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流浪五条猫

Summary:流浪猫五条悟被正义的大狼狗伏黑惠收养的故事。

正文

五条悟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碧蓝色的眼睛,洁白柔软的毛发,圆滚滚软乎乎的身材,乖巧伶俐的性格,让他成为了主人的掌上明珠。

这一天,五条悟惯例蹲守在门前迎接着下班回家的主人,却敏感地察觉到今天的主人格外失魂落魄。晚上,他的主人抱着他躺在床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人心的险恶、命运的不公,公司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他被裁员了。作为一只格外通人性的小猫,他明白他的主人遭遇了重大的人生危机,可是他并不能帮上什么忙,只能通过和主人贴贴来安慰主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五条悟发现主人换新衣服的频率越来越低,伙食日渐简朴,社交活动近乎于无,连快递也很少上门来了,唯有给五条悟的高级猫粮和各种玩具依然像之前那样源源不断地供给着。他想劝一劝主人不用为了他如此糜费,可是他“喵喵喵”的叫声只会激起主人的怜爱,主人反倒更舍得给他花钱了。

直到后来,主人不得不退租搬回父母家里。五条悟知道,主人和家里人因为养猫的事情吵了好几架,他很爱他的主人,不希望给主人带来麻烦,更不希望拖主人的后腿。于是在一个傍晚,五条悟趁着主人丢垃圾的间隙,永远离开了这个即将被退租的家。

…………………………

五条悟生来就是一只宠物猫,从来没有受过流浪的苦。他漫无目的地在城市里游荡了几天,忍受着此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饥饿与寒冷,雪白的毛发沾染上尘土,碧蓝的眼睛里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连身形都瘦了一大圈。

这一天,他来到了城市边缘的一处公园。这个公园本来是规划为周末市民休闲郊游的胜地,可是因为距离市中心太远而且周边的好几处楼盘接连烂尾,所以就渐渐荒废了,只有来写生的画家、观鸟爱好者、心情抑郁的失恋者等偶尔会造访此地。五条悟听其他流浪猫说这里是这个城市流浪猫狗的大本营,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穿越大半个城市来到这里,希望得到集体的庇佑。

可是一只纯白的、乖巧的、离家出走的可爱宠物猫,既没有心机,也不会打架,更不会低三下四去讨好别的猫,实在是很难和这些天生的流浪猫打成一片。

在这个公园不到一周,五条悟受尽了人间屈辱。

这几天里,五条悟凭借着可爱的外形和乖巧的性格,吸引了好几位骑行客和摄影师的投喂,可是被投喂的食物大多数都被更加强壮、更加凶狠的其他流浪猫抢走了,他只能跟在别的猫后面捡拾残羹剩饭。他找到一棵向阳的枝桠,打算晒晒太阳,节省节省本就不多的体力,结果刚睡着就被其他流浪猫轰走了。晚上他满心欢喜地发现了一辆废弃的小轿车,想要在车底避避风寒,却被早就盘踞这里的一大家子猫无情地赶了出来,只得找个阴冷的旮旯捱过一宿。最为惊险的是,这里居然有居心叵测的人拿着铁笼子和罩网来捕猫,得亏五条悟反应快,不然就要被坏人抓走了。

惊魂甫定的五条悟向公园的深处钻去,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干燥背风的地方睡一觉。走了一会儿,一座人工堆砌的假山撞入了他的视野。这座假山原本是供市民休憩玩景用的,地势较周围稍高,从外面看上去颇有体量,顶部有个凉亭,假山内部则是中空的。五条悟心想,这是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好地方啊,连忙向前蹿了几步钻进了假山里,刚一进去就被早在此守株待兔的两只狸花猫摁住,五条悟吓得”喵喵“大叫,不断挣扎,可是根本无济于事,只能乖乖被他们押到了山顶的凉亭上。

一进凉亭,五条悟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凉亭正中是一张半人高的石桌,石桌周围有四个石鼓凳,石桌上有两只猫,其中一只猫毛色金黄,上面带有黑色的条纹,身形硕大,强壮矫健,好像是一只小号的老虎。他趴在另一只身材娇小的猫咪身上,两只猫正在旁若无人地交媾。那只强壮的猫像打桩机一样撞击着身下的猫,而那只娇小的猫咪则胆怯地伏在下面,忍受着急风骤雨般的奸淫,不敢有丝毫反抗,只能偶尔发出几声哀鸣。

