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mob五】无敌是多么寂寞(三)

【All五】无敌是多么寂寞

⚠️🔞🔞🔞纯肉文

⚠️All五预警 mob五预警 Dirty Talk预警 OOC预警

⚠️含有:伏五、直五、悠五、宿五、路人五等等

⚠️含有:调教、人体改造、双性生子、双龙等等

⚠️满篇下头词句 遍地逻辑谬误 无限道德滑坡 极速三观碎裂🆘

⚠️如果不能接受,请自觉关闭

❗️本文系在网络世界中对于虚拟人物的口嗨,不要影响现实世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本文中涉及的重要时间节点:本文开始于2017年6月,五条悟27岁,伏黑惠14岁,还在上普通中学,被五条悟收养8年了;2018年4月,伏黑惠入学咒术高专,6月虎杖入学咒术高专,均为15岁;8月举办京都姐妹校交流会。

正文:

三、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2017年12月27日,周三,伏黑惠15岁生日后第5天。

下午3点,五条悟正在咒术高专的操场上看熊猫他们练习体术,手机突然“嗡”地一响:

【悟,主人要对你进行最终的调教。】

五条悟微微一怔,回复道:【现在吗?】

【现在。】对方斩钉截铁地回答。

【怎么玩?】五条悟没来由地一阵阵心虚。

【回家就知道了。】

五条悟有一点无语,身体却不争气地兴奋起来,简单和熊猫打声招呼,就利用瞬移回到了自己大门前。他打开门,蹬掉皮鞋后就急急渴渴地奔向卧室。

哪成想,刚走到客厅,就撞上了伏黑惠凌厉的目光。

…………………………

自从收到那个自称五条老师“主人”的人发来的短信后,伏黑惠就一直心神不宁,既好奇这个“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又提他的五条老师感到担心。

“五条老师可是‘无敌’啊,那个人是用了什么手段将五条老师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呢?五条老师会不会有危险?”

伏黑惠忍不住去想,特别是想到五条老师胜过新雪的白发、晶莹闪耀的苍天之瞳、刚打出的奶油一般的肌肤,这样一朵高岭之花,被人那样玩弄,那样玷污,真是罪不容恕!

今天,他正在课上走神,猛听得手机一声轻响,急忙拿起一看,果然是那个神秘人发来的短信:

【惠的礼物到了。】

借口身体不舒服要去看校医,伏黑惠飞也似的逃出了课堂,奔向家中,果然看到在大门口的把手上挂着一封档案袋。伏黑惠伸手将其拽下,转身进屋,急不可耐地打开档案袋,拿出了一沓照片和一只U盘。

伏黑惠翻看着这沓照片,照片上全是五条悟被调教的骚样。而且,照片的内容居然全部都和伏黑惠有关:五条悟躺在伏黑惠床上闻着伏黑惠的内裤打飞机;五条悟趁着伏黑惠睡着在伏黑惠房门外用假鸡巴插自己;五条悟将精液射到伏黑惠照片上……

而那只U盘里,一共储存了四段视频。

…………………………

第一段视频的标题叫做“认主”。

视频里,五条悟还穿着学生制服,估计拍摄的时候还没有毕业。他跪在自己的床上,将自己的证件举在胸前,双脸双耳红得能透出血来。

视频中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你是谁?在干什么?】

五条悟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我叫五条悟,我自愿认您做我的主人,绝对不违抗主人的命令,请主人任意调教我。】

【五条悟,你为什么要认我当主人?】

五条悟满脸通红,豆沙色的双唇抿了又抿,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发现我对这种方式……】

