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坐地吸土(一)

⚠️纯肉文🔞

⚠️含有:伏五

⚠️ OOC预警 双性预警 怀孕预警 失禁预警 产乳预警 精液拌饭预警 孕期性交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内有双性人五条悟怀孕情节,注意避雷❗️

⚠️内有孕期性交情节,注意避雷❗️

Summary:高中生伏黑惠伺候怀孕的五条老师,把人伺候得喷奶喷精又喷尿的故事。

背景

无咒力世界设定。天生双性的五条悟是埼玉市浦见东中学的一名青年教师,和自己的学生伏黑惠偷偷谈恋爱后意外怀孕,现在月份大了躲在伏黑惠家中养胎。

正文

“我回来了。今天社团有活动,回家晚了来不及做饭,怕你饿了就给你买了点儿吃的。”伏黑惠放学回到家,扔下书包就冲进厨房打开微波炉准备给五条悟热饭。

“惠给我买了什么好吃的?”五条悟挺着大肚子,倚靠在厨房门口笑眯眯地看着伏黑惠。

“牛腩饭。”伏黑惠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刚把饭盒放进微波炉,又要手忙脚乱地准备蔬菜沙拉,头也不回地说,“桌子上还有一盒小蛋糕,等吃完饭再吃。”

“哦。”五条悟转身就往屋里走。

“别偷吃点心,省得正顿饭没胃口。”伏黑惠手里洗着菜,扭过头冲着五条悟的背影嘱咐道。

五条悟远远给伏黑惠比了一个“OK”的手势,等到伏黑惠的注意力完全都在洗菜切菜上时,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桌上的小蛋糕钻回了卧室。

……………………………………………………

“悟,开饭了。咦?——”伏黑惠把牛腩饭和蔬菜沙拉端上了桌子,刚要叫五条悟吃饭,发现桌上的那盒小蛋糕不见了。

“悟,你又偷吃零食了?”伏黑惠推开卧室的门,刚好抓到五条悟躲在床上嗦手指头,地上还扔着一个空的蛋糕盒。

“哎呀,又被惠发现了,嘻嘻,这个蛋糕很好吃,下次还可以买。”五条悟即使怀着孕也改不了嬉皮笑脸的毛病。“喏,盒子掉地上了,我不方便捡,惠来帮我捡起来。”

“不是叫你少吃点甜食吗?多耽误吃正饭啊。”伏黑惠无奈地捡起了空盒子,拽了拽五条悟的胳膊示意他赶紧去吃饭。但是五条悟却就势往床上一倒,大大咧咧地对伏黑惠说:“我吃饱了,困了要睡觉。”

“别闹了,一会儿饭凉了。”

“就不就不就不,略略略~”五条悟对着伏黑惠做了一个鬼脸,“明明嘴上说不让我吃甜点,结果还不是一盒接一盒地往回买,惠可真是口是心非呢,嘻嘻。”

五条悟的性格本来就特别恶劣,怀孕以后伏黑惠又对他百依百顺,活活把他宠成了一个叛逆熊孩子。

“唉,真拿你没办法。”伏黑惠对五条悟耍无赖的行为也是见惯不怪,只好用老办法对付他了。

伏黑惠半跪在床沿,一手托起五条悟的屁股,一手搂过五条悟的肩,胳膊一使劲把五条悟打横抱起,奔着餐桌走过去。

“哎哎哎,你怎么又是这一招啊!快放我下来!”

……………………………………………………

等到伏黑惠把五条悟卸到了餐桌前,五条悟看着桌上的饭,又开始闹起了小脾气。

“我又不是鸡,我才不吃拌菜梆子呢。”五条悟嫌弃地把蔬菜沙拉从面前推开。

“乖,怀孕的准妈妈要多吃新鲜蔬菜。”伏黑惠温柔地劝着五条悟多吃蔬菜,一点儿也看不出白天学校里那个高冷酷哥的影子。

“你才准妈妈呢!老子是大猛一!大!猛!一!”五条悟最听不得这几个字了,“不准叫我准妈妈,不然晚上操死你!”

