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X五条悟】意料之外的客人

⚠️纯肉文🔞

⚠️你✖️五条悟

⚠️第二人称预警 OOC预警 BDSM预警

正文:

你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咒术师。

你天生带有咒术,自小就能看见常人所看不见的“脏东西”。后来,你被夜蛾校长发现,进入咒术高专上学。在同学之中,你的天资平平,咒力也不雄厚,即使认真修习也仅仅被评定为四级咒术师。毕业后,你参加了几次祓除咒灵的任务,可是每次你都差点儿被咒灵反向祓除。因此,你觉得咒术师这个职业并不适合你,于是辞别了咒术高专的师友,回归了普通人的生活。

你现在在亲戚开的一所温泉洗浴中心工作,是一名年轻的搓澡工。因为你在给客人搓澡按摩的时候,会顺手祓除诸如“蝇头”之类的附在客人身上的小咒灵,客人被你服务过之后都觉得神清气爽、筋络舒畅,所以你成为了这所温泉洗浴中心好评数最多的搓澡工。

…………………………

“哎呀,你们都请假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值班,我什么时候才能过一回情人节啊!”你戚戚然倚在按摩床边,不住地抱怨着。

今天是情人节,和你一起打工的同事们都请假去陪自己的男/女朋友了,剩下你一个人守着浴池值班。这个日子里也没有什么客人来洗澡,你百无聊赖地盯着墙上挂的表,计算着还有几个小时才能下班回家睡觉。

这时,一名身材高大的白发身影闯入了你的视线。

“五条老师!”你认出来他是你在高专时的老师。

“嗯?哎呀,是你啊!”五条老师也认出你了,“你现在在这里工作吗?”

“……嗯……”你有一点不好意思。

“哈哈,别害羞嘛,我听前台说有个手法很棒的搓澡工,应该就是你吧,快让老师体验一下。”

“啊……哦哦,好的,老师您这边请。”

五条老师跟着你进入了一个小隔间,小隔间正中放着一张按摩床,旁边是一个放按摩工具的小柜子,墙上还有几个挂衣钩。五条老师一进门就伸手解开浴袍,随手挂在挂衣钩上,大大方方地赤裸着身体,躺到了按摩床上。

“你也知道,今天是情人节,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城市里会形成大量咒怨,到时候我还得领着学生们跑东跑西处理,所以我趁着今天赶紧享受享受,回头做任务也更有干劲。”五条老师向你说道。

“五条老师还是这么忙呢。”你嘴上应和着,手里拎着一盆水,“哗”地一声泼在了五条老师身上。接着,你拿出一袋玫瑰浴盐,洒在五条老师的胸腹,带上搓澡巾,勤勤恳恳地替五条老师搓洗起来。

“啊这……五条老师,您能不能不要使用无下限啊,我的手都摸不到您。”你搓了两下,觉得手感不对,才发现老师开启了无下限术式,你根本没有碰到五条老师的身体。

“哈哈哈,开个玩笑罢了。”五条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调皮。

你把手伸向解除了无下限术式的五条老师,先从饱满宽阔的肩头开始搓起,然后是厚实的胸肌,粉红的乳头,像搓衣板一样的坚硬腹肌,深深的人鱼线,结实粗壮的大腿,流畅劲瘦的小腿,又回身托起五条老师健壮的胳膊,一路从二头肌搓洗到骨节分明的手背。

浅粉红色的玫瑰浴盐将五条老师的皮肤衬托得洁白胜雪,粗糙的浴巾蹭过五条老师白皙的身体,留下一条条微微泛红的痕迹。

你的眼睛就像被什么不知名的术式操控,总是不由自主地瞟向老师那团雪白的阴毛、毛丛中生长出来的沉睡巨龙、那一对沉甸甸的卵蛋。

“五条老师身上根本什么都搓不出来嘛。”你一边说着,一边让五条老师翻个面。你向五条老师的后背也撒了一把玫瑰浴盐,继续卖力搓洗起来。

五条老师的后背好宽啊!斜方肌、背阔肌、小圆肌、大圆肌……五条老师的后背简直可以拿去当医学院的教具了。你痴痴地想着。

唔!五条老师的屁股!天啊,好挺翘!还有两个臀窝!你感觉自己的鼻血都快流出来了,手下的力道不由自主地大了几分。

你搓洗的动作牵动着五条老师的臀瓣一起运动,臀缝也随之微微开合。几粒浴盐被皮肤上的水珠裹挟着滑入五条老师的臀缝。

“嘶——!”五条老师突然发出吃痛的声音。

你吓坏了,以为搓疼了五条老师,心中抱怨自己不该工作时心猿意马。

不对!这种力度对五条老师来说不算什么,不是我力气轻重的问题,莫非是老师身上有什么伤口被浴盐蛰着了?

