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mob五】无敌是多么寂寞(五)

【All五】无敌是多么寂寞

⚠️雷区警告:本章节含有五条悟被双龙到失禁的情节,慎入❗️慎入❗️慎入❗️

⚠️🔞🔞🔞纯肉文

⚠️All五预警 mob五预警 Dirty Talk预警 OOC预警

⚠️含有:伏五、直五、悠五、宿五、路人五等等

⚠️含有:调教、人体改造、双性生子、双龙等等

⚠️满篇下头词句 遍地逻辑谬误 无限道德滑坡 极速三观碎裂🆘

⚠️如果不能接受,请自觉关闭

❗️本文系在网络世界中对于虚拟人物的口嗨,不要影响现实世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本文中涉及的重要时间节点:本文开始于2017年6月,五条悟27岁,伏黑惠14岁,还在上普通中学,被五条悟收养8年了;2018年4月,伏黑惠入学咒术高专,6月虎杖入学咒术高专,均为15岁;8月举办京都姐妹校交流会。

正文:

五、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一大早就被榨精三次的伏黑惠顾不得吃饭,先去浴室清理干净了自己身上沾着的蜂蜜,又把已经凉掉的煎饼重新加热一遍,这才安安生生地坐在餐桌前享用早餐。

“惠,今天我要去祓除一批一级咒灵,惠已经是二级咒术师了,要不要跟老师一起去增加一些实战经验啊?”

“不要,一级咒灵对老师来说根本不放在眼里吧,我要是跟去了又会被老师当成苦力使唤。”伏黑惠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脸上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哎呀,惠这么说可就太伤老师的心了。”五条悟故意摆出一副心碎的表情,可是这幅表情散发着十足的沙雕气质,怎么看怎么让人火大。

“我不管,而且我今天约了乙骨前辈,他要帮我准备入学高专需要的东西。”

“好吧,那我走了哦。”

“等等,带着这个去。”伏黑惠一脸严肃地将一个手提袋交给了五条悟。

五条悟看伏黑惠表情这么正经,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打开手提袋向里看去,看到袋子底部静静躺着一个贞操锁和一板胶囊。

饶是五条悟这种活宝,在此情此景下都觉得一阵阵无语,他抬头看向伏黑惠,发现伏黑惠依然保持着那个严肃的表情,但是脸颊与双耳的红晕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贞操锁能锁住老师的鸡巴,免得老师到处射精。这是为了防止五条老师勾引咒灵用的,谁叫五条老师这么骚,让人放心不下。”伏黑惠努力维持着板着脸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呵呵,小惠真是想象力丰富,”五条悟露出贱兮兮的笑容,伸手在伏黑惠的鼻尖上点了一下,“那这个胶囊是什么?”

“五条老师快回到家的时候吃一粒就好,这是适合老师的药。”伏黑惠并没有解释胶囊的具体功效,不过也不难猜到,肯定是催情媚药一类的东西。

“伏黑惠学坏了呢,真的要变成不良了啊!”五条悟哂笑了一声,抠出一粒胶囊扔进了嘴里。

“等——!这……这是让老师快到家才吃的!”伏黑惠傻了眼,脑子有点转不过弯。

“仅仅是一级咒灵而已,不需要很认真的,”五条悟俯身贴近伏黑惠耳朵,“没关系,我可是无敌的。”

…………………………

日本东京远郊的一处密林里,五条悟正和三只一级咒灵对峙。

虽然正在进行祓除咒灵的任务,可是这位咒术界的“天花板”却完全没有把心思放在眼前的咒灵身上,毕竟,在五条悟看来,这三只咒灵弱到不堪一击。

他现在有其他事情要发愁。

比如,那粒胶囊的药效已经渐渐上头了,他现在感觉自己后庭一阵阵瘙痒,浑身发热,身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肉棒想要勃起,但是贞操锁里根本没有可供这根22厘米的肉棒完全施展的空间。五条悟想在龟头上凝聚一些咒力,顶穿这个讨厌的枷锁,但是又怕回去以后他的小惠不开心。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五条悟心神不定、烦躁不安。