“好啦好啦,我是准妈妈,我是准妈妈得了吧。”伏黑惠被怀着孕的五条悟治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别闹了,来,张嘴,我喂你吃。”

伏黑惠殷勤地夹起一团生菜,递到了五条悟嘴边。

“用嘴喂。”五条悟傲娇地把头一扭。

“哦,知道了。”伏黑惠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

伏黑惠明白,眼前这个傲娇的孕期大帅哥其实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别看五条悟长了一张白皙的童颜,其实他整整比伏黑惠大十三岁,而且因为特殊的身体构造,五条悟在感情方面一直敏感而自卑,从来没有和别人发展过亲密关系,直到他被伏黑惠的年下直球所征服。他们两个刚在一起的时候,五条悟虽然表面上依旧是那副我行我素、放浪不羁的形象,其实伏黑惠知道他的心里有多患得患失,生怕伏黑惠嫌弃自己;特别是五条悟刚发现自己怀孕那阵子,甚至认为自己会毁了年轻自己十三岁的伏黑惠,一度想要打掉孩子、辞了工作、彻底离开伏黑惠,还是伏黑惠千方百计地开导他,才让五条悟看清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安下心来待产。

……………………………………………………

伏黑惠把一片生菜叼在嘴里,凑到五条悟的嘴边,五条悟这才勉为其难地张嘴吃了下去。

伏黑惠就这么嘴对嘴地喂着五条悟,不一会儿五条悟就如愿以偿地和伏黑惠亲到了一起。

“呲溜,好吃,真好吃。”五条悟摁着伏黑惠的后脑勺,把舌头伸到伏黑惠口腔里扫荡一圈,末了还舔了舔伏黑惠嘴角沾着的沙拉酱。

“悟,别闹了。”明明早就把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一遍,连肚子都搞大了,可伏黑惠面对五条悟的撩拨还是那么容易脸红。

“惠的嘴巴好热好软啊,我有点来感觉了。”五条悟扽住伏黑惠的领口,死死贴住了他的嘴唇,越亲越上瘾。

“唔唔——”伏黑惠也不自觉地把舌头伸进了五条悟的口腔,鼻腔里都是五条悟的气息,这种感觉让他微微上头。

“沙拉吃够了,惠再喂我牛腩饭。啊——”五条悟松开了拽着伏黑惠领口的手,对着他圆张着嘴,示意他赶紧投喂自己。

“啊?这个你就自己用勺子吃吧。”米饭不比蔬菜叶,两个大男人嘴对嘴喂来喂去的实在是有点辣眼睛。

“可是我还是更爱吃小惠哦。”五条悟两条腿稍稍分开,调皮地冲着伏黑惠眨眨眼。

伏黑惠瞬间就读懂了五条悟的暗示,两颊和耳尖红得就像刚出锅的螃蟹一样。

他搞不懂,怀了孕的五条悟为什么性欲比之前更加旺盛了。

……………………………………………………

伏黑惠看着五条悟那一副自己不就范他就不吃饭的无赖架势,无奈地钻到了餐桌下,褪下五条悟的家居裤和内裤,让五条悟构造独特的私处暴露在自己眼前。

五条悟也解开了上衣的扣子,敞胸露怀、双腿大张地坐在伏黑惠的面前。五条悟的孕肚高高挺起,原本结实分明的八块腹肌被撑得几乎看不出来了。本来就锻炼得宽阔厚实的胸部愈发肿胀起来,白皙饱满的胸肉好像两团浅眠的小白兔。肉棒躲在孕肚下面,现在已经微微勃起,肉棒下垂吊着两颗硕大的睾丸,将会阴处的那抹肉缝半遮掩住。

伏黑惠跪坐在餐桌下,伸手摸了摸五条悟的孕肚,对着他的龟头亲了一口,伸手撩开饱满的阴囊,对着那微微湿润的肉缝轻吹了一口气。

五条悟的肉棒瞬间就涨到了最大,鼻腔里透出一声闷哼。

“我要开始了。”伏黑惠抬头和五条悟对视一眼,紧接着便俯下身子吸住了五条悟的阴唇。

“啊哈,就这样,惠,继续!”五条悟仰起头舒服地大喊。

伏黑惠模仿着刚才和五条悟舌吻的动作,嘴唇紧紧贴在五条悟的阴唇上,舌头破开阴唇的防守,不断扫荡在五条悟的阴道口和阴蒂之间,发出“啧啧”的水声。他左手握着五条悟的肉棒慢慢撸动,右手中指搔动五条悟的屁眼,高挺的鼻尖埋进五条悟的阴囊,将温热的气息呼在敏感的睾丸上。

“嗯啊……嗯啊……哦天……惠你好会舔……唔哦……”五条悟双手死死摁住伏黑惠的后脑勺,两腿不自觉地夹紧了伏黑惠的双肩,昂着头放声淫叫。

“吸我!……惠,大力吸我!……淫水都吸出来了……好爽!……爽啊!……”

