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五/伏五】伏黑惠的成人礼

⚠️纯肉文🔞

⚠️含有:甚五,伏五

⚠️ OOC预警双性预警双龙预警失禁预警父子同穴预警三观不正预警

Summary:伏黑甚尔为了庆祝伏黑惠18岁生日,请双性五条悟助兴的故事

正文

今天,是伏黑惠18岁生日,伏黑甚尔决定送自己儿子一份特殊的成人礼,于是带着伏黑惠来到了自己工作的“XX会所”。

伏黑惠一见“XX会所”那彩光乱闪、俗到掉渣的招牌,立刻用警惕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父亲:“老爸,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不会是让我在这里勤工俭学吧?”

“哈哈哈,你想什么呢?”伏黑甚尔被自己的儿子逗笑了,“放心,我不是叫你来卖的,是让你来享受的。”

“享受?和谁?老爸你吗?是不是最近点你的富婆少了,你想拿自己儿子冲KPI啊?”伏黑惠心中警铃大作,上下打量着自己父亲高高隆起的胸肌和粗壮有型的双臂,脑子里不自觉地闪过一些不伦的场景。

“别瞎想,一会儿进去了你就知道了。”伏黑甚尔拉着伏黑惠的胳膊,推开了会所的大门。

…………………………

“甚尔君今天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又来了?”一个龟公迎上了伏黑父子,“是不是又输啦?”

“别胡说八道,我是来庆祝我儿子18岁生日的,快把那个谁给我叫出来,我们先去里面等着。”伏黑甚尔说完,拽着快臊成一只熟螃蟹的伏黑惠走进了自己经常接客的那间包房。

一进包房,伏黑甚尔就把伏黑惠摁坐在床上,反复叮嘱:“别紧张,这个人很有经验,一会儿你只管玩儿就行了,别露怯。”

“……哦。”伏黑惠讪讪地回应着。

不一会儿,包间的门被推开,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原来是甚尔君点我啊,今天我可有的爽了,哈哈哈。”年轻男子爽朗地笑了几声,目光落在了伏黑惠的身上,“诶?这位小帅哥是谁啊?”

“这是我儿子伏黑惠,今天是他的18岁生日。”

“哦,原来是惠啊,你好,我叫五条悟,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五条悟对伏黑惠伸出了右手。

伏黑惠刚才一直羞涩地低头盯着自己的鞋,活像一座泥塑,直到一双优美而有力的大手递到自己面前,才迟迟疑疑地抬眼和面前的男子对视一下,浅浅地握了握手。

五条悟大大方方地坐在伏黑父子之间,和伏黑甚尔有一句没一句地寒暄着,伏黑惠则拘谨地坐在五条悟身边,抿着个嘴,双手放在膝盖上,像一个忘写作业的小学生一样,头微微向五条悟的方向倾斜,目光偷偷从五条悟的身上掠过。

五条悟身材高挑不输伏黑甚尔,上身穿一件浅蓝色长袖衬衫,下身穿深灰色休闲长裤,皮肤白皙透亮,毛发也洁白胜雪,在包间昏暗灯光的衬托下好像浑身散发着柔和的荧光。浓密修长的睫毛下,一对宝蓝色的瞳仁秋波慢闪,豆沙色的双唇向上翘起,露出整齐的银牙贝齿,鹅颈修长优美的线条隐没入衬衫之中,领口的扣子没有系严,深邃的锁骨窝半遮半掩。胳膊撑在身后,让他的身前隐隐显出胸肌的轮廓,而衬衫的下摆则空荡荡地搭在床单上,暗示着这具身体拥有肩宽腰细的倒三角身材。两条长腿闲适地向前伸直,表达出五条悟对自己腿长的自信。

“惠,想什么呢?”五条悟突然转过头,笑盈盈地对着伏黑惠问道。

伏黑惠立马低下了头,支支吾吾地说:“没……没什么……就是,我以为是个女孩子……不不不,不是嫌弃你的意思……就是,有点儿……那个……”

“哈哈哈,没想到甚尔君的儿子这么纯情啊,搞得我好像在欺负你一样。”五条悟凑近伏黑惠的耳朵低声调笑说,“别担心,惠,女孩子有的,我都有。”

“啊?”伏黑惠显然没有听懂五条悟的暗示。

“啊什么啊,快进去冲个澡,别瞎耽误功夫。”伏黑甚尔催促道。

…………………………

温热的水流从伏黑惠的头顶浇下,顺着他流畅结实的肌肉线条流淌着,好像温柔的手在抚摸他的身体。伏黑惠呆呆地站在花洒下,控制不住自己去想接下来会发生的香艳情事,黄色废料堆满了大脑,连五感都阻滞了。

