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五】为人师表(下)

⚠️纯肉文🔞

⚠️含有:悠五

⚠️ OOC预警 悠纯情 五不洁

背景&前情提要:

双重人格的虎杖悠仁/两面宿傩,白天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高中生虎杖悠仁,晚上是兼职同志酒吧酒保的不良混混两面宿傩;转变为两面宿傩时身体会出现纹身。

五条悟是虎杖悠仁的深柜老师,28岁的处男,尝试在网上交友,被两面宿傩诱奸,还被两面宿傩带到自己供职的酒吧做成肉便器。

伏黑甚尔是伏黑惠的父亲,也是五条悟卖淫的那家酒吧的GoGoBoy,借着开家长会的机会爆操了五条悟。

正文:

“叮铃铃铃铃——”

随着一声清脆的下课铃响,五条悟如释重负地走出了教室。

“班上怎么这么多男同学啊,真是烦死了。”五条悟快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反锁上门,急不可耐地脱下裤子,从抽屉里拿出一颗跳蛋,塞进了已经完全湿透的菊穴中。

“啊呀!我又活过来了……”五条悟撅着屁股趴在办公桌上,舒服地喟叹着。

自从落入两面宿傩的魔爪后,五条悟的身体就越来越淫荡,随时随地都可能发情。刚才上课的时候突然来感觉了,吓得五条悟赶紧安排学生做习题,自己坐在讲桌后面夹着腿忍耐着。谁知道虎杖悠仁突然窜上讲台问问题,健壮的身体趴在讲桌上,英俊可爱的脸凑到他眼前,求知的眼神专注地盯着他。这个场景威力堪比两面宿傩喂给他的烈性媚药,瞬间彻底点燃了他体内的熊熊欲火。

好不容易硬着头皮捱到了下课,五条悟急忙抽身逃到办公室,用跳蛋疏解着自己的欲望。小巧的跳蛋在五条悟的体内快活地震动着,敏感的肠壁将快感源源不断地传递到大脑。五条悟的左手撑在办公桌上,右手伸到身下撸动着自己的肉棒,不一会儿的功夫,五条悟就在这前后夹击中败下阵来,战栗着射出一滩浓精。

…………………………

下一节课已经上课了,五条悟攥着沾满淫水的跳蛋,蹑手蹑脚地走出办公室,快速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来到了卫生间内。五条悟向里探头瞄了瞄,见卫生间内没有人,这才放心大胆地走到洗手台前,认真地冲洗着跳蛋。

“五条老师在干什么?”身后的厕所隔间门突然打开,门后闪出一位粉发少年。

“虎……虎杖同学!你怎么没去上课?”五条悟被这句话吓得都炸毛了,连忙用手掩住跳蛋,眼神闪烁地问道。

“五条老师在洗什么?”虎杖悠仁几步窜到了五条悟面前,一把抢过那颗跳蛋,举到眼前仔细端详。

“你……干什么!”五条悟想躲闪,可是惊魂未定的他,四肢的反应终究是慢了半拍。

“哼,果然如此!五条老师果然是这样的!”虎杖悠仁用正义的目光直视着五条悟。

“哎……悠仁……你听我解释。”五条悟扑上去抢回那颗跳蛋,张口结舌地想要解释。

“老师不要再狡辩了,我都已经知道了!”虎杖悠仁气鼓鼓地说,“老师觉得我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对老师做的事能瞒住我吗?老师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两面宿傩用我的身体和老师发生过的事情吗?”

“我不是……我没有……我……”面对虎杖悠仁的揭发,五条悟心虚到极点,低下头不敢直视虎杖悠仁的眼睛。

虎杖悠仁伸手薅住了五条悟的脖领子,强迫身高一米九的五条悟弯下腰来和自己对视。

“五条老师想说自己是被强迫的吗?可是目前为止五条老师明明也乐在其中对吧?那些照片和录像我都看到过,老师不要再抵赖了!这颗跳蛋老师又怎么解释?这也是两面宿傩强迫老师的吗?还是说五条老师骨子里就是一个淫荡的骚货,两面宿傩不过是帮助老师认清了自己的本来面目罢了,对吗?”虎杖悠仁瞪着五条悟,嘴里发出了连珠炮般的质问。

五条悟想要解释,却觉得脑子里前所未有的词穷。虎杖悠仁说的没有错,他现在的确已经沉沦其中了;而且他早就意识到,虎杖悠仁早晚会发现这一切,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刻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我的秘密将暴露出来。自从那天晚上我踏进两面宿傩的公寓、成为他的玩物后,就注定是这个结局。已经落入了两面宿傩这个纯恶魔的手心,我难道还能够期待着拥有正常的身体、回归普通的生活吗?