凉亭的栏杆上,好几只可爱的小母猫和小公猫排成一排,或坐或卧等候在旁边,好像是等待临幸的秀女一样。

五条悟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他身边的两只狸花猫得意洋洋地对他介绍说:“他是这一带最强壮的猫,是我们群猫的首领,诨号‘两面宿傩’,今天你能成为他的猫,也是你的福气。”

五条悟想起来之前他的主人经常玩的一句梗:“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这时,号称“两面宿傩”的猫王一声低吼,发泄了出来。他身下的那只小猫如蒙大赦,飞也似的逃下了石桌。

两面宿傩迈着餍足的步伐,踱到了石桌边沿,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五条悟,懒洋洋地说道:“不错,不错,这只小白猫很对我的胃口,今天算你们两个立功了,刚才那只小猫就赏给你们吧。”

那两只狸花猫闻言大喜,猥琐地对视一眼,忙不迭地扑向了正趴在一旁喘息的可怜小猫。

“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你叫什么名字?”两面宿傩越看五条悟越喜欢,刚刚平息的欲火又蠢蠢欲动地烧了起来。

“我叫你大爷!”

五条悟趁着现在身边没有猫押着他,骂了一句扭头朝着公园外面逃去。

这个鬼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

…………………………

五条悟使出吃奶的劲向前冲,肺都要跑炸了。他逃到了公园外的空旷马路上,见身后没有人追来,才精疲力尽地倒在路中间,无助地喘息着,思考接下来自己该何去何从。

五条悟没有注意到,一群流浪狗已经悄悄地包围住了他。

“嗬——!”领头的野狗呲着牙发出一声低吼,五条悟这才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已经深陷罗网,进退无门。

“喵嗷——!”五条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想要找个间隙逃出去,可是刚刚经历一场了逃杀的五条悟四肢酸软,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挣脱野狗的包围圈。

“喵嗷!你们想干什么?这里的狗连猫都吃吗?”包围圈快速缩小,五条悟吓得魂飞魄散。

“呵呵,谁叫你这只小猫长得又好玩又好吃呢?”为首的野狗发出一声狞笑,“哥几个好几天没开荤了,今天拿你先爽了再吃。”

“变态!你爸让泰迪绿了生的你!我是你祖宗!救命啊!喵——!”五条悟绝望地大叫。

“老实点!”为首的野狗冲上前,一爪子拍倒五条悟,五条悟就像一颗毛球一样在他的爪子下骨碌了几圈。

野狗的首领冲着旁边一使眼色,就有两只野狗屁颠颠地跑出来,替他摁住了五条悟的身子。

“小猫咪先别哭,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野狗的首领淫笑着扑到五条悟的身上。

“我是猫!我是猫!你眼瞎吗?连猫狗都分不清!”五条悟现在身上只有嘴能动了。

“猫有猫的滋味,哥几个就好这口儿。”

一众野狗听到这句下流话,同时发出色眯眯的哄笑。

“你们是真狗!我还没有你们腿高,你们下得去手?!你们直接杀了我吧!呜——”

五条悟的嘴被一爪子摁在地上,身后的野狗恶狠狠地说:“再不老实先杀了你再奸尸。”

五条悟的尾巴被撩开,一只体型是他三倍的野狗马上就要把他先奸后杀。五条悟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脑子里走马灯一样闪现出和主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

“嗷呜——!”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令人肝胆惊颤的厉吼呼啸而来。

这群野狗本就是欺软怕硬的货色,吓得登时作鸟兽散。

死里逃生的五条悟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抬起茫然的碧蓝眼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匹超过半人高的野兽迈着威严的步伐向自己走来,浑身上下的毛发漆黑如墨,在月光下泛着隐隐的寒光。

“好帅啊!……不对,清醒一点!这种时候我在想什么啊!”五条悟一脸呆滞,内心戏倒是很足。

那只野兽走到了五条悟身前,低下头查看五条悟的情况,巨大的獠牙闪着冷白的光,在五条悟眼前晃过。

原来是一条大黑狗啊。五条悟终于辨认出了眼前的野兽是什么物种,战战兢兢地哀求:“大哥,求你别吃我,我就是毛厚一点,根本没有多少肉,也别让我那个好不好,我真的受不了,求你了,呜呜呜……”