“就拿你们三个当出气筒吧。”五条悟这么说道,想要赶紧消灭掉这三只咒灵,回去和小惠共赴巫山云雨。

就在这时,三只一级咒灵的外形发生了变化——他们全部变幻成了伏黑惠的模样,将五条悟围在中间,摆出一副臭屁的表情,对着五条悟反复重复起一句话:“五条老师,惠喜欢你!五条老师,惠喜欢你!五条老师,惠喜欢你!……”

“哦,事情变得有意思了。”五条悟嘴角上扬,“原来他们的术式是读取人的内心,再变换形态迷惑人啊,难怪有这么多路人掉进了他们的陷阱。”

五条悟转念又一想,刚才他在这周围已经放下了“帐”,这三只咒灵绝对逃不出去,他现在急需发泄性欲,而这三只咒灵又恰好变成了伏黑惠的样子……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的心中成型。

“即使不能勃起,我也可以通过后面射出来啊。”五条悟对自己说道,又转头对那三个咒灵说:“你们既然能变成小惠的模样,那么就临时承担一些小惠的工作吧。”

说罢,五条悟抬手向这三个冒牌伏黑惠一指,他们身上用咒力变出的衣服就被尽数除去。

五条悟也大大方方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带着放肆的笑容向这三只咒灵走去。

咒灵们似乎意识到了自己遇到了狠角色,为了脱身急中生智,连忙再次变幻形态,竟是变出了三个冒牌的五条悟。

五条悟看到他们变成了自己的形象,笑得更加放肆了:“你们可真是愚蠢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以为变成我就能逃过一劫吗?”

五条悟一挥手,三只咒灵就像中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也不能动了。

“没关系,我可是无敌的——无敌淫荡的。”

…………………………

五条悟走到了冒牌五条悟“一号”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惟妙惟肖的冒牌货,赞叹道:“真是完美的身体啊,难怪惠会这么喜欢。”

五条悟取出之前伏黑惠给他的那板胶囊,抠出三粒,将其中一粒胶囊含在嘴里,向前迈了半步,扶住“五条悟一号”的肩膀,吻上了他的嘴唇,把口中的胶囊推入了“五条悟一号”的嘴巴。

媚药胶囊在咒灵体内起效的速度格外快,短短几分钟的功夫,五条悟就觉着面前这具身体开始发热,脸颊和双耳泛起潮红,又粗又长的肉棒高高挺起,直指五条悟的肚脐。本来是被迫接吻的咒灵开始主动攀住五条悟的腰,伸出舌头攻略五条悟的口腔,肉棒在五条悟腹部一蹭一蹭,蹭得五条悟腹肌上都是淫水。

此时如果有人从这里路过,一定会被眼前这一幕惊得鼻血喷溅——两个一模一样、好像双胞胎的人紧紧抱在一起,雪白的头发相互撩拨,豆沙色的嘴唇吻得难解难分,口腔中两条灵巧的舌头相互缠绕,鼻尖相碰,交换着彼此的气息。两具身体都被媚药所支配,细腻的肌肤上涌出大量汗水,好似抹上油般润滑,健硕的胸肌相互顶撞,已经挺立起来的粉嫩乳头相互摩擦着、挤压着,好像乳头自己有了生命,在渴求更多的快感。

五条悟用手摩挲过“五条悟一号”的腰线,流连在八块紧实分明的腹肌上,这种抚摸别人身体、实际上是抚摸自己身体的感觉,让五条悟内心燃起一种异样的满足感。

“原来惠摸我腹肌的时候是这种手感,难怪惠这么喜欢摸我。”

“我的胸原来这么厚实、这么饱满吗?越蹭越有感觉,我的胸好玩到爆啊!”

“这个细腰,扭起来真让人上头,我的腰居然这么骚。”

“大鸡巴别顶了!真大啊!这个视角看我的鸡巴,居然这么壮观,我的鸡巴在惠眼里就是这样吗?”