想到这里,五条悟反倒镇定下来。他拨开虎杖悠仁攥着他脖领子的手,直起身体,斜靠在洗手台边,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用破罐子破摔的语气说道:

“事已至此,我也没有能对悠仁解释的了。”

“如果悠仁因此厌恶我,那也是我自作自受。”

“如果悠仁不想让大家继续被我的表面所蒙蔽,那我也无能为力。”

“总之,我让悠仁失望了,对不起。”

虎杖悠仁听到五条悟这么说,内心的无名之火反而更加旺盛,五官因为激烈的情绪而纠结在一起,五条悟甚至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闪烁的泪光。

“不对的!不对的!五条老师不能这个样子!”虎杖悠仁拼命压抑住自己嘶吼的冲动,这让他的嗓音听起来沙哑痛苦,“老师你清醒一点!两面宿傩他是纯粹的恶!他只是把老师当个玩具,等到玩腻后就会抛弃老师,甚至会用老师的秘密毁了老师!”

“我知道啊,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你也见到了,他已经把我变成这个样子,我早就无法自拔了。”五条悟指了指虎杖悠仁手里的跳蛋,无奈地笑了笑。

“老师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可以帮助老师的,我最了解两面宿傩了,我可以帮老师摆脱他。”

“悠仁,谢谢你,可是这是我自己的麻烦,我不希望悠仁牵涉进来,我不希望悠仁因为我受伤。”

“可是两面宿傩和我共享身体,我怎么可能不被牵涉进来啊。难道说,五条老师已经被两面宿傩那个恶魔迷住了吗?为什么?老师是喜欢他的身体,还是喜欢那个邪恶的灵魂?”虎杖悠仁抓起五条悟的手,紧紧握在怀里,“要是老师仅仅是喜欢两面宿傩带给老师的性快感,那我也可以使用这具身体满足老师,我也可以学习那些花招让老师快活;要是老师真的被两面宿傩的灵魂蛊惑了,那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老师脱离他的控制。我一定要保护好五条老师!”

说到这里,虎杖悠仁顿了顿,接着,他鼓起勇气说出了一直埋藏在心里的话。

“我一定要保护好五条老师,因为老师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我喜欢五条老师,悠仁真的喜欢五条老师!”

五条悟的心被这一番直球表白击中,心里淌过一股暖流,眼前好像绽开了无数的花朵。可是,刹那间他就把内心的悸动强行压制住,脸上换上了职业性的微笑,对着虎杖悠仁说:“老师知道的,悠仁也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

“不!不!不是的!我不要当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我要当老师心中那个特别的人,我是真心喜欢老师的!”第一次表白的男高中生都快急哭了。

“老师明白悠仁同学的心,可是我已经不配拥有悠仁的爱了,我现在……”

“我不介意!”虎杖悠仁打断了五条悟的话,“我不介意老师的秘密,我只想要老师的心里也有我,我想陪老师一起走出眼前的困境,我一定会把老师从两面宿傩手里救出来!”

话音刚落,五条悟就感觉一双炽热的嘴唇吻了上来。

…………………………

初次接吻的虎杖悠仁紧紧抱住五条悟的身体,不知疲倦地吻着五条悟柔软的豆沙色嘴唇,还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把舌头伸进了五条悟的口腔。两条舌头忘我地纠缠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心意。

“嗯?”虎杖悠仁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低头向下看去,只见五条悟的裆部鼓起一个大包,硬硬地顶在自己小腹上。

“哎呀,悠仁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我有点儿忍不住。”五条悟感觉自己的生理反应破坏了刚才纯情的氛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啊这……”悠仁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问,“五条老师这是……在对我发情吗?”

“啊?算是吧……毕竟,老师也很喜欢悠仁呢。”五条悟明明早就对和男人的亲密接触习以为常,现在却又体会到了那久违的羞涩感觉。

“老师,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心喜欢老师的,不是馋老师的身子。我和两面宿傩不一样……”虎杖悠仁觉察到洗手台前的气氛逐渐从纯情转为色情,结结巴巴地解释说。

五条悟抬手摸了摸虎杖悠仁粉色的尖刺短发,下巴枕在虎杖悠仁的肩膀上,轻轻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悠仁是真心的,我对悠仁也是真心的。只不过,悠仁同学的味道太好闻了,我的身体馋悠仁的身体罢了。”