“惠,洗好了吗?”五条悟的声音突然在伏黑惠耳边响起,吓得伏黑惠差点儿滑个屁股蹲。

“你……你怎么进来了?”伏黑惠慌忙用手捂住下体,弓着身子背对着五条悟。

“看你半天都不出来,特地过来帮帮你。”五条悟一边说着,一边三下五除二剥光了自己的衣服,迈步站在了伏黑惠的身边。

“惠,别害羞。”五条悟温柔地摸了摸伏黑惠的脊背。

“我……”伏黑惠不安地扭动着身体。

“嘘——”五条悟制止了伏黑惠的动作,“都交给我就好,我是专业的。”

五条悟拿过浴球花,挤上沐浴露打出泡泡,轻轻地给伏黑惠擦洗着身子。

“惠是体育生吗?身材真好。”五条悟边擦边问。

“不……不是,就是喜欢锻炼罢了。”

“腹肌很结实嘛,我可以多摸摸它们吗?”

“啊?……当然可以,请随意。”

“惠很帅啊,我很喜欢惠,惠喜欢我吗?”

“……嗯,悟君也很帅。”

“惠的下面好大啊!”五条悟捧起伏黑惠的肉棒,仔细地擦拭着,伏黑惠的肉棒几乎是瞬间就涨到了最大。

“完全硬起来了呢!具体有多大,惠自己量过吗?”五条悟像参观稀世珍宝一样仔细参详着眼前的大宝贝。

“没……没量过……”伏黑惠紧张得一动也不敢动,结结巴巴地回答着五条悟。

“这样吧,让我给惠口算一下。”紧接着,五条悟不容分说就把伏黑惠的大肉棒一口全根吞入。

“啊哈,伏黑惠的鸡巴有二十三厘米长,至少有四厘米粗,比甚尔君还要长一厘米,真是青出于蓝啊!”五条悟吐出肉棒,发自内心地赞叹着。

“啊?真的吗?”伏黑惠被五条悟这一番骚操作惊得目瞪口呆。

“当然是真的,我吃过的鸡巴比惠见过的人都多,我的口算比尺子量的都准!”五条悟自豪地说。

“啊这……斯国以……”

…………………………

洗完澡,五条悟拉着伏黑惠的手走出浴室,换伏黑甚尔去洗澡,伏黑惠则按照五条悟的指导,乖乖平躺在床上,五条悟跨坐在他身上,低头亲着他的嘴唇。

五条悟的舌头扫过伏黑惠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像一条灵活的小蛇一样缠着伏黑惠的舌头。伏黑惠被五条悟吻得情迷意乱,连怎么呼吸都忘了。

就在伏黑惠差点因为窒息而晕厥的时候,五条悟终于停下了这个缠绵的吻,轻声问:“这是惠的初吻吗?”

“嗯。”

“惠对自己的初吻满意吗?”

“嗯,满意。”

“满意就好,接下来还有更刺激的。”五条悟的身子缓缓向下滑,嘴唇轻轻吻过伏黑惠的脖颈、锁骨,在伏黑惠的乳头上咬噬片刻,舌尖顺着伏黑惠腹肌上的川字线舔下去,一路来到了伏黑惠怒然上指的大肉棒前。

五条悟熟练地张嘴含住伏黑惠的肉棒,舌尖不断从他的马眼、冠状沟和系带上滑过,一只手伸出去揉捏伏黑惠的乳头,另一只手托起伏黑惠硕大饱满的卵蛋轻轻揉搓着。

伏黑惠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

五条悟趴跪在伏黑惠的腿上,卖力地给他口交了十几分钟,感觉口中的肉棒越来越烫,身下人的肌肉越绷越紧,就知道伏黑惠的高潮要来了,便加快了吞吐的速度,揉搓卵蛋的力道也逐渐加重。

突然,伏黑惠用两只手死死摁住五条悟的后脑勺,胯部上顶,龟头狠狠捅进了五条悟的喉咙,低吼一声,将今夜的第一波精液痛痛快快地射进了五条悟的食道。

五条悟将伏黑惠的处男初精一滴不剩地吞入腹中。

…………………………

射过的伏黑惠意犹未尽地躺在床上撸动着自己的肉棒,五条悟则敬业地继续趴跪在他的身下,抬起被龟头呛出眼泪的碧蓝双眸和伏黑惠对视着,轻声夸赞道:“好浓,好多,悟好喜欢吃惠的精液。”

说完,五条悟爬到伏黑惠的身侧躺下,揽住伏黑惠的脖子就开始了新一轮的舌吻。伏黑惠学着五条悟的动作,用舌头搅动着五条悟的口腔,两只手不安分地在五条悟身上乱摸。

“惠,给你看个好玩的。”五条悟含住伏黑惠的耳垂,含含混混地说着,牵起伏黑惠的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下体。

伏黑惠的指尖掠过硬挺的肉棒,饱满的卵蛋,最终停在了两片柔软湿润的嫩肉上。

“!!!”不同寻常的触感让伏黑惠脑子里炸开了烟花,“这是什么东西?”

