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mob五】无敌是多么寂寞(二)

【All五】无敌是多么寂寞

⚠️🔞🔞🔞纯肉文

⚠️All五预警 mob五预警 Dirty Talk预警 OOC预警

⚠️含有:伏五、直五、悠五、宿五、路人五等等

⚠️含有:调教、人体改造、双性生子、双龙等等

⚠️满篇下头词句 遍地逻辑谬误 无限道德滑坡 极速三观碎裂🆘

⚠️如果不能接受,请自觉关闭

❗️本文系在网络世界中对于虚拟人物的口嗨,不要影响现实世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本文中涉及的重要时间节点:本文开始于2017年6月,五条悟27岁,伏黑惠14岁,还在上普通中学,被五条悟收养8年了;2018年4月,伏黑惠入学咒术高专,6月虎杖入学咒术高专,均为15岁;8月举办京都姐妹校交流会。

正文:

二、醉翁之意不在酒

2017年12月1日,星期五。

上午10点,伏黑惠正在学校上课,五条悟进入了伏黑惠房间……

……………………

在又一次激烈的射精后,五条悟颓然仰倒在伏黑惠的床上,不顾脸上还蒙着伏黑惠的内裤,菊穴内的电动假鸡巴还在嗡嗡作响。

【哈哈哈,太精彩了,实在是太精彩了,悟不去拍GV真是日本文艺界的重大损失,真是比妓院的婊子还会来事啊!哈哈哈——哦啊——嗯——操!操!操!】

那个神秘“主人”痛快的吼叫声从正对着床的手机里传来,想必是也被这淫乱的一幕刺激得来了高潮。

【哦……嘶哈……嘶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悟,你好骚啊!】

【悟……好……好骚……给主……主人……看……好爽……好爽……】五条悟尚未完全回过神,但是久经调教的身体本能地附和着对方。

【悟,你真他妈贱,闻着惠的内裤射精,是不是想要惠操你啊?】

五条悟本来已经开始疲软的肉棒,再一次昂然挺立。

【我操!你就是贱,又骚又贱,做梦都想吃惠的鸡巴!】

五条悟举起已经脱力的右手扯掉了还蒙在脸上的内裤,又用沾满精液的双手捂住脸,喃喃说道:

【不……不是……主人的任务罢了……】

【呵呵,小嘴比鸡巴还硬,撒谎是要被惩罚的,小婊子。】

【没有,没有,只是主人的任务罢了。】

【好吧,悟,去把那个红纸盒拿过来。】

悟听言一怔,脸上红晕更浓了一层,迈着颤抖的腿去自己房间拿来了一个鞋盒那么大的红色纸盒,回到伏黑惠的房间,温顺地跪坐在床上,正对着手机,将纸盒捧在胸前。

…………………………

红色的纸盒是今天早上出现在房门前的。

盒子上面横纵各裹着一圈胶布,潦草地写着“悟收”两个大字,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多余的信息了。

不难猜到,这又是主人的小游戏。

现在,这个盒子被五条悟乖乖捧在胸前。没有主人的命令,盒子上的胶带还没有被拆开,五条悟也不敢擅自动用六眼去查看内容物,所以此刻他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只是能感觉到盒子里隐约散发出来一股不怀好意的咒力。

【现在用咒力撕开胶布。】

五条悟立即照办。

胶布被撕开,盒子里的秘密也就暴露在五条悟眼前。

盒子里面装满了鹌鹑蛋大小的、闪耀着金属光色的小球。

【这是主人为悟精心准备的礼物哦!】手机里的声音调笑道,【这是灌注过咒力的钛合金球,一旦激发其中的咒力,它们就会发热并震动。废话少说,悟,拔掉屁眼里的跳蛋,转过身去爬下,撅起屁股,屁眼对着我。】

五条悟闻言照办,转过身背对着手机,伏下上身,分开双腿,撅起两瓣雪白结实的屁股,浅褐色的屁眼就暴露在手机镜头前,因为刚刚被粗暴地玩弄过,所以穴口微微外翻,湿漉漉的,随着呼吸的节奏一开一合,好像在招徕客人一样。穴口下方是已经被揉搓成绯红色的饱满卵蛋,卵蛋周围生长着七零八落的毛发,是和发色一样的纯白。高高翘起的肉棒在这个姿势下紧贴着五条悟的腹肌,从后方看去,被硕大的卵蛋遮挡住,只能隐约看到从马眼处滴落的前列腺液拉出的涎丝。

