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无敌是多么寂寞(四)

【All五】无敌是多么寂寞

⚠️🔞🔞🔞纯肉文

⚠️All五预警 mob五预警 Dirty Talk预警 OOC预警

⚠️含有:伏五、直五、悠五、宿五、路人五等等

⚠️含有:调教、人体改造、双性生子、双龙等等

⚠️满篇下头词句 遍地逻辑谬误 无限道德滑坡 极速三观碎裂🆘

⚠️如果不能接受,请自觉关闭

❗️本文系在网络世界中对于虚拟人物的口嗨,不要影响现实世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本文中涉及的重要时间节点:本文开始于2017年6月,五条悟27岁,伏黑惠14岁,还在上普通中学,被五条悟收养8年了;2018年4月,伏黑惠入学咒术高专,6月虎杖入学咒术高专,均为15岁;8月举办京都姐妹校交流会。

正文:

四、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2018年1月1日,周一,早上6点。

“小惠!起床吃饭!”

伏黑惠顶着刺猬头,揉着惺忪的睡眼,推开卧室门走向厨房,倚着厨房的门框看着五条悟做早饭。

五条悟站在灶台前,手持平底锅的把手轻轻一颠,熟练地给煎饼翻个面,扭头对伏黑惠说:“惠来得正好,去冰箱里拿出番茄沙司和蜂蜜,马上就开饭了。”

伏黑惠不解地问道:“吃煎饼要配蜂蜜吗?”

“老师今天要去祓除一个很难缠的咒灵,需要吃点甜食补充体力才行。”

“五条老师眼里还有很难缠的咒灵吗?不就是馋蜂蜜了吗,直说不就得了。”伏黑惠脸上挂着臭屁的表情,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五条悟的小心思。

“哈哈哈,果然瞒不住惠呢。”五条悟用他标志性的沙雕语气笑了笑,手腕一翻,锅中的煎饼就准确地落入了盘子里。

…………………………

伏黑惠坐在饭桌上,一边在煎饼上涂番茄沙司,一边纳闷,为什么五条老师把煎饼端上桌后就一溜烟跑回自己卧室里,真是猫一样的男人,搞不懂他的想法。

算了,安心吃饭吧。伏黑惠用煎饼卷起香肠和煎蛋,张嘴咬了一口,“嗯,五条老师的厨艺也是一如既往的好。”

“邦邦邦!惠怎么不等老师就开吃了呢?”五条悟怪叫着,突然从卧室窜到了餐桌前。

伏黑惠抬眼看向五条悟,嘴里的饭登时就喷了出来。

“五条老师,你怎么不穿衣服?”伏黑惠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我的小主人?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会对悟的身体大惊小怪吗?”五条悟的神情活像一只求撸的猫,“好啦,悟要陪主人吃饭了。”

说着,五条悟俯身钻进餐桌下面,伸手扒下伏黑惠的家居裤和内裤,握住伏黑惠的肉棒亲了一口,伏黑惠的肉棒就在几秒内完全充血勃起了。

“主人一大早就很精神呢!”五条悟抬起苍天之瞳,向伏黑惠眨了眨眼,“悟想吃煎饼和蜂蜜。”

伏黑惠伸手递给五条悟一张煎饼和一瓶蜂蜜,五条悟把蜂蜜打开,倒在伏黑惠的龟头上,蜂蜜顺着肉棒流下,流淌到伏黑惠饱满硕大的卵蛋上。五条悟摊开煎饼,托住伏黑惠的卵蛋,手掌隔着煎饼,在蜂蜜的润滑下小心翼翼地揉搓着伏黑惠的卵蛋。

伏黑惠呼吸的声音明显变粗,脚趾尖也不自觉地蜷起,闭上眼睛享受着五条老师的服务。

“老师,用力。”伏黑惠低头对五条悟命令道。

五条悟听话地加重了揉搓卵蛋的力道,又用嘴含住了伏黑惠的龟头,吮吸着上面沾着的蜂蜜。伏黑惠爽得不能自拔,闭上眼睛,全身心地感受着下体的快感,鼻子里不时发出“嗯哼”的声音。

就这样揉了五分钟后,伏黑惠再次命令道:“老师,再用点力。”

五条悟更加卖力地用煎饼揉搓着伏黑惠的卵蛋,吮吸龟头的力度也逐渐加大。伏黑惠表情逐渐狰狞,口中不住地“嘶——哈”着,最后快感达到了顶峰,“啊——”地一声大吼,把一泡浓精射进了五条悟的嘴巴。

五条悟咽下了伏黑惠今晨的第一泡浓精,又卷起那张揉搓过伏黑惠卵蛋的煎饼,慢条斯理地吃了下去。吃完煎饼,五条悟用手弹了弹伏黑惠依旧坚挺的肉棒,抬头说道:“主人,再赏给惠一张煎饼吧。”

伏黑惠又递给了五条悟一张煎饼,五条悟接过煎饼,拿起蜂蜜,倒在伏黑惠的肉棒上,用煎饼卷住伏黑惠的肉棒,握住煎饼上下撸动着。

啊!五条悟居然把蜂蜜当作润滑液,用煎饼给伏黑惠打飞机!

