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五】为人师表(中)

⚠️纯肉文🔞

⚠️含有:甚五

⚠️ OOC预警 Dirty Talk预警

背景&前情提要:

双重人格的虎杖悠仁/两面宿傩,白天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高中生虎杖悠仁,晚上是兼职同志酒吧酒保的不良混混两面宿傩;转变为两面宿傩时身体会出现纹身。

五条悟是虎杖悠仁的深柜老师,28岁的处男,尝试在网上交友,被两面宿傩诱奸,还被两面宿傩带到自己供职的酒吧做成肉便器。

正文:

自从那一夜被开苞和轮奸后,五条悟就落入了两面宿傩的魔爪之中,他每周五和周六晚上都要被迫去那间酒吧接客,周日晚上还要去两面宿傩的公寓接受他的玩弄。如果五条悟胆敢反抗,两面宿傩就会以曝光这一切为威胁逼迫五条悟就范。

五条悟意识到,在这具身体内住着的两个灵魂中,品学兼优的虎杖悠仁是美好青春与善良品格的体现,而两面宿傩则代表着赤裸裸的欲望,是纯粹的恶的化身。更让五条悟感到不安的是,随着他被两面宿傩玩弄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的身体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骇人听闻的淫行,平日里想到自己的遭遇时的反应也从恶心恐惧变成了躁动饥渴。五条悟的性欲越来越旺盛,即使在无需去酒吧接客的工作日,他也必须自慰至少三遍才能安然入睡。每当在教室或者操场看到那帮荷尔蒙过剩的男同学,五条悟的后穴都会忍不住搔痒流水,只有狂批几十份试卷才能让自己忘记下体的冲动。最折磨五条悟的是,他不得不每天和一无所知的虎杖悠仁接触,每当他和那双纯洁的眼神对视,他都忍不住联想到这具身体的另一个主人是如何夜夜蹂躏自己,这种割裂感快把他搞疯了。

…………………………

今天是周五,是五条悟例行去酒吧接客的日子,同时也是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

家长会刚刚结束,一群家长将五条悟包围在讲台上,拿着成绩单问东问西。五条悟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家长的问话,心里却惦记着晚上会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的黄色废料的暗示下,五条悟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后面开始分泌出淫水。

“天啊,我病得真不轻。”五条悟想找个东西转移一下注意力,可是身体的反应却让他的努力事与愿违。他盯着家长手里攥着的成绩单,心里却不自觉地想起这名男生在篮球场挥洒汗水的矫健身影;他嘴上和家长汇报着孩子在学校的情况,眼睛却控制不住地瞟向男家长胯下的大包;他怕暴露出身体的异样赶紧夹紧双腿,但是修身的裤子反倒把他的敏感部位勒得更紧……

终于把家长们都打发走了,五条悟立刻迈着不自然的步伐逃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五条悟刚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大大咧咧地坐在自己办公桌对面。

“您是哪位?”五条悟的脸上立刻挂上了职业性的微笑,一边朝办公桌走去,一边上下打量着这名男子。

办公桌前的男子上身穿一件黑色T恤衫,下身穿一条宽腿浅色牛仔裤,裤腿下漏出白色的袜腰和深色的运动鞋。和五条悟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不同,这名男子周身肌肉强健,胸肌高耸,肩宽背厚,从短袖中露出的两条胳膊筋肉虬结,两腿修长矫健,即使坐着也能看出身高绝对不次于五条悟,而壮实的身材则使他更具压迫感。半长的头发和伏黑惠一样乌黑而有光泽,五官端正,眼神凌厉,嘴角有一条刀疤,给他平添一丝杀气。

五条悟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坐进了办公椅,眼神却牢牢黏在了这名男子的强壮身体上。

“五条老师好,我是伏黑惠的父亲,老师叫我甚尔就好。”面前的男人看上去很凶,说话倒还算礼貌,声音也很有磁性。

“伏黑惠还有个父亲吗?”五条悟内心一阵腹诽,表面却不动声色:“伏黑爸爸你好,之前都是他的姐姐津美纪来开家长会,我还没有见过你呢。”

面前这个自称伏黑甚尔的男人长腿一勾,身下的椅子就向前滑去,身体凑近了五条悟,五条悟甚至能感受到从他身体上散发出的热气。

“五条老师不记得我了啊,也难怪,咱们前几次都是隔着门板‘交流’的。”伏黑甚尔的语气里说不出的轻佻。

这句话如同五雷轰顶,让五条悟面色惨白,呼吸困难,坐在这里就像是一个受审的犯人,两腿因为紧张不由自主地发抖。

“五条老师别害怕,说起来,咱们也算是同事呢?”

