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双性】无敌是多么寂寞

⚠️雷区警告:内有人体改造后的双性五条悟,注意避雷❗️

⚠️🔞🔞🔞纯肉文

⚠️Dirty Talk预警 OOC预警

⚠️含有:伏五

⚠️含有:调教、改造、双性、阴道/阴蒂高潮

⚠️满篇下头词句 遍地逻辑谬误 无限道德滑坡 极速三观碎裂🆘

⚠️如果不能接受,请自觉关闭

八、中间一段情,露出风流穴

2018年6月,伏黑惠认识了他的新同学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三人迅速成为了生死与共的好朋友。

“呐~呐~,小惠最近和悠仁同学走得很近嘛,”五条悟躺在伏黑惠宿舍的单人床上撒娇,“怎么回事?是私情吗?”

伏黑惠练了一天体术,正打算洗个澡然后早点睡觉。他一边脱衣服一边敷衍着五条悟的问话:“是啊,是私情,怎么了?老师吃醋了吗?”

“啧啧啧,养了九年的白菜让别人给拱了。”五条悟故作伤心的说。

伏黑惠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心想我不是早就被你吃干抹净了嘛,瞎吃什么醋啊。

“老师晚上没有别的事情了吗?没事就早点回家吧。”伏黑惠说完,转身进了浴室。

“喂喂喂,小惠这是要赶老师走吗?有了新同学就把老师扔在一边,真是个薄情的人。”五条悟依旧赖在床上,抬起头朝着浴室的方向喊道。

“老师都在我的宿舍赖了一周了,这样下去迟早虎杖和钉崎都会发现咱们的关系的。”伏黑惠的声音和着水声从浴室传来。

“那又怎样?有一个比你大13岁的男朋友让你在同学面前丢人了吗?还是你不想让他们知道你私底下玩得很大?”五条悟用挑衅的语气问道。

“唉。”伏黑惠叹口气。“老师怎么和小孩子一样?”

“我长了一副童颜,怎么不能像小孩子一样啊?”五条悟顶嘴顶上瘾了,“再说了,惠不陪我,我还可以去找狗卷同学,我不陪着惠,惠还有第二个炮友可以约吗?”

“哎呦,真拿老师没办法。老师愿意住在这里也行,但是老师必须老老实实地睡觉,不能像前几天那样欲求不满地总缠着我。今天虎杖都嫌弃我体能有退步,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被老师榨干了。”伏黑惠无奈地说。

“那明明是惠的问题,不要往老师身上推。狗卷同学就没有这么多闲事,就算是头一天晚上射到一滴不剩,第二天训练的时候也能元气满满,难怪他们都说狗卷同学体术很棒。再说,如果晚上在老师身上消耗的精力太多,那么明天我领你去找硝子小姐,让她用反转术式给你恢复恢复。”

伏黑惠在浴室里听到这样一番高论,惊得他差点儿一个趔趄坐地上。要是家入硝子知道五条悟打算把她的反转术式当成壮阳药使用,不得气得当场杀了他们。

“唉,小惠明明一刻也离不开我的肉穴,每天不来上几炮就睡不好觉,但是却非得装高冷,总是要我求着惠才会来操我,搞得我好像是个淫魔一样,其实惠的性欲强到我都招架不住呢!”五条悟躺在床上,自言自语地揭着伏黑惠的老底。

“好啦好啦,我答应今天好好满足老师,老师快消停消停吧。”伏黑惠感觉五条悟比熊孩子还难哄。

…………………………

伏黑惠洗完澡,腰间简单围着一条浴巾,赤裸着上身,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浴室,走到书桌旁边看到手机屏幕不停闪烁,便拿起了手机回消息。

“谁啊?有事吗?”五条悟瘫在伏黑惠的床上,懒洋洋地问。

“是虎杖和钉崎,他们问我明天晚上要不要出去吃。”伏黑惠盯着手机,头也不太抬回答道。

“哦。”五条悟不悦地回了一句。

伏黑惠没有理睬五条悟的小情绪,专心和同学讨论着明天晚上的安排。

“商量好了吗?”

“没。”

“哦。”

过了几分钟,五条悟再次问:“现在好了吗?”