【闭嘴!重新说!】

五条悟都快羞哭了,闭上眼睛,纠结再三,最后用认命的口吻说道:【因为……因为我骚,我贱,我想被男人狠狠糟蹋,求主人玩儿我。】

【呵呵,这还差不多。】

【谢谢主人夸奖。】

【以后我就管你叫悟吧。悟,主人给你第一个任务,去成人用品店里买一根假鸡巴来。】

【……是,主人。】

【记住,去实体店,不准遮挡住脸哦。】

…………………………

第一段视频就结束了,伏黑惠又打开了标题为“第一次轮奸尝试”的第二段视频。

第二段视频中的场景是某一个公共厕所的隔间,五条悟上身依旧穿着那件学生制服,但是下身却不着寸缕,一米九高的身体半蹲着,屁股紧紧贴在隔板上,隔板上被掏了一个小洞,一根陌生的鸡巴正通过这个小洞操干五条悟的屁眼。视频中的五条悟高昂着头,双眼迷离,嘴巴微张,轻轻呻吟,上身弓起,双手撑在膝盖上,双腿分开半蹲,作出扎马步的姿势,腿部的肌肉线条紧紧绷起,维持着这具身体的稳定,让五条悟即使面对身后急风骤雨般的冲撞也能纹丝不动,尽职尽责地扮演着飞机杯的角色。

两分钟后,五条悟身后响起一声闷哼,隔壁的男人把五条悟内射了。

射后的男人抽出鸡巴扬长而去,五条悟则在“主人”的指示下,转过身趴在隔板上,对着手机摄像头撅起屁股,红肿外翻的菊花已经不能完全合拢,一股白液从中漏出。

【这是第几根鸡巴?】

【第……第13根……】五条悟的呼吸还没有完全平复。

【爽吗?】

【好……好爽……五条悟好爽……】

【为什么爽?】

【因为……因为五条悟是个骚货。】

【哈哈哈,悟很自觉嘛,这么晚了,估计不会再有人来了,悟可以收工了。】

【谢谢主人夸奖。】

【等等,别忘了还有最后一个步骤。】

五条悟听话地转过身来,绯红的脸凑近手机摄像头,带着放荡的笑容说道:【五条悟的“公厕肉便器”成就达成!】

…………………………

第二段视频这就结束了,伏黑惠随即打开了第三段视频。

第三段视频的标题叫做“五条狗-场景12”。

在视频的开头,五条悟蹲坐在大门口的地垫上,眼睛上蒙着黑色眼罩,豆沙色的嘴唇大张,舌头尽可能地向外伸着,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的皮制项圈,身上只穿了一件后镂空的白色双丁内裤,一条狗尾肛塞插在屁眼里,长长地黑色狗尾垂落在地,尖端搭在五条悟纤细洁白的踝子骨上。

【悟,你是什么啊?】“主人”的声音响起。

【悟是小狗,主人的小狗。】

【呵呵,是条乖狗,狗狗是一个人在家吗?】

【是的,惠上学去了。】

【惠不在家,才想起找主人玩,这不是一条好狗该做的吧。】手机另一端的“主人”着重提到了伏黑惠的名字。

【主人,对不起,小狗错了。】

【看你知错能改,就暂时原谅你吧。今天,小狗想去哪里玩啊?】

五条悟福至心灵,急忙回答道:【去惠的房间,惠的房间。】

【呵呵,真是条骚狗啊。】

紧接着,视频中画面一转,场景换成了伏黑惠的房间。五条悟颈间的项圈上拴了一根狗绳,狗绳的另一端系在伏黑惠的床腿上。五条悟正趴在伏黑惠的衣橱前,衣橱里本来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散落一地,五条悟就趴在衣服堆里,探着头卖力地嗅着他养子的衣物。他下身的丁字裤被扔在了一旁,屁眼里的狗尾肛塞还在,一个电动飞机杯套在他的肉棒上,“嗡嗡”地刺激着他。

五条悟一会儿用手捧起伏黑惠的一件衬衫放到脸上闻,一会儿把鼻子贴在伏黑惠的家居服上嗅,一会儿又用牙叼起伏黑惠的内裤,就这样玩得不亦乐乎。突然,五条悟身子一歪,侧躺在地,腰腹紧绷,双腿蹬直,苍天之瞳向上翻起,“啊——啊——”叫了几声,然后,五条悟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一样,瘫软在衣服堆上,肉棒渐渐疲软,电动飞机杯也因此从五条悟的肉棒上滑脱。