伏黑惠低头看着专心致志地握着煎饼给自己打飞机的五条悟,感受着煎饼粗糙的表皮摩擦过敏感的龟头时带给他的战栗。蜂蜜夹在煎饼和肉棒之间,在上下撸动时发出黏腻的轻响,让伏黑惠联想到恋人耳鬓厮磨时说的悄悄话,又进一步联想到五条悟被他操到失神时发出的喃喃呓语。这种生理和精神上的双重刺激让伏黑惠比第一次更快地到达了高潮,肉棒猛地抽搐几下,把精液喷在了五条悟的脸上。

五条悟吃掉了作为伏黑惠临时飞机杯的那张煎饼,朝伏黑惠又要了一张煎饼,拿这张煎饼擦了擦脸上的精液,把它也吃了下去。

“第二次射的和第一次一样浓呢!”五条悟评价道,“正餐这就吃饱了,接下来是饭后甜点。”

五条悟说完,张嘴含住了伏黑惠有一丝疲软的肉棒,“啧啧”地口交着,直到肉棒坚挺如初。接着,五条悟拿起那瓶蜂蜜,毫不吝惜地浇在伏黑惠的肉棒上,让伏黑惠的肉棒和卵蛋没有任何死角地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蜂蜜,转过身去,把屁眼顶在龟头上,猛地向后一坐,伏黑惠的大肉棒就整根插入了五条悟的后庭。

五条悟和伏黑惠同时发出了一声爽叹,紧接着,五条悟就摆动起劲瘦的腰肢,主动吞吐着伏黑惠的肉棒,括约肌时不时收缩,将这根火热的鸡巴绞得更紧。

粘稠的蜂蜜粘在伏黑惠的阴毛上,在全根插入时,阴毛会紧紧贴住五条悟的屁股,而在抽出的过程中,蜂蜜会在伏黑惠的阴毛与五条悟的屁股之间拉出晶莹剔透的丝线。因为伏黑惠肉棒上淋的蜂蜜实在太多了,多余的蜂蜜滞留在五条悟的穴口,随着两具身体间的碰撞逐渐晕开,铺满五条悟的臀瓣。从伏黑惠的角度看上去,五条悟雪白结实的臀峰上涂着一层金黄色的蜂蜜,就好像是新出炉的秘制甜点一样,让伏黑惠忍不住伸出食指揩了一下,把食指又伸到嘴里吮吸。

“老师可真甜啊!”伏黑惠感叹道,轻推了一下五条悟的屁股,示意他先停下,随后把椅子向后一蹬,屁股略略往后挪动,将椅子坐满,后背紧紧贴住椅背,拍了拍大腿,示意五条悟坐上来。

五条悟从餐桌下钻出,背对伏黑惠,跨立在伏黑惠腿上,屁眼对准伏黑惠的大肉棒,慢慢地坐下去,将肉棒一点点吞吃入体内,直到完全坐进了伏黑惠的怀里。

伏黑惠双臂环住五条悟上半身,两手捏弄着五条悟的乳头,伸出舌头舔着五条悟的脊背,五条悟则在伏黑惠的刺激下不由自主地绞紧括约肌。

伏黑惠感觉自己的肉棒快被五条悟绞断了。

“五条老师不仅体术很好,连括约肌也格外强健,”伏黑惠说道,“是怎么锻炼出来的啊?”

“多夹男人的鸡巴,就能练出来了,”五条悟恬不知耻地说道,“主人喜欢吗?”

伏黑惠感觉自己的肉棒又硬了一分,欲火郁结在下腹,急需发泄出来,于是狠狠拍了五条悟的侧腰一下,沉声命令他:“自己动。”

五条悟一米九的身高,让他即使坐在一米七五的伏黑惠的怀里,双脚也能轻易踩在地面上。五条悟略略分开双腿,用脚蹬地,主动用屁眼上下套弄着伏黑惠的肉棒。套弄的同时,五条悟也在轻轻转腰,调整着肉棒在体内的位置,寻找着能让他获得最多快感的那一点。

“啊——!就是这里!”五条悟爽叹一声,保持这个角度快速运动着,让伏黑惠的肉棒狠狠辗过自己的G点,不出十分钟,五条悟后庭内积攒的快感就到达了峰值,小腹一热,括约肌最大限度地夹紧,肉棒上下抖动着喷出了几十股浓精。而他身后的伏黑惠也被这前所未有的紧缩夹射了,把今早的第三泡精液射进了五条悟的屁眼内。

“啊哈——啊哈——!惠主人真棒,把悟的精液都操出来了。”

五条悟边说边站起来,伸手去抠挖自己的菊穴,伏黑惠刚射进去的精液顺着他的手指流了出来。五条悟顺手拿起一张煎饼,擦了擦满手的精液,塞进嘴里,扭回头对伏黑惠说:“谢谢主人的精液,悟早饭吃得好饱,有充足的力气去祓除咒灵了呢。”

伏黑惠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坐在椅子上暗中抱怨:“一大早起来,一口饭没来得及吃,就被榨了三次精,性欲上头的五条老师真可怕!”

…………………………

后记

笔者家住天津,对煎饼情有独钟。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