啊——?什……什么?】

【就用你射过的肉,给惠做晚饭吃,好不好?】

五条悟羞赧地低下头,没有回答,但是他套着肉块的阴茎猛地上下跳动了两下,好像是在点头一样。

【哈哈哈哈,悟你真是太有趣了!继续打飞机吧。】

五条悟闻言如蒙大赦,双手合握住肉块,继续大力上下套弄着,身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悟的速度比刚才快了呢,是因为想到要让小惠吃这块肉?】

五条悟没有回答,只是向后仰起头,喉结快速上下滑动着,手里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让人的目光只能捕捉到肉块快速运动的残影,浑身肌肉都卯上了力,白皙皮肤因为兴奋而微微发红,又蒙上了一层汗水,映照在窗口透过的夕照中,散发出暖色的光晕,格外诱人。

【悟兴奋起来了呢!是因为肉的触感,还是因为想到了惠?】

【悟都爽得顾不上说话了,让惠吃你射过的肉就这么刺激吗?】

【你说,惠能吃出来这块儿肉经过悟的特殊加工吗?】

五条悟无暇回答,只是高仰着头,苍天之瞳爽到翻白眼,口中不住地“嗬——哈——”着,被汗水浸透的头发贴在额头和鬓角,汗水从鼻尖、下颏一路向下滚动,宛延滑过厚实的胸口,顺着腹肌的纹路向下流,连纯白色的阴毛都被完全打湿了。有的汗珠沿着人鱼线向肉棒流淌,被高速运动的手腕和双臂溅起,发出“啪啪”的脆响。有的汗珠滴落在地砖上,地砖上渐渐湿成了一片。

【以后给惠做的食物都这么处理过好不好?】

【悟这么骚,惠知道吗?】

【惠知道了以后会怎么想呢?还吃得下去吗?】

【你这样,会不会带坏惠呢?】

不知是因为肉块的套弄,还是因为这些问话的刺激,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总之,听到这里的五条悟将嘴张到最大,胸肌剧烈起伏,拼命呼吸着,八块腹肌绷得像石头一样,臀大肌也不住收缩,深深凹陷下去两个臀窝,连带着两颗卵蛋也不住颠动,两只手死命攥住肉块,劲瘦有力的腰向前猛挺了几下,将一股精液射进了肉块中。

射完之后的五条悟双腿发软,滑坐在厨房地砖上,射精的快感仍在身体内冲撞,嘴巴无意识地张开,一双天蓝色的瞳仁半翻着,阴茎慢慢软下去,垂下头,上面套着的肉块也随之滑脱。

【给惠做饭,真的是辛苦呢!】

【嗬……惠……哈……惠……哈……呃……呃……】五条悟无神的双眼失去了焦距,口中不知所谓地呢喃着。

【哈哈,悟这么乖,我也要奖励悟餐后甜点才行。悟,去给拿个冰棍。】

五条悟缓了至少五分钟才回过神来,手机对面的“主人”不得不重复了一遍命令。

五条悟晃了晃脑袋,口中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主人”的话,才最终明白要干什么,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可是他的腿一点力气也没有,而且地砖也被他的汗水打湿,滑溜溜的,根本借不上力,只能一点点爬到冰箱前。好在冰棍放在比较靠下的位置,五条悟勉强打开冰箱冷冻室的门,摸索出一根冰棍,又爬回手机屏幕前,侧躺在地砖上,费力地屈起一条腿,撕掉冰棍的包装纸,反手将冰棍塞进后穴内。

冰凉的触感让五条悟身体猛然一僵,这时“主人”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为什么是这种冰棍呢?是悟爱吃的吗?还是惠爱吃的?】

【悟真乖,慢慢来,悟的屁眼吃进去过更夸张的东西,不是吗?】

【放松,深呼吸,对,就这样。】

【嚯,已经顶开穴口了,继续。】

【很好,三分之一已经进去了。】

【哟呵,一半了啊,就快成功了。】

【还差一点点,再使点劲儿。】

【欧耶。完全进去了呢。】

与“主人”兴致勃勃的声音不同,五条悟的身体像离水的虾一样佝偻着、抽搐着,口中喃喃地呻吟着,等到冰棍完全进去的一刹那,五条悟整个人脱了力一样瘫在地上,只有屁股微微撅起,轻轻颤抖,好像在无言地承受着冰冻的攻击。

【真棒!悟,爬几圈!】

手机那一头的“主人”完全不理会悟的现状,反而兴冲冲地发出了新的指令。五条悟用婆娑的苍天之瞳无奈地回望了一眼手机,怔了一怔,慢慢爬起来,双手双膝着地,在地上爬了几个来回。

