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玉犬五/棘五】无敌是多么寂寞(六)

【All五】无敌是多么寂寞

⚠️雷区警告:内有玉犬五情节,慎入❗️慎入❗️慎入❗️

⚠️🔞🔞🔞纯肉文

⚠️All五预警 mob五预警 Dirty Talk预警 OOC预警

⚠️含有:伏五、棘五、玉犬五

⚠️含有:调教、人兽

⚠️满篇下头词句 遍地逻辑谬误 无限道德滑坡 极速三观碎裂🆘

⚠️如果不能接受,请自觉关闭

⏰本文中涉及的重要时间节点:本文开始于2017年6月,五条悟27岁,伏黑惠14岁,还在上普通中学,被五条悟收养8年了;2018年4月,伏黑惠入学咒术高专,6月虎杖入学咒术高专,均为15岁;8月举办京都姐妹校交流会。

正文:

六、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2018年4月2日,星期一,早上6点,五条悟寓所,伏黑惠房间。

今天是伏黑惠入学咒术高专的日子,伏黑惠昨晚特地没有和欲求不满的五条老师亲热,想要留出足够的精力应付入学时的种种繁琐程序。

可是,早已经习惯在五条老师体内发泄欲火的钻石男高中生突然要和炮友兼养父分房睡,还真是有点不习惯。伏黑惠这一晚上做了一个接一个的春梦,春梦的尺度一个比一个惊人,春梦的体验一个赛一个真实,搞得他完全没有达到为准备入学而养精蓄锐的目的。

直到他在最后一个春梦中成功内射五条悟老师,才在一阵射精的快感中缓缓醒来。

伏黑惠睁开惺忪的睡眼,眼前的一幕让他大脑彻底宕机:他的被子被掀开,梆硬的肉棒直直上指,五条悟老师利用咒术悬浮在伏黑惠床上,背对着伏黑惠,身上一丝不挂,将大腿抱在胸前,菊花套在伏黑惠的肉棒上,身体上下浮动,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人形全自动飞机杯一样,套弄着伏黑惠的大肉棒,全身除了菊穴以外和伏黑惠没有任何其他接触,确保他只是介入了伏黑惠的春梦,而不会吵醒伏黑惠。

伏黑惠以为刚才仅仅是做了一个春梦,实际上他真的内射了他的五条老师。

“五条老师!”伏黑惠无奈地叫道。

五条悟扭过头,对着伏黑惠露出了他标志性的笑容:“惠醒啦。我昨天晚上好不容易想到的这个主意,利用我的浮空能力,既能帮助惠发泄性欲又不会吵醒惠。怎么样,惠这一夜没少做春梦吧,这已经是第四次射精了呢!”

第四次!伏黑惠无语至极,赶紧推开了五条悟,起身冲进了卫生间。

“今天是我入学的日子啊,要忙的事情一堆,没有时间陪五条老师胡闹。”

…………………………

简单清洗掉身上淫荡的痕迹后,伏黑惠走进卧室,盘算着需要带的证件和学习用品,捋了捋新入学后几天的安排,拎起书包开始收拾东西。该带的东西都带齐了,也换好了刚送来的高专制服,伏黑惠走进客厅,想要和五条悟打个招呼,告诉五条悟他已经约好了更靠谱的熊猫前辈他们,不用五条老师送他去上学了。

可是,伏黑惠刚一走进客厅,迎面就看到了五条老师给他准备的今晨第二份惊吓。

五条悟跪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头上戴着一顶猫耳发卡,猫耳和他的发色一样都是雪白的,看上去好像他真的长着一对猫耳一样;上身围着一条粉红色的裹胸,俗气的颜色反倒衬托得五条悟的肤色更加白皙光滑;下身穿着一条粉白色的女式蕾丝三角内裤,小小的内裤根本遮挡不住他硕大的阳具,完全勃起的肉棒从内裤侧面探出,纯白的阴毛也支棱出了内裤上缘;三角内裤的后面被划了一个口子,一条毛茸茸的白色猫尾从中垂落在地;他的脖子上套着一个红色的项圈,项圈上拴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被他叼在口中。

