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坐地吸土(三)

⚠️纯肉文🔞

⚠️含有:伏五

⚠️OOC预警 双性预警 怀孕预警 产乳预警 孕期性交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未成年饮酒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内有双性人五条悟怀孕情节,注意避雷❗️

⚠️内有孕期性交情节,注意避雷❗️

⚠️内有伏黑惠和五条悟趁着虎杖悠仁醉倒调戏虎杖悠仁的情节,注意避雷❗️

Summary:伏黑惠和五条悟在醉倒的虎杖悠仁面前没羞没臊的故事。

背景

无咒力世界设定。天生双性的五条悟是埼玉市浦见东中学的一名青年教师,和自己的学生伏黑惠偷偷谈恋爱后意外怀孕,现在月份大了躲在伏黑惠家中养胎。

正文

“伏黑,你在家吗?”

伏黑惠和五条悟正在房间里亲热,门外突然响起虎杖悠仁的叫门声。

过了好半天,伏黑惠才衣衫不整地开开门,一脸愠怒地看着虎杖。

“今天不是周日吗?虎杖怎么不在家睡懒觉啊?”

“嘿嘿,我的初中同学送了我一个小礼物,特地来和我最好的朋友分享一下。”虎杖悠仁从背后掏出一个一尺见方的锦盒,笑嘻嘻地对伏黑惠说。

“啊,原来是这样啊。快进来吧。”虽然被打扰了兴致很不爽,但是伏黑惠还不是那种为了性欲而把最好的朋友拒之门外的人。

“咦?伏黑不是一个人住吗?怎么门口有其他人的鞋啊?”虎杖悠仁虽然是个理科白痴,但是洞察力真是没话说的。

“啊,有个朋友在我家借住几日,他现在出门玩去了,虎杖不用在意。”

其实真实情况是,伏黑惠把五条悟藏在了卧室里,给五条悟扔了一个平板电脑和两颗跳蛋让他先自娱自乐,又让五条悟把卧室门反锁,防止虎杖悠仁误入。

………………………… ………………………… 

“虎杖,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卖了这么半天关子。”

虎杖悠仁让伏黑惠坐在餐桌旁,神秘兮兮地把那个锦盒端了上来,非要让伏黑惠猜猜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此举成功地激起了伏黑惠的好奇心。

“看!”虎杖悠仁打开锦盒,从里面掏出一包鱼皮花生。

“哦。”伏黑惠强忍住送客的冲动,挤出一丝微笑问虎杖悠仁,“你大清早来找我,就是为了和我分享这种烂大街的小零食吗?”

“非也非也。”虎杖悠仁就知道伏黑惠会是这个反应,露出得意的笑容,“鱼皮花生是佐食,真正的美味在下面呢。”

虎杖悠仁从锦盒里掏出一个嘴小肚大的青瓷瓶子,得意地在伏黑惠眼前晃了晃。

“这可是高度的烧酒,不是啤酒或者清酒那种糊弄小孩子的东西哦!”

“啊哈!”伏黑惠恍然大悟,“是不是你的初中同学送给你一瓶烧酒,你怕被你爷爷发现,不敢拿回家去,知道我一个人住,就躲到我家喝酒,等酒劲过去了你再回家。我说的对不对啊?”

“啊这……真不愧是伏黑啊,太聪明了。”虎杖悠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不会让伏黑白帮我忙的,伏黑可以和我一起分享这瓶酒嘛。”

“真拿你没办法,不过我事先说好,躲在我家里偷偷喝酒可以,不过要是你爷爷发现了,我可不会帮你撒谎的。”伏黑惠宣布完自己的底线,就去厨房找出了两个小酒盏放在两人面前。

“嘿嘿,我就知道伏黑你最靠得住了,来,我敬伏黑哥一杯。”

“别叫我‘伏黑哥’,搞得我像是个不良一样。”

