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Mother &sister

夏五前提的伏五 ⚠️有孕期性行为

五条悟的孩子已经四个月了,他原本平坦柔润的腹部已经隆起,看着比两个月前伏黑惠刚知道他怀孕时看着更像个孕妇了。伏黑惠提醒五条悟最好还是多穿点别着凉,五条悟不理会,掀起蕾丝花边的白色睡裙让伏黑惠摸他的肚子,像想要主人帮忙挠肚子的小猫。 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五条悟是这么回答的。那段时间他和很多人都做过,惠、虎杖、乙骨、七海……或者在酒后和一些陌生的男人…记不清了。本以为自己不会怀孕的五条悟肆无忌惮地乱找人上床,不知道哪次就中招了。十六岁的伏黑惠觉得这孩子还是有概率是自己的,主动承担了未来父亲的责任,惹得五条悟笑着把他搂在怀里,说惠还是我的孩子呢,怎么当我第二个孩子的爸爸呀?

伏黑惠红着脸转过头,说你不也是十几岁的时候来照顾我的吗,惹得五条悟笑起来,抱着他亲了好几口:“那孩子要叫惠什么呢,爸爸还是哥哥?” 五条悟好像一直都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伏黑惠听这话听得耳根子都红透了,只好反客为主将五条悟压在沙发上吻得更深。 五条悟被吻得缺氧,脸红彤彤地躺在沙发上喘气,欲望也被勾了起来,腿勾上伏黑惠的腰慢慢地蹭,把伏黑惠搂住,吐息如兰:“惠,帮妈妈舔一下逼好不好?” 伏黑惠突然怔住,像被击中了一样,脑袋昏昏沉沉的,下身不可控制地勃起。

意识到这一切已经过火了的伏黑惠并不打算拒绝五条悟,反而想逗一下他,便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别过头去:“不行。”

五条悟大着肚子行动有点困难,缓缓把自己的白色纯棉内裤一点点脱下来,然后直接丢到地上,叉开孕期内因为补充营养而变得更有肉感的大腿,将粉嫩的阴穴展露给伏黑惠看。因为怀孕,五条悟虽然还是照常去高专给大家上课,但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做过爱了,下面痒的厉害,像发情的母猫一样晃着腰求伏黑惠来舔。

伏黑惠低头,唇瓣贴上五条悟隆起的腹部,那里柔软又温暖,悄悄孕育着生命。刚接完吻湿润的唇瓣滑过小腹,惹得五条悟像猫被挠了肚子一样舒服得发抖。 “惠…惠……”伏黑惠还没亲多久就听见五条悟气若游丝地喊自己,还没来得及抬头,挺着孕肚的五条悟已经挺着腰将下身送到自己面前了:“帮帮妈妈好不好……就,就舔一舔…舔一舔就不痒了……”

真是见鬼。伏黑惠抬起五条悟粉白的大腿,阴唇只是微微绽开,确实是好一阵子没开发过的样子。 伏黑惠感觉头脑昏沉沉的,俯下身,伸出舌头去探里面的阴蒂,几下找错了地方,惹得五条悟更痒了。

“呜呜…再…再往里面一点点呀…”五条悟急得音调都高了,手搭上伏黑惠的脑袋试图把他往自己两腿之间摁,奈何没什么力气只能等伏黑惠自己找着地方。 舌头终究是灵活,伏黑惠舔到一处凸起,下意识地吮吸起来,激得五条悟几乎整个人要绷住,眼神都发直了,声音浪荡得伏黑惠都快听不下去:“哈啊!嗯…嗯啊啊啊……惠,惠…就这样吸啊呜呜呜……呃啊…” 伏黑惠见五条悟这么大的反应,便又用牙齿轻轻地磨蹭充血的阴蒂,五条悟只觉得又痒又爽,抱着伏黑惠的头扭腰直叫,白色蕾丝睡衣从他肩上滑落,随着扭动一点点往下,滑到五条悟的腰。涨大的乳房随着五条悟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好像掐一下就能出来奶水。

五条悟好像变得敏感了些似的,喘息带了点哭腔,手急促地拍着伏黑惠的后背示意他停下,只是伏黑惠不顾他叫得有多着急,该怎么舔还是怎么舔。 “呜呜不要啊…要尿了…妈妈要尿到惠的脸上了呜呜呜呜呜……”五条悟真的哭起来,泪水从脸颊滑落,让他像悲悯的圣女,只是这淫荡的行为可以说和他称得上圣洁的外表毫不沾边,一下从圣女堕落为摇着屁股求肏的妓女。