五条悟一看见伏黑惠从卧室出来了,连忙双手双膝着地爬到伏黑惠面前,晃了晃塞在屁股里的猫尾巴,伸头将嘴里叼着的绳子凑到伏黑惠手边,示意伏黑惠牵着绳子遛一遛这只饥渴难耐的小淫猫。

伏黑惠接过绳子,随手将绳子拴在了沙发腿上,伸手摸了摸五条悟的头发,无奈地说:“我时间很紧,要抓紧时间去高专,不能陪五条老师玩了。”

五条悟露出不悦的表情,低下头去咬住伏黑惠的裤脚拽了几下,又用脸去蹭伏黑惠的脚背,边蹭边说:“不就是去办理那些烦人的手续嘛,稍微迟到点也没关系的,毕竟是我养出来的孩子,习惯性迟到他们也能理解。”

伏黑惠蹲下来,伸手给五条猫猫顺了顺毛,无可奈何地说:“可是我已经和熊猫前辈他们约好了,而且我也不希望变成五条老师那样经常迟到的人。”伏黑惠顿了一顿,继续说:“这样吧,我先去上学,让别人替我陪老师好不好?”

“别人?谁?”五条悟满腹狐疑。

伏黑惠站起身,伸手结印,召唤出两条玉犬,又回房间拿出一颗酒心巧克力,喂给了五条悟。

“酒心巧克力是专门为五条老师买的,既能让老师放松下来,又不至于醉到不省人事,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两条玉犬都是公的,正好能解决五条老师欲求不满的问题。等我在高专忙完了,自然会解除术式,到时候我就会回来陪老师。”

说罢,伏黑惠拎起书包扬长而去,丢下五条悟和两条玉犬面面相觑。

作为式神,两条玉犬和伏黑惠心意相通,趁着五条悟还在愣神的功夫,白色玉犬绕到五条悟身后,伸出爪子扯掉了五条悟的女士三角内裤和碍事的猫尾巴,前腿往五条悟后背一趴,后腿向前一顶,一根硬梆梆的犬类鸡巴就插进了五条悟的身体。

在白色玉犬操干五条悟的时候,黑色的玉犬从他的脸颊开始舔舐,粗糙的舌头顺着五条悟肌肉的纹理一路游走,最后探出脑袋专心致志地舔舐五条悟的肉棒和卵蛋,丰沛的涎液很快将五条悟的下体完全打湿了。

五条悟大脑还有点转不过来玩儿,毕竟和动物交配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但是他的身子倒是十分诚实,久经考验的屁眼几下就被白色玉犬操开了,主动分泌出润滑液来帮助玉犬更猛烈地抽插。酒心巧克力的效果也逐渐显现出来,五条悟觉得大脑中晕乎乎的,什么都不能思考,只是本能地去寻求性欲的满足;他感觉五脏六腑逐渐发热,浑身的皮肤泛起潮红,五感变得迟钝,偏偏肉棒、卵蛋和后庭的神经变得更加敏感,配合上黑色玉犬的舔舐,让五条悟在二十分钟内就缴械投降了,白色的精液喷洒在黑色玉犬乌黑发亮的毛发上,显得无比淫荡。

“停……停下……休息一下……我不行了……”五条悟对两条玉犬命令道。

可是玉犬只听从伏黑惠的命令,既然伏黑惠的命令是帮助五条老师发泄性欲,那么在五条老师被掏空之前就绝对不能懈怠。

于是白色玉犬的龟头迅速膨胀起来,卡在五条悟的屁眼内拔不出来。白色玉犬向后转过身去,和五条悟呈现出一个屁股对屁股的姿势,四肢发力,不断向后拉扯着卡在五条悟体内的龟头。

这种粗暴的兽交牵动着五条悟后庭内敏感的神经,让五条悟觉得后穴内又疼又爽,被玉犬当作狗一样交配着的想法也极大地刺激了五条悟淫欲纠缠的头脑。这种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快感让五条悟在第一次射精后十分钟内再一次达到了高潮,尖叫着把精液洒到客厅地板上。

可是,五条悟还是小瞧了白色玉犬的持久力,也高估了自己屁眼的忍耐力,等到白色玉犬内射五条悟的时候,五条悟已经不知道射过多少次了,地板上精液的数量大到如果说五条悟憋不住将一大泡尿液撒在地上都有人信。

