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五/mob五】为人师表(上)

⚠️纯肉文🔞

⚠️含有:宿五,mob五

⚠️ OOC预警 BDSM预警 Dirty Talk预警 春药预警

背景:

双重人格的虎杖悠仁/两面宿傩,白天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高中生虎杖悠仁,晚上是兼职同志酒吧酒保的不良混混两面宿傩;转变为两面宿傩时身体会出现纹身。

五条悟是虎杖悠仁的深柜老师,28岁的处男。

正文:

第N次刷完《到三十岁还是处男,似乎会变成魔法师》后,已经28岁的老处男五条悟瘫在公寓内的沙发上,一边为别人的绝美爱情操碎了心,一边又为自己年近三十还母胎solo的境遇哀叹。

五条悟大学毕业后来到宫城县杉泽第三高中当老师,一米九的身高,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天生的白发蓝眼,豆沙色的嘴唇,爱说爱笑爱吃甜食的讨喜性格,让他成为了这所高中里的人气王。

唯一(他自以为)美中不足的是,他是个Gay,而且是个深柜。

这也就是五条悟至今母胎solo的原因。

“唉,我不会真的到了三十岁还是个处男吧……”五条悟的身体深陷在沙发里,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有颜有肉的帅哥们自言自语,“天啊,怎么别人都有男朋友啊?他们都怎么找到的啊?”

“算了,不看了。”五条悟把手机朝茶几上一扔,“越看越馋,越想越气,望梅止渴,画饼充饥,哼!”

…………………………

三天后的晚上十一点,五条悟忐忑不安地走在仙台市的大街上,一会儿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导航仔细辨认道路,一会儿做贼心虚地四下张望生怕碰见熟人。

原来,五条悟因为想要谈恋爱想得心眼发慌,竟然在网上匿名发帖问广大网友“深柜Gay怎么找到男朋友”,点赞数最多的那个回答告诉他下载一个APP就能解决问题,五条·纯情处男·悟就傻乎乎地信了,完全没意识到这是商家买的软广。

五条悟刚刚在这个APP上完善了自己的信息,打招呼的消息就像泄洪一样冲进了他的主页。五条悟完全傻了,在他前28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意识到身边有这么多的Gay,他手忙脚乱地回复着信息,心中既紧张又激动。

突然,一条很不友好的信息闯进了他的视线:

【五条老师,晚上好啊。】

五条悟的呼吸都停滞了。他怎么知道我是谁?是熟人吗?我的熟人里有Gay吗?是仇人吗?可是我也没得罪过谁啊?瞎蒙的吧?可是五条又不是个烂大街的姓氏……五条悟的脑子像浆糊一样搅在一起,战战兢兢地回复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呵呵,没什么,和五条老师打个招呼罢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的,你到底要干什么?】

【哎呀,五条老师别害怕,我不是坏人,只是想和老师聊聊罢了。】

【别装神弄鬼的,你到底是谁啊?】

【老师别生气嘛,想要知道我是谁,老师明天晚上来找我一趟就行了。】

这是个神经病吧!五条悟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觉得深更半夜约自己出去的人肯定没安好心,八成是个变态!

【怎么不说话了,老师不来,过几天我只好去学校找老师咯。】对面又发来了一通消息。

【变态!你威胁我,当心我报警!】

【呵呵,老师要怎么说呢?“深柜老师半夜发春被网友调戏”?还是“高中男老师与陌生Gay友闹掰”?哈哈哈~】

【你到底想怎么样?】五条悟快急哭了。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你明天晚上乖乖来面基,我保证你不会后悔。】后面还附上了一条定位信息。

【我不会去的,谁知道你是什么人?】

【见到了就能认出来了,好了,早点睡吧,五条老师。】

五条悟又害怕又委屈,既不想去又怕他将自己的小秘密捅到学校,心里挣扎了一晚上才下定决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场鸿门宴他不得不去。

…………………………

啊,是这栋楼。五条悟七拐八拐终于到了目的地,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坐着电梯上楼,找到了他要找的门牌,深呼吸了几次,哆哆嗦嗦地敲了三下门。