久在浴室工作经验丰富的你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这时,你心意一动,把手覆在五条老师的臀瓣上,见老师没有反应,便大着胆子向两旁轻掰,五条老师的菊花就暴露在了你的眼前。

果然如此!五条老师的菊穴有红肿,一定是这里的伤口被浴盐刺激到了。

可是,五条老师的这里怎么会受伤呢?

你摇了摇头,将各种不着边际的猜测赶出大脑,连忙舀了一盆水泼掉五条老师身上的浴盐,又拿出一瓶精油,倒在五条老师的脊缝。

“五条老师,我要给您按摩了。”

“嗯。”

五条老师在你的眼里本来就光彩夺目,这时身上涂了一层精油,油光滋润下的身材越发诱人。你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要自重,埋头认真干活,帮五条老师放松肌肉。

啊,又到五条老师的屁股这里了。你的手用力揉搓着五条老师的臀大肌,饱满紧实的手感在你头脑内点起一把火,微微翕动的臀瓣更是灼烧着你的理智。

鬼使神差一般,你用食指轻轻划过五条老师的菊花。

天啊!我在干什么!我……我居然……啊啊啊啊!

你脑海中放起了烟花,视野开始掉帧,呼吸被迫停滞了半分钟。

诶?五条老师的屁股……五条老师的屁股居然悄悄扭了扭!天啊,我没看错吧!啊这……等等!老师又扭了一下!这下看仔细了,老师的屁股就是扭了一下!

你心中回荡着一句话: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要不,再试一次?如果老师问起来就说是特殊的按摩手法。

你打定主意,伸出食指再次抚摸过五条老师的菊花。

老师依然什么都没有说。

老师这算是默许了吧!你对自己说着,用手指反复抚弄老师的菊花,指尖在穴口四周打转,指腹轻轻揉搓菊瓣,甚至还对着菊花轻轻吹了一口气。

“呃……嗯……”五条老师发出愉悦的闷哼。

你得到鼓励,胆子更大了,向菊花的花心倒了一点精油,慢慢地把食指探了进去。

你将食指慢慢插到底,同时偏着脑袋偷觑五条老师的反应。

五条老师没有任何反应。

你这才放下心,回过神细细品味五条老师穴内的温度。

啊!五条老师的直肠好温暖!肠肉不停蠕动,好像在欢迎我的手指一样!

于是你变本加厉,又增加了第二根手指,抽插几下后再增加了第三根,后穴居然轻而易举地就吞下了这三根手指。五条老师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看不见表情,对于你的动作一声不吭,好像身后的春光和自己无关似的。

五条老师一定不是第一次被这么玩儿了!你笃定地猜测道。

你的手指在五条老师体内摸索着,指尖轻轻抠挖,挑逗着敏感的肠肉。突然,你的指尖滑过了五条老师体内的某一点,五条老师身体微微一僵,你赶紧对着这一点重重摩挲了几下,五条老师的耳尖与后颈肉眼可见地漫上一片绯红。

这里是五条老师的G点!你再接再厉,对着这一点卖力地按压、逗弄,五条老师嗓子里发出了暧昧的低哼,脸在臂弯里埋得越发深了,后腰也随之轻轻扭动,整个人似乎在努力保持矜持,然而却难以抑制地散发出一股欲求不满的气息。

在持续刺激五条老师G点十五分钟后,你感觉五条老师的后庭猛然绞紧,括约肌狠狠吸住了你的手指,整个人战栗了十几下,倏地瘫软了下去。

你知道,五条老师射了。

射了以后的五条老师略略喘息了几声,翻过身仰躺在按摩床上,一双苍天之瞳微微蹙起,晦明难辨地盯着你:“啧啧啧,前台说的不错,你的手法果然很棒,在高专上学的时候竟然没发现你有这样的手艺。”

你一脸羞赧,无地自容,一句话也说不出,心中暗暗叫苦,以为五条老师射过之后到了贤者时间,道德感回归,要开始批判你的无礼行为。

“既然老师现在是你的顾客,那就拿出你最好的状态来为老师服务吧。”五条老师说着,蜷起了一条腿。

…………………………

你万万没想到老师居然会主动提出这种要求,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忙不迭伸出手指探向老师的菊花。

哪成想,老师的无下限术式将你的手指阻隔在了后穴入口处。你尴尬地望向老师,不知道老师唱的到底是哪一出。

“我刚才已经见识了你手指的厉害,有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能满足我呢?”