“这大屁股,捏起来真有感觉,怪不得伏黑惠每天晚上都要揉我的屁股。”

五条悟越看越觉得自己无比性感,真不愧“天花板”的称号。

五条悟让“五条悟一号”转过身去,上身伏在一棵倒地的大树树干上,下身半跪,两脚分开,撅起屁股,一朵淡褐色的菊花就绽放在五条悟眼前。

“我记得我第一次被调教的时候,屁眼还是粉嫩粉嫩的,现在居然都被玩儿黑了。”五条悟用手指轻戳着“五条悟一号”的菊花,感慨了一句,就将修长有力的食指捅了进去。

因为媚药胶囊的缘故,“五条悟一号”的菊花早已分泌出湿滑的淫液,五条悟轻而易举地捅进了一根手指,来回抽插几下,又加入了第二根手指,紧接着是第三根。五条悟用三根手指抠挖着“五条悟一号”的G点,“五条悟一号”被刺激得不停浪叫,前面的肉棒爽得微微颤抖,马眼一开一合,滴垂下一丝涎液。

五条悟猛地从“五条悟一号”的屁眼中抽出手指,“五条悟一号”的身子一激灵,紧接着就因为后穴失去了刺激源而欲求不满地扭动着浑圆洁白的屁股,小穴口也不停翕动,期待着手指的再次光临。

“真是个骚屁眼啊!”五条悟在“五条悟一号”的屁股上狠狠扇了几下,几个巴掌印就鲜明地浮现在雪白的臀瓣上。

…………………………

五条悟抬手唤来了在一旁观战多时的“五条悟二号”和“五条悟三号”,分别给他们喂下胶囊,让他们三个冒牌货撅成一排,五条悟重新伸出手指,一会儿在这只咒灵的屁眼里抽插,等到他快到高潮了,五条悟就停下,转而去抠挖另一只咒灵的屁眼。就这样,三只咒灵被快感折磨得死去活来,却一次也没有射精,憋得他们“啊啊”直叫。

“要不是我带着锁,我一定要亲自操哭你们。”五条悟心中暗想。

最后,三只咒灵实在受不了了,回过头来哀求五条悟让他们射。五条悟哼笑一声,在落叶丛中一屁股坐下,对着三只咒灵指了指自己的嘴:“想射就射到这里。”

三只咒灵如蒙大赦,急忙爬起来,把大鸡巴凑到五条悟嘴边,快速撸动几下,几乎同时将精液喷进了五条悟的嘴巴。因为射得太急太猛,有一部分精液没有瞄准,溅到了五条悟的头发上、脸上、下巴上和脖颈上,顺着他的肌肉纹路向下流。

五条悟管不了这么多,只顾得不停地吞咽精液。他没有想到这三只咒灵一次射精的量这么大,每一只咒灵都对着五条悟的嘴喷出了至少一百毫升的精液,五条悟美美地将这巨量的精液吞吃入腹,咂摸了一下滋味,评论道:“射精量很是惊人,口感也很粘稠,美中不足是味道比人类的精液淡一些。”

五条悟身子向后一倒,整个人仰卧在落叶堆中,苍天之瞳中欲火汹汹:“你们爽过了,也该让我爽爽了。”

…………………………

五条悟仰躺在落叶堆中,将双腿抱在胸前,让自己的菊花完全暴露出来,命令“五条悟一号”给自己舔菊花。

“五条悟一号”俯身跪在五条悟身下,双手托住五条悟的两瓣臀峰,伸出舌头舔舐着那朵淡褐色的菊花。五条悟的菊花上还残留着被伏黑惠操干时用以润滑的蜂蜜的味道,早上刚被伏黑惠狠狠贯穿过的括约肌在胶囊的药效下变得无比松软,“五条悟一号”的舌头轻轻一刺,就穿过了括约肌的防线,探入了五条悟的后庭中去。

五条悟被这一手“毒龙钻”爽得直翻白眼,挥手叫来了“五条悟二号”,让他刺激自己的乳头。然后又叫来了“五条悟三号”,让他蹲踞在自己脸上,肉棒对准嘴巴一捅到底。

现在的情况是,五条悟仰面朝天躺在落叶堆上,举着双腿展示着自己的菊花,三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英俊男子围绕在他身边,使尽浑身解数来取悦他:“五条悟一号”正在给他舔屁眼,时不时把舌头伸入他屁眼中玩毒龙钻;“五条悟二号”跪在他身边,低着头卖力地吮吸、啃咬他的乳头;“五条悟三号”则贡献出自己的肉棒,满足着五条悟贪吃的小嘴。