“还没。”

“哦。”五条悟的语气酸溜溜的。

伏黑惠站在床前,捧着手机,专心致志地回着消息。

五条悟探出一条腿,轻轻踢了踢伏黑惠的腰眼。

“老师别闹。”伏黑惠盯着手机屏幕,头也不抬,往旁边挪了半步。

五条悟继续搞破坏,用脚趾夹住伏黑惠浴巾的一角,向下一拉,整条浴巾就滑落在地,伏黑惠的肉体完整地呈现在五条悟面前。

五条悟用脚掌色眯眯地蹭着伏黑惠的劲瘦的腰线、结实的臀部和健壮的大腿,还用脚趾撩拨着伏黑惠沉睡的巨蟒。伏黑惠这回不得不放下手机,用无奈又宠溺的语气对五条悟说道:“五条老师也太饥渴了,真拿你没办法。”

“明天晚上的安排,你们可以明天白天见了面再说啊。你都陪虎杖和钉崎玩了一整天了,现在也该陪陪我了吧。”说完,五条悟还特意朝着伏黑惠挑了挑眉毛。

伏黑惠当然明白五条悟的意思,心领神会地爬上床,压在五条悟的身上。

…………………………

五条悟正等着伏黑惠扒下自己的衣服进入自己的身体,伏黑惠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五条老师还记得禅院直哉给我的小礼物吗?”

“你说那个咒胎啊,我当然记得。小惠成功调服它做你的式神了吗?”

“呃……算是吧。我现在确实能把它当作式神驱使,不过它的能力……呃……有一点点特殊。”

“怎么个特殊法?”五条猫猫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呃……怎么说呢……老师看了就明白了。”伏黑惠搜肠刮肚也形容不出来,索性直接让五条悟眼见为实。

伏黑惠跪坐在床上,左手的拇指和食指圈成一个圆,右手的中指伸出插进圆心,结成了一个五条悟闻所未闻的暧昧手印。

“喂喂喂,这个式神的召唤手印也太……太诡异了。”五条悟隐隐感觉自己误上了老司机的车。

伏黑惠一声低叫:“鸨!”

紧接着,一只黄灰相间、外观似雁、体型肥硕的大鸟就出现在了五条悟的眼前。

“我操!我操!我操!”五条悟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禅院直哉到底给了你一个什么玩意儿!”

“就是……就是一个大鸨形象的式神啊,老师之前都没有发现吗?”伏黑惠操纵着这只大鸟落在了五条悟的头顶。

“我™️就知道禅院直哉那个孙子没安好心!”五条悟伸手把窝在自己头上的鸟轰开,气鼓鼓地说,“我明天就把禅院家夷为平地!”

“那个,老师,你不是想看我的新式神有什么能力吗?”伏黑惠试图把话题带回正轨。

“你的新式神是个大鸨诶!大鸨!大鸨!它可能拥有不用打马赛克的能力吗?”五条悟恶狠狠地说,“小惠,你养个大鸨有什么用?做任务的时候召唤出来能干什么?当场开家妓院,收编了咒灵去接客吗?”

“五条老师你别激动,其实,我觉得这个式神还是挺……呃……挺……挺那个……”伏黑惠吞吞吐吐半天,不知道怎么说才合适。

“挺什么?”五条悟一脸不爽地看着他。

“挺……挺适合老师的。”伏黑惠的措辞颇为含蓄。

“适合我?!”五条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天没见,小惠你是得了什么大病吗?你被禅院直哉夺舍了吗?还是这个式神有毒,你中毒了?”

“那个……就是……它是一个……呃……我是说……”

伏黑惠支支吾吾地,让五条悟更加生气了。

“小惠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说……那个……老师可以帮我试验一下我新式神的能力吗?”

“不可以!你去找隔壁的悠仁吧!”五条悟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伏黑惠的请求。

“为什么啊?”

“我是来帮小惠满足性欲的,不是来满足求知欲的!”五条悟理直气壮地说出了一套歪理。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伏黑惠恍然大悟,“五条老师别担心,这个式神的能力会让求知欲和性欲同时得到满足。”

“?怎么说?”五条悟一脸狐疑。

“呃呃,这个式神能把五条老师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怎么,小惠厌倦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了吗?”