“啊这……我们这里毕竟不是那种地方,没有预备那种东西的……”你心虚地说道。

“呐~呐~我想这个难不倒你吧,老师记得,你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孩子呢!”老师一边用手轻轻撸动再次完全勃起的巨根,一边轻佻地对你说道。

“啊……啊这……哦哦,我明白了。”经过五条老师的提醒,你的思路豁然开朗。

你回身从墙上摘下五条老师浴袍上的腰带,将五条老师的双手举过头顶绑起来,又从柜子里拿出一瓶剃须啫喱和一把刮脸用的剃刀。你将剃须啫喱挤在手上,打出泡沫,把泡沫厚厚涂在五条老师的下体,用剃刀小心翼翼地剃光了五条老师雪白的阴毛。

五条老师的身上本来毛发就不重,你又将五条老师的阴毛尽数刮去,配合上老师那一张童颜,使得五条老师看起来像是刚毕业的高中生一样青涩。

给老师剃完阴毛,你又拿起老师的手牌,把手牌捆扎在老师肉棒的根部,做成了一个临时锁精环。老师的肉棒因为血液循环受阻,柱身上青筋浮起,龟头膨胀到极致。你摘下两个衣服夹子,一左一右夹在五条老师粉红色的乳头上。五条老师非但没有喊痛,反而舒爽地闷哼了一声。

得到老师纵容的你胆子更大了,拿出来了一条干净毛巾,沾满热水,狠狠抽打在五条老师的胸部、腹部以及大腿部。随着“啪啪”的抽打,五条老师的口中溢出“嗯嗯啊啊”的低吟,龟头也一跳一跳的,冒出一股股前列腺液。

见此情景,你的玩心大起,又将毛巾沾满冷水,朝着五条老师的胸口猛抽过去。冷冽的触感混合着酥麻的痛感,从胸口直冲五条老师的头皮。五条老师被这么一刺激,“啊哈”一声叫了出来。

五条老师的叫声吓了你一大跳,你怕老师的叫声把领班或者别的客人引来,便把毛巾塞进了五条老师的嘴里。

浸满水的毛巾遽然将五条老师的口腔塞满,老师险些被毛巾上挤出的水呛到,慌忙吞咽几口后,对着你发出了“唔唔”的呻吟。

“没办法,谁叫五条老师叫得这么骚。老师忍耐一下,毕竟老师是无敌的,不是吗?”你拒绝将毛巾从五条老师的口中拿出来,反而伸手攥住了五条老师纤细的踝部,向上一举,五条老师的菊花就向后暴露了出来。

“保持这个姿势别动。”你拍了拍老师的屁股,轻声命令道。回身从柜子里掏出一把按摩锤,往按摩锤的锤柄上倒了一点精油,对准五条老师的菊花就将这根锤柄插进了老师的后穴。

“五条老师,舒服吗?”

五条老师点了点头,口中发出“唔唔”的低吟。

你握住按摩锤的锤子头,大力、快速地抽插着锤柄,五条老师的括约肌随着锤柄的运动不断外翻内凹,肉棒也一个劲地抖动。突然,你感觉五条老师夹紧了括约肌,抽插锤柄的动作凝滞了一瞬,五条老师的肉棒上下剧烈跳动,你知道,五条老师这是被按摩锤操到高潮了。只不过,因为肉棒根部被紧紧捆扎,五条老师根本射不出来精液,肉棒徒劳无功地上下跳动几下,只挤出了几滴前列腺液而已。

你拔出按摩锤,让老师稍事休息片刻,又从柜子里拿出十个鸡蛋大小、五颜六色的硅胶按摩球。

“老师这么厉害,不知道这些能不能让老师吃饱。”说着,你把按摩球一颗接一颗地塞进五条老师的后穴。塞到第五颗的时候,五条老师开始不安地扭动身体,口中不住地“呜呜”叫着。

“老师到极限了吗?”你凑近仔细观察五条老师的菊花,发现第五颗球卡在穴口时隐时现,括约肌正努力收缩不让它掉出来。“那就把球排出来吧。”

你端过来一个不锈钢小盘子,接在五条老师的穴口下方。五条老师闭上眼睛,双眉紧锁,咬住口中的毛巾,颞部一鼓一鼓地微微起伏,腹部蜷起,括约肌稍稍外翻,正努力把体内的按摩球往外推。

“咚”、“咚”、“咚”、“咚”、“咚”。

五声轻响,五个硅胶小球全部落入了不锈钢小盘子里。

“啊哈,五条老师真棒,来,我们再来一次。”你向五条老师后穴内灌了一大股精油,又一次将按摩球一颗接一颗地塞了进去。

“不错不错,这一回吃进去六颗了,五条老师再接再厉。”

如此这般反复六次后,五条老师的后穴终于可以轻而易举地吞下全部十颗硅胶按摩球了。

“诶,全部吃进去了,”你轻呼一声,两根拇指将穴口轻轻向两侧扒开,俯下身子凑近观察,“吞得好深,完全看不到了呢,要是还有多余的按摩球老师一定也都能吃下去吧。”