“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五条悟掰开自己的两条长腿,呈一字马的姿势,伏黑惠急急渴渴地蹲在五条悟身下,一脸震惊地看着五条悟两腿之间。

五条悟的下体,除了有一根肉棒和一对卵蛋外,会阴处还长了一条肉缝。

伏黑惠试探性地用手指掰开肉缝,就看见在粉红色软肉的包裹下,隐藏着一个早已完全湿透的小穴。

“这是?”伏黑惠紧张而又兴奋地问道。

“我的阴道啊,我不是说了,女孩子有的我都有嘛。”五条悟笑眯眯地说,“惠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器官吧。”

“……嗯,比我想象中的,更好看。”伏黑惠轻轻用指尖抚摸过湿滑软糯的阴唇,直勾勾地盯着五条悟的阴蒂和阴道口。

五条悟嗤笑一声,伸手把伏黑惠的头向下摁:“好看更好吃呢。”

伏黑惠福至心灵,低头舔舐起这个湿漉漉的嫩穴,一时间,包间里充斥着“啧啧”的吮吸声和“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

“你们两个玩得挺开心啊。”伏黑甚尔早就洗完澡出来了,一直站在浴室门口,边撸自己的大肉棒边欣赏自己儿子舔弄五条悟的下体。

“啊,老爸……”伏黑惠回头看见伏黑甚尔正颇有兴味地看着自己,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一丝尴尬。

“别停啊,我看你做得不错。”伏黑甚尔翻身上床,盘腿坐在五条悟身侧,伸出手抠挖着五条悟的下体。

“很好很好,前面已经完全湿透了。”伏黑甚尔粗暴地往五条悟的阴道里捅进两根手指,来回试探几下后满意地说道,接着又把这两根被爱液浸透的手指捅进了五条悟的菊穴。

“嗯嗯,屁眼也很兴奋,可以进入正题了。”

伏黑甚尔盘腿坐在床上,上半身依靠在床头,伸出两条肌肉虬结的胳膊捞过五条悟,让他背靠着坐在自己腿上,屁眼对准自己的龟头,掐住五条悟的腰狠狠向下一贯,硕大的肉棒就整根捅入了五条悟的菊花。

五条悟和伏黑甚尔同时发出一声舒服的喘息。

伏黑惠看着自己的老爸就这么简单粗暴地操进了五条悟的屁眼,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伏黑甚尔架起五条悟的两腿,把他二人的交合处展示给伏黑惠看,不耐烦地催促着:“小惠,别磨蹭,进到上面那个洞里来。”

伏黑惠这才反应过来,握着自己的处男肉棒,对准五条悟的阴道狠狠刺了进去。

“哦!天啊!好紧!好热!”伏黑惠刚一捅进去,无边的快感就从他的肉棒开始席卷了四肢百骸。

“惠,舒服吗?”五条悟把下巴枕在伏黑惠的肩头,用极尽魅惑的语气问道。

“舒服……舒服死了……”

“悟也很舒服,惠的鸡巴好大,比甚尔君的还要大,是操过我的鸡巴里最大的,一定能把我操得很好看。”五条悟知道,像惠这种血气方刚的处男,最受用这种话了。

五条悟说完,感觉体内的大肉棒猛然跳动一下,似乎又涨大了一圈。一股热血涌上了伏黑惠头顶,让他的眼珠子都冒红光,浑身的皮肤上蒸腾起灼人的温度,下身像刚上好发条似的全力冲刺起来。

…………………………

五条悟被伏黑父子夹在中间,女穴和菊穴中各插着一根大肉棒,身体像坐海盗船一样被连续不断地抛起落下。前后两个小穴在龟头的刮擦下,不要钱似的分泌着淫水,随着肉棒的抽送“噗呲噗呲”地带出体外,伏黑父子的阴毛和卵蛋已经被五条悟的淫水完全打湿。