“再深一点……舌头……再深一点……哦哦哦哦哦!……好厉害……惠的舌头……惠用舌头在操我……用舌头操我……”

“惠……惠吃得好卖力啊!……我好不好吃啊?……嗯啊啊啊啊!……惠更大力了……哦哦哦哦哦好爽!……惠……惠好会吃……我天天给惠吃……只给惠一个人吃我的蜜穴……啊啊啊啊!——太厉害了……”

五条悟兴奋至极,爱液像开了闸一样源源不断涌入伏黑惠口中,伏黑惠忙于舔阴无暇吞咽,爱液便又溢出伏黑惠的嘴角,顺着他秀气的下颏和修长矫健的脖颈流下,隐没入蓝黑色高专制服的领口中。

……………………………………………………

“哈——呼!”伏黑惠差点被闷死在五条悟的胯下,一屁股坐倒在在地板上,拼命呼吸着新鲜空气。

“快回来,我马上就要来了,好难受,快回来舔我……”五条悟骤然失去了快感的来源,欲求不满地扭动着胯部,催促伏黑惠赶紧回来服侍他。

伏黑惠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跪回五条悟的身前。

“快!惠继续用舌头操我!”五条悟双腿大张,阴户已经完全被伏黑惠舔开了,阴唇充血外翻,小穴口微微翕动,不时冒出一股淫液,黄豆大的阴蒂兴奋地挺起,等待着伏黑惠的蹂躏。

伏黑惠感觉五条悟这具淫荡的身体仅仅用舌头是很难满足的,于是把五条悟的椅子向后推了推,自己直起身,半跪在五条悟面前。他一只手撑在椅面上,防止自己压到五条悟的孕肚,一只手探到五条悟身下,食指和中指插进五条悟饥渴的阴道中抽送,大拇指按压着阴蒂来回打转,脑袋则伸到五条悟胸前,咬住五条悟肿胀的胸肉不停吮吸。

“啊啊啊——!操死我了!惠的手指好厉害……捅到花心了……啊哦哦哦……爽死我了!……惠的手指在操我……啊啊爽啊!……”

“被其他男人的鸡巴操都不如被惠的手指操……惠的手指赛鸡巴……哦哦哦……嘶哈……惠的一根手指就顶得上一根大鸡巴,惠一共有十一根大鸡巴,被惠玩等于被十一个男人轮奸……嗯啊——被十一根大鸡巴轮流操……啊啊啊啊……爽死了……惠一个人就能轮奸我……最喜欢被轮奸了……”

其实五条悟的情感经历单纯得很,只有伏黑惠一个性伴侣,可是他偏偏就喜欢在兴头上说这些浑话刺激伏黑惠。伏黑惠也很吃五条悟这一套,狠狠咬了五条悟一口,五条悟的胸前立刻就现出一圈紫红的牙印。

“啊!疼啊!惠你属狗的!轻点儿!……”五条悟被胸前的痛感刺激得肉穴一紧,对伏黑惠不满地抱怨道。

“惠你没吃饭啊!用力吸啊!用力吸我的奶子!啊啊啊!——”没过一会儿,五条悟又开始嫌弃伏黑惠啃咬他双胸的力道不够。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骚货!伏黑惠暗暗腹诽,更加卖力地吮吸起五条悟双乳,渐渐地,伏黑惠口中甚至尝到了淡淡的奶香。

“哇啊……惠在吃我的奶子……我的奶子香不香?软不软?……我的奶子好大好胀啊,一天不被惠吸我就胀得难受……奶子长这么大就是为了给惠吃的,惠吃了我的奶子就不怕被其他人勾引了……我的惠只能吃我的奶……惠是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惠猛然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快感加倍从下体传到五条悟的大脑,有效地阻止了他的胡言乱语。

“呃呃哈……我马上就要来了……”五条悟双腿蹬地,脚趾和手指都紧紧蜷起。

伏黑惠感觉自己手指被五条悟的肉穴越裹越紧,穴内的吸力越来越大,穴口流出的淫水已经把椅面完全打湿了。

“快点儿……再快点儿……呜呜呜……”五条悟顾不上说骚话了,只是一味地啜泣呻吟。

伏黑惠的手都晃出了残影,手指操干时发出清晰的“噗呲”水声。

“哦哦……惠……惠……好……好爱惠……悟爱惠……快点儿……就……就来了……惠……唔啊啊啊啊啊啊!——”