好不容易捱到白色玉犬射出来,五条悟跪伏在地板上的这一大滩精液上,头脑一阵阵眩晕,胸腔剧烈起伏,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整个下半身都在微微颤抖,四肢酸软,连调整一下跪姿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不……不要了……我不行了……要被操……操烂了……你们……你们回到影子里去吧……”五条悟断断续续地对两只玉犬说道。

黑色玉犬喉咙里发出委屈的“呜呜”声,用头蹭了蹭五条悟的脸,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不……绝对不行……”

黑色玉犬两只耳朵耷拉了下来,尾巴也低垂在地上,把头埋进五条悟怀里,不停地“呜呜呜”叫着,叫得五条悟心都软了。

“哎呀,没办法了,谁叫你是惠的式神呢,”五条悟最后妥协了,“就只能射一次哦……啊!”

黑色玉犬没等五条悟说完,就骑上了五条悟的身子,一根早就蓄势待发的大鸡巴狠狠插进了五条悟的屁眼。

随着黑色玉犬近乎疯狂的抽插,五条悟感觉身后的这根鸡巴越来越烫、越来越大,龟头膨大到不能从括约肌通过的地步,随后黑色玉犬一拧腰,换成了屁股对屁股的姿势,用远胜白色玉犬的力道拉扯着五条悟的后庭。五条悟感觉自己像是被串在签子上的肉块,在炭火上翻滚烤炙着,疼痛混合着快感从菊花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大脑,直接将五条悟轰上了云端。

高潮又来了!五条悟的身体像出水的虾一样,从地板上弹起又弓起身子落下,储存的精液早已射空,硬得发疼的肉棒上下抽搐抖动,放了一发空炮,五条悟的身体便再也承受不住这种极致的快感,苍天之瞳向上一翻,竟是被两只玉犬操晕了过去。

玉犬见自己闯了祸,急得围着昏迷过去的五条悟团团转,不时用嘴蹭着五条悟的脸,希望能叫醒他。

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在客厅沙发上,五条悟的手机屏幕亮了一瞬,一个熟悉的号码发来了一条短息:

【悟,你的新主人惠对你怎么样?有没有怀念你的旧主人啊?听说惠今天就要入学高专,以后怕是没有这么多时间陪悟了,我特地给悟找了一个新的炮友,悟可要注意签收啊,哈哈~】

…………………………

在五条悟被玉犬操晕过去半个小时之前,熊猫带领着伏黑惠进入了夜蛾校长的办公室,而狗卷棘和真希学姐正在帮伏黑惠收拾新宿舍。这时,狗卷棘接到了五条悟的短信:

【狗卷同学,老师需要你,请你速来老师家。】

“金枪鱼。”(我这里突然有事)

“啊?怎么了?”

“蛋黄酱。”(看这里)狗卷棘把手机短信给真希看了一眼。

“五条老师怎么了,估计又是恶作剧吧。”真希无奈地说,“你快去吧,这里有我。”

“鲑鱼鲑鱼。”(好的,我走了)

…………………………

狗卷棘来到了五条悟寓所门前,轻轻敲了三下门,里面没有人应答,又敲了三下,还是没有人应答。

狗卷棘心生疑惑,伸手去拉门把手,门轻而易举的就被拉开了。狗卷棘急忙向后躲,确认门上没有藏着水盆、墨水之类的陷阱,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迈步进入了五条悟的家。

一进五条悟的家,狗卷棘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精液味。穿过玄关走进客厅,眼前的景象把狗卷棘吓得五官飞起——五条悟老师倒在一片精液泊中,身上到处都是被蹂躏过的痕迹,两只玉犬不停地用嘴拱着他,想要把他叫醒。

狗卷棘稳了稳心神,走上前去,摸了摸两只玉犬的头,发动咒言:“回去。”两只玉犬就化为两团影子,瞬间就不见了。

狗卷棘看着赤身裸体的五条悟,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

这难道就是老师短信里说的需要我干的事情吗?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伏黑惠的式神怎么会把五条老师搞成这个样子?而且,我还是个处男,根本没有任何给被操晕的人收拾烂摊子的经验,五条老师为什么要叫我来帮忙啊?