【用咒力拿起一颗小球,激发它震动发热,然后塞进你的屁眼里面。】

五条悟听话地用咒力隔空摄起一颗金属球,用六眼微微探知一下,就明白了这个东西要怎么操作,轻轻用咒力弹击了一下,这颗小球就“嗡”地一声开始震动,外观也从银白的金属色泽慢慢转变为明黄色,发出柔和的光,就像一颗小太阳一样。五条悟操控这颗小球移动到自己菊穴入口处,小球贴在穴口,触感温暖,震动的幅度也恰到好处,酥酥麻麻的,很是舒服。

五条悟用咒力轻轻一推,菊穴就急不可耐地吞入了震动的小球。五条悟舒服地“嘶”了一声。

【很好,很好,继续。】

五条悟便一颗接一颗地摄起小球,激发它震动,塞入后庭。

五条悟感到后穴渐渐充盈,小球欢快地拂过他体内的每一处敏感点,快感像午夜的潮汐一样悄无声息地漫上了理智的堤岸。

【快塞满了吗?还剩下多半盒钛合金球呢,不如这样,悟你把它们贴到你的鸡巴和卵蛋上,让你舒服个够。】

五条悟温顺地服从了主人的新命令,不多时,小球就把他的肉棒和卵蛋包裹得严严实实,它们一边震动,一边在娇嫩的器官上徐徐滑动,让五条悟舒服得不住颤抖。

盒子里面还剩下将近三分之一的小球没有被激活。

【哈哈哈,这就是“天花板”吗?真他妈骚啊!你天生的“无敌”咒力就是让你这么用的吗?】

【唔……呃……】五条悟无法回答,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

【操!真应该让那些被你祓除的咒灵看一看你现在这个贱样!你以后不是“最强”了,你他妈就是“最骚”,被你祓除的咒灵都是被你的浪劲儿骚死的!呸!】

听到这种侮辱,五条悟反而更加兴奋,马眼溢出一大股淫水,把贴在龟头上的小球染得亮晶晶的。

突然,五条悟感觉后穴里面的小金属球像得了某种命令,集体加快了速度,对着五条悟体内的敏感点横冲直撞,盒子里面剩下的小球也纷纷浮起,鱼贯进入本经不堪重负的菊穴,五条悟的肚子肉眼可见地鼓了起来,隔着肚皮都能感受到体内嗡嗡的震动感。肉棒和卵蛋上附着的小球也陡然加快了运动的力度,好像要把五条悟剩余的精液全部榨取出来。最可气的是,马眼与系带上贴着的两颗小金属球开始疯狂旋转,给肉棒最敏感的两个部位带来了难以形容的刺激。

【啊——!怎……怎么……呜……啊——!】五条悟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只能任凭生理性的泪水涌出苍天之瞳。

【我不是说了吗,这些金属球被我提前灌注过咒力,这是我给悟的惊喜啊,哈哈哈哈哈哈。】放肆又得意的男声在伏黑惠房间中响起。

【呃……啊!呃……啊!嘶——嘶——嗯啊……嗯啊……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五条悟高叫着射出来了,但是小金属球的攻势丝毫没有减弱。

【嗯啊……主人……主人……求求……求求了……停……停啊!啊!啊!啊!啊!啊!啊——!】

五条悟再一次射了出来,这一次五条悟连撅着屁股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小金属球运动如旧,毫不怜惜地继续冲撞着他的敏感点。

【呜呜呜……救命……救命啊……不……不要了……要废……要废了……呜呜呜……嗯啊……呜呜呜】

最强咒术师五条悟,竟然背着快感逼得一边大哭一边求饶。

【悟,想不想让惠操你?】

【呜呜呜……不可以……不可以牵扯惠……惠他是……啊哈!呜呜呜……】

五条悟没说完,就感觉体内与身下的小金属球竟然开始放电!

【骚货就剩下嘴硬了,非得给你点儿厉害尝尝!】

【哇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五条悟爽得直叫,又一次不争气地射出来了。

可是小球的折磨还是没有停止。

【骚货,想不想吃惠的鸡巴?想不想让惠操你?说!】

【嗯啊!嗯啊!嗯啊!啊!啊!啊!想!想!做梦……做梦都想!呜呜呜……】

【听不见!】

【啊哈……啊哈……我做梦都想吃惠的大鸡巴!呃……哈……我想让惠干我!我想让惠干死我!让惠的大鸡巴干烂我!】

【贱货!还有什么不要脸的想法,还不快招了!】

【啊哈……我要惠干我……惠长大了……好帅……又……又温柔……发育……发育很棒……身体好结实……一见到惠……屁眼……屁眼就流水……想着惠做春梦……给惠……生……孩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