………………………… ………………………… 

“哈哈哈哈哈,伏黑,我没想到那次考试我居然能及格,多亏了五条老师手下留情啊!”虎杖悠仁喝得满脸通红,歪趴在桌子上喋喋不休,边说边往自己嘴里倒酒,“要是家入老师也像五条老师那么仁慈就好了。”

“喂喂喂,虎杖你别喝了。”伏黑惠之前没发现虎杖悠仁的酒量居然比自己差这么多,自己才微醺而已,他就已经快不省人事了。

“啊,我没醉,我没醉……”虎杖悠仁“咚”一声倒在桌子上睡着了。

“天啊,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爷爷不让你喝酒了。”伏黑惠把虎杖扶到了沙发上,让他侧躺下,在他的头下枕了一个靠垫,又回到餐桌那里收拾残局,一回头,就看见赤身裸体的五条悟挺着大肚子坐在沙发扶手上撩拨着虎杖悠仁的粉色头发。

“悟!你在干什么?”伏黑惠吓得差点儿把手里的酒盏扔出去。

“没干什么,就是看看虎杖同学有没有睡着,顺便找你操一操我。”五条悟拍了拍虎杖悠仁的脸,确定他真的睡熟了,然后举起一条腿,将前后两个小穴同时展示在伏黑惠面前。从两个穴口中各垂下半截电线,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跳蛋运转时发出的嗡嗡声。

“悟,你发什么疯呢!你快把虎杖的头发夹进你的屁股了!”不怪伏黑惠生气,五条悟这个姿势实在是太奇怪了。

“惠,我想这么做嘛。”五条悟委屈巴巴地说,“我昨天看了一部片子,里面就有趁着别人睡着了偷偷做爱的情节,我好想试一试啊。”

“那也不能骑在别人头上做啊!”伏黑惠走上前就要把五条悟抱回卧室。

“不操我就别碰我!”

五条悟赶紧向后躲了躲,可怜巴巴地缩在沙发靠背上,“惠有什么担心的啊?虎杖醉得叫都叫不醒,这件事情天知地知。”

我的天啊!五条悟到底是什么变的啊?这也太骚了吧!伏黑惠快愁死了。

“悟,是我的问题行了吧,我在虎杖面前硬不起来。”伏黑惠找了个看似靠谱的理由。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啊,没关系,交给我吧。”五条悟胸有成竹地从沙发扶手上坐起,跪坐在了伏黑惠面前。

………………………… ………………………… 

五条悟扒下了伏黑惠的家居裤和内裤,把脸贴在半勃起的肉棒上磨蹭着。

“惠,虎杖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啊?”五条悟的声音里极具魅惑。

“是啊,怎么了?”伏黑惠警惕地回答。

“那虎杖最尊敬的老师是谁呢?”

“是……是悟。”伏黑惠有点明白五条悟要干什么了。

“啊哈,惠是要在你最好的朋友面前操他最尊敬的老师喽?”

“啊?我……算是吧。”

“是你自愿要这么做的吗?”

“……是。”

“喜欢这么做吗?”

“……喜欢。”

“为什么呢?”五条悟抬起头,对着伏黑惠眨眨眼,眉梢眼角的媚气勾得伏黑惠骨头一酥,“别害羞,想到什么说什么就好。”

“因为……因为悟很那个……呃……欠操。”在五条悟的引导下,伏黑惠慢慢进入了状态。

“既然悟这么欠操,为什么不去找虎杖来操自己呢?”五条悟明知故问。

“因为我的鸡巴大,我的鸡巴比虎杖的鸡巴更粗更大,被我操过以后,其他男人都满足不了悟了。”伏黑惠毕竟是个钻石男高中生,一旦性欲的阀门被开启,他就会完全变身为一只淫兽,除了五条悟的身体以外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了。

“真的吗?”

“真的,悟自从被我操过以后,每天离了我的大鸡巴就不能活,天天缠着我要我操他。”

“那悟让你操他,你就乖乖操他吗?”