你抬起头,和五条老师对视一眼。老师的表情有一些扭曲,豆沙色的嘴唇紧紧抿住,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苍天之瞳里噙着生理性的泪水,可怜汪汪地看着你。

“老师别这样看着我,毕竟这也是老师自己要求的服务,对吧?”你对着老师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

五条老师口中“唔唔”叫了两声,对着你挺动几下胯部,极度充血到青筋暴起龟头紫红的肉棒上下跳动,在你眼前刷了一波存在感。

“啊哈!我以为老师是在求饶,原来是在抱怨我光顾着后面冷落了前面啊!”你恍然大悟,伸手拍了拍老师的屁股,“没想到老师这么欲求不满,别急,我马上就会让老师爽到求饶的。”

你在五条老师的龟头上淋上大量精油,右手握成环型,上下撸动着五条老师的肉棒,先慢后快,先轻后重,到最后你的手都晃出了残影。这时,你看到五条老师的小腹收缩,腹肌隆起,知道老师马上就要射精,于是倏然撒开了肉棒。失去支撑的硕大肉棒狠狠砸在了腹肌上,又被饱满的肌肉弹了起来,劲瘦有力的腰肢猛然向上顶起,徒劳无功地操干了几下空气,便颓然落回按摩床上。

你在旁边静待片刻,再次伸出右手,握住肉棒柱身,左手手掌覆盖住龟头,忽轻忽重地碾着。不过五六分钟的功夫,五条老师就再一次到达了临界点。你故技重施,在临门一脚时撒开老师的肉棒,退后一步欣赏老师欲求不满挺腰操干空气的淫状。

你第三次对着老师伸出右手,这一次你用手托起老师饱满的卵袋,像盘核桃一样搓弄这两颗硕大的睾丸,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龟头,指腹反复揉捏着敏感的冠状沟和系带,还时不时用指甲划过老师的马眼。这些行为能带给男人极大的快感,但是迥异于性交的动作又很难直接让男人射出来,这种不上不下的体验让五条老师感觉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炙烤,身体内积累的欲望化为火舌舔舐着他的理智。

“五条老师又要来了哦!”你又一次撒开老师的肉棒,让老师从快感的云端跌下。

第四次,你从挂衣钩上取下了五条老师的浴袍,拎起浴袍的一个衣角包裹住老师的下体,用布料揉搓着老师饱受蹂躏的肉棒,纤维的纹理划过敏感地带,让老师几欲发狂。

“唔唔唔!”五条老师拼命摇头,喉咙里发出低吼。

你暂停手上的动作,佯装关心地问道:“老师怎么了?是不舒服吗?那我马上停止。”

“唔唔唔!唔唔唔!唔——!”老师急得额头上浮现青筋。

“老师说什么,我听不懂呢。”你脸上保持着职业性的微笑。

“唔——!唔——!唔唔——!”

“算了,不逗老师了,老师有话就直说吧。”你一把扯下了老师嘴里的毛巾。

“快!快让我射!我要射!”老师急不可耐地说道,差点咬了舌头。

“没问题!”你把浴袍丢在一边,右手攥住五条老师的肉棒一阵猛撸。五条老师高昂起头,五官纠结到一处,浑身上下肌肉隆起,连脚趾都握了起来。不到三分钟,五条老师便一声大吼,马眼里像排尿一样泚出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精液,脸上、脖颈、胸腹连带你的右手上都厚厚糊着一层白液。

你的右手缓慢地撸动着五条老师的肉棒,帮他把尿道内残余的精液全部挤出来,左手向前一拽,绑着五条老师双手的腰带就松解在地。

射过以后的五条老师像是被扔在这里的布偶一样,瘫软在按摩床上,四肢无力地垂下,双眼迷离,嘴唇微张,白皙的皮肤泛起潮红。

“五条老师,你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吗?”你一边说着,一边把沾满精液的右手伸进五条老师的嘴里。五条老师津津有味地吮吸着你的手指,灵巧的舌头搜刮着指间的精液,苍天之瞳勉强聚起焦来,对着你轻轻点了点上眼皮,示意他对本次服务的好评。

…………………………

冲洗干净身体、重新披上浴袍的五条老师恢复了平日里游刃有余的笑容,问了一句你的工号是多少,又拍了拍你的肩膀对你表示感谢。你感觉刚才的事情好像是黄粱一梦,浑浑噩噩地将老师带到了桑拿房,目送老师的身影逐渐隐入桑拿房内的水汽中。

下班后,你把自己包裹进厚厚的羽绒服里,心不在焉地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这时,你的手机“嗡”地一声响,你拿出来一瞧,差点自己把自己绊个跟头:

【嗨!我是五条悟,我感觉你的业务水平不错,有没有兴趣来高专宿舍的公共浴室上班啊?】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