“不不不,老师别多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个式神能让老师更……呃……更……更那个……”

“更什么?”

“更有吸引力。”

“不需要!我生下来就是万人迷!”五条悟气哼哼地说。

“不是,我的意思是,让老师更……更强一些。”伏黑惠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口。

“不需要!我生下来就是最强!”五条悟更不满意了。

“我……我是说……呃……呃……我想让老师的身体变得更淫荡一点。”伏黑惠措辞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说能既委婉又准确,索性打了一记直球过去。

“哈!我就知道是这样。小惠还嫌我不够淫荡吗?不可以!”五条悟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老师再考虑一下嘛。”

“没商量!除非……”五条悟成心卖起了关子。

“除非什么?”

“除非小惠做出主人的样子,命令我变得更骚。”五条悟用傲娇的语气说道。

“……噢……”面对五条悟这个活宝,伏黑惠真的无力吐槽了。

五条悟见自己成功调戏了伏黑惠,心情大好,得意洋洋地从床上翻身坐起,跪坐在伏黑惠的身前,屁股后撅,腰部下塌,上半身向前探,脑袋埋进伏黑惠的胸口,色眯眯地说:“我的小主人,请尽情地调教悟,让悟变得更加淫荡吧。”

伏黑惠看着骚气冲天的五条悟,深吸了一口气,装出一副严厉的口气说道:“五条老师!”

“主人,我在。”

“跪在地上,把自己扒光。”

“是,主人。”

…………………………

伏黑惠看着跪在地板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五条悟,稳了稳心神,双手结印,操纵着新式神“鸨”撞向了五条悟的身体。

五条悟感觉一股强大而混乱的咒力强势地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之间霸道地震荡着。

“我的新式神‘鸨’的能力是,”伏黑惠站五条悟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向他公布着自己术式的情报,“能成倍地扩大人体内的性欲,还能将人的身体改造成更适合性爱的形态,而且,改造的程度和被改造者的性欲成正比,被改造者的性欲越强,改造的程度越高,改造后的成果越夸张。”

“唔!”术式情报公开后,五条悟感觉体内乱窜的咒力更活跃了。

“此外,这种改造是可以通过反转术式修复的,不过,我觉得老师是不会在没有征得我的允许的情况下私自修复自己的身体的,对吧?毕竟,变得更骚是老师求之不得事情。”

“还有,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这个式神,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样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老师也不用太担心,毕竟,我还是能保障改造过的老师绝对比之前更加淫荡。”

…………………………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针对五条悟的改造基本完成。伏黑惠解除了术式,咒力消耗过大的他气喘吁吁地坐在床上休息,而五条悟则半跪在地板上,兴致勃勃地探索着自己的身体。

五条悟的胸肌变得更加厚实,乳头附近甚至显得有些肿胀。他本就浑圆挺翘的屁股变得更加丰硕,像两个挂在身后的篮球一样。冷白色的皮肤经过“鸨”的改造更加敏感,特别是脖子和后腰,用手指轻轻划过就能绽开一片红晕。乳头的敏感度更是成倍增长,五条悟捏了捏自己的乳头,一股酥麻感立刻直冲头顶。五条悟心想,自己以后出门必须要戴裹胸或者乳贴,不然走在路上就能被衬衫摩擦到高潮。

“身体真的变得更骚了!”五条悟对改造的结果很满意。

胯下的肉棒和卵蛋看起来更有分量了。他把自己的肉棒搓硬了,用手仔细比量着,唔,好像真的变大了诶。接着,五条悟将手向下探去,想掂一掂自己的卵蛋。

“嗯?!这是?”五条悟的指尖传来一丝不同寻常的触感,吓得他连忙箕坐在地,双腿大张,低头查看自己两腿之间的情况。

在五条悟的两腿之间、卵蛋之下,原本是平滑的会阴部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条娇嫩的肉缝!