五条悟惊叫着翻起白眼,肉穴死死绞住伏黑惠的手指,一大股淫水喷溅到伏黑惠的手掌心。五条悟的肉棒在几乎没有受到刺激的情况下也抖动着射出几十股浓精,全部射到了伏黑惠蓝黑色高专制服的前襟上。就连屁眼处也隐隐沁出一丝水光。

伏黑惠正含着五条悟的一颗乳头吮吸,突然感觉有液体涌入口腔,浓浓的奶香在他的味蕾上爆开。而五条悟的另一侧乳头则无助地抽搐几下,乳尖冒出一小股乳汁,顺着五条悟比乳汁还洁白的皮肤慢慢淌下。

伏黑惠偏过头,舔走了淌在五条悟身上的乳汁,站起身想拿条毛巾给五条悟清理一下,还没等转过身,上衣下摆就被五条悟拉住了。

“惠,我饿了。”五条悟倚靠在椅背上喘息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伏黑惠的下身。

“饿了就老老实实吃饭吧。”伏黑惠很敷衍地应付着五条悟,抽身就向厕所的方向走。

原因无他,伏黑惠的性欲早被勾起,此时正熊熊燃烧着,他顾及着五条悟的身孕,怕再多看五条悟一眼他们两个就会擦枪走火。

五条悟当然识破了伏黑惠的想法,不依不饶地拽着伏黑惠的上衣下摆:“别慌,我爽了,惠还憋着呢。”

“悟,别闹……等等!”

五条悟用手指勾住伏黑惠的腰带,把他拽到身前,熟练地就把他的腰带扣解开了。

“惠,我饿了,要吃你。”五条悟和伏黑惠对视着,色眯眯地舔了舔嘴唇。

……………………………………………………

伏黑惠站在五条悟身前,前襟上还沾着五条悟射出的精液。他的裤子拉链被拉下,大鸡巴和卵蛋掏出裆外。而五条悟则坐在椅子上,双手捧着伏黑惠的卵蛋,偏着头用嘴叼住伏黑惠的龟头吮吸。

“嘶哈……悟,别玩儿了,速战速决吧。”伏黑惠被身下的快感刺激得双眼迷离,低头哑着嗓子对五条悟说道。

“嗯嗯唔。”五条悟的嘴里发出含含混混的应答声,“呲溜”一下,就把伏黑惠的大鸡巴整根吞了进去。

伏黑惠虽然还是个高中生,但是胯下的肉棒早已超越了大部分成年男人,超过十八厘米的长度、三点五厘米的直径,浅棕色的柱身上缠绕着明显的青筋,龟头硕大鲜红,冠状沟高高隆起,让人联想到三角龙的颈盾。在学校里,其他男生都不好意思和伏黑惠并排上厕所,甚至在背后给伏黑惠起绰号叫“炮哥”、“伏黑巨炮”。

这么一根傲视群雄的庞然大物猛地捅进嗓子眼,就算五条悟再怎么淫荡也受不了。他的喉咙里发出不适的“咕噜”声,咽部的肌肉拼命收缩想要把这个异物挤出去,却适得其反地刺激着伏黑惠的肉棒胀得更大。膨胀的冠状沟卡在五条悟上颌深处的软腭上,舌头灵巧地缠上了青筋暴起的柱身,嘴唇紧紧抿住,鼻尖的气息吹动伏黑惠的阴毛。

五条悟将口中的空气抽空,口腔和喉管里的软肉便紧紧裹住了伏黑惠的大鸡巴。这时五条悟微微晃动脑袋,那些软肉就裹着伏黑惠的大鸡巴来回蠕动,整个嘴巴就像一柄智能飞机杯一样服侍着眼前的巨无霸。

“嘶哈……嘶哈……好爽……”伏黑惠背着手顶着胯,一动不动地享受着五条悟的口活。

五条悟深喉了将近五分钟才吐出鸡巴,一手大力握住柱身上下撸动,一手用掌心来回揉擦龟头和马眼,稍稍低下头含住了伏黑惠的卵蛋,吞吞吐吐地舔弄。

“快!我要射了!呃——啊——”伏黑惠浑身的肌肉绷紧,鸡巴肉眼可见地粗了一圈。

五条悟用手握住伏黑惠鸡巴的根部继续大力撸动着,将硕大的龟头含入口中,舌头绕着马眼和系带打转,牙齿时不时刮擦过冠状沟内侧,另一只手则像盘核桃一样揉搓着伏黑惠的卵蛋。