伏黑甚尔从后面环抱着五条悟的胸,双手狠狠掐着五条悟的乳头,每掐一次伏黑父子都能感觉到五条悟的穴肉绞紧一分。五条悟的乳头已经被伏黑甚尔从两粒红豆掐成了两颗车厘子。伏黑惠则一手揽着五条悟的腰,一手撸动着五条悟的肉棒。五条悟的手无力地垂在体侧,身体像风中的瘦竹一样前后摆动,一会儿贴在伏黑惠的前胸,被伏黑惠啃噬着脖颈,一会儿背靠着伏黑甚尔,扭过头和他接吻。

三个人就这么操干了将近半个小时,伏黑甚尔感觉五条悟的身体已经被完全操开了,于是示意伏黑惠暂停,自己拔出插在五条悟屁眼中的肉棒,把龟头顶在伏黑惠和五条悟的交合处来回蹭着。

五条悟察觉到伏黑甚尔的意图,连忙求饶:“求求你了,别进来,太大了,一根就塞满了……”

伏黑甚尔把手绕到五条悟身前,对准他的阴蒂狠狠一摁,五条悟高叫一声,身子就像扎了眼儿的气球一样瘫软下去。

“悟君,别在我儿子面前装纯,更重口味的你都玩过,区区两根鸡巴而已,悟君轻轻松松就能吃进去。”说着,伏黑甚尔握住自己的肉棒,对准伏黑惠和五条悟的交合处狠狠一顶,龟头就挤进了五条悟的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五条悟一声惊叫,浑身像触电一般战栗,下腹一酸,从肉棒中喷出一股浓稠的精液,洒满了伏黑惠的胸腹;阴道深处一阵抽搐,一股爱液对着伏黑父子的龟头当头浇下。伏黑惠作为第一次做爱的处男,经过长时间的抽插后本来就到了发射的边缘,这下他彻底到达了高潮,肉棒连续勃动十几下,把今夜的第二波精液射进了五条悟的阴道里。

射过之后的五条悟无力地倒在伏黑惠的怀里,两个刚刚经历高潮的人就这样胸贴着胸喘息着。

伏黑惠射过以后肉棒微微疲软,而且阴道内增加了伏黑惠的精液作为润滑剂,伏黑甚尔趁着这个机会一鼓作气将自己的肉棒全根顶入五条悟的阴道。

不管五条悟再怎么经验丰富,小小的肉穴中一下子插进来伏黑父子的两根极品巨根,也让五条悟吃不消。五条悟仰起头深深地呼吸着,强迫自己的身体放松下来适应这两根肉棒。而伏黑甚尔则颇有耐心地等待着五条悟和伏黑惠从高潮的余韵中平复。

伏黑惠感觉五条悟的阴道好像一个被撑到极限的胶皮套,把自己和老爸的肉棒紧紧箍在里面,从伏黑甚尔的肉棒上传来一阵阵滚烫的触感,伏黑惠甚至能感受到伏黑甚尔肉棒上青筋的勃动。伏黑惠在这种刺激下迅速进入了状态,一根肉棒坚挺如初。

伏黑甚尔见自己儿子已经准备好了,便开始徐徐挺动自己的屁股,伏黑惠也跟随着老爸的节奏抽送着肉棒。他们父子其中一人向外抽,另一个人就向里插,两颗硕大的龟头轮番碾过五条悟的花心,阴道内敏感的褶皱被两个冠状沟不间断地刮擦着,娇嫩的肉壁被撑大到极致,源源不断的淫水随着肉棒抽插的动作淅淅沥沥地滴落在床单上。

五条悟靠在伏黑惠的肩头,已经没有了淫叫的力气,只剩下张大嘴无助地喘息着,偶尔发出“呜呜呜”的哭腔。五条悟眼里被操出了泪水,温热的泪水淌在伏黑惠的肩膀上,又顺着他的肌肉纹路流下来,流到身下的交合处,和从阴道里分泌的淫水汇合一处。

…………………………

伏黑惠有点心疼五条悟,可是伏黑甚尔却毫不在意五条悟的可怜相。

“小惠,咱们稍微停一下,就知道悟君到底要什么了。”

伏黑父子同时停下来抽送的动作,五条悟的理智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的身体就诚实地扭动起来,好像在责备伏黑父子的肉棒不该偷懒怠工。

“呵呵,小惠,你看到了吧,悟君就是个欲求不满的骚货!”说着,伏黑甚尔的肉棒对着五条悟的花心全力一刺,五条悟的口中就溢出了一丝舒爽的闷哼。

“悟君做出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就是为了勾引男人更卖力地操他。”伏黑甚尔给伏黑惠讲解着,身下的动作越干越猛。