“啊?五条老师馋我?”虎杖悠仁毕竟是一名钻石男高中生,五条悟的话犹如万艾可,直接唤醒了他身体内的野兽。

…………………………

虎杖悠仁和五条悟纠缠着滚进了卫生间最里侧的无障碍隔间,一进去虎杖悠仁就把五条悟压在门上,顺手锁住了门,舌头激烈地在五条悟口中搅动,两只手哆哆嗦嗦地去解五条悟的衬衫扣子。

“别急,慢慢来。”五条悟的手覆上了虎杖悠仁的手,引导他把自己的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又把手伸进虎杖悠仁黄色帽衫的下摆,在他结实的八块腹肌上摩挲。五条悟明显地感觉到虎杖悠仁的小腹像触电一样不断紧绷,胯下的那一大包也越发突起。

虎杖悠仁也学着五条悟的手法,抚摸着五条悟的腹肌,口中的舌吻的动作却是一刻也没有停,五条悟感觉自己都有点窒息了。

五条悟的手滑向了虎杖悠仁的下身,轻松解开了运动裤的系带,虎杖悠仁宽松的裤子随之滑落在他的脚腕。接着,五条悟又脱下来虎杖悠仁的黄色帽衫,手掌从虎杖修长的锁骨开始,抚过厚实的胸肌和分明的腹肌,顺着人鱼线向下握住了他胯下的一大包。

悠仁同学的身上没有那些色气的纹身,光溜溜的身体散发出勃勃的生气,唔,感觉更色了。五条悟的眼睛扫过虎杖悠仁的身体,发自内心地赞叹着。

“老师可以看看悠仁同学吗?”五条悟问道。

“啊?什么?”虎杖悠仁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五条悟说的是什么意思,“那个……老师……老师请随意。”

五条悟的两根食指勾住内裤的上缘,用力向下一拉,一根硕大滚烫的肉棒就跃入了五条悟的视线。

虽然早就和这根肉棒有过无数次负距离接触,可是此情此景还是让五条悟内心不住悸动。他握住眼前的大肉棒,轻轻上下撸动着,口中喃喃自语:“这不是两面宿傩的肉棒,这是悠仁同学的肉棒,是悠仁同学的啊!”

“那个,老师,你,还满意吗?”虎杖悠仁低头不敢和五条悟对视,结结巴巴地说。

“哎呀,看着还行,就是不知道用起来怎么样。”五条悟成心和虎杖悠仁打趣。

“那个……我……那个……请五条老师尽情享用我吧!”虎杖悠仁一脸羞涩地对五条悟说。

年!下!直!球!

五条悟被彻底拿捏住了。

…………………………

虎杖悠仁被五条悟摁坐在马桶上,浑身上下几乎一丝不挂,只穿着一双高筒足球袜和一双深色运动鞋。五条悟站在虎杖悠仁面前,解开腰带褪下了裤子,蹬掉了皮鞋,分开腿跨坐在虎杖悠仁的大腿上,衬衫大敞着,下摆刚好能挡住五条悟的屁股。

虎杖悠仁把手绕到五条悟的身后,揉捏起那对浑圆挺翘的臀瓣,指尖慢慢凑近五条悟的菊花,逡巡在穴口不敢探入。

“悠仁,没事的,我刚玩过跳蛋,后面还很放松。”五条悟看出了虎杖悠仁的担心,温柔地鼓励着他。

虎杖悠仁这才开始用手指探索五条悟的后庭。五条悟的菊花光滑无毛,刚刚吞吐过跳蛋的括约肌轻而易举地就吸入了一根手指,穴内早已淫水泛滥,湿滑的肠肉吮吸着虎杖悠仁的手指,指尖上奇异的触感让虎杖悠仁一阵阵头皮发麻。

五条悟低头看了看虎杖悠仁挺立的大肉棒,慢慢伸直双腿把屁股向前凑,将自己的菊花对准虎杖悠仁大肉棒的正上方,两只手伸到身后主动掰开自己的屁股,慢慢向下蹲去。

虎杖悠仁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龟头顶住了一个湿软的小口,慢慢地挤了进去,龟头一点一点在五条悟体内开拓着,直到五条悟的后穴完全将他的肉棒吞下。

五条悟微微蹙着眉头,大口喘着气,努力适应着硕大肉棒的入侵。

“虽然……啊哈……被这根鸡巴……呃啊……插过好多次了……唔……但是这次是最爽的……”五条悟把手扶在虎杖悠仁的胸肌上,断断续续地说道,“因为……今天……啊哈……不是两面宿傩……而是……呃哈……悠仁在干我……”