“啊!来了!——要射了!——哦哦哦——射了!嘶嘶嘶哈——嘶哈——唔啊啊哈哈!……射……射了……呼——哈……呼——哈……”

伏黑惠身子一抖,一股股滚烫的精液连续不断地冲击着五条悟的舌尖软腭,足足射了一分多钟才渐渐停止。

……………………………………………………

射完的伏黑惠后退一步,把尚未疲软的肉棒费劲地塞回裤子里。

五条悟抬头对着伏黑惠调皮地一笑,张开嘴,向伏黑惠展示他满嘴的精液。

“快吐了吧。”虽然已经口爆过五条悟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伏黑惠此时还是感觉很难为情。

“好啊。”五条悟含着精液含混答应一声,扭头就把满嘴的精液吐在了牛腩饭里。

“哎,悟你干什么?”

五条悟拿起勺子把伏黑惠的精液和牛腩饭搅拌在一起,㧟了一大勺送进嘴里,美美地吃了下去。

“我在吃惠给我特制的精液拌饭啊,嘻嘻。”五条悟嬉皮笑脸地回答。

伏黑惠感觉自己本来已经平息的欲火“腾”地一下又蹿上了头顶,连忙飞也似的逃进了厕所。

……………………………………………………

当天晚上,伏黑惠写完作业,简单冲了个澡回到卧室,发现五条悟早就熄灯睡下了。

伏黑惠蹑手蹑脚地摸黑钻进被窝,无声地向五条悟道了一声晚安,倒在枕头上准备入睡。

“嗡——嗡——”

微弱的“嗡嗡”声传入伏黑惠的耳朵。

伏黑惠以为家里进来了蚊子,怕蚊子影响到五条悟睡眠,于是轻轻坐起身竖起耳朵,试图辨别蚊子在哪里。

“嗡——嗡——”这声音以一种固定的节奏响着,听着不像是昆虫的振翅声。

“不对!”伏黑惠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感觉这个声音很熟悉,鬼使神差地联想到了那种少儿不宜的事情上。

“悟!你在搞什么鬼?”伏黑惠一把掀起了被子,只见五条悟浑身一丝不挂地侧躺在床上,下身还闪着诡异的红光。

“啪!”伏黑惠打了五条悟屁股一下,“别装睡了!”

“哈哈哈哈哈~惠你才发现啊,哈哈哈哈哈哈~”五条悟已经憋笑很久了,这下总算能敞开了嘲笑伏黑惠。

伏黑惠一伸手,从五条悟阴道里拽出来两颗跳蛋,又从屁眼里拔出一根前列腺按摩棒,那诡异的红光原来就是按摩棒上的指示灯。

“悟!”伏黑惠头都大了,“大半夜不睡觉你在干什么?”

“嘻嘻,没什么。”五条悟拉住伏黑惠的手腕,撒娇似的摇了摇,“悟又欠操了而已。”

天啊!五条悟你是不是有性瘾啊!伏黑惠无声呐喊。

……………………………………………………

伏黑惠无奈,俯下身要把跳蛋塞回五条悟的小穴。

“你干什么?”五条悟伸手拦在了阴户前。

“你不是又想要了吗?我把你的小玩具给你塞回去。”

“我不想要小玩具,我要惠操我,用大鸡巴操我。”五条悟任性地说。

“呃……我去给你拿那根新买的鸡巴去。”伏黑惠不得已退了一步。

“不!我就要惠的鸡巴!”五条悟不依不饶。

“这……能行吗?”伏黑惠伸手摸了摸五条悟的孕肚。

“没问题的,咱们之前又不是没这么做过。”

“呃……行吧。”

伏黑惠没辙,只能依着五条悟胡闹。他扭过身子想要打开床头灯,五条悟又伸手拦住了他。

“别开灯,这样更有情趣。来,乖乖躺好。”

伏黑惠无奈,只好听话地躺在床上。五条悟翻身下床,拉开窗帘,清冷的月光就洒了进来,将五条悟雪白的皮肤照得荧荧发亮,洁白的头发镀上了一层银辉,浑圆的屁股、鼓胀的胸脯还有高高挺起的孕肚在月光下更显皎白。