老旧的房门“吱扭”一声打开了,粉色的尖刺短发从门后闪现。

“虎杖悠仁!你怎么……”五条老师惊呼。

门里的少年伸手粗暴地把五条悟拽进屋子,“砰”一声关上门,将门反锁,对五条悟不怀好意地笑道:“五条老师,我可不是你的乖乖学生虎杖悠仁,我是‘另一个他’,我叫两面宿傩,你可以理解为我是这具身体的另一个灵魂。”

啊这……信息量太大,五条悟的脑子宕机了。

“喏,五条老师要是不信,你看,我的身上会变出纹身,这可是虎杖悠仁没有的。”说着,两面宿傩撩起衣服,抓过五条悟的手就往自己的纹身上搁。

“虎杖……不对……你……哎呀……你别动手动脚的……”五条悟羞赧至极,转身就要走人,两面宿傩一把叼住五条悟的手腕,阴恻恻地说道:“五条老师别不识抬举,这件事虎杖还不知道,我不介意让他了解了解他最崇拜的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没准儿让学校里的大家都来涨涨见识才好。老师是个成年人,既然自己来到这里,就知道会发生些什么。还有,”两面宿傩双眼逼视着五条悟,“我叫两面宿傩,老师记好了——两、面、宿、傩!”

五条悟内心一阵懊悔,这才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啊。

…………………………

两面宿傩带着五条悟进了卧室,径直在床上坐下,脱下帽衫和牛仔裤,只穿着一条紧身白色三角内裤和一双长长的足球袜。体脂率只有个位数的躯干上肌肉线条明显、纹理流畅,这具本属于高中生的青涩肉体在两面宿傩色气的纹身以及玩世不恭的表情的衬托下,倒给人一种风月老手的感觉。肚脐下方生长着一线粉红色的毛发,顺着丹田一路向下延伸,隐没在白色的内裤中。内裤前端被顶起一个大包,鼓鼓囊囊的,还没有硬起体积就足够惊人,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五条悟呆呆地站在床前,看着眼前近乎赤裸的健壮身体,不由自主地吞咽着口水。

“别紧张,随便坐。”两面宿傩拍了拍身侧,示意五条悟到他身边坐下,五条悟像是上了发条的玩具,身体僵硬地挪动到两面宿傩身边,慢慢地将屁股搭在床沿。

“我可以叫你悟君吗?”两面宿傩转过头看向五条悟,笑眯眯地说道。

“当……当然可以。”五条悟差点咬到舌头。

“悟君,把衣服脱了吧。”

“啊?”

“我说,悟君把衣服脱了。”两面宿傩的语气略微加重。

“……哦……好……好吧。”五条悟站起来,扭捏着把衣服一件件脱掉,只剩下内裤。

两面宿傩上下打量了几眼五条悟的身体,伸手朝着五条悟挺翘浑圆的屁股“啪”地打了一下。“身材不错呢!我真没看错你,悟君。”

说着,两面宿傩也站了起来,张开双臂熊抱住五条悟,对着五条悟的嘴巴就啃了上去。

“唔!唔唔!”五条悟摇着头试图避让,但是两面宿傩用手摁住五条悟的后脑勺,一根灵巧有力的舌头不容分说便侵入到五条悟的嘴巴里。

在五条悟的口中搅动了几下后,两面宿傩的舌头就退了出去。两面宿傩用鼻尖轻蹭五条悟的嘴角,愉快地说:“这可是悟君的初吻啊!真不错。”然后再次张嘴咬住了五条悟的嘴唇。

五条悟被两面宿傩吻得喘不上气,恍惚间感觉两面宿傩的舌尖推了一颗糖豆似的东西过来。

“别怕,吞下去。”两面宿傩用富有磁性的、甚至带有一丝蛊惑力的声音轻声说道,五条悟鬼使神差地就把这颗不知名的药丸吞进了肚子。

“悟君真乖。”两面宿傩亲了亲五条悟的嘴角,脑袋向前一探,将五条悟的耳垂吸入口中,双手抓住五条悟的屁股揉捏。五条悟感觉胯下被一大包东西顶住,硬硬的,对着自己的下体一阵猛蹭。