“嗯,因为悟操起来确实很爽。”

“喔,惠的大鸡巴硬起来了,果然是门巨炮啊!”在五条悟的骚话攻击下,伏黑惠的肉棒不出意料地完全勃起了,“好喜欢惠的大鸡巴,怎么爱都爱不够啊!”

五条悟痴迷地抚摸着伏黑惠的柱身,和他的马眼深深地接了一个吻,深呼吸一口,随后熟练地给伏黑惠表演了个深喉。

五条悟温热的口腔就像是一点火星,瞬间引爆了伏黑惠强压着的无穷欲火。

………………………… ………………………… 

“嘶!——小骚悟,真会吸啊!”伏黑惠兽性大发,两只手薅住五条悟的白发,像使用飞机杯一样大力操干着五条悟的嘴。

他们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伏黑惠被深喉时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伤到了五条悟的嗓子,后来他发现五条悟的嘴巴简直就是天生的飞机杯,鸡巴在嘴里捅得越狠五条悟吸得越起劲,好像吃鸡巴比被吃鸡巴还要爽似的。发现这个窍门以后,即使五条悟被他操得喉咙抽搐、泪流满面,他也不会轻易减轻操干五条悟小嘴的力道。

今天就是这样,伏黑惠的大鸡巴直接顶到了五条悟的食道里,喉部和口腔的所有肌肉都因为异物的入侵而剧烈收缩,表达着对伏黑惠粗鲁行径的控诉,但是五条悟却更加大力地抽空了口腔中的空气,嘴唇抿得更紧,生怕伏黑惠的鸡巴从自己嘴里逃走。

随着他们二人交合次数的增加,五条悟的身体被开发得越来越适合做爱了。之前五条悟最多给伏黑惠深喉五分钟就要吐出鸡巴喘气,现在只要五条悟愿意,他可以一直含着伏黑惠的鸡巴深喉,直到它在自己的喉咙里缴械投降。

五条悟最拿手的技巧就是让伏黑惠的冠状沟卡在自己的软腭上,舌根抵住伏黑惠的系带,对他的大龟头进行前后夹击,这样能把伏黑惠爽得大腿直颤,恨不得当场口爆了五条悟。

“我操!我操!操烂你的小嘴!小嘴怎么这么会吃鸡巴啊?是不是天天做梦都在琢磨怎么伺候男人啊?操!爽!——”

伏黑惠大开大合地在五条悟的小嘴里抽送着,小腹撞击在五条悟的鼻梁上,把五条悟的鼻尖都撞红了。五条悟口中因为异物的刺激不要钱似的涌出一股接一股的唾液,丰沛的唾液随着伏黑惠的操干被带出口腔,流到伏黑惠的阴毛、肉棒和卵蛋上,又被粗暴的插入动作拍回五条悟的脸上,让五条悟的下半张脸都溅满了自己的口水,卵蛋被挺动的腰臀不断甩到五条悟的下颏上,竟然在卵蛋和下巴之间拉出了晶莹的水丝。而鸡巴蹂躏嘴巴发出的“咕噜”水声以及五条悟被插得狠了发出的“呜呜”呻吟,如同春药刺激着伏黑惠的神经。五条悟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显得可怜巴巴的,但是眼角却因为兴奋而上翘,暗示着他渴求伏黑惠更加狂暴地操他的嘴。

“嘶——哈!小嘴接好了,我要射了!喔——喔喔——呼……”伏黑惠臀大肌猛然夹紧,臀窝和腰窝深深凹陷,腹肌和胸肌则高高隆起,手臂和大腿上的肌肉纹路骤然加深,脚趾紧紧扣住地板,双手发力像是要把五条悟的脑袋压碎在自己胯下一样。已经插到食道的龟头抽搐几下,紧接着就像机关枪一样连射了将近百股精液,足足射了一分半钟才停下。