在伏黑惠看来,此时五条悟就是暂栖在这间卧室里的月亮。

伏黑惠的肉棒早在不知不觉之间昂然挺立,马眼中沁出一滴前列腺炎,在月光下好像是嵌在龟头上的钻石。他那流畅结实的肌肉轮廓半明半暗,比平时看起来更加深邃,深蓝的瞳子紧盯着五条悟的胴体,眼神中既有爱慕又有欲望,如有实质般舔舐着五条悟的皮肤。

“喔,惠你好性感哇。”五条悟爬上床,跪坐在伏黑惠大腿上。

“悟也……也好性感,好喜欢悟。”

“想什么呢?”五条悟故意这么问。

“想要操悟。”

配合着伏黑惠的话,他的大肉棒也上下跳动了一下。

五条悟抬起屁股,阴户对准伏黑惠的龟头,屏住呼吸,缓慢而坚定地坐了下去,直到将伏黑惠全根吞没,才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求之不得。”

……………………………………………………

五条悟双手撑在伏黑惠的胸肌上,上下摆动了一会儿,发现这个姿势实在是太累了,于是略略抬起臀部,掐了掐伏黑惠的乳头。伏黑惠当然领会了五条悟的意思,便开始挺动自己的鸡巴,向上顶操着五条悟的小穴。

操了一会儿,五条悟觉得这个姿势到底不适合怀着孕的自己,于是示意伏黑惠停下来,自己仰躺在床边,屁股搭在床沿。伏黑惠走下床,半蹲在五条悟身后,臀肌收紧向前一刺,大鸡巴就顺利地操进了五条悟的阴道中。

“啊啊……惠的大鸡巴……哦哦哦……盼了好几天,终于被真正的大鸡巴操了……”

“悟,小点儿声,夜深了别吵到邻居。”伏黑惠轻声提醒着五条悟。

“唔唔唔……好……我小点儿声……惠……好喜欢……悟好喜欢惠……惠要一直操我……把我操到地老天荒……哦哦啊……”五条悟性欲上头,开始说起骚话。

“我也好喜欢悟,我会一直操悟的,我的鸡巴只操悟。”伏黑惠一边小心翼翼地掌握着操干的力道,一边陪着五条悟说骚话。

……………………………………………………

“惠……使劲啊……再深点儿……不够……不够……”

“好痒……里面好痒……嘶哈……想要惠的大鸡巴给我止止痒……嗯啊……太慢了……惠加油啊……”

“求求你了……再深一点……狠狠操我啊……狠狠操我!……”

“惠你到底会不会操人啊!再偷懒的话我就要操你了!使劲啊!”

可是任凭五条悟怎么催促,伏黑惠操干的动作总是如此浅尝辄止。

“悟,别骚了,我忍得也很辛苦。”伏黑惠强忍着把五条悟摁在身下狂操一顿的冲动,“特殊时期,别太激烈了。”

“我不管!操我!操死我!快操烂我!”五条悟情迷意乱地大叫。

“别闹,当心我真的操烂你!”伏黑惠拍了拍五条悟的脸,佯装凶恶地威胁道。

五条悟其实就是性欲上头过过嘴瘾,并不是真的为了快感不管不顾。他闭上嘴思考片刻,忽然双眼放光地对伏黑惠说:“不如你站着操我屁眼吧,我的屁眼更紧更骚。”

……………………………………………………

伏黑惠抄起床上的两颗跳蛋,塞回了五条悟的小穴里,又扶着五条悟站起身,半趴在窗台上,叉开腿撅起屁股,伏黑惠站在他身后,伏着他的腰慢慢把鸡巴插进了五条悟的屁眼。

因为之前五条悟用前列腺按摩棒玩过自己的屁眼,所以屁眼现在还是湿湿滑滑的,轻而易举地把伏黑惠的大鸡巴完全吞入。五条悟没有说谎,他的屁眼果真更紧更骚,伏黑惠甫一进去,温暖细腻的肠肉就忙不迭地主动裹住了伏黑惠的龟头,层层褶皱像无数张小嘴一样亲吻着肉棒上的青筋,伏黑惠甚至感觉自己都不用动,光凭着肠肉的挤压蠕动就能射出来。

伏黑惠想,五条悟果真是个极品,不管自己操过他多少次,总能在他身上体会到处男初夜的兴奋悸动。

“快点操啊,等什么呢?”五条悟不满地晃了晃屁股。

“哦!我马上!”伏黑惠这才如梦方醒地开始挺动起腰臀。

五条悟胳膊肘撑在窗台上,上半身半趴在窗前,半张脸紧紧贴在玻璃上,嘴巴在窗玻璃上呼出一片白雾,双腿叉开微屈,方便矮他将尽二十厘米的伏黑惠操他,腰部下榻,屁股撅起,随着伏黑惠操干的动作来回扭动,鸡巴已经被伏黑惠完全操硬了,在身下上下甩动着,龟头不时拍在沉甸甸的孕肚上发出“啪啪”的轻响。阴唇似闭未闭,从中垂下两根电线,藏在阴道里的跳蛋兢兢业业地刺激着五条悟的花心。