五条悟感觉体内止不住地发热,大脑一片空白,后穴开始发痒,肉棒完全勃起,直挺挺地戳在两面宿傩的下腹。

“悟君,你是第一次,我怕你不适应,特地给你准备的媚药。怎么样,我对你好吧?”两面宿傩得意地说,把手伸进五条悟的臀缝中,指尖对着菊穴轻轻试探。“悟君好紧啊,看来我今晚有福了。”

五条悟混乱的头脑艰难地理解着两面宿傩的话,口中发出意味不明的呢喃。

两面宿傩握住五条悟的两只手,把这两只手放在自己内裤上:“来,悟君,帮我脱掉它。”

五条悟顺从地扒掉两面宿傩的白色紧身内裤,一根已经完全勃起的大鸡巴蹦了出来。

两面宿傩按着五条悟的肩头,让他低下头好好看看这根宝贝。五条悟蹲下身子,伸手握住大鸡巴的根部好奇地欣赏着。两面宿傩的大鸡巴足足有22厘米长,4厘米粗,火热的龟头已经流出不少晶莹的前列腺液。五条悟在媚药的蛊惑下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头,舔了舔两面宿傩的马眼,感觉这个味道还不错,于是慢慢含住圆润的龟头,舌头在顶部一点点地舔弄,想要吸出更多好吃的淫液。

两面宿傩将手按住五条悟的后脑勺,把大鸡巴慢慢往五条悟嘴里捅。五条悟勉强含住一半鸡巴,就忍不住开始干呕,两面宿傩体贴地把鸡巴抽出来,让五条悟略略休息片刻,再次将大鸡巴挺入五条悟的嘴巴,这样重复了几次,五条悟终于能把两面宿傩的大鸡巴含住三分之二了。

“悟君很有天赋呢,估计再训练几次就能深喉了。”两面宿傩赞赏性地拍了拍五条悟的脸,示意他站起来,“转过去,我要开操了。”

“别……别……求你……轻一点……”在媚药的作用下,熊熊欲火几乎完全烧尽了五条悟的理智,他现在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别怕,我会慢慢来的。”两面宿傩亲了亲五条悟,让他转身跪倒在床上,两只膝盖尽力分开,屁眼完全暴露了出来。五条悟的处男屁眼粉嫩无毛,穴口像受惊的蛤蜊紧紧闭合着。两面宿傩显然十分满意,“啪”地一巴掌拍在五条悟的翘臀上,用双手掰开臀瓣,把脸埋进五条悟的臀缝中,舌尖开始贪婪地往五条悟屁眼里钻。

毒龙钻的快感刺激得五条悟忍不住呻吟起来,两面宿傩在呻吟声的鼓励下更加卖力地舔弄着他的屁眼,五条悟的屁眼很快变得湿滑无比,穴口微微张合,好像在邀请着更加粗暴的入侵。两面宿傩取出一瓶润滑油,倒在手指上,慢慢插入五条悟的后穴。在毒龙钻与媚药的双重作用下,手指毫无阻力地滑了进去,紧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

两面宿傩用手指徐徐抽插着五条悟的屁眼,指尖在肠壁上摸索着寻找五条悟的G点。五条悟被两面宿傩的动作搞得欲火中烧,屁股不停摇摆,口中也“呃呃啊啊”地叫着。

“悟君,准备好了吗?”

“呃……哈……好了……”

“准备好什么了?”两面宿傩成心戏耍五条悟。

“和……和你肛交……”

“哦?‘你’是谁?‘肛交’是什么意思?”