“什么?同事?”

“是啊,就是那间酒吧啊,我在里面当GoGoBoy贴补家用,五条老师对我没印象吗?”伏黑甚尔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五条悟被这句话雷得大脑一片空白,险些连怎么喘气都忘了。

“你……你……你……”五条悟张口结舌根本说不出话来。

“五条老师别紧张,我是来和老师交流伏黑惠的在校情况的,听说他又和同学们打架了,真是给五条老师添麻烦了。”

“我……伏黑……挺好。”五条老师羞赧至极,脚趾已经抠出一套三室一厅了。

“把伏黑惠交给五条悟这样的‘好老师’,我自然是放心的。老师,您发烧了吗?怎么脸这么红啊?”伏黑甚尔佯装关心地问道,手却不老实地捏住了五条悟的下巴。

“我……没事……你别……动手动脚……”五条悟内心警铃大作。

“呵呵,五条老师,你就别装矜持了,”伏黑甚尔俯下身,双眼逼视着五条悟的脸,“你的骚屁眼早就湿透了吧?从一进门就一直盯着我看,怎么,开个家长会也能让五条老师发春吗?”

“我不是!我没有!你到底想干什么?”五条悟快急哭了。

“没什么,帮五条老师一个小忙罢了。”伏黑甚尔说着,伸手扽住五条悟的衬衫领口向两边一撕,五条悟的胸肌与腹肌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伏黑甚尔薅住五条悟的白发向上一提,五条悟就吃痛着站了起来。他将五条悟往办公桌上一按,另一只手抓住五条悟的腰带向下拽,真皮的腰带登时断裂,裤子顺势滑落在五条悟脚背上。

“我操!你真他妈骚!居然穿着双丁内裤来上班。”伏黑甚尔一只手摁在五条悟的后颈上,压制着五条悟的反抗,一只手伸到五条悟臀缝间,对着菊花重重揉搓了几下。

“操!果然湿透了,骚货五条悟。”伏黑甚尔低骂一声,伸手拿起桌上的一根钢笔,对着五条悟的菊花就插了进去。久经调教的后穴轻而易举地就把钢笔整根吞下。五条悟被体内的异物一刺激,挣扎的动作暂停了一瞬,口中不自觉地发出一声惊呼,身体中积攒多时的欲望终于看见了发泄的希望,急忙催动肠肉吮吸着这根钢笔。

“小骚货感觉怎么样?喜欢吗?”

“你!你!你这个……”五条悟“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反倒是身后的淫穴不争气地冒出了一股淫水。

“五条老师要是不喜欢,那我就停止了。”伏黑甚尔松开了摁着五条悟的手,向后挪了半步。

五条悟本来想就此斥退这个流氓一样的学生家长,可是现在他的欲火已经烧遍了全身,饥渴的身体处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状态。

反正已经被认出来了,矜持也没有什么用,还是先爽了再说。五条悟被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说服了。

“你……速战速决吧……”五条悟完全放弃了挣扎,上半身顺从地伏在办公桌上,屁股向后撅起,屁眼对着伏黑甚尔一开一合。

伏黑甚尔见五条悟已经完全屈服于自身的欲望,心满意足地迈步向前,左手的中指捅进了五条悟的口中,右手的拇指和食指镊住钢笔的笔帽来回抽插着。

…………………………

这时,从门外走廊上传来一阵嬉笑打闹的声音。伏黑甚尔玩心大起,把钢笔向五条悟体内狠狠一推,左手钳住五条悟的咽喉,右手从后方环抱住五条悟的胸脯,两根手指捏五条悟的乳头,就这么挟持着五条悟站了起来,走到门口靠在门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门外的走廊上,一群刚刚结束了社团活动的女同学正巧路过,叽叽喳喳的声音透过一层薄薄的门板传入了二人的耳朵。

“诶,这不是五条老师的办公室吗?”