“放心,我不吃你。”那条“大狗”看着很凶,声音倒是挺温柔的,“能站起来吗?没事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吧。”

“……哦好,谢谢你。”五条悟望着眼前的“大狗”,痴痴地说道。

…………………………

“我让你离开,你一直缠着我干什么?”那只“大狗”看着一直尾随着他的五条悟,无奈地说。

“你是个好人,不不不,好狗,我可以跟你回家吗?”五条悟厚着脸皮说道,“刚才已经是今天晚上我遇见的第三波坏蛋了,我自己一个人实在是太害怕了。”

“你没有自己的家吗?”对方被五条悟吵得头疼。

“我没有家了,求求你让我跟你回家吧,我很能干的,而且每天只需要吃一点点东西就能吃饱,我很乖的不会给你添麻烦,求求你了。”五条悟就差给对方跪下了。

那只“大狗”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没说同意,但也没说拒绝,就这么由着五条悟跟着自己。

那就算你默认了哦!谢谢你收留我,我会报答你的。我叫五条悟,你叫什么名字啊?”五条悟跟在他屁股后面上蹿下跳,一点儿也看不出刚才差点被先奸后杀的狼狈样子。

“……”黑色“大狗”还是不说话。

“你不说话,那我以后就叫你黑狗哥哥吧。”五条悟贱兮兮地说。

“?我叫伏黑惠。”

“啊,原来是伏黑哥,我记住了,伏黑哥以后叫我小悟就好。”

“哦。”伏黑惠淡淡地回应了一下。

“伏黑哥好帅啊。”

“伏黑哥自己住吗?”

“伏黑哥有女朋友了吗?”

“伏黑哥家住得好远啊。”

“伏黑哥……”

“伏黑哥……”

一路上伏黑惠被五条悟吵得脑浆子都要凝固了。

“小猫……小悟,你是因为太害怕了所以才这么话多吗?”

“啊这……”五条悟的表情很是尴尬。

“要是因为太害怕的话,完全是不必要的,既然我答应了收留你,就不会让你遇见危险,更不会半路抛弃你。要是因为你天生就是个话唠的话,我劝你改一改,我不喜欢话多的猫。”

“哦,知道了。”五条悟讪讪地答应一声,安安静静地跟在伏黑惠身边。

五条悟跟着伏黑惠走进了城市郊外的一处森林公园,在密林里的一个小土坡前停了下来。小土坡上有一个直径将近半米的洞口,伏黑惠冲着洞努了努嘴,五条悟就心领神会地钻了进去。

五条悟在前面走,扭头对跟在他身后进洞的伏黑惠打趣道:“我之前总宅在家里没有见过世面,不知道狗在野外居然是住在洞里的。”

“?狗从来不住地洞的。”

“啊?那你……”

“我是狼,狼在野外都是自己挖洞住的,你不知道吗?”

五条悟感觉浑身血都凉了。

…………………………

五条悟蜷缩在洞穴的最深处,哆哆嗦嗦地哀求道:“我错了,伏黑哥,不,伏黑爸爸,我真的错了,我蠢,我傻,我眼瞎,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该说你是狗,求求你别吃我,呜呜呜……”

“我要是真的想吃你,你怎么可能活到现在。”伏黑惠的语气冷冰冰的,“你要是后悔跟我回家的话,现在走也来得及。”

“我……我……我……”五条悟支支吾吾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不走,伏黑哥又不会伤害我,而且,我这个样子出去也是被吃掉,那我宁可被伏黑哥吃。”

说完,五条悟大着胆子凑近伏黑惠,和他贴贴。

伏黑惠的毛发看起来漆黑一团像铁毡一样,可是却出人意料的柔软顺滑,五条悟感受着伏黑惠滚烫的体温和毛皮下结实的筋肉,留下来的信念更加坚定了。

“既然不走了,那就快点睡吧,我累了。”说罢,伏黑惠把嘴揣进前臂的臂弯,任由五条悟靠在自己身上,一狼一猫沉沉睡去了。

…………………………

就这样,五条悟就在伏黑惠的家里住下了。

五条悟觉得,能每天和伏黑惠贴贴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伏黑惠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他心里也一定是这么想的。

这天下午,伏黑惠出门去找吃的,五条悟躺在洞口慵懒地着晒太阳。突然,一股骚气冲进了他的鼻腔。

“这什么味儿啊?”五条悟抬起头,发现一只狐狸正蹑手蹑脚地从土坡的另一侧悄悄靠近自己。

“你是谁?”五条悟警惕地盯着对方。

“你又是谁?为什么出现在小惠家门口?”对方反问道。

“要你管!你是干什么的?”五条悟本能地觉得对方没安好心。

“呵呵,我是小惠的男朋友,是和他青梅竹马的直哉。请教一下,你又是什么东西?”