“你是……是……是两面宿傩,肛交是用阴茎来……”

两面宿傩的手指狠狠抽插了几下,五条悟被刺激得一阵哆嗦。

“悟君还真是个合格的教书匠呢!重新说!”两面宿傩佯装生气地说道。

五条悟被媚药搅浑的大脑努力地组织语言,挣扎了几下,终于说出来两面宿傩想听的话:“悟想让……想让两面宿傩用……用……用大鸡巴……操我屁眼……”

两面宿傩跪在五条悟身后哈哈大笑,往自己的肉棒上倒了一大股润滑油,用手撸匀实后顶着五条悟的穴口开始慢慢向里插去。两面宿傩的前戏做得不错,插入的速度也够慢,五条悟并没有感到多么疼痛。很快,两面宿傩的大鸡巴就全根没入了五条悟的后庭中。

此刻,两面宿傩即使再急色,也让自己按捺下欲火等着五条悟的身体适应他的大鸡巴。过了一会儿,他看到五条悟紧绷的后背逐渐松弛,觉得他适应得差不多了,就慢慢抽插了起来。

五条悟娇嫩的穴口被这样一根巨大的肉棒带着翻进又缩回,每抽插一次五条悟都会发出一声喘息。渐渐地,两面宿傩感觉五条悟的体内越来越热,肉棒抽送时的阻力越来越小,两人的交合处不时发出轻微的“噗呲”水声。

“操!悟君的屁眼被我彻底操开了!居然自己流水了!”

五条悟的身体被快感充盈,本来就迷迷糊糊的脑子更加转不动了,呆滞地重复着两面宿傩的话:“操开了……流水了……”

两面宿傩觉得五条悟的身子已经完全适应了自己的肉棒,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大开大合地操干起来。房间内充斥着“啪啪啪”的肉体碰撞之音,五条悟的臀瓣都被两面宿傩的大胯撞成粉红,两对阴囊随着操干的动作不断碰撞,微微的痛感却像春药一样激发出两人更澎湃的性欲。

用后入式抽插了一会儿后,两面宿傩伸手掐住五条悟的腰线,将他翻了个面,两人呈面对面的姿势,两面宿傩的手攥住五条悟纤细的脚踝,举起他的双腿,把被操得门户大开的后穴完全暴露在眼前,大肉棒对准穴口,腰间一使劲,大鸡巴就又回到了那个温柔洞之中。两面宿傩一边挺动屁股对着五条悟打桩,一边腾出一只手摩挲五条悟的胸肌,捏弄他的乳头,把手覆盖在五条悟的丹田处,隔着肚皮感受着自己的肉棒在身下人体内横冲直撞的冲击力。

五条悟因为是第一次被操,肉棒没有完全勃起,在两面宿傩的操动下跟着来回甩动,时不时拍打在五条悟或者两面宿傩的腹肌上,发出“砰啪”的脆响。五条悟躺在两面宿傩身下,身体就像他的肉棒一样被两面宿傩操得来回扭动。他的一只胳膊挡住眼睛,不肯直视正在给他破处的人,一只手攥着床单,牙关紧锁却还是漏出一声声低哼。

两面宿傩双手扣住五条悟大腿内侧,将五条悟的双腿尽力向两边一掰,伏下身去吸吮五条悟挺立的粉嫩乳头,又从胸肌一路啃上去,牙齿咬过分明的锁骨、修长的脖颈直到豆沙色的双唇。五条悟的肉棒挤在二人的腹肌中间,被十六块坚挺的腹肌摩擦着,终于慢慢硬了起来。

在前后双重刺激下,五条悟的喘息开始加重,显然是濒临极限了。两面宿傩在和五条悟激吻之余,一只手探下去握住五条悟的肉棒剧烈套弄起来。没用多久,伴随着五条悟一声惊呼,他的肉棒猛烈地喷射了出来,浓稠的精液糊满了二人的胸腹。

这时,两面宿傩也加快了速度,狠命抽插了几十下,迅速抽出肉棒,把肉棒对准五条悟的脸,开始快速前后撸动。五条悟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听到身前低吼,微睁开迷离的天蓝眼眸,就看见一股白液冲着自己面门飙来,蒙住了自己的视线。