五条悟又射了,而那些小金属球也渐渐不动了。

【啧啧啧,真想不到啊,“最强”咒术师居然满脑子都是这种垃圾,啧啧啧。】“主人”的声音传入五条悟耳朵,【好了,别哭了,坐起来,蹲在红盒子上,把“小礼物”们都排出来。】

五条悟伸手拽过红盒子,费力地跪坐起来,把盒子垫到自己屁股下面,整个人向前栽倒,对着手机镜头亮出来饱经摧残的浅褐色菊花。

五条悟腹部微微一使劲,一颗金属球就从早已不堪重负的穴口滑出,“噹啷”一声落入盒子中。

“噹啷——”“噹啷——”“噹啷——”“噹啷——”

五条悟像下蛋似的,把体内的小金属球尽数排入盒子内。

【排完了。主人,可以结束了吧?】五条悟气喘吁吁地回头问到。

【别急啊。鉴于悟今天这么乖巧,还说了这么多知心话,主人得奖励一下悟才行。】

【什……什么?】五条悟本能地觉得对方这是想到了新的调教人的招数。

【别瞎想,主人就是想帮你实现梦想罢了。】

【什么梦想?】

【这个月22号,是不是惠的生日啊?】

【呃……对,主人您想干什么?】

【悟,你给惠准备礼物了吗?】

…………………………

2017年12月22日星期五,冬至。

傍晚6点,伏黑惠放学回到家,刚换好鞋,五条悟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怪叫:“小惠,生日快乐!”

伏黑惠一如既往地顶着一张臭屁的小脸,简单说了声“谢谢老师”,就拎着书包回了卧室。

“惠好冷淡哦,这样老师会伤心的。”五条悟沙雕风十足地对伏黑惠的背影抱怨道。

伏黑惠放下书包,换上了舒服的家居服,走出卧室步入餐厅。

餐厅正中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足有面盆那么大的蛋糕,厚厚的奶油在微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蛋糕上插着十五根蜡烛,蜡烛已经燃烧过半了,一看就是某个淘气的老师按捺不住贪玩的心,提前把它们点上了。除了蛋糕,餐桌上还堆满了琳琅满目的甜点:五颜六色的马卡龙、麻糬、铜锣烧、勃朗峰、蜜糖吐司、今川烧……

“五条老师这是为了自己过瘾吧。”伏黑惠都快无语了。

“哎呀呀,被戳穿了呢。”五条悟嬉皮笑脸地走到餐桌旁,从身后变戏法般的掏出一柄高脚杯和一瓶红酒,“老师也是为了小惠才这么开心的嘛,惠不要不领情哦。”

“真拿你没办法,”伏黑惠无奈地说,“还有,我可不喝酒。”

“惠还是中学生,老师怎么会给惠喝酒呢,这是给老师自己准备的哦。”

“嗯?”伏黑惠一挑眉毛,“五条老师吗?老师的酒量,就不要难为自己了,出了糗还得我帮老师收拾。”

“呐~呐~,没关系,我可是无敌的。”

紧接着,五条悟给自己满满地倒了一杯,举起杯子自信地说:“小惠十五岁生日快乐!”说罢一饮而尽。

当微酸的红酒气息冲入五条悟的鼻腔时,五条悟脑海中盘旋着“主人”对他说的一句话:【反正主动权在惠,成与不成都是他决定的,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

十五分钟后,五条悟毫不意外地醉倒在了餐桌上,不省人事。

“真是麻烦啊。”伏黑惠无奈地抱怨,起身扶起五条悟。

五条悟醉倒后,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连全天候开启的无下限术式也宕机了,纯白的头发和漆黑的眼罩上都蹭上了奶油。五条悟身上还穿着黑色的高专制服,越发衬托着他的脖颈与双手像牛奶一样洁白。他的双颊倒是透出两朵不正常的绯色,长长的白色睫毛微微颤抖,比葡萄酒色泽还红的双唇紧紧地抿着。

五条悟被伏黑惠从餐桌上扶起后,就势倒进了伏黑惠的怀里。伏黑惠身上一震,像过了电似的,随即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扛起五条悟,送他回了房间。

……………………

伏黑惠轻轻地将老师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帮他拿掉脚上的拖鞋,又在他的床头放上了一杯水,转身就要离开五条悟的房间。

就在伏黑惠即将迈出房间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回头望向了他的五条老师,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五条老师为什么在家里也要穿高专制服呢?”一边这么想着,眼睛一边不由自主地上下打量着醉卧床上的五条悟。