——难道说,五条老师觉得我不能到处聊闲天,把自己的秘密告诉我比较保险吗?

狗卷棘这么想着,伸手将五条悟拦腰抱了起来,毕竟不能总让老师躺在硬梆梆的地板上。可谁知,五条悟刚一被狗卷棘抱起来,已经被完全操开的菊花里就淅淅沥沥的流出一泡精液,全部流到了狗卷棘的裤子上。狗卷棘臊得整个脑袋都红了,不敢低头看,抱着五条悟快步走进了卧室,将他放入浴缸中,打开水龙头,温度恰到好处的热水渐渐漫上了五条悟的身体。

在等待浴缸蓄水的过程中,狗卷棘脱下了自己被精液弄脏的裤子,下身仅穿一条白色平角内裤,找出一个水盆,将自己的脏裤子泡在水盆里,一扭头看见浴缸里水量差不多了,就关掉了水龙头,摘下一条毛巾,伸进浴缸里擦洗着五条悟沾满精液的身体。

“五条老师的身材真好啊……”

“皮肤又白又滑,那个地方也很壮观……”

“伏黑惠每天都和这么一具完美的身体生活在一起,他好幸福……”

“对了,把老师搞晕的是伏黑惠的式神,这么说,他们之间岂不是……”

狗卷棘不由自主地想入非非,脑海中浮现出香艳火辣的戏码。

“木鱼花!”(不可以)狗卷棘刹住了奔腾的想象力,告诫自己不可以有这种非分之想。

可是狗卷棘毕竟也是一名钻石男高中生,他的肉棒早就一柱擎天,把白色平角内裤顶起一个大帐篷,帐篷的顶端还隐隐约约渗出些前列腺液。

“明太子。”(注意!注意!)狗卷棘提醒自己要把持住。

“木鱼花!木鱼花!木鱼花!”(绝对不可以!!!)

这时,五条悟好像有一点要苏醒的迹象,睫毛微微颤抖,四肢扭动了几下。五条悟光滑的皮肤和浴缸之间本来就没有多少摩擦力,这么轻轻一扭动,就让他的身体顺着浴缸壁向下滑,嘴巴和鼻子被淹在水面以下。

五条悟呛了一口水,意识猛然回醒,扑腾着四肢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可是刚刚经历过粗暴蹂躏的四肢根本使不上力气,反而让他又呛了几大口水。

狗卷棘急忙探出身子,把手伸到五条悟腋下,将他上半身架出水面,顺势将他抱在胸前,用手轻拍着他的后背。五条悟的下巴枕在狗卷棘的肩膀上,湿漉漉的白发蹭过狗卷棘的耳朵,口中不停地咳嗽,苍天之瞳被呛出了生理性泪水。

“芥菜?”(五条老师好点了吗?)听到耳旁的咳嗽声渐渐平息,狗卷棘哑着嗓子问道,双腿不自然地夹紧,想要掩盖住自己的生理现象。

“是狗卷同学啊,”五条悟这才得暇辨认抱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老师没事了,多谢狗卷同学啦。对了,狗卷同学怎么在这里?”

“金枪……”

“我知道了,”五条悟打断了狗卷棘的回答,“一定是惠让你来的吧。”

“……?木鱼花!”

“别害羞嘛,惠的性癖也是被我开发出来的,我理解的,”五条悟老师自顾自地说着,“现在他想出什么新奇的玩法我都不奇怪。”

“木……木鱼花……”狗卷棘进退维谷,不知所措。

“来嘛来嘛,你看,狗卷同学的流了好多前列腺液呐~”五条悟用调皮的语气说着淫荡的话,伸手隔着白色平角内裤抚摸着狗卷棘的肉棒。

“木鱼花……不许动!”狗卷棘发动咒言想要制止五条悟的动作,可是准一级咒术师哪里是“天花板”的对手,咒言非但没对五条悟起作用,反而反噬了狗卷棘,定住了他的身体。

哪怕刚被两条玉犬操到昏迷,也不耽误五条·性瘾患者·悟对着送上门来的钻石男高中生发情。他勉强活动了一下酸软的身体,趁着狗卷棘的行动被限制,揽住狗卷棘的脖子就把他拽进了浴缸。