“惠!这是怎么回事!”五条悟虽然阅人无数,可是从来没有碰过女人,他第一次看到这个陌生的器官,而且是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这把五条悟吓得方寸大乱。

伏黑惠没想到“鸨”会给自己带来这种惊喜,况且他也是第一次直面这个器官,好奇心大起,蹲下身来认真摆弄着。

“惠,我变成女孩子了……”五条悟快急哭了。

伏黑惠安抚性地摸了摸五条悟的头,可说出的话却无比扎心:“像钉崎、真希前辈那样的才是我所尊重的女孩子,老师这个样子怎么能和女孩子相提并论,充其量算是我手下的淫物罢了。”

“我不管,我要变回去。”泪眼婆娑的五条悟打算使用反转术式修复自己的会阴。

伏黑惠伸手拍了拍五条悟的脸,不悦地说:“怎么,五条老师不喜欢我对你的改造吗?刚才是谁跪在我面前叫主人的?又是谁非要变得更淫荡的?”

“惠……”

“老师!”伏黑惠打断了五条悟的话,“你应该叫我什么?”

“……主人。”

五条悟发现,一旦开启了伏黑惠的性爱阀门,伏黑惠就会比自己更懂得如何从情趣中获得快感。

…………………………

伏黑惠让五条悟仰躺在床上,双手抱住膝弯,胯下门户大敞,浅褐色的菊花和粉红色的女阴暴露在空气中。伏黑惠从书架上翻找出尘封已久的生理卫生课教材,找到画有女性生殖器解剖图的那一页,坐在床沿,左手捧着书,右手在五条悟的两腿之间指指戳戳。

“这里应该是大阴唇,老师的大阴唇好厚啊,扒开大阴唇里面是小阴唇,小阴唇里面有什么,我看看。”

伏黑惠的手指在五条悟的私处扒来扒去的,一股前所未有、难以名状的快感从五条悟的会阴部升起。

“主人……别……别动……好奇怪……”五条悟哀求道。

“的确很奇怪,老师的小阴唇里面有两个洞诶,下面那个应该是阴道,那上面那个就应该是尿道。咦?这么一来五条老师就有两个尿道了,好神奇啊,老师以后不能站着上厕所了。”伏黑惠的好奇心和猎奇心均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啊,那尿道口上面的就是传说中的阴蒂了吧。”说着伏黑惠用食指轻轻揉了揉这颗小豆豆。

“唔——!怎么回事?”五条悟猝不及防地被一股快感击中,忍不住呻吟出声。

“很显然,老师的脑子还没有完全理解这幅崭新的器官,但是老师的身体倒是快速适应了这种新奇的快感。”伏黑惠总结道,“老师的女阴粉粉嫩嫩的,阴唇又肥厚又敏感,不过最容易兴奋的部位还是阴蒂。对了,我还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

说着,伏黑惠用手掌高高托起五条悟沉甸甸的卵蛋,然后猛然松手,硕大的卵蛋向下垂落,重重地砸在了阴蒂和阴唇上。

“啊哈——!”自己的男阴撞击自己的女阴所带来的双重快感,让五条悟头皮发麻,忍不住淫叫起来,马眼和阴道口同时冒出一股淫水。

眼前的奇异景象让伏黑惠大受震撼:“居然真的可以这样!五条老师可以用自己的睾丸当作跳蛋按摩自己的阴蒂!”

五条悟躺在床上,羞得无地自容:“惠……主人……求求你……别玩了……太奇怪了……不要……”

“老师别急,我再看看老师阴道里面是什么样子。”

伏黑惠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掰开五条悟的阴道口,左手打开手机手电筒,向内探照着。

“老师的阴道里面已经湿透了,颜色也是粉嫩嫩的,能看见里面有一圈一圈的褶皱,更深处就看不到了。”

伏黑惠试探性地向里面伸进一根手指,阴道粉红色的肉壁马上就将这根手指紧紧包裹起来,肉壁上的褶皱像是有生命一样不断磨蹭、吮吸着伏黑惠的指尖,丰沛的爱液源源不断地从阴道深处涌出来,将手指浸得水津津的,帮助着手指破开一层层的褶皱探向更深处。手指很快完全插了进去,伏黑惠微微勾起指尖在湿漉漉的肉壁上来回摸索,肉壁上的褶皱居然也颇为好客地翕动着、滑动着,好像在回应着手指的问候。伏黑惠满满将手指抽出,谁知阴道内的层层软肉将这根手指环环箍住,形成一股吸力,好像在挽留着手指。等到伏黑惠把指尖完全抽出五条悟的阴道,一股晶莹的爱液也随之溢出。