一人三咒灵就这样在落叶堆上交缠了足足十五分钟,直到五条悟觉得体内的快感积累得恰到好处。五条悟这才站起身来,从被丢在一旁的衣服里掏出手机,打开摄像,用咒力将手机稳稳托在半空,随后走到一棵合抱粗的古树前,半弯下腰,伸手撑在树干上,两脚后撤,两腿分立,对着三只咒灵撅起屁股,命令道:“快……轮流操我。”

…………………………

三只和五条悟一模一样的咒灵,浑身赤裸,一个个挺着22厘米长、将近4厘米粗的大鸡巴,在五条悟身后排好队。“五条悟一号”排在第一个,他双手掐住五条悟的腰线,臀大肌向前一顶,把又硬又烫的大肉棒插进了五条悟的屁眼。

“对,就这样。你们的术式能读取人的内心,那么你们已经知道怎么操我能让我最爽了吧。”

“五条悟一号”闻言深吸一口气,慢慢把肉棒向外拔,直到仅有龟头卡在五条悟的括约肌内,然后腰腹臀腿猛然发力,火热的龟头像一发炮弹般撞向五条悟的G点。

“操!好爽!继续!啊——!啊——!啊——!操!我操!哦哦哦……啊——!”五条悟放声淫叫,悬空的手机慢慢靠近他们的交合处,认真地记录下五条悟的屁眼被操干的淫水飞溅的影像。

“啊——!啊——!哦……好爽……好爽……爽啊——!爽啊——!爽死了啊!——被操了……嗯啊……嗯啊……被自己操了……被自己操了……好爽……爽……爽死了——!”五条悟越叫越大声,手机浮到了五条悟的面前,给五条悟高声淫叫的样子好长一段特写。

身后“啪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密,越来越响,“五条悟一号”的胯部几乎晃出残影。

最后,“五条悟一号”浑身一哆嗦,将一百多毫升精液像撒尿一样灌注进五条悟的体内。

“啊啊啊啊!好烫!好满!爽飞了!”五条悟感觉一股热流不间断地冲击着自己的前列腺,苍天之瞳爽得翻起,贞操锁顶端的小孔冒出一大股白液。

五条悟被自己的鸡巴操射了。

还不等五条悟缓过神来,“五条悟二号”就把大鸡巴捅进了他的菊穴。五条悟感觉自己就像一枚羽毛球,被一拍打向空中,没等落地,又被球拍向上一甩,再次腾空而起。

而已经射过的“五条悟一号”则自觉站到队尾,挺着依旧坚挺的大鸡巴等候再次操干五条悟。

五条悟感觉自己像是街边放置的游戏机一样,被三个“自己”排着队轮流操干着,屁眼里的快感连绵不断、跌宕起伏,锁在贞操锁里的鸡巴在没有任何触碰的情况下被一次又一次操射,浓稠的白液溢满了贞操锁,从贞操锁顶端的小孔源源不断地冒出,顺着柱身流到卵蛋上,卵蛋被冲撞地前后乱甩,又把溢出的精液甩在落叶上,和精液一同落下的还有四个五条悟身上淋漓的汗液。

咒灵变换而成的五条悟和人类不同,没有不应期,没有贤者时间,除非咒力耗光,否则他就能一直操干下去。五条悟抱着树干撅着屁股,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操了多少次了,十五次?二十次?三十次?数不清了。五条悟感觉自己的肚子被精液撑起,就像怀孕四五个月了一样,身后的菊花已经被完全操开了,红肿外翻的穴口都有些麻木了。

换个姿势吧,五条悟想。

…………………………

五条悟命令“五条悟一号”和“五条悟二号”对坐在落叶堆上,双腿向左右分开到极致,呈一字马状,两根肉棒面对面贴在一起,五条悟跨立在他们中间,缓缓下蹲,两根粗大的肉棒竟同时没入五条悟体内,红肿的穴口扩张到极致,后庭内的精液顺着两根肉棒的边缘挤出,打湿了下方的两对卵蛋。

五条悟的腿部肌肉高高隆起,看得出在努力地控制着身体的稳定。他把手探向交合处,轻轻抚摸着扩张到极点、像橡胶圈一样箍住两根肉棒的括约肌,又伸手捞了捞已经湿漉漉的四颗卵蛋,心满意足地感叹:“好久没有玩这么大了,真怀念这种感觉啊!”