“狗卷同学可真可爱啊,快让老师看看,狗卷同学的阴毛是不是也和老师一样是白色的。”五条悟咬着狗卷棘的耳朵说道。

狗卷棘感觉浑身上下气血翻滚,对于身体的操控逐渐恢复,可是对于理智的控制却飞速流逝。他舔了一舔嘴唇,紫色的眼眸对上了苍天之瞳,一刹那天雷地火,轰然腾起。狗卷棘直立起身子,扯下白色内裤,比伏黑惠还长两厘米的肉棒像一门大炮直挺挺地对准五条悟。五条悟善解人意地向前挪了挪,张嘴含住了这根肉棒,卖力地吮吸着。

“果然是白色的,”五条悟口含肉棒,眼睛向下瞄着狗卷棘被打湿的阴毛,心满意足地想着,“白色的阴毛就是最色气的!”

…………………………

蒸汽氤氲的浴室里,一个白发少年半躺在浴缸中,仰着情迷意乱的脸,胸部一下都浸没在水中,一只手搭在浴缸的边缘,另一只手伸进水面以下,过了大概两分钟,水面下的那只手攥着一个白发青年的头发,将白发青年的头拽出水面。白发青年露出一副得救的表情,张大嘴巴剧烈呼吸着,紧接着,白发少年又把白发青年的头摁入了水中,让他在水中给自己口交。

如此这般反复了二十几次,白发少年终于达到了高潮,用两只手摁住白发青年的头,向上猛地顶胯,将积攒了不少时日的浓液射进白发青年的嘴里。

白发青年从水中冒出头,趴在白发少年的胸口上,张开嘴,向白发少年展示着口中的精液,含含混混地说:“狗卷同学的处男精,五条老师好喜欢。”

五条老师说完,嘴唇一抿,就将精液尽数吞下,欺身上去亲了亲狗卷同学通红的脸颊,又含住了他的耳垂,色眯眯地吮了几下,洋洋自得地说:“人在缺氧的时候喉咙会不停挤压收缩,口腔中的吸力也比平时强不少,我每次用这招对付小惠,小惠最多坚持十五下就会缴械,没想到狗卷同学第一次被口就能坚持二十三下,真是孺子可教啊。”五条悟顿了顿,继续说道:“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狗卷同学不能Dirty Talk,否则老师会更爽的。”

“哦对了,”五条悟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声线中透着兴奋,“如果狗卷同学在操人的时候说‘骚货’、‘爽死你’之类的话,会是什么效果呢?好期待啊。”

淫荡的言语灌进狗卷棘耳朵,刺激得他性欲暴涨,翻身坐起,把五条老师推倒在浴缸里,提枪刺入五条悟的菊穴,毫无章法地蛮干着这个欲求不满的骚货老师。一时间,浴室里水花四溅,浪叫连连。

“你们在干什么?!”从浴室门外传进来一声惊呼。

两个毛绒绒的白发脑袋同时转向门外,就看见伏黑惠一脸惊讶地瞪着这一对奸夫。

伏黑惠正在和夜蛾校长说话,突然感觉到玉犬式神的术式被解除了,急忙辞别夜蛾校长赶回家中,一到家就撞见五条老师和狗卷前辈在浴室翻云覆雨。

狗卷棘正在快感的云端徜徉,马上就要来高潮了,突然耳边响起一声惊呼,猛回头只见伏黑惠怒气冲冲地站在浴室门口,第一次做爱就被捉奸的小处男吓得差点把心脏吐出去。

“完蛋!被抓包了!”狗卷棘心中一紧,身子激灵灵一抖,到底是把精液内射进了五条悟体内。

……………………

后记

五条老师和狗卷前辈的白色阴毛,虎杖同学的樱色阴毛,彩云猪猪后天挑染的金色阴毛……咒术回战里有这么多五颜六色的阴毛,不拿来写同人文太浪费了!

其实伏黑惠只是有点惊讶罢了,他还是很喜欢看五条老师被其他男人干的(误)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