五条悟闻言,心中一咯噔,慌忙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住。

“是啊,五条老师估计已经下班回家了吧。”

“五条老师人特别好,我超喜欢上五条老师的课呢。”

“切,我看你是喜欢五条老师这个人吧。”

门外响起一阵哄笑声。

“你们起什么哄啊,就好像你们不喜欢帅哥一样,你们上课的时候不也一脸花痴相嘛,还有脸说我。”

“谁叫五条老师这么帅啊,身材又有型,我要是能当他女朋友我做梦都能笑醒。”

“谁说不是呢!哎,我听说好多男生也喜欢五条老师呢。”

“真的吗?都有谁啊?”

“听说他们班那个学霸伏黑惠就暗恋五条老师,还有咱们的学长东堂葵,啧啧啧。”

“真的假的?我今天晚上做梦的素材有了。”

“我又可以了,我这就回去狂写一百篇五条老师同人文!”

“要我说,像五条老师这种优质的男人就该列为公共资源,大家人人有份才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支持支持!”

…………………………

门外嬉闹的声音渐渐走远了,伏黑甚尔将五条悟抵在门上,咬着他的耳朵调笑道:“没想到啊,五条老师连我的儿子伏黑惠都勾引,真是模范教师啊。”

“你别听他们瞎说,小孩子的心思,我怎么管得了。”

一边被伏黑甚尔玩弄,一边听别人说他的儿子伏黑惠对自己有意思,五条悟不管再怎么性欲上头,在此情此景下也觉得羞愧难当。

“还嘴硬。小骚货可是学校里的公共情人呢。呵呵,要是让大家知道了你私底下玩得这么大,大家会怎么反应呢?是纷纷鄙夷你,还是跃跃欲试呢?”

“你!少废话,不是叫你速战速决吗!”五条悟急切地打断了伏黑甚尔的调笑,“要干快干。”

“哟嚯,这么饥渴,那就让我好好满足你。”

伏黑甚尔顺手拔出了那根钢笔,让五条悟转过身把后背抵在办公室墙上。五条悟双手向下摸索,熟练地拉开伏黑甚尔的裤裆拉链,掏出了那根早就蓄势待发的火热鸡巴。

“好大!”五条悟用手摩挲着这根体量惊人的巨根,口中发出一声惊呼。

“没点儿本钱,怎么养活伏黑惠和津美纪。”伏黑甚尔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豪。

“太大了,这里没有润滑油,不好进去,”五条悟用眼睛贪婪地打量着伏黑甚尔的鸡巴,“让我给你舔舔,舔湿就好了。”说罢,五条悟扶着伏黑甚尔结实的腰线蹲了下去,张嘴就把整根鸡巴一吞到底。

“嘶——哈!真他妈爽!上来就是深喉,傩子哥真没白在你身上下功夫。我操!真会吸!”伏黑甚尔被五条悟的口技爽得头皮发麻,口腔嘬紧鸡巴时的吸力与喉咙条件反射的收缩险些让他秒射。

五条悟给伏黑甚尔连续深喉了五分钟,口腔因为硕大异物的刺激而源源不断地分泌出唾液,这些唾液溢出五条悟的嘴角,将伏黑甚尔两颗沉甸甸的卵蛋都完全打湿了。

“哕……”五条悟吐出伏黑甚尔的大肉棒,略微审视了一下,“湿漉漉的,可以干进去了。”

五条悟站起身来,向后倚靠着墙壁,一条腿拄着地,一条腿举到伏黑甚尔的肩头,一只手环住伏黑甚尔的脖子,另一只手握着伏黑甚尔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肉穴。

“来吧,我准备好了。”五条悟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男人急风骤雨般的操干。

“这就是性欲上头以后的五条老师吗?啧啧啧,真不愧是酒吧里的头牌啊。”伏黑甚尔说完,向前一探头啃住了五条悟白皙修长的颈侧。他将一条胳膊支撑在墙上,另一条胳膊拢住靠在自己肩头的长腿,一挺腰,硕大的肉棒就顶进了五条悟饥渴已久的肉穴中。

“我操!真紧!”

“我操!好大!”

两个人同时发出喟叹。伏黑甚尔见五条悟的后穴被自己如此傲人的全根插入后完全没有任何不适应,就放心大胆地全速抽插起来。

…………………………

“五条老师,你还在吗?”