五条悟又把“五条悟三号”招呼到自己身前,昂起头,张大嘴,伸出舌头,示意把卵蛋放入自己嘴里。五条悟蹲坐在两根鸡巴上,“五条悟三号”站在他面前,五条悟的嘴巴正好和“五条悟三号”的卵蛋处在同一水平线上。“五条悟三号”把胯部稍稍朝前一挺,一颗卵蛋就被五条悟吸入了口中。

这三只咒灵在变幻成五条悟形象的时候,连他身上具有特色的体味也一并模仿了出来。五条悟一边用灵巧的舌头挑拨着这颗饱满的卵蛋,一边用鼻子贪婪地嗅闻着从阴囊散发出的体味。

这种味道实在是难以形容,它绝对不是普通男人裆部的骚味或者臭味,也不同于日常生活中能见到的任何其他香气,这种气味并不强烈,却极富存在感,带着蒸腾的热度,中间好像还混合着一点点汗味,但是出乎意料地好闻。

“这是我的味道,真不错!”五条悟想,“和惠的味道不一样呢。”

五条悟口中含着卵蛋,伸手拍了拍身下两位冒牌五条悟的腹肌,示意他们可以动了。两根青筋暴起的强健肉棒立刻争先恐后地抽动起来,把五条悟顶得上下乱颤。两根肉棒的运动颇有章法,一根向外抽的时候,另一根就向内插,就这样搅动、拉扯着五条悟后庭内敏感的神经。五条悟的菊口已经被干出一圈白沫,急速上升的快感让五条悟呼吸急促,不得不吐出卵蛋,张大嘴猛喘气。

在被这样交替抽插了二十分钟后,五条悟身下的两只咒灵感觉到五条悟的后穴不断收缩、绞紧,便知道五条悟快到高潮了,于是改变了操干的方式,让两根肉棒紧紧贴在一起,以相同的频率用极快的速度抽送着,这样就好像五条悟正在被一根两倍粗的肉棒蹂躏一样,敏感的后穴在“极度充实”和“极度空虚”间反复横跳,带给五条悟的快感何止两倍!终于,五条悟双眼上翻,牙关紧咬,身体像失控了般颤栗着,贞操锁中精液混合着尿液大量涌出。

最强咒术师五条悟被自己的大鸡巴双龙到失禁了!

三个冒牌五条悟也受不了这种刺激,精液像不上税一般朝着五条悟喷洒出去。

五条悟瘫软在落叶堆上,看起来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精盆”。

…………………………

经过这么一番激烈的性爱,媚药胶囊的药劲也完全过去了,五条悟心情大好,对着三只咒灵说道:“来来来,你们帮了我大忙了哦,我要奖励你们一下。”

五条悟让三只咒灵侧躺在落叶堆上,形成一个环状,每一只咒灵口中都含着另一只咒灵的肉棒,五条悟就站在这个淫乱环形的中间,脸上露出餍足的笑容,对着浮在空中记录下这场性爱全过程的手机比了一个“耶”的手势,轻轻一挥手,三只咒灵瞬间灰飞烟灭。

…………………………

完成了祓除咒灵任务的五条悟去买了一袋喜九福犒赏自己,哼着歌回到了家中。当然,进门前他还不忘遵从伏黑惠的要求,又吃了一颗媚药胶囊。

等到伏黑惠带着乙骨忧太给的资料回到家中,就看见电视上正放映着四个五条悟群P的火辣GV,五条老师趴在他的脚边,浑身赤裸,带着贞操锁,饥渴难耐地哼唧着。

“五条老师,贞操锁都锁不住你的骚劲啊,”伏黑惠气哼哼地说,“今天一定要好好惩罚你。”

………………………………

后记

说不清这到底算是五左还是五右。。。

承诺中的群P🈶️,强奸🈶️,不过是五条悟强奸咒灵。。。

下一章节或许会解锁新英雄。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