两面宿傩的射精量很是惊人,五条悟头发、五官乃至脖颈都是精液,加上胸肌腹肌上刚才自己射出的,让整个人显得像是从精液里捞出来的似的。

两面宿傩趁着五条悟被激烈的性事冲击得脑子不清楚,又掏出两粒媚药喂给他,给他找了一瓶功能饮料补充流失的水分,抄起五条悟的内裤给他擦了擦身体,把沾满了精液的内裤塞进了五条悟的嘴里,抓过五条悟的两只腕子,用腰带捆结实了,又回身找了一条床单把五条悟的裸体随意包裹一下,俯下身子,拍了拍五条悟的脸颊,对着他的天蓝眼眸吹了一口气,用富有蛊惑性的磁性嗓音轻轻对五条悟说道:“悟君,别怕,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你不会后悔的。”

说罢,一把抱起五条悟,扛在肩上,向门外走去。

…………………………

此时正是午夜,路上几乎看不见行人。两面宿傩开车来到了一间酒吧的后门,把五条悟从副驾驶上扛下来,驾轻就熟地推门走了进去。

“嘿,傩子哥,你今天不是歇班吗,怎么又来了。”门里是一个与两面宿傩一起在这家酒吧工作的酒保。

“哈哈,遇见了一个好货,带过来给店里冲一冲业绩。”两面宿傩把五条悟从肩头顺到胸前抱着,五条悟已经被媚药的药劲搞得五迷三道,红彤彤的脸颊软绵绵地靠在两面宿傩肩膀上,雪白的头发上还粘着半干涸的精液。

“果然是好货,今天生意还不错,你带来的小骚货可有的忙了。”

“那是自然!”说完,两面宿傩就抱着五条悟穿过后厨来到酒吧的厕所里。这间酒吧的厕所与众不同,除了一排小便池和几个小隔间外,还有相邻两个稍大的隔间,隔间门上挂着牌子,一个写的是“暂停营业”,一个写的是“无人”,下面还贴着一张支付二维码。两面宿傩将五条悟抱进挂着“暂停营业”牌子的隔间,将牌子翻个面,露出“正在营业”,便反锁住了隔间的门。

“悟君,”两面宿傩对着五条悟耳语道,“被我操得爽吗?”

“……爽……”五条悟含含糊糊地回答。

“悟君喜欢被人操吗?”

“喜……喜欢……”

“那么,悟君就做我的肉便器,我让大家都来操你好不好?”

“……”五条悟仅剩的一丝理智让他保持沉默,可是这在两面宿傩眼里都只不过是无谓的挣扎。两面宿傩抱着五条悟,扯下他身上裹着的床单,一只手捏住他的乳头,一只手轻捻他的菊花。

“悟君,答应我,好不好?”两面宿傩磁性的声音在五条悟耳边响起。

“我……我……”

“答应我,我不会让悟君后悔的,快,答应我吧。”

“……好……好的……”五条悟的理智终于被身上传来的快感完全淹没。

“悟君真乖,来,看镜头,再说一遍,要不要做我的肉便器啊?”

“……好……”

“要不要让大家都来操你啊?”

“我……要……”

两面宿傩终于达成目的,心满意足地敲了敲两个隔间之间的隔板,这面隔板齐腰高的地方开了一个洞,一根大小可观的肉棒从洞里急不可耐地伸了过来。

“来,悟君,张开嘴,吸住,对,就这样。”

五条悟在两面宿傩的指挥下,犹犹豫豫地张嘴含住了这根肉棒的龟头,在媚药的影响下,五条悟本能地感觉马眼中溢出的前列腺液是无比美味的玉液琼浆,双眼一亮,贪婪地吮吸起来。不一会儿,隔壁隔间传来一声低吼,一股精液尽数射进了五条悟的喉咙。

五条悟迷迷瞪瞪地坐在地上,回味着精液的味道。两面宿傩的手机“叮”地一声响,拿起一看,是一条支付成功的提醒,下面还附有客人的评价:“技术虽然生疏,但是小嘴又热又紧,吸得很卖力,五星好评。”

“呵呵,第一次接客就收到好评,”两面宿傩摸了摸五条悟的头,“悟君很有天赋哦。”