五条悟快要高潮了,快感一阵比一阵强烈,像浪潮一样冲得他快要昏迷,粉红的舌尖不自觉地突出,让他看起来又可怜又乖巧。但正当他等待着快感的顶峰来临时,伏黑惠突然故意停了动作,五条悟像整个人悬在空中一样,痒得难受,又没力气抬头去看伏黑惠的脸色,只好将自己摇着腰将下身往伏黑惠身上凑:“呃啊…惠,惠…怎么了…”

他看不见伏黑惠的表情,只听见冷冷的一句:“你跟夏油杰是不是也这么做过。”

伏黑惠总是会想到几年前还在上高中的青涩的五条悟,可能第一次做爱就被夏油杰操得摇摇晃晃咬着嘴唇掉眼泪,可能还没来得及脱校服,16岁的五条悟,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对这方面什么都不懂,插进去时疼得呜呜咽咽,抱着夏油杰求他轻一点、慢一点。

他错过的五条悟。

想到这里的伏黑惠忘了自己一开始是想逗五条悟,想到五条悟才十几岁就早早将自己献身于男同学,这场性事就从玩闹转而成为了惩罚。 五条悟哪还顾得上这些,他刚才还想让伏黑惠停下,伏黑惠现在真停了他又痒得难受、痒得要发疯,晃着臀几乎是乞求伏黑惠舔他:“不要…别停啊呜呜呜呜…妈妈真的好痒,真的好难受……惠,你救救妈妈…救救妈妈呜……我,哈啊…我只让惠叫我妈妈呀…杰都没有这么叫过我……” “我是惠一个人的妈妈…我只当惠的妈妈好不好……呜呜呜快舔舔我下面…妈妈的逼好痒啊呜呜呜……”五条悟边哭便晃腰,淫荡到了极点,哪还和母亲二字沾边,简直就是街边不要钱都能上的妓女。 伏黑惠见状,低下头去吮吸五条悟的阴蒂。这次伏黑惠的动作显得更轻车熟路些,来回舔弄、吮吸,更要命的是他甚至轻咬那颗小小的肉球,五条悟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爽得小声哭喊:“去了…真的要去了……”下身也淅淅沥沥的喷水,打湿伏黑惠的脸。伏黑惠的舌头从阴道里撤出来,脸五条悟的大腿上蹭了一下,顺带舔掉嘴角上五条悟喷出的水,起身揉捏五条悟的乳房:“妈妈给我洗脸了。”

“惠喜不喜欢…喜欢的话,妈妈每天都给惠洗脸吧……”五条悟爱说这种胡话,伏黑惠听着感觉气消了些。二人在沙发上抱着歇了好一会,阳光透过窗户铺在两具缠绵的肉体上,伏黑惠鬼使神差地开口,问五条悟叫夏油杰什么。 “就叫杰啊。”五条悟差不多缓过来了,抱着肚子,躺在伏黑惠怀里闭眼回忆着,“不过…做爱时他到兴头上时会喊我妹妹。” 伏黑惠把手搭在五条悟的孕肚上:“那我能叫你妹妹吗。”五条悟听了这话愣了一下,随后笑着揉揉伏黑惠的头,避开这个话题:“惠不是刚才还叫我妈妈吗?” 伏黑惠翻过身,让五条悟躺在自己身下与自己对视,一言不发。 五条悟转头避免与伏黑惠对视,生硬地转换话题:“我饿了…惠去做饭吧。”

伏黑惠那边没了动静,五条悟觉得奇怪,还没来得及看过去自己的腿又被抬了起来——这次的动作比刚才粗鲁得多,把他吓了一跳,起身抓住伏黑惠的手腕问你干嘛,正好看见伏黑惠再次勃起的阴茎。 五条悟料到了伏黑惠要干什么了。他不是没见过生气的伏黑惠,但这次的他显然是一副要把五条悟操死在这里的模样,和以往温柔的性爱截然不同。

