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羂五】欺负寡妇

羂在夏坟前焯五

*双性5、触手咒灵、失禁

短 ooc 想好再看 注意避雷

走论坛 看ping

五条悟被封印之后并没有一直在那个小盒里呆着,羂索偶尔会把他放出来,有狱门疆束缚着咒力,六眼和一个无咒力的普通人没什么不同。五条悟宁愿在狱门疆内部,被放出来也不得不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上的缝合线,让他隐隐作呕。

羂索知道他不愿看见自己,他在夏油杰的记忆中看到很多事,更多的是那三年。“不愿意看到我吗?”羂索掰正了五条悟偏向一旁的头,那双能震慑世间的双眼不情愿的转过来怒视他。“别这么凶嘛,看看这是哪里?”羂索心情很好的揉了一把雪白的头发,自己转过身看着一片翠绿的山林。

五条悟跪在地上,心里瞬间狠狠地沉了下去。他从羂索的背后看到成片的树荫,地上还有自己亲手种下的一片小白花。“你还挺会选地方的嘛,死后可以长眠这里也不错啊。”羂索自顾自地说着,一转头果然看到五条悟双唇紧闭、黑着一张脸。

“怎么不开心呢,悟。”

这人真够明知故问的,五条悟在心里这么想着。“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他眼中含着讥笑看着羂索,“想看我在这儿哭哭啼啼吗?我还没你想的这么重情义。”

“……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羂索上下打量了一下跪在地上的人,五条悟被他的目光盯的不明所以。

穿着袈裟的假和尚把五条悟朝后推,失去平衡的人意料之外的背靠在一块石板上。五条悟反应过来这是夏油杰的墓前,他嗤笑一声,“终于忍不住了?打算在这里把我也杀了?”

被俯视的人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立在面前的人伸手召唤出一只咒灵。“不是吧?你现在杀掉我还要让咒灵代劳吗?”五条悟看着滑腻的触手在一旁不停的蠕动,心里一阵恶心。“你打算让这个东西绞死我?”

羂索默默操控咒灵从他的小腿吸附上去,触手不急不慢地顺着两条长腿攀上去,“我怎么舍得杀了你呢?”面上带着假笑的男人一边不怀好意地靠近一边继续让咒灵缠住五条悟的腿,“……你做什么?”五条悟感觉自己的腿几乎动弹不得,还有几根触手正跃跃欲试的钻进他的裤子里。

一只手伸过来扯烂制服裤子让触手方便钻进更内里的地方,五条悟睁大了眼睛,愤怒又厌恶的看着他。“抱歉,我以为你会很舒服。”冰凉的手轻轻抚摸他的大腿内侧,五条悟几乎要弹起来却又被触手拉回原地。

“滚、嗯唔……”触手被操控着贴上两腿之间,细小的触手甚至钻进内裤绕着两颗小球磨蹭。那张熟悉的脸浮现出陌生的微笑,羂索拥有夏油杰的记忆,他也自然知道这位神子的身体还有一处隐秘的地方。“放心,我不碰你前面。”男人伪善地笑了笑,操控着柔韧的触手朝下滑进一个潮湿温热的肉缝,五条悟本能地夹紧腿,又被更大的力气扯开,那口女穴暴露在外正往下滴着水。

“悟,这不是很喜欢吗?”羂索摸摸六眼变得潮红的面颊又被狠狠躲开,“别碰我、呃嗯……”男人有意要看他狼狈的模样,触手的末端分出细小的一枝上下拨动阴蒂又卷住探出头来的一点往外扯动,已经很久没有被好好抚慰过的身体难以忍受如此鲜明的快感,肉缝里淅淅沥沥吹出一股水。羂索摸到那处紧致的洞口,“自从那家伙死后就没有再做过吗?”五条悟还未从刚刚的高潮中缓过来,还没来得及作答,触手就无师自通般用吸盘把那颗胀起来的阴蒂紧紧吸住拧动,直白又猛烈的快感从腿心冲上大脑,五条悟两腿打颤但还是被不由分说的朝两边打开,任由眼前的男人玩弄自己最隐私的部位。

现任最强咒术师被一根触手玩弄的高潮迭起,一旁看着的男人也于心不忍的收回咒灵,触手逐渐脱离五条悟的身体,羂索分开两片肉唇,那颗肉豆被欺负的不成样子,已经完全红肿胀大出来,泛着水光挤在腿心处。粗糙的手指捏了捏那粒嫩红的豆子,下面的穴立刻抽搐着喷出水。

羂索解开袈裟掏出自己的性器,肉棒早已挺立,他把五条悟翻过去,让他面对着夏油杰的墓跪趴在地上,硕大的龟头抵在湿软的入口磨蹭,“想他吗?这里多久没被他操过了?”羂索俯下身在他耳旁低语,五条悟咬紧下唇别过脸不想理会他,粗大的肉棒下一秒就破开了窄小的洞口,一直插到宫颈口前。穴口被撑的发白,许久没有接纳过性器的甬道被粗长的性器捅开,五条悟吃痛的发出一声闷哼。羂索的手探下去摸到微微凸起来的小腹,隔着一层肚皮揉搓着。

“不……”五条悟低吟一声,肉棒开始抽送起来,毫不留情地整根拔出又撞到里面,“你……唔呃……滚出去、啊……”五条悟被顶的眼角泌出泪水,想挣扎着向前却被狱门疆牢牢锁在原地。“悟,是他在操你哦,不喜欢吗?”羂索朝下夹住阴蒂碾动,穴内听话地喷出水,紧紧吸住性器,“呃、你不是……你不是杰……”

他嘴上强硬地拒绝着,女穴却贪恋地吮吸这根许久未见的肉棒,操弄他的男人也忍不住越操越深,羂索含住他的耳垂,热气喷到他的耳廓上,“我不是他,可是这副身体是他的,你穴里吃得正欢的鸡巴也是他的,”男人顿了顿,肉棒重重地顶进花心,五条悟尖叫着缩紧了穴,充沛的水液浇到龟头上,惹得身上的人舒爽地低喘一声。“他还记得操哪里你最舒服。”羂索对着那处抽送碾磨,又逼着六眼潮喷了好几次,交合处的水堵也堵不住,顺着腿根往外流淌进草地上。

五条悟最后几乎要跪不住了,歪歪斜斜的要倒下去。羂索把他半架起来,抬起他的脸让他看着夏油杰的墓,屁股里的肉棒深深浅浅地操弄着已经不断抽搐着的穴,五条悟流出的眼泪不知道是爽的还是哭的,嘴里小声念着:“杰……”羂索好心帮他擦了一把脸,“悟,是他在操你呢。”话说完,又吹了水,接着有水声从交合处传来,羂索低下头看了一眼,女穴竟是被操得尿了出来,细小的尿眼酸涩地吐出一股股热流,六眼靠在他的身上,已经累得晕过去了。

羂索也不再折腾他,抽插了几下就抵着花心射出来。一被放开,五条悟就瘫倒在墓前。他穿好袈裟,环顾了一下四周参天的树木,又看着眼前这一地狼藉,心情顺畅不少。

“狱门疆,关门。”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