伏黑惠则站在他的身后,双臂从背后环住五条悟的腰,用手托住五条悟的孕肚,不时低下头去亲吻五条悟光滑的脊背。他的大鸡巴在五条悟的屁眼里进进出出,并不追求操得多深多快,只是一味地用龟头碾压五条悟的前列腺。

“惠……惠好会操……嗯嗯……啊……好舒服……”

伏黑惠的力度恰到好处,既不会伤到怀孕的身体又能最大限度地调动起五条悟的敏感点。

“惠……好喜欢惠……好想被惠操死……”五条悟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嗯哼……我没等操死你就被你榨干了。小骚悟,你怎么这么能吃啊?天天要顿顿要,比吃饭还勤。”伏黑惠把鼻子埋在五条悟的脊缝中,轻声调笑着五条悟。

“那是……那是惠好会操人……操得我离不开惠的大鸡巴了……唔唔嗯……继续……就是这里……嗯啊啊啊……”

“悟要是喜欢我的大鸡巴,我就天天操你,一刻不停,操到你求饶喊救命都不停,让你明白不能乱许愿。”

“我……我求之不得……到底看看……是我的穴先被你操烂……还是……还是你的鸡巴先被我夹断……”

“挨操的时候嘴还这么硬,看来得给你点儿颜色瞧瞧了。”说着,伏黑惠的手向下探去,捏住了五条悟的阴蒂来回捻动。

“别……太刺激了……求求了……快停……”五条悟浑身最敏感的地点被伏黑惠无情地搓捻着,过于激烈的快感让五条悟被迫求饶。

“刚才不是嘴硬吗?嗯?”伏黑惠玩心大起,搓捻的力气又重了一分。

“啊啊啊啊啊啊!别……快停……太爽了……不行……不行……啊啊啊啊!——来了!——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伏黑惠感觉身下人猛地抽搐了几下,屁眼收紧差点儿把他的鸡巴绞断,一股热流喷到了自己大腿上。

“呜呜呜……惠……好坏……”五条悟无力地垂下头,口中喃喃地抱怨着,身后像开闸泄洪一样源源不断涌出热液。

……………………………………………………

伏黑惠一开始以为五条悟只是被他玩到潮吹了,但是片刻后他感觉到不太对劲,因为这股热流的量也太大了,顺着他的大腿内侧淌下,把他两只脚站立的地面完全打湿。

“悟,你不会是尿了吧?”伏黑惠赶紧抽出鸡巴低头观看,果然发现五条悟整个下半身一片水光淋漓。

五条悟是双性人,他不光可以用马眼排尿,在阴户间还长着一个尿道,这让他只能蹲着上厕所。现在,五条悟的女阴里的尿道朝着伏黑惠的大腿痛痛快快地喷了一波尿液,而马眼正对着的墙皮也被洇湿了一大片,显然刚才也没躲过五条悟的失禁攻击。

“惠……好坏……把我操尿了……我都说不要了……呜呜呜……讨厌惠……好脏……”五条悟的声音里充满了委屈。

“啊这……对不起,我玩儿过了,悟你不要紧吧?”伏黑惠关心地抱住了五条悟的腰,安抚性地摸着他的头顶。

“白洗澡了,地板和墙都脏了。”

五条悟感觉两腿发软,向后瘫在了伏黑惠的怀中,低声抱怨着。

“没事的,没事的,我明天和学校请一天假收拾这里,别担心啦,来,我带你去洗一洗。”伏黑惠说着,将五条悟拦腰抱起,大踏步迈进了浴室。

……………………………………………………

温热的水流冲刷着五条悟的下体,酥酥麻麻的感觉以女阴为中心蔓延开来。

“惠,我爽过了,你还没射呢。”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性感,五条悟看着蹲在自己身下认真擦洗的伏黑惠,性欲又一点点上来了。

“我没事。”伏黑惠一手拿着花洒,一手掰开五条悟的阴唇,把五条悟的女阴里里外外都洗得干干净净。

“哦。”五条悟感觉自己真是自讨没趣。

过了三分钟,五条悟又开始发难了:“惠,我生气了。”