五条悟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勃起的性器连连摇头:“惠,不行的…太大了……会顶到孩子的……” 伏黑惠把阴茎抵在五条悟的穴口磨蹭,五条悟只觉得下面又痒起来,穴口的软肉自觉地吸上去准备将性器吞入,但他出于本能的恐惧他还是推搡起伏黑惠:“不要,不要…我给惠口出来好不好?你看,这么长…真的会顶到孩子的……” 阴茎还在磨,本来害怕的五条悟那刚被舔过的穴口被伺候得好舒服,但里面却迟迟得不到满足,像被千足之虫爬过一般瘙痒:“唔嗯…惠不要磨了……”

“那我抽出来?”伏黑惠故意使坏,装作很无奈似的,“顶到孩子就不好了,对吧?” “不行!等等……”五条悟抓住伏黑惠撑着沙发的手,完全不顾自己现在是副怎样的淫荡模样,“我…你不插进宫口,应该没关系的……” “妈妈好奇怪啊,刚才要把我推开,现在又要我进来。”伏黑惠说罢便抽出阴茎,放下五条悟的腿,装作没事人一样作势要拉上裤链…但伏黑惠这个勃起的尺寸看来是没办法做戏做全套了,他只好闭上眼,预料下一秒五条悟会扑上来求他。

果不其然,五条悟坐起来,将伏黑惠整个搂在怀里,睡衣早就滑下去了,五条悟比伏黑惠高不少,养子的嘴正好对上他粉嫩挺立的乳头。五条悟主动将乳头凑到伏黑惠嘴唇边上,一只手有些艰难地拉下伏黑惠的裤腰,声音能放多软放多软:“插进来吧…惠也会很舒服的……”

太骚了。

伏黑惠一只手托住五条悟的背,让他又躺回沙发上,另一只手在阴蒂旁打转,放着饥渴的穴口不管,惹得五条悟汗流浃背:“哈啊!惠插进来呀…别跟妈妈闹了呜……”

“你要当妈妈,”伏黑惠搂紧五条悟的腰,“还是要当妹妹。”

“妹妹…惠哥哥……快插到妹妹的逼里面来……好不好?嗯…呃啊啊啊啊!!等等!等等!!怎么…怎么这么大哈啊……”五条悟话还没说完伏黑惠就直接顺着把他的腰托起来,又让他一下子把阴茎吃进去,许久未开发的阴道一下被填满,伏黑惠粗大的阴茎狠狠刮蹭过阴道内壁,过于强烈的快感刺激得五条悟尖叫出声,“呀啊!!要坏掉了…好舒服……” 伏黑惠托住他雪白的大腿,正好看见五条悟那被阴茎撑开的粉嫩阴穴,五条悟叫得尽兴,下面却吃得好辛苦,感觉那可怜的肉穴下一秒就要渗出血来——那也是这个骚货活该,怀孕了还不消停,勾引自己的养子,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到底有多多诱人,即便是被操到浪叫,漂亮的蓝眼睛依旧如湖水清澈见底,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涌出泪水。

伏黑惠耸动下身,性器每抽插一次就听见咕叽咕叽的水声,让伏黑惠觉得自己都要被五条悟染上腥甜的骚味了。五条悟鼻尖通红,眼角挂着泪珠,被操得摇晃几下后泪珠顺着脸颊滑下浸湿沙发布,像被奸淫的幼女——如果忽略五条悟为了尽量减少摇晃避免伤着孩子而捧着孕肚的动作的话。

五条悟湿红的穴肉吸得伏黑惠因为快感而急促地喘息,他的手指几乎要陷进五条悟的大腿肉,掐得五条悟有点疼,哼哼唧唧地努力抬起头讨吻,伏黑惠也配合他,吮吸五条悟 “咿呀——!!呃啊!哈…哥哥…哥哥操得我好舒服……”五条悟眼泪和骚水一起流下,失神地喊着曾经与夏油杰情爱中的胡话,不知道到底是为谁而喊的。

“要射在妹妹的里面吗?”伏黑惠俯身凑到五条悟耳边问,五条悟早被操得失了神,眼神涣散地点了点头,和伏黑惠一起高潮。

五条悟觉得自己就要被快感冲昏,有些崩溃地连连摇头,粉红的舌尖不自觉地吐出来,说话都变得含糊:“呃呜……肚子和下面…都被填满了……好厉害……” 伏黑惠也被射精的快感刺激得头昏脑涨,抱着快要昏厥的五条悟粗喘,同时抚摸着对方隆起的腹部。

孩子到底要叫自己什么呢。16岁的少年有些发愁地想到。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