伏黑惠的脑子里闪过一个词——“人间名器”。

“五条老师,你的小洞真厉害!真应该把你这个洞做成倒模飞机杯,让高专的同学人手一个。”

五条悟没有说话,只是用轻微的呻吟声回应着。

“对了,老师刚才到底是种什么感觉啊?”伏黑惠好奇地问道。

“奇怪……太奇怪了……又酥又痒……说不出来……”五条悟断断续续地说着。

“舒服吗?”

“……嗯。”

“能感觉到自己流水了吗?”伏黑惠也有恶劣的一面。

“……能。”

“还想要吗?”

“……想。”

“真的吗?”

“……真的。”

“想要什么?”

“……想要……主人的手指……插我……唔!”

伏黑惠从善如流地向眼前的小洞插进了两根手指,来来回回地抽送着,五条悟分泌出的爱液随着伏黑惠的动作漾满了阴户,顺着会阴和臀缝留下,沾湿了身下的床单。

伏黑惠一只手抽插着五条悟的阴道,另一只手则抚摸着下方那朵淡褐色的菊花。五条悟的菊花也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从阴户流下的爱液还是后庭自己分泌的淫水。伏黑惠伸出舌头,用舌尖逗弄着五条悟的阴蒂,还时不时将阴蒂抿在嘴里吮吸。吸了一会儿阴蒂,伏黑惠又把五条悟的卵蛋含入口中不停地吞吐,等到五条悟的阴囊完全被自己的唾液打湿,伏黑惠又探出脑袋,用舌头上下舔弄着五条悟的肉棒,用嘴裹住五条悟的龟头。

就这样,伏黑惠用两只手摆弄着五条悟的两个小穴,嘴巴则一刻不停地从阴蒂到龟头循环往复地舔舐。五条悟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刺激,整个身子被多重快感轮番碾过,软绵绵地瘫在床上,像一块刚刚凝固的皮冻一样。五条悟的五官因为极度的快感而扭曲在一起,眼里止不住冒出生理性的泪水,浑身上下汗涔涔的,雪白的头发凌乱地粘在额头和鬓角,胸口大幅度起伏着,手指和脚趾蜷曲起来,两条腿无力地蹬蹭着床单。

“主人……放过我吧……求……求……啊哈……呜呜……救命……我不行了……啊……要死了……主人……求你……嗯哈……不行……”

五条悟仰着头高声淫叫着,求饶的声音传到伏黑惠的耳朵里却好像是一声声鼓励,让他更用力地玩弄着眼前这具淫荡的身体。

五条悟的叫声越来越高,喘息也越来越快,下体的淫水也越流越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五条悟猛地拔高了呻吟的调门,身体像北风中的枯枝一样大幅度抖动起来,阴道内的吸力骤然加大,马眼、阴道和菊穴同时涌出一股股浊液。

伏黑惠正在舔弄五条悟的阴蒂,被这突如其来的高潮喷了一脸。

…………………………

高潮后的五条悟像被人抽去了骨头一样,一动不动地瘫软在床上,双眼无神地望向天花板,嘴巴微张,喘息的声音都带着颤抖。胸口和腹部全都是他喷出的精液,双腿无助地岔开,阴蒂被卵袋遮盖住,只露出红肿外翻的小阴唇。他身下的床单已经被他分泌的汗水和淫水完全打湿,甚至能隐约透出下面铺的褥子上的纹理。

伏黑惠翻身下床,从地上捡起之前被五条悟用脚趾拽落的浴巾,擦了擦脸,又帮五条悟擦了擦湿漉漉的躯干和阴户,再一次抬腿上床,跪坐在五条悟的身后,分开五条悟的两条长腿架在肩上,粗大的肉棒直指五条悟的阴户,滚烫的龟头在五条悟的阴唇上蹭来蹭去。