五条悟闻言大怒:“呸!我和伏黑哥同居好长时间了,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直哉弯哉的,你少碰瓷我们伏黑哥!”

“什么?就你?和小惠同居?我呸!你也配!”这个自称直哉的狐狸显然也被激怒了,“我和小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早就私定终身了,小惠说他这辈子只喜欢我,说他对着其他任何动物都硬不起来,只有看见我才能成为真正的雄性,我们虽然没有名分,该干的事情一样不落全干过了,小惠离了我的身子晚上都睡不着觉。像你这种企图抢走小惠的第三者我见多了,来一个我打一个,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今天我非给你点儿颜色瞧瞧!你个骚货、贱人……”

五条悟不想和眼前这个神经病一般见识,转身就向洞里钻去。直哉以为五条悟被自己吓住了,一把薅住了五条悟的尾巴,两个人拉拉扯扯地滚作一团。

“禅院直哉!你干什么呢?”伏黑惠的声音在禅院直哉的耳边炸响,他慌忙撒开揪着五条悟耳朵的手,做出一副委曲求全、泫然欲泣的表情。

“小惠哥哥,你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啊?”

“你身上的骚味太重了,我隔着老远就能闻见。”伏黑惠把五条悟紧紧护在怀里,眼神凌厉地瞪着禅院直哉。

“小惠哥哥,他是谁啊?你快告诉我你们只是普通朋友,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好吗?”

五条悟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心想你这狐狸一身红毛,说出来的话倒是比绿茶还绿。

“和你没关系,你赶紧滚吧。”伏黑惠不耐烦地说。

“为什么?你们真的是那种关系吗?天啊,青梅竹马果然抵不过一见钟情,小惠哥哥你怎么能够这么伤害我?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对你的心,你难道不知道吗?”

禅院直哉戏瘾上头,对着一脸无语的伏黑惠和五条悟大飙演技。

“小惠,你和这个白毛小东西说过咱们从小就认识吗?你和他坦白过咱们之间的故事吗?你还记得那一夜,你强要我,撕裂了我的身体,我滴落的血吗?”

“禅院直哉你大白天说什么梦话?”伏黑惠浑身就是一个大写的无语。

“我问问你,这个白毛团子到底比我强在哪里?他有我爱你吗?再说,小惠对自己没点数吗?你看看你们两个的体型差,你稍微一使劲就能捅穿他。还是我好,无论小惠想怎么做,我都能接受……”禅院直哉越说越下道。

“你再在小悟面前胡说八道,我就撕了你。”伏黑惠感觉心中的无名之火就快压不住了。

“哦!渣男!”禅院直哉的语气无比做作。

哕了哕了,五条悟实在听不下去,抬头对伏黑惠说:“我饿了,咱们回去吃东西吧。”

“嗯嗯。”伏黑惠温柔地回应着五条悟,钻进了温馨的家中,留下禅院直哉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

当天晚上,五条悟把脸埋在伏黑惠柔顺温暖的毛发中,酸溜溜地问道:“今天那个一身骚气的红毛狐狸是怎么回事?”

“花痴。”

“啊?伏黑哥都能招来花痴了啊!”

“……嗯。”伏黑惠有点不好意思。

“那他说的话……”

“癔想。”

“哦。”

过了半晌,五条悟把脑袋拱进伏黑惠的怀里,碧蓝的双瞳认真地看着伏黑惠帅气威严的五官。

“小悟,今天怎么这么看着我啊?”伏黑惠问。

“那伏黑哥以后只和我贴贴好不好?”五条悟的声音有点怯生生的。

“没问题。”伏黑惠伸出硕大的爪子,温柔地捋了捋五条悟雪白的毛发,“本来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