五条悟说完后,感觉体内的肉棒瞬间又胀大一圈。

“悠仁,按照你的本能,动起来吧。”五条悟低头亲了亲虎杖悠仁的嘴角。

虎杖悠仁虽然是第一次做爱,可是他的身体早已非常熟悉如何干爽五条悟了。他依照性交的本能,上下挺动着腰胯,插在五条悟体内的肉棒则轻车熟路地在五条悟的G点上来回碾压。

五条悟被虎杖悠仁操得渐入佳境,跟随着虎杖悠仁的动作主动上下套弄着,他自己的肉棒则在虎杖悠仁面前来回甩动,时不时撞击在二人的腹肌上。

“老师,我好爽。”虎杖悠仁感觉自己飘在云端。

“悠仁很棒,把我操得也好爽。”五条悟鼓励着他的学生。

“我好喜欢五条老师。”

“老师也最喜欢悠仁了。”五条悟更加卖力地驱动双腿,上下摆动腰肢吞吐着虎杖悠仁的肉棒,双手还捏住了虎杖悠仁的乳头反复揉搓。

“我……我……我快来了。”虎杖悠仁的喘息声明显变粗。

“好的……嗯啊……我也要来了。”

就在二人情意正浓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下课铃,紧接着卫生间内就响起了络绎不绝的脚步声。五条悟赶紧用嘴捂住了虎杖悠仁的嘴。

虎杖悠仁发出“唔唔”的轻呼。他感觉五条悟的括约肌猛然夹紧,肠肉紧紧绞住,肠壁上每一处褶皱都在按摩着他的肉棒。一边是来自五条悟这个极品肉穴的吮吸,一边是差点儿被人发现的刺激,虎杖悠仁在这双重快感下到达了高潮,两只手狠狠抓住五条悟的腰按向自己的肉棒,数十股热液冲刷着五条悟的肠壁。

等到下一节课上课,卫生间内再次安静下来,五条悟才松开吻住虎杖悠仁的嘴,坐在虎杖悠仁已经射过但是依旧坚挺的肉棒上,向后微微仰身,握住自己的肉棒上下快速撸动,很快就把精液喷在了虎杖悠仁的胸口与腹部。

…………………………

射完后的两人掏出卫生纸擦拭着彼此的身体,整理好着装,手拉着手走出了卫生间的门。

五条悟看看表,这已经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了。

“那个,五条老师,你下午还有课吗?”虎杖悠仁边洗手边问。

“下午啊,我没有课了,打算翻翻辅导书给你们出一份卷子。悠仁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下午去老师家坐坐,可以吗?”虎杖悠仁的声音里有一点胆怯。

“哈?悠仁你不上课的吗?”

“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拜托伏黑惠帮我记笔记了,缺一下午课不会有问题的。”虎杖悠仁拉起五条悟的手,用祈求的语气说道,“而且,到了晚上两面宿傩又会出来,我只有白天的时间才能陪着老师。”

“哎呀,悠仁同学这是食髓知味、欲求不满了啊。”五条悟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啊这……老师不要这么说。”虎杖悠仁的脸腾一下就红透了,“主要是,两面宿傩在老师身体里留下过那么多痕迹,我想把他们全部冲刷掉。”

五条悟微微欠身,亲了亲虎杖悠仁的脸,笑晏晏地问:“冲刷?用什么冲刷啊?用悠仁同学的精液吗?”

“啊我……”

“可以,不过翘课的事情下不为例。”

…………………………

五条悟的卧室里,一个小麦肤色的健壮少年将一个冷白皮的高个青年压在床上,正午的阳光从窗口洒进来,给他们的身体镀上了一层熠熠的光彩。

他们两个的肉棒相互碰击着,将前列腺液涂抹在彼此的小腹上。虎杖悠仁将五条悟的手按在头侧,四只手指节紧扣。虎杖悠仁很有接吻的天赋,舌头在五条悟的口腔中肆意掠夺着,贝齿时不时碰撞。他的身体紧紧压住五条悟,两对厚实的胸肌相互摩擦,乳头对着乳头研磨。五条悟的大腿张开,小腿内扣,将两条腿缠在虎杖悠仁的腿上,不停地顶着胯,挤按着虎杖悠仁的下体。