“主人,你要干什么?”五条悟察觉到身后的状况,连忙问道。

“干你啊。老师爽了,我还憋着呢。”伏黑惠用手分开五条悟的阴唇,龟头顶住阴道口,眼瞧着就要往里捅。

“不要!不要!不要!”五条悟吓得连声拒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扭动着身体想要逃离伏黑惠的身下。

“我真不行了,主人,真的不行了,我已经到极限了,再来一次就真的玩坏了。”五条悟哀求着伏黑惠。

“老师不是会反转术式么,玩坏了又有什么关系?”伏黑惠还记得刚才五条悟要让家入硝子用反转术式给自壮阳的事情。

“不一样的,主人,求你了,下次好不好?”五条悟快急哭了。

“好吧,看在老师刚被改造还没有完全适应,我就先饶过老师一回。但是,”伏黑惠挺了挺他的肉棒,“我怎么办?”

“我可以用手和嘴给主人服务。”五条悟见伏黑惠松口了,忙不迭地说。

“算了,我自己DIY吧。”伏黑惠到底是心疼五条悟的。

“谢谢主人。”五条悟如释重负。

“不过,”伏黑惠话锋一转,“五条老师要在我面前自慰,给我助性。”

“好的,主人。”五条悟心想,自慰总比被高中生的钻石肉棒操上半宿来得轻松。

…………………………

伏黑惠从床头柜里取出一个飞机杯和一瓶润滑油,身下垫着靠垫,半躺在床头。他往自己的肉棒上淋上润滑油,用手撸均匀了,又向飞机杯的入口处挤了一大股润滑油,洞口对准龟头,双手一使劲,整根大肉棒就捅进了可怜的飞机杯里。

五条悟仰躺在伏黑惠面前,双腿大张,一只手揉搓着自己敏感的乳头,另一只手撸动着自己的肉棒,口中泄出细碎的呻吟。

“别光打飞机,用手抠一抠你的下面。”伏黑惠命令道。

五条悟听话地伸出手指,指腹揉搓自己的阴蒂,指尖刮擦着自己的阴唇,不一会儿功夫手指上就沾满了晶莹的爱液。

五条悟用被爱液浸润的那只手握住自己的肉棒,把自己的爱液当作润滑油打着飞机,另一只手则顶替了抠挖女阴的工作。

就这样,五条悟的两只手交替着抚慰着他的两套性器,两套性器都被爱液浸得水亮亮的。下体传来的双重快感让五条悟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亢。

“嗯啊……好爽!……主人,你看看我……我够不够骚……啊哈……”

伏黑惠目不交睫地盯着五条悟的淫态,握着飞机杯,上下飞速地撸动着自己的肉棒。一时间,浪荡的呻吟和黏腻的水声充斥着伏黑惠的宿舍。

五条悟感觉自己快到高潮了,可是伏黑惠还一点要射的意思都没有。五条悟心想,在惠射出来之前,他不得不一直给他表演自慰秀,如果自己不控制一下高潮的频率的话,他恐怕要连续高潮好多次才能等到惠的高潮。想到这里,五条悟将两只手从下体拿开,转而抚弄自己周身流畅健壮的肌肉线条,扭动自己的腰胯向伏黑惠展示着自己水灵灵的女阴,迷离的双眼不停地朝着伏黑惠放电。

五条悟企图利用这一副媚态,在不耽误伏黑惠的视觉享受的情况下,冷却一下来自两套性器的快感。

“五条老师怎么换招数了,是怕太早来高潮而吃亏么?”伏黑惠一眼就看穿了五条悟的小伎俩。

“啊这……不是的,我只是觉得这样更能取悦主人罢了。”五条悟还想狡辩。

“呵呵。”伏黑惠也不多和他废话,抬起一只脚,大脚趾狠狠踩上了五条悟的阴蒂。

“啊——!”五条悟的身体本来就在高潮的边缘,伏黑惠这么一踩,直接把五条悟送上了高潮。五条悟高叫一声,浑身战栗,一大股爱液全部喷溅到了伏黑惠的脚掌上。

伏黑惠丝毫不给五条悟缓冲的时间,借着爱液的润滑,用脚掌蹬蹭着五条悟的阴户。

伏黑惠刚刚洗过澡,脚上干干净净的,甚至还有一丝沐浴露的香味。因为长期练习体术的关系,伏黑惠的脚底有一层薄茧,借着腿部肌肉的力量重重地碾过伏黑惠的阴道口和阴蒂,带给五条悟触电般的快感。