伏黑惠也不甘示弱,拿出十二分的劲头来挺动着肉棒。父子两个人在五条悟的肉穴内挤压着,柱身上的青筋相互摩擦,两颗龟头顶撞彼此,特别是龟头滑过系带时那触电般的快感,让伏黑父子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救命……要被操烂了……不要啊……”五条悟夹在两个操红了眼的男人中间低声哀求着,可是这只换来了伏黑父子更加猛烈的操干。

“呜呜呜……要死了……要死了……呜呜呜……唔——”五条悟呻吟的声音陡然升高一个调门,身子像秋风中的落叶一样飘摇抖动,小穴一阵紧缩,从深处涌出一股爱液,肉棒跳了几跳,一股精液喷洒在了伏黑惠的身上。

射完精后,五条悟身体的颤抖反而更加剧烈,肉棒里又冒出一股热液。

“我操!失禁了!”伏黑惠惊讶地叫道。

“啊哈!小惠真厉害,第一次做爱就把人操失禁了!”伏黑甚尔对于现在的场面非常满意,他急风骤雨般抽插了几十下,在五条悟体内射出了今晚的第一波精液。

“嘶哈——!我也要射了!嗯嗯嗯嗯嗯……啊——!”伏黑惠紧随其后,射出了今晚的第三波精液。

…………………………

已经射过三次的伏黑惠躺在床上休养生息,五条悟则趴跪在伏黑惠的腿间,用舌头给伏黑惠已经疲软的肉棒做着按摩,伏黑甚尔则跪立在五条悟身后,抓着五条悟的屁股狠狠地操干着他。

半个小时以后,五条悟一翻白眼,又一次被操上了高潮,只是这时候他已经什么都射不出来了,肉棒茫然地抖动几下,放出一响空炮。他身后的伏黑甚尔却如同一台永动机一样在五条悟体内不知疲倦地打着桩。

“哦哦哦——!又射了!”伏黑甚尔伸手在五条悟的肥臀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射出了今晚的第二波精液。

射完后的伏黑甚尔不给五条悟任何休息时间,一把把他掀翻在床上,扛起他的双腿开始了又一轮的操干。

这时,伏黑惠的体力也恢复了些许,他坐在五条悟的脸上,把半软的肉棒伸入五条悟的嘴巴。五条悟已经被操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根本无法好好给伏黑惠口交。伏黑惠见状也不气馁,稍稍向前挪动些许,把自己的卵蛋吊入五条悟的口中。五条悟的舌头随着他剧烈的喘息无意识地伸了出来,伏黑惠就在五条悟的舌尖上磨蹭着自己的卵蛋;五条悟呼出的热气喷在伏黑惠的胯下、会阴部,让他从身下升腾起一阵酥麻感。

伏黑惠感觉自己的肉棒又一次完全硬了起来,于是掐住五条悟的腮帮子,强迫他把嘴张到最大,将粗大滚烫的肉棒直挺挺地插进去,耸动着屁股操干着五条悟的小嘴。

伏黑甚尔看着伏黑惠用五条悟的嘴自娱自乐着,脸上露出孺子可教的神色,身下一通冲刺,射出了今晚的第三波精液。

射完后的伏黑甚尔盘坐在床沿,看着自己儿子操干着五条悟的嘴。过了十几分钟,伏黑惠从五条悟的口中拔出自己的肉棒,让马眼对准五条悟的脸快速撸动着。紧接着,伏黑惠身子一抖,马眼里喷出了十几股精液。

伏黑惠的精液糊满了五条悟的五官和头发,甚至渗入了他的眼睛。精液的味道充斥着五条悟的鼻腔,刺激得他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嘴角的精液。

射过后的伏黑惠甩着渐渐疲软的肉棒下了床,走到伏黑甚尔的身边,欣赏着五条悟被他们父子玩弄后的淫态。五条悟像一个被人从精液池中捞出来的布娃娃一样,瘫在床上,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呢喃。两条腿不自然地分开,那一处不同寻常的小穴已经被操得完全不能合拢,一股白花花的浊液从中缓缓流出。

太骚了!

伏黑父子对视一眼,感觉各自的肉棒又有了抬头的冲动。

…………………………

五条悟的眼睛里水汪汪的,分不清是泪水还是精液的液体模糊了他的视线。他茫然无措地躺在床上,前后两个小穴都被操得门户大开,不知道被伏黑父子强灌进去多少精液。胸前的乳头又红又肿,像两颗刚成熟的葡萄一样。白皙的皮肤上,印满了指痕,豆沙色的嘴唇被亲成了玫瑰红,嘴边还粘着几根伏黑父子的阴毛。

伏黑父子一左一右躺在他身边,伏黑惠抱着五条悟,让他枕在自己的胸口,而伏黑甚尔正举着手机自拍:“小惠的成人礼,圆满成功!”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