正在二人激战正酣时,办公室门外突然响起叫门声。

“是歌姬庵老师啊,你找我什么事?”五条悟强压住口中的呻吟,努力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回答道。

“是假期学校留校值班的安排。”

“啊,那个……唔!明天再说吧,我晚上有点急事。”伏黑甚尔在五条悟说话的时候依然没有停止抽插,反而使坏地撞了一下他的G点。

“好吧。五条老师,你没事吧?”歌姬庵隐隐感觉五条悟的声音不太对。

“没事没事,那个……呃……我刚刚把咖啡泼在衣服上了,正在换衣服,不太方便,有事明天再说吧。”五条悟急中生智,编了个瞎话蒙哄歌姬庵。

“那好吧,明天见。”歌姬庵带着满腹疑窦走远了。

“你要死啊!”五条悟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回过神来埋怨伏黑甚尔,“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呵呵,我是来操你的,不是来操心的。”伏黑甚尔痞痞地说道,身下的动作越发猛烈了,硕大的龟头一次又一次碾过五条悟的G点。

五条悟的括约肌已经完全被他操开了,无法对他的抽插造成任何阻力,反倒是五条悟的肠肉好像有了生命一样把伏黑甚尔的大肉棒越裹越紧,肠壁的褶皱舔舐着伏黑甚尔敏感的龟头,分泌出湿滑的淫液将伏黑甚尔的肉棒浸润得水津津的。五条悟的肉棒随着伏黑甚尔的动作上下左右乱晃,前列腺液像不要钱一样从马眼里涌出,两颗粉红色的乳头也高高挺立,胸脯上以乳头为中心泛起一片绯红,沿着脖颈一直蔓延到双耳。修长的脖颈上到处都是伏黑甚尔种下的草莓,豆沙色的双唇也快被伏黑甚尔咬破了。

“呃——!呃——!要射了……嗯啊啊啊啊——!”五条悟猛然抱住伏黑甚尔的后背,两只手扣紧他的肩胛骨,口中的呻吟声变得高亢,后穴也紧紧绞住伏黑甚尔的肉棒,马眼里喷出数十股浓稠的精液,一部分喷到自己赤裸的上身,大部分则喷到了伏黑甚尔的黑色T恤上。

伏黑甚尔见五条悟已经到了高潮,下身也开始冲刺,全力抽插一百余下,把数十股滚烫的精液浇在了五条悟的G点上。

…………………………

高潮后的五条悟瘫在伏黑甚尔怀中喘息着,回味刚才的激烈性事,完全不在意精液从已经无法合拢的菊穴中流出。还是伏黑·专业小白脸·甚尔体贴地把他放在了办公椅上,脱下身上已经被精液沾满前襟的黑色T恤给五条悟擦着身子。

“五条老师,时间不早了,咱们一起去酒吧上班吧。”伏黑甚尔一边说着,一边从办公桌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件五条悟的备用衬衫给自己穿上了。这件衬衫套在伏黑甚尔的身上明显小一号,胸前的扣子绷得紧紧的,隐约可见饱满的胸肌与分明的腹肌。

“等……等一下,让我休息一下。”五条悟被伏黑甚尔操得不轻,到现在还没有喘匀气。

“好吧,对了,趁这个功夫,五条老师把‘嫖资’结一下,这件T恤我就不单算钱了,权当新客户优惠。”

“什么?!嫖资?!”五条悟瞪大了他那双天蓝色的眼睛,“你干了我,还管我要嫖资?!”

“怎么了?不是因为五条老师你连开个家长会都要发情,性欲实在难以忍耐才请我操你的吗?而且,我在酒吧当GoGoBoy,就是靠这个赚钱养活伏黑惠的啊?五条老师你不会要白嫖吧?”伏黑甚尔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什么白嫖?咱们是自愿的啊?你也爽到了啊?你怎么不给我嫖资呢?”五条悟都快气扭曲了。

“双方自愿才叫做生意啊!我爽到是我的本事,我是出来卖的,我把你操爽了你就要给我钱啊,这点道理都不懂吗?”伏黑甚尔反驳得头头是道。

“出来卖的了不起啊?我也是出来卖的,我也有价钱的啊!”五条悟八成是把脑子操坏了,为了怼伏黑甚尔已经口不择言了。

“行啊,我可以给你钱,等会儿到了酒吧见到两面宿傩,我就和他告状,说你在外面接私活,看他怎么调理你。”

“哎哎哎别别别,我给钱,我给钱还不成吗?”一听到两面宿傩的名字,五条悟立刻服软了。

“这还差不多,手机拿出来,我扫你。”伏黑甚尔看着一脸窘态的五条悟,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