精液的量实在是太大了,五条悟根本来不及吞咽,精液险些呛入他的气管,引得他不住咳嗽,可是口腔又被伏黑惠的大鸡巴塞得满满当当,而咳嗽时喉部肌肉的收缩反倒刺激龟头胀得更大,那多余的精液无路可去,竟然被嗽出了鼻孔。

伏黑惠松开了摁住五条悟后脑勺的手,向后退了半步,将晶莹湿滑的鸡巴从五条悟的口中抽出。

五条悟坐倒在地上,后背倚靠着沙发,脸上泪水和口水混杂,口腔鼻腔里都糊满了精液,一边咳嗽一边喘气,胸部剧烈起伏,贪婪地吸收着久违的新鲜空气。

“你还好吗?我扶你回屋休息一下吧。”射过一次后,伏黑惠性欲稍稍减退,理智重新占领了高地。

“啊哈……啊哈……我……我没事……”五条悟喘得就像刚跑完一千米一样。

“我先扶你去厕所漱漱口吧,来,手给我。”伏黑惠蹲在五条悟身边温柔地说。

五条悟却一把揽住了伏黑惠的脖子,凑到他的耳边边喘边说:“啊哈……啊哈……惠……鸡巴……继续操我……”

湿热的气息和淫荡的话语同时吹进了伏黑惠的耳朵,瞬间让他本来已经略微疲软的鸡巴坚挺如初。

………………………… ………………………… 

虎杖悠仁醉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而就在离他的脑袋不到十厘米的地方,五条悟一丝不挂地半躺在沙发扶手上,举起双腿,一手扒开自己的阴唇,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头,嘴唇上还沾着几根伏黑惠的阴毛,魅惑的目光不断在伏黑惠结实的肌肉间流转。伏黑惠站在五条悟身前,双手撑在五条悟腰侧,上身直立,双腿微屈,小心翼翼地避免自己压到五条悟的肚子,龟头抵住了五条悟的阴道口。

“我要进去了。”伏黑惠对五条悟说。

“哈哈哈哈,今天惠操我之前怎么这么有礼貌,是不是因为虎杖在场的缘故啊?”五条悟见缝插针地调笑着伏黑惠。

“闭嘴挨操吧你。”伏黑惠皱皱眉,将龟头挤进了五条悟的阴道口。

“啊~爽~好爽啊~我在自己学生面前被操了哦~好刺激啊~”五条悟的叫声很夸张很做作。

伏黑惠看出来了,五条悟的尾音明摆着是朝着虎杖的方向拐过去的。

“你老实点儿吧,在虎杖面前挨操就这么高兴吗?小心我下次把你摁在操场上操,让全校同学都看看你的骚样。”

伏黑惠狠狠撞了五条悟的花心几下以示惩戒。

“好啊,让全校同学都见识一下惠的大鸡巴。惠小小年纪就有一根巨炮,而且还在继续发育,估计成年以后能直接把我捅穿了。”

五条悟知道,伏黑惠内心其实特别喜欢听自己说骚话,每次他躺在伏黑惠身下胡说八道的时候,伏黑惠的鸡巴都能被刺激得胀大一圈。比如现在,五条悟就感觉体内的鸡巴比刚才更烫更硬了。

五条悟得到鼓励,骚话越说越离谱。

“我知道,你们这群小男生私下里都爱比大小,惠是不是从来没有输过啊?虎杖和惠的关系这么好,是不是因为他也看上了惠的这根大屌了呢?”

“惠的大鸡巴不仅看起来大,用起来也是特别舒服,能把我塞得满满的,活活爽死我。”

“虎杖肯定不知道,惠的精液也特别多,我之前上课上累了,就把惠拉到办公室吸一顿,惠射一炮的量就能让我吃饱。”

“我也不是白吃惠的精液,每回惠都要吃我的奶子,吸我的奶水吃。惠的身材越练越好,鸡巴也越长越大,多亏了我的奶水特别有营养呢!”

“我的屁眼也……唔!——唔唔唔!”

伏黑惠把食指和中指插进了五条悟嘴里,将他的骚话都堵了回