“有话你就直说,不就是又想挨操了嘛。”伏黑惠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一根粗长滚烫的大鸡巴直挺挺地对着五条悟,马眼处沁出一滴淫液,“我就知道会这样,来,速战速决吧。”

五条悟见伏黑惠这么听话,心中一阵窃喜,连忙转过身半跪在瓷砖地面,上半身趴在墙上,撅着大屁股邀请伏黑惠的进入。

“我要来了,你别后悔。”伏黑惠跪坐在五条悟身后,扶着自己的大鸡巴捅进了五条悟的屁眼,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前列腺,挺动腰臀开始进攻。

“喔~惠你很可以嘛,怪不得我这么喜欢你。”五条悟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伏黑惠操了几分钟,见五条悟已经爽得放松了警惕,便将五条悟的两只手举过头顶,把两个手腕牢牢掐在自己手心,另一只手绕到五条悟身下寻找那粒敏感的小豆。

“惠,你要干什么?”五条悟感觉事情的走向不太对,紧张地扭头问伏黑惠。

“我刚才说过了,你别后悔。”说罢,伏黑惠对着五条悟的阴蒂狠狠一掐。

“我操!伏黑惠你干什么?”五条悟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差点儿被掐飞。

“别动,我帮你速战速决。”伏黑惠的手指对着五条悟的阴蒂开始猛攻。

“呜呜呜……啊啊啊!我操!我操!伏黑惠你不是人!你……啊啊啊啊啊!我杀了你!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五条悟的双手被伏黑惠辖制着,体内掀起一波接一波的爽浪,让他根本无法组织起力气挣脱伏黑惠的控制,额头无助地顶着墙,嘴里边哭边骂。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五条悟就再一次被伏黑惠送上了高潮,精液和爱液分别从马眼和阴道口射出,紧接着,一股温热的水流也从五条悟的两个尿道淅淅沥沥地流下。

“啊哈!悟又失禁了!”伏黑惠从屁眼里拔出鸡巴,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五条悟的淫态。

五条悟瘫在地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悟这回喷的尿量和力度都小多了,看来是真的被我榨干了吧。”

伏黑惠弯下腰,伸手调整了一下五条悟的姿势,让他背倚着墙半躺在地上,然后跨立在五条悟的身上,用手撸动着已经胀硬到极致的大鸡巴。

“嘶哈……嘶哈……悟好性感啊……好喜欢悟被我玩坏的样子……哦哦哦好刺激……嘶哈……嘶哈……要射了……来了嗯嗯嗯嗯哦——!”几十股浓稠的精液像淋浴一样浇到了五条悟的头上。

……………………………………………………

射后的伏黑惠蹲下身,温柔地抚摸着五条悟的孕肚。

“悟,你满意了吗?还欠操不了?”伏黑惠笑眯眯地问五条悟。

“你作弊!你欺负我!”五条悟愤恨地说,“我要你用大鸡巴操我,你居然用这种手段敷衍我!”

“嘿嘿,我就是欺负你,你看,你的肚子都被我欺负大了。再说了,这怎么能叫敷衍你呢?要是光用大鸡巴操你,你能爽到喷尿吗?”

伏黑惠和五条悟在一起待的时间长了,也学会了他那一套贫嘴恶舌的话术。

“你!”五条悟气鼓鼓地瞪着伏黑惠,但是刚被操过的他脸上的泪水还没有擦干,这幅样子落在伏黑惠眼里倒显得格外可爱。

“好啦好啦,你也爽够了,我也射过了,就别再胡闹了,来,我帮你洗干净,然后赶紧回去睡觉吧。”

伏黑惠俯下身,温柔地亲了亲五条悟的脸,温热的气息扫过五条悟的皮肤,让他感觉痒痒的。

“别亲我。”五条悟将手抵在伏黑惠的胸肌上,示意他离自己远一点。

“哦?爽过之后就不认人了?”伏黑惠觉得五条悟这样特别像一只小猫。

“不是,是惠一靠近我,我就……就……就又有点儿想要了。”五条悟低下头,用余光暧昧地瞟着伏黑惠的下体。

“什么鬼?!悟你别是病了吧?!”伏黑惠感觉裆下一凉,难以置信地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TO BE CONTINUE——————

后记

本文的灵感来源是神仙太太“荒原白花”3月5日发表的博文https://m.weibo.cn/6582283032/4743783377798038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