隔壁隔间门一声轻响,洞里又伸过来一根肉棒,两面宿傩扶五条悟站起来,让他上半身靠在自己身上,后穴凑近伸过来的肉棒,两面宿傩轻轻把五条悟向后一推,已经被操开又得到了媚药刺激的屁眼就毫不费力地将这根肉棒全部吞下。

体内充盈的快感激发了五条悟性交的本能,他不由自主地前后摆动着胯部,用屁眼吞吐、吮吸着身后的陌生肉棒。两面宿傩不断在五条悟赤裸的全身上下抚摸着,时不时捧起五条悟的脸,温柔地和他舌吻。

“啊——!我操……射了……”身后的男人叫骂一声,大肉棒在后穴内不断收缩,一注滚烫的精液冲击在五条悟的G点上,五条悟一哆嗦,也跟着射了出来。

“悟君真棒,继续努力,把这些男人都吸干。”

…………………………

今天酒吧的生意格外好,直到酒吧打烊,五条悟已经被超过十个人内射过了。

“嘿,傩子哥,你这里生意怎么样?”是他们刚进酒吧时碰见的那个酒保的声音。

“不错不错,大丰收。”

“酒吧已经打烊了,我们哥儿几个辛苦一晚上,也得要这个小骚货犒劳犒劳才行。”酒保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肉棒伸了过去。

五条悟双手扒住两面宿傩的肩头,勉强维持着身体的稳定,菊穴入口处被操出一圈白沫,括约肌红肿外翻着,一股白液从中冒出,顺着五条悟修长的大腿蜿蜒流下。

五条悟在两面宿傩的指挥下向后挪了挪自己的身体,调整屁股撅起的角度,将屁眼对准酒保的肉棒,不料想脚下被滴落的精液一滑,身子向后倾倒,刚好将酒保的肉棒坐了进去。

“我操!这屁眼真他妈滑!我操,真会夹!爽!”

“嗯……求求……别来了……坏了……玩坏了……”五条悟嘴上哀求着,可胯部摆动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两面宿傩被五条悟这个样子刺激得不行,拉开裤裆拉链,掏出自己的肉棒,塞进了五条悟的嘴里。

五条悟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嘴里努力吞咽着两面宿傩的巨根,身后还要不断迎合酒保的操干,不一会就颤抖着射了出来。

五条悟射精时后穴也紧紧绞住酒保的肉棒,酒保精关失守,胯部向前狠狠一顶,将精液射进了屁眼的最深处。

这名酒保刚提上裤子离开,另一名酒保就接替了他的位置。就这样,这间酒吧的酒保、保安等几乎所有员工都在五条悟的屁眼内留下了自己的精液。

…………………………

等到最后一个员工在五条悟体内发泄完毕,两面宿傩把肉棒从五条悟嘴里抽出,站起身,抱起五条悟,让他的双臂环抱住自己结实的后背,双腿盘在自己腰上,屁股向下沉,借助自身的重量将粗大的肉棒整根吞进。两面宿傩抱着五条悟,一边在厕所里走动一边操干着五条悟备受蹂躏的屁眼,在这个姿势下,五条悟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后穴的交合处,让两面宿傩的肉棒径直顶开二道门,操到了后穴内前所未有的深度。就这么站着操了十五分钟后,两面宿傩觉得自己快来了,走到洗手台前,把五条悟仰面朝天放在台面上,让他双腿大张,伏在五条悟身上全力冲刺,直到把今晚最后一泡精液灌进五条悟的屁眼为止。

五条悟也在这泡精液的刺激下到达了高潮,可是已经被操干了一整晚的他早已射无可射,肉棒朝天抖动几下,放了个空炮,同时双眼向上一翻,竟然直接爽晕了过去。

“悟君,我没看错你,你真是天生的淫器。”两面宿傩亲了亲五条悟的脸,拔出肉棒,掏出手机拍下五条悟现在的淫态,又清点了一下今夜的营收,把其中一部分收入转给了五条悟,揣好手机弯腰捡起床单披在五条悟身上,托起五条悟的屁股将他抱在怀里,自言自语道:“天快亮了,虎杖快要出来接管这具身体了,我得赶紧把悟君送回家。”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