五条悟浑身上下被高专制服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是丝毫掩盖不住这具躯体所具有的、流畅而健壮的美感,甚至可以说,修身的制服反而更好地衬托出了五条悟高挑的身形、修长的四肢、宽展的背膀与劲瘦的腰肢。五条悟的线条优美的脖颈一半裸露在外,一半收敛进制服的衣领中,两只手随意地搭在腹部,在漆黑的制服对比下如同两方羊脂玉雕。一双脚堪堪伸出床沿,因为已经被伏黑惠脱去了拖鞋,所以也是直接赤裸在空气中,凸起的踝骨、瘦削的脚背、红润的脚掌,毫无普通成年男人的粗糙,反而像一对儿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好色啊!”伏黑惠吞了一口唾液,“五条老师这是故意的吧。”

一边想着,一边走近了五条悟的床头,低头参详着五条悟红晕弥漫的醉容。

五条悟的刘海与眼罩上还残留有不小心蹭上的奶油,伏黑惠迟疑片刻,缓缓俯下身去,伸出舌头,竟然开始舔舐五条悟眼罩上的奶油。

伏黑惠舔了几口后,见五条悟毫无反应,便大着胆子摘下了他的眼罩,继续伸舌头舔舐着五条悟紧闭的眼窝。

“好滑,好软,好甜。”

伏黑惠顺着鼻梁一路舔下来,轻轻咬了一下五条悟的鼻尖,深吸一口气,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义无反顾地贴上了五条悟的嘴唇。

“唔,好软,好热,还有甜点的味道。”

伏黑惠像是上瘾了一样,足足捧着五条悟的脸颊亲了一刻钟。随后,伏黑惠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一点点解开了五条悟的黑色上衣。

“唔!五条老师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穿!”伏黑惠感觉自己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啊这……天啊!五条老师居然连内裤都没有穿!”刚刚拽掉五条悟裤子的伏黑惠感觉一阵阵眩晕,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把裤子高高顶起。

五条悟已经完全赤身裸体,像睡美人一样躺在床上。

伏黑惠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自己的家居服,已经有16厘米长3厘米粗、还有继续发育潜力的大肉棒直勾勾地指向五条悟,马眼中渗出一滴淫水。

伏黑惠手脚并用,趴到五条悟的身上,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老师,扭动胯部,让两根肉棒相互摩擦着。他张开两个手掌,揉捏着五条悟厚实的胸肌,不一会儿就让五条悟两颗粉嫩的乳头挺立了起来。接着,两只手一路向下,摩挲过五条悟块块分明的腹肌,顺着人鱼线的纹路,梳理过纯白的阴毛,最后覆盖上了五条悟尚未勃起的肉棒。

这根肉棒的颜色也身体其他地方的颜色别无二致,软滑肥厚的触感让伏黑惠爱不释手,忍不住低下头,叼住肉棒卖力地吮吸,不到两分钟的功夫,五条悟的肉棒就被吸得怒发冲冠,茎身上浮现出青色的血管,给它平添了几分霸气,通红的龟头像圣女果那么大,马眼不住地往外冒淫液。

“这……这得有22厘米了吧,不愧是“无敌”的五条老师。”伏黑惠心中暗叹,伸手又托起了两颗饱满硕大的卵蛋。

五条悟的阴囊颜色略略深于他的肤色,沉甸甸的,体积远比普通男人要大,伏黑惠一只手掌将将能把它托住。

“好想含住啊,唔——!”伏黑惠把五条悟的一颗卵蛋吸入口中,用舌头逗弄一番,又去吸另一颗。

“一颗蛋蛋就能塞满我的嘴,不愧是五条老师!”

伏黑惠将五条悟翻过身去,从他流畅的后颈开始亲吻,嘴唇轻啄这宽阔的后背,舌头从脊梁的凹槽中滑过,伸出牙齿在劲瘦的腰肢上留下几个牙印,又狠狠地啃了两瓣浑圆挺翘的屁股几口,最后伸手扒开五条悟的臀瓣,想要一睹“最强咒术师”后庭的芳容。

“这是什么东西?”伏黑惠猛地顿住了动作,“是……居然是……是……是他妈的肛塞!”