不过三五分钟的功夫,五条悟又发出一声淫叫,再次到达了高潮。

“乖乖在我面前自慰,如果再耍花招的话,我就直接提枪操进去了。”伏黑惠警告五条悟。

“主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五条悟用水汪汪的苍天之瞳看着伏黑惠,伸出手勤勤恳恳地抠挖着自己的下体。

…………………………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五条悟又高潮了两次。

“五条老师再接再厉啊,我看得很过瘾,马上就要射了。”

五条悟的嗓子都喊哑了,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连握住自己的肉棒都很困难,阴蒂都快揉肿了,小阴唇充血到颜色通红。他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哀求伏黑惠:“主人,饶了我吧,太刺激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唉,真拿老师没办法,老师可以不用继续自慰了。”

“谢谢主人,主人真好。”五条悟如蒙大赦,像一个用完后随手丢在地上的大号避孕套一样,湿漉漉地瘫在床上。

伏黑惠本来马上就要射了,可是助兴的节目突然停了下来,这让他觉得身下的飞机杯变得索然无味。

他摘下套在肉棒上的飞机杯,随手扔在一边,伸手掐住五条悟的脚踝,拉过五条悟的两只脚,在脚掌上挤上润滑油,又让五条悟的两只脚脚心相对,夹住自己的肉棒,两手攥着五条悟的两只脚给自己打起了飞机。

“我操!真爽!五条老师身体的任何一处都是上好的淫器啊!”伏黑惠爽到飞起,口中不住地赞叹,“五条老师真应该专门学学怎么给男人足交,不然浪费了这样一双嫩足。”

五条悟失神地躺在床上,任凭伏黑惠蹂躏着自己的双足。

五条悟虽然比伏黑惠年长13岁,但是他的无下限术式始终保护着他的皮肤不受外界任何磨损,这让他的脚掌就像婴儿一样柔软光滑。五条悟的脚型瘦长,脚背和脚趾上骨节分明,是力与美的完美结合体,可是他的脚掌却粉嘟嘟、肉乎乎的,配合上光滑柔软的皮肤,让伏黑惠感觉比从前五条悟用手给他打飞机还要舒服。

“嗯嗯嗯嗯……嘶啊——!”伏黑惠终于到达了高潮,将浓稠的精液全部喷涂在了五条悟的双脚上。

…………………………

射过之后的伏黑惠感觉浑身神清气爽,他擦拭了一遍二人的身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床铺,抱起依旧浑身瘫软的五条悟,把他塞进被窝里,关了灯,躺在五条悟的身边。

“惠,我可以用反转术式变回去么?”五条悟和伏黑惠在被窝里贴贴,轻声请求到。

“不可以,我还没有真正干进老师的阴道呢。”伏黑惠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哦。”五条悟委屈巴巴地哼了一声。

伏黑惠温柔地摸了摸五条悟的头,还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以示安慰。

“对了,我记得惠从来没有和女生有过亲密接触,对吧?”五条悟突然问道。

“对啊,这一点老师不是最清楚的么。”伏黑惠不知道五条悟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记得,惠从小第一个暗恋对象就是我,对吧?”五条悟继续问着。

“啊,对。”

“所以惠之前只看过GV,从来没有看过AV,对吧?”

“啊这,是啊。”

“那么,惠是从哪里学到的那种玩弄女人的手法的?”五条悟酸溜溜地质问道。

“啊?“

”啊什么啊?惠刚才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器官吧?怎么就无师自通地能把我玩得欲仙欲死呢?”

“我……我……我……”伏黑惠支支吾吾地不肯说。

“老师都陪你上床了,你还忍心欺骗老师么?”