【哈哈哈,小狗又被榨了一次。】

…………………………

第三段视频也戛然而止,伏黑惠稳了稳心神,打开了最后一段视频。

第四段视频的内容是第三段视频的后续,场景还是伏黑惠的房间,五条悟依旧是一丝不挂,浑身上下被汗水浇透了,狗尾肛塞扔在地上,脖子上的项圈倒是还在,不过上面拴着的狗绳已经被解了下来。五条悟站在屋子正中,左手拎着一个脏衣服篓,右手捡起一条伏黑惠的内裤,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顺手丢进了脏衣服篓。

【悟居然拿惠的内裤擦汗。】

【没关系的,反正上面沾了我的口水,一会儿也要洗的。】

【悟这么喜欢惠的味道吗?】

【……嗯。】

【那么,悟喜欢惠吗?】

【喜欢。】

【怎么个喜欢呢?】

五条悟抬起头,轻笑了一声,不假思索地回答:【喜欢惠的大鸡巴,想要惠操我。】

停顿了一下后,五条悟接着说:【想要惠狠狠地调教我,想被惠玩儿哭,想被惠操到失禁,想当惠的狗,想要惠把我领出去当肉便器,想要惠指挥一群男人轮奸我,想要出去卖淫挣钱给惠花……】

五条悟伸手拿起书桌上的一张相框,里面是他和伏黑惠的一张合影。五条悟伸出舌头舔了舔照片中的伏黑惠,又亲了几口,扭过脸对着手机摄像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想和惠一起,把世界上所有淫荡的事情都做一遍啊!】

第四段视频到此就结束了,伏黑惠对着电脑愣怔了半晌,才后知后觉地看向这段视频的标题。

“献给惠”。

第四段视频的名字居然叫“献给惠”。

…………………………

伏黑惠关掉了电脑,感觉自己身体内燃烧着一团火,说不清是怒火还是欲火,总之烧得他口干舌燥。他拿着照片和U盘走出卧室,去客厅倒了一杯水喝,把自己陷在沙发里,艰难地消化着刚才看到的一切。

“五条老师是主动认主的。”

“五条老师喜欢被调教。”

“五条老师被很多人玩儿过,而且乐在其中。”

“五条老师是个淫荡的人,无比淫荡。”

“五条老师希望和我,体验世界上所有淫荡的事情。”

天啊,这都是真的吗?伏黑惠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就在这时,玄关响起了五条老师进门的声音,伏黑惠抬眼,盯住了来人。

“哎呀,惠怎么没去上学呢?这样下去可就真的变成不良了啊。”五条悟立刻恢复了平时沙雕的样子,笑眯眯地对伏黑惠说道。

伏黑惠并不回答,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五条悟,好像能看穿五条悟的高专制服,看破他那淫欲缠身的身体。

客厅里的气氛非常尴尬。

这时,五条悟和伏黑惠的手机同时“叮”了一声。

【悟,主人给你最终的调教任务就是,成功认主伏黑惠。】

【小惠,既然这个人已经脏了,那么就毫不怜惜地满足他吧。】

“是啊,五条老师既然愿意弄脏自己,我为什么不去配合老师呢?”伏黑惠盯着手机屏幕,痴痴地想着,“毕竟,这也是我梦寐以求事情,不是吗?”

…………………………

五条悟感觉自己气血上涌,从嗓子里勉强挤出一句话:“惠,你听我解……”

“过来!”伏黑惠打断了五条悟的话,气哼哼地命令道。

五条悟头脑一滞,满眼的不可思议。

“没听到吗?过来!”伏黑惠重复了一遍他的命令,“五条老师有什么可惊讶的,这不是老师朝思暮想的事情吗?”

五条悟脑中一团乱麻,身体的反应倒是很诚实,迈步走到了沙发前。

伏黑惠把照片甩在了五条悟面前,凌厉地盯着他:“原来五条老师是这样的啊?想让我也这么对老师吗?”