“啵”的一声,伏黑惠伸手拔掉插在五条悟后穴的肛塞,贪吃的菊穴立刻开始欲求不满地一张一合,好像在渴求来个大家伙好好地满足它。

“操!我操!五条老师就是故意的!绝对他妈是故意的!”伏黑惠感觉自己受到了调戏,心中的怒火与欲火同时升起,迅速将他引以为豪的理智燃烧殆尽。

于是伏黑惠不再有任何犹豫,往自己手心吐了一口唾沫,涂抹在自己的肉棒上,翻身骑上了五条悟,后腰一使劲,一鼓作气地将肉棒捅进了五条悟的菊花。

“嗯啊!哦——哦——天啊!真紧!”伏黑惠稳了稳心神,卯住一口气,开始大开大合地操干起五条悟。随着伏黑惠的操干,五条悟的后庭逐渐分泌出一丝丝淫水,润滑着伏黑惠的肉棒,还打湿了伏黑惠的阴毛。

伏黑惠只觉得五条悟的小穴越来越湿、越来越滑、越来越热,身体的其他部分都失去了知觉,只剩下在五条悟体内奋力冲刺的大肉棒。

伏黑惠越操越兴奋,越操越大力,越操越快速,直到最后的高潮来临,伏黑惠用尽全身力气将肉棒向前一刺,仰天大吼一声,将自己的处男精液尽数射进了五条悟的身体中。

射完后的伏黑惠趴在五条悟背上喘息着,等到高潮的余韵完全退去后,伏黑惠才拔出已经疲软的肉棒,向那个深红的洞口内觑了几觑,拿起刚才拔出的肛塞,原样塞了回去,将自己的处男精液完全堵在五条悟体内。他又拿来一条毛巾,把二人身上简单擦拭一下,给五条悟盖上被子,略略迟疑了一下,钻进了五条悟的被窝,紧紧抱住他的五条老师,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回味着刚才激烈性爱。

伏黑惠想到五条悟后庭自动分泌的淫水,刚要感叹一下“不愧是‘最强’咒术师”,又猛然联想到,这种专门取悦男人的技能,指不定是被多少野男人操过后才开发出来的,想到这里伏黑惠觉得心里面酸溜溜的,像打翻了醋坛子。他不悦地低头看向依旧不省人事的五条悟,狠狠咬住了五条悟的侧颈,连嘬带啃好半天,给五条悟脖子上种上了一颗深紫色的草莓,这才感觉心中的郁结有所疏解,翻身抱着他的五条老师沉沉睡去。

…………………………

第二天清晨,五条悟在伏黑惠的怀抱中醒过来,抬眼就看到了伏黑惠好看的锁骨和健壮的胸肌,饶是被誉为“最强”的五条悟也有一点顶不住这样的刺激。

五条悟从伏黑惠的怀抱中挣脱出来,逃到了卫生间中,伸手拔掉插了一夜的肛塞,伏黑惠已经完全液化的处男精液就从已经不能合拢的穴口徐徐流出。

盯着沿大腿内侧蜿蜒流淌的水痕,五条悟又想到了那句话:【反正主动权在惠,成与不成都是他决定的,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原来惠也是这么想的啊!惠的心意和我的心意,原来是一样的啊!”

想到这里,五条悟的心情一瞬间云销雨霁。他迈步走出卫生间,目光正对上一脸羞赧、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伏黑惠。

“呐~呐~小惠长大了呢!”五条悟又恢复了沙雕的样子,踱到床前,抬腿欺身压住了伏黑惠,“今天是周六,小惠要不要睡个回笼觉?哈哈哈~”

…………………………

两天后的周一早上,伏黑惠从家中出来,带着一脸餍足的神色去上学,正行走在半途中,手机突然“叮呤”一声响,他顺手拿起手机,定睛观瞧,是一则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15岁生日的礼物,小惠还满意吗?】

???什么鬼?伏黑惠满头问号。

【你是谁?】

【让悟那个骚货把自己当作生日礼物的主意可是我出的呢!小惠可得谢谢我哦,哈哈哈。】

【你就是那个玩弄老师的男人?警告你,离五条老师远一点。】伏黑惠无名火起。

【呵呵,你的五条老师可是求着我玩儿他呢!再说,我是你养父的主人,你该叫我一声“爷爷”吧,真是没有礼貌啊。】对方恬不知耻地回复道。

【滚!】

【别急啊,我给你单独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估计过几天就能送到了,你一定会喜欢的。】

伏黑惠完全没有和这个人聊下去的意思,马上拉黑了这个号码。

可是没过三分钟,伏黑惠的手机又开始“叮呤”作响。

【小惠,你的脾气可真臭呢!】

【这脾气倒是让我想起了你的父亲。】

【别忙着拉黑我,你轻易摆脱不了我的。】

【毕竟你心心念念的五条老师还要求着我玩儿他,他可是个100%纯婊子哦。】

【五条悟的秘密,小惠你有兴趣吗?】

【咱们之间,还有好多话要谈呢,哈哈哈~】

伏黑惠看完,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

…………………………

后记

猜猜这个神秘主人究竟是谁?

伏五的感情线是不会影响本文mob五的宗旨的,五条悟对伏黑惠的感情也改变不了他性瘾患者+抖M的人设。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