“老师,我想看看老师的下面。”虎杖悠仁羞涩地请求说。

“哎呀,悠仁不要这么见外,毕竟老师现在是你的人了。”说着,五条悟大大方方地举起了两条腿,将饥渴难耐的后穴暴露在外。

虎杖悠仁被这句话刺激得又粗了一圈,急急忙忙跪在五条悟身后,将头埋进五条悟的胯下。

“老师的菊花真好看,粉粉嫩嫩的,一根杂毛都没有。”虎杖悠仁夸赞了一句,伸出舌头卖力地舔舐着五条悟的后穴。

“嗯啊!悠仁继续!我还要……”五条悟爽得忍不住呻吟起来。

“老师,你这里有没有润滑油?”虎杖悠仁觉得五条悟的菊穴已经被完全舔开了,想要开始上垒。

“没有,我之前没有在自己家被操过。”五条悟欲求不满地扭了扭腰,好像在抱怨虎杖悠仁怎么停下来了,“悠仁直接插进来就行,刚才在学校不是也没有用润滑油嘛。放心,老师可以的。”

虎杖悠仁了然地点点头,向前跪了跪,扶着自己的肉棒慢慢捅进了五条悟的后穴。等到肉棒全根插进去后,虎杖悠仁认真看了看五条悟的表情,见五条悟满脸都是被快感充盈的放荡之态,这才放心大胆地抽送起来。

在床上做爱毕竟不同于在厕所隔间偷情,私密的空间、宽大的床、舒服地体位、心仪的伴侣,让性爱的滋味更加可口动人。虎杖悠仁两手撑在五条悟的身侧,俯下身啃咬着五条悟的乳头,屁股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龟头不断刮蹭过五条悟的G点,刺激得五条悟的后穴不断分泌出淫水,虎杖悠仁觉得肉棒上传来的触感越来越润滑,抽插的动作越来越顺畅。

“唔唔……悠仁,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

“我也是,咱们一起。”

虎杖悠仁又急速操干了几十下,屁股绷紧向前狠狠一顶,一大股精液就灌进了五条悟的后穴,大肉棒不断在后穴内抖动着。在这种刺激下,五条悟的肉棒也一跳一跳地喷射了出来。

“悠仁好棒!”五条悟伸手按住虎杖悠仁的后脑勺,两个人又是一阵深情的舌吻。

“我好喜欢老师!”虎杖悠仁一边回应着五条悟的吻,一边含含混混地说着。

“老师也好喜欢悠仁。”

…………………………

“悠仁稍等一下,午饭马上就做好了。”五条悟站在厨房灶台前,扭头对倚靠在厨房门框上的虎杖悠仁说道,手里烹炒的动作丝毫不乱。

“好香啊!没想到五条老师做饭手艺这么好。”虎杖悠仁发自内心地赞叹着。

“一个人住也要吃好点儿嘛。”

“五条老师,”虎杖悠仁突然走到了五条悟的身后,从后面拦腰抱住了他,“能做五条老师的男朋友,真的好幸福。”

“啊?”五条悟虽然已经被不知道多少男人操干过了,但是这还是他平生第一次被人称为“男朋友”,这个陌生但温暖的称呼让他愣在了那里。

“不是吗?五条老师是悠仁的男朋友。”虎杖悠仁把头埋在五条悟的后背上蹭了蹭,像一只黏人的猫一样。

“是的,我就是悠仁的男朋友。”五条悟感受着从后心传来的体温,感觉浑身都暖洋洋的。

“那我可以叫老师‘悟’吗?”虎杖悠仁轻声问道。

“嗯,当然可以。”五条悟放下手里的炒勺,安抚式地握住了虎杖悠仁的手。

“悟是我的男朋友,悠仁爱悟。”

唉,又是一记年下直球。

“我……悟也爱悠仁。”五条悟学着虎杖悠仁的句式回应着他的表白。

“悟是先喜欢上我的身体,还是我这个人的?”

五条悟没想到纯情少男虎杖悠仁也会问出这种送命题。

“我的身体的确是先被你的身体攻陷的,不过这是两面宿傩那个恶魔的干的好事。我的心,自始至终只对悠仁一个人敞开过。”五条悟的声音温柔又深情,“现在,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心都属于悠仁了,悠仁就是我唯一的男朋友。乖,别担心了。”

“嗯嗯,我知道了。”虎杖悠仁把头埋得更深了,五条悟感觉从后背传来一丝湿润的触感。

“悠仁,你别哭啊。”五条悟有点无奈,但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感动。

“悟放心,我会找到办法,让你摆脱两面宿傩的魔爪。就算是你的秘密被别人知道了,我也会挡在你的前面,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的。”

五条悟觉得自己的眼睛也湿润了。他拍了拍虎杖悠仁环抱着自己的手,轻声回应着身后的少年:“好啦,这件事咱们从长计议,你先去把餐桌收拾一下,马上就能开饭了。悠仁一上午射了两次,得多吃点儿补充体力才行。”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