五条悟有口难言,只能红着脸低下头去。

“回答我。”

“对,没错,我想让惠这么对我。”五条悟抬起头,脸红得像西瓜瓤一样,用破罐子破摔的语气说道,“做我的主人吧,惠。”

伏黑惠闻言虎躯一震,裆部迅速被顶起一个大包。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勉强控制住自己,没有直接扑向五条悟。

“过来,跪到沙发上。”伏黑惠兴奋到极点,连下命令的声音都颤抖嘶哑。

五条悟温顺地抬腿,跪在沙发上,脸朝着墙壁,用手扶着沙发靠背,双膝微微分开,沉下腰,撅起臀,扭头对伏黑惠说:“是,主人。”

伏黑惠感觉自己鸡巴快炸了,他站起来,走到五条悟身后,抬手攥住五条悟的衣领,向两边用力一拽,五条悟的黑色高专制服就被伏黑惠从身上撕了下来。紧接着,五条悟的浅蓝色衬衫也被撕毁,五条悟上身完全裸露在伏黑惠眼前。

伏黑惠继续伸手拽住了五条悟的腰带,一发力,真皮的腰带就断成了两截。伏黑惠顺势把五条悟的裤子褪到了膝盖,露出来一条粉白色的双丁内裤。

伏黑惠朝五条悟的屁股狠狠扇了一巴掌,骂了一声“真他妈骚”,把这条双丁内裤也狠狠扯断,又让五条悟抬腿,把裤子彻底脱掉。

这样,五条悟现在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条黑色眼罩,雪白健壮的身体跪在沙发上,沉腰撅臀,让伏黑惠感觉自己头皮发麻,险些流出鼻血。

伏黑惠转身,拉紧窗帘,把U盘插在电视上,占据了大半面墙的屏幕上立即出现了五条悟穿着学生制服、举着身份证件的形象。伏黑惠给视频设置了自动连播,又连接上3D环绕音响,点击播放按钮,整个客厅中都充斥着五条悟的淫言浪语。

伏黑惠解开了裤子,掏出已经硬到极点的肉棒,站在电视机前,命令道:“爬过来,给我口。”

五条悟听话地从沙发上下来,四肢着地,匍匐着来到伏黑惠的面前,直立起上半身,对着伏黑惠的肉棒轻轻吹了一口气,一手托住伏黑惠的卵蛋,另一只手扶上他的肉棒,抬起头和伏黑惠对视一眼,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

“是,主人。”

说罢一闭眼,一口将伏黑惠16厘米长3厘米粗的肉棒整根吞入,深吸一口气,将口腔内的空气吸净,舌头来回搅动,喉咙不住地重复吞咽的动作,反复挤压伏黑惠的龟头,并把从马眼源源不断冒出的前列腺液吞进腹中。

五条悟就这样给伏黑惠持续深喉了五分钟,伏黑惠那根初出茅庐的肉棒就在五条悟那久经沙场的唇舌面前败下阵来,把精液全部射进了五条悟的口中。

五条悟把伏黑惠的肉棒从嘴里抽出,抬起头,张开大嘴,向伏黑惠展示含在口中的精液,旋即把满嘴的精液尽数咽下,再次张开嘴,豆沙色的唇瓣轻轻开合,一句让人血气上涌的话便传到了伏黑惠耳朵里:

“主人,悟还要。”

伏黑惠抬头看看屏幕上躲在厕所隔间给野男人当肉便器的五条悟,又低头看看一脸欲求不满求吃精液的五条悟,脑海中理智的保险丝彻底被烧断,伸手薅住五条悟的头发,一挺腰,就把自己的大肉棒捅进了五条悟的嘴巴。

“唔——!唔——!”

“来来来,看主人怎么喂饱你!”

…………………………

后记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五条悟!

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伏黑惠!

话说伏黑惠几乎是无缝衔接进入新身份了吧……

此外,强奸与群P的戏码已经在路上了。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