在爬动的过程中,冰棍逐渐被五条悟的体温融化,乳白色的奶油从五条悟后穴中溢出,顺着臀缝向下流淌,一部分沿着大腿内侧流到地上,险些让五条悟滑倒,另一部分流到两颗饱满的卵蛋上,又流到已经疲软下垂的肉棒上,一路流到马眼处,才滴落到地上,搞得五条悟痒痒的,不禁伸手揉搓几下自己的性器。而含在菊穴中尚未融化的冰棍体,则随着五条悟爬动的动作在他体内轻轻位移,凉凉的触感也被带到了前列腺上。就这样,五条悟的肉棒,再一次抬起头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无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快就又有感觉了。】

五条悟继续在地上爬着,只是不再像刚才那样有气无力,反而有意无意地晃动着自己的屁股,爬动的速度也略略加快了。

【悟,跪立在地上,自己玩自己。】

五条悟闻言,转过身面向屏幕,跪在地上,两个膝盖尽量分开,上半身直立起来,慢慢向后仰,直到两只手能撑到身后的地面。这时的五条悟就好像是一张拉满的弓,而他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就好像是搭在弓上的箭,龟头直直指向支架上的手机。

随后,五条悟腾出一只手,伸向自己的菊穴,探入两根手指,捏住冰棍上的把儿轻轻抽插着,嘴里也不由自主发出呻吟,腰也不住地挺动着,让粗大的肉棒一下下隔空指戳着手机屏幕里映出的自己。

冰棍在五条悟体内变得越来越细、越来越小,已经不能带给五条悟足够的快感了,五条悟干脆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对着手机屏幕举起两条修长健壮的腿,暴露出自己的菊穴,用手指卖力地抠挖着,另一只手则握着自己的肉棒快速撸动,不多时,五条悟身子又是一阵痉挛,将仅剩的稀薄精液喷射在了自己的腹肌上、胸肌上。五条悟长长地喟叹了一声,两条高举的腿无力地倒在地上,整个人无助、失神地躺在地上,就好像是被人遗弃在这里的玩偶。

……………………

五条悟在厨房内浪费了太长时间,以至于都没有发觉早过了伏黑惠放学的钟点。

伏黑惠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回到五条悟的寓所,却发现厨房的门掩着,从中泄出一阵阵令人想入非非的声音。伏黑惠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门前,顺着门缝向内看去,却看到了这场令人血脉贲张的活春宫。

伏黑惠好像被某种不知名的咒术所控制,做不出任何动作,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就这么顺着门缝从头看到尾。当厨房内那个陌生的男声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伏黑惠脑中好像炸开了一片烟花,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却也什么也想不明白。只是下身的反应格外诚实,向前高昂着头,硬得生疼。

伏黑惠眼中所见,耳中所闻,皆是此前仅仅敢出现在梦中的情节,羞耻心混合着最本能的快感席卷全身,让伏黑惠的内心也随着门内的场景跌宕起伏,等到五条悟最后一次躺在地上射了出来,伏黑惠也到了极限,他的处男肉棒居然在没有外力撸动的情况下,仅凭着精神上的刺激射精了。

……………………

射精后的伏黑惠好像重新找回了四肢,落荒而逃,回到了自己房间。

厨房门内,“主人”嗤笑的声音再次响起:

【呵,被发现了呢!】

五条悟仅仅是瘫在地上,毫无反应,真的如玩坏了一样。

【你说,他是从什么时候来的呢?好像在悟用肉块打飞机的时候就在了。】

【我也是发现他偷窥,才让你停下来,还问你那种问题的。】

【悟刚才说的和惠有关的话题,都被惠一字不落的听到了哦。】

五条悟抬起头看了手机屏幕一眼,旋即又恢复了失神躺平的状态,没做出任何多余的反应。

【悟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呢?】

【哦,也对,悟有六眼,估计比我发现的更早吧?】

【那是什么让悟这么不知羞耻地在惠面前高潮的呢?是玩得太上头了不管不顾了吗?还是为了满足主人的欲望呢?还是说悟期待这一天好久了,忍不住真情流露了呢?】

【悟,你真是太有趣了,很期待和你的下一次相约。】

【对了,记得把自己清理干净了再去见惠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抬起头看向手机屏幕,手机屏幕中映照出的自己已经消失,页面又回到了通讯录那一页,对方已经利利索索地挂掉了视频通话。

“啊,终于被惠发现了啊,太差劲了。”五条悟自言自语着,慢慢爬起来,打扫着一片狼藉的战场。他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肉块,顺手丢进了洗菜池。

“给惠做点什么晚饭好呢?”

…………………………

当天晚上,伏黑惠食欲格外的好。

…………………………

后记

本来打算写的是性欲上头、智商下线五条悟在腹黑变态、八卦无聊“主人”的指导下诱奸伏黑惠的桥段,写着写着就写成伏五双箭头+金牌助攻了……

这不对劲,这太不对劲了……

这不是mob五条悟为中心的走肾不走心纯肉文嘛。

原本安排的情节:五条悟不愿意伏黑惠发现他的小爱好➡️主人的任务无法抗拒➡️伏黑惠抓包➡️五条悟彻底自暴自弃,在家里连衣服也不愿意穿,天天带野男人回家……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