“我也是和别人学的,老师就别问了。”伏黑惠不好意思地说道。

“谁啊谁啊谁啊?谁教坏了我们家小惠?”五条悟穷追不舍。

“那个……呃……其实是……虎杖教我的。”伏黑惠不得已说了实话。

“悠仁同学?!他这么有经验的吗?真是小看他了。”五条悟不可置信地问道。

“老师不要误会!虎杖有好几十个T的AV,他有事没事就和我讲那种东西,还邀请我一起去看。”伏黑惠越说越心虚。声音像是蚊子哼哼一样。

“哈!原来如此!男高中生都是这样,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好啦好啦,五条老师别闹了,赶紧睡觉吧,明天还有事呢,我定个闹钟。”说着,伏黑惠拿起手机。

“咦?虎杖给我发了好多条消息。”

“让我看看!”五条悟一把抢过了伏黑惠的手机。

…………………………

五条悟查看着虎杖悠仁刚才给伏黑惠发的消息,越看表情越尴尬,越看心情越无语。

虎杖发来的第一条消息是:【伏黑,你干什么好事呢[坏笑][坏笑]我好像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

然后是:【要不要一起,我这里有好东西[坏笑][坏笑]】

过了几分钟,虎杖又发来两条消息:

【伏黑你不义气啊[衰][衰][衰]】

【自己看片不带着我[伤心][伤心][伤心]】

又过了一会儿,虎杖接连发了好几个“大受震撼”的表情包,后面跟着两条消息:

【伏黑你口味原来这么重[惊讶][惊讶][惊讶]叫得太惨了吧[害怕][害怕][害怕]】

【你收敛一点,让钉崎听到就不好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虎杖连续发来四条消息,每一条都自带三观碎裂的音效:

【伏黑你怎么不回我消息[救命][救命][救命]】

【我操!你不会真带人回宿舍了吧?我在隔壁都听傻了】

【我操!她是在叫你主人吗?妈耶伏黑我服了】

【我操操操操操操!是个男的!我™️©†¥√&*(*%◊¨Á◊¸„˛‰Âد】

又过了几分钟,虎杖发来了倒数第二条消息:【伏黑你™️怎么总提起五条老师?!是我听错了吗?!五条老师在你宿舍里?!】

字里行间,透露出虎杖悠仁的SAN值已经归零了。

就在十分钟前,虎杖悠仁发来了最后一条消息:【伏黑[微笑]你睡了吗[微笑]我睡不着[心碎]明天见[微笑]我有话问你[爱心]】

…………………………

次日凌晨,五条悟给夜蛾校长发了一条信息,说他带着伏黑惠出门历练了,过几天再回来。然后发动“瞬移”,拉着伏黑惠逃出了高专。

虎杖悠仁一大早在伏黑惠房门前扑了个空,正好遇见了赶去吃早饭的钉崎野蔷薇。

“钉崎,你看见伏黑了吗?”虎杖悠仁焦急地问道。

“没有,有事吗?”

“……没事。”虎杖悠仁欲言又止。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吞吞吐吐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你。”

“啊这……没事,找伏黑有点私事罢了。”虎杖悠仁想打个马虎眼糊弄过去。

“啊,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发现五条老师和伏黑的关系了?”钉崎的脸上古井无波。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昨天晚上的真的是五条老师吗?”虎杖悠仁被钉崎的话惊得都要炸毛了。

“啊,是吧,你才发现吗?很迟钝诶。”钉崎说完,头也不回地朝早点铺走去。

“哎哎等等我,你怎么发现的?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啊?”虎杖悠仁喋喋不休地缠上了钉崎。

“自从我入学,五条老师每天晚上都住在伏黑的宿舍里,很好猜到的吧。”钉崎白了虎杖悠仁一眼,接着说道,“还有,虎杖同学你是不是对女生有什么误解?我为什么要像你一样整天大惊小怪地八卦老师的私人生活?很无聊诶。”

“啊这……”虎杖悠仁差点儿被钉崎噎成简笔画。

“快走吧,那一家的早餐很好吃的,去晚了就没有了。”钉崎帅气地一转头,大踏步向前走去。

…………………………

后记

钉崎野蔷薇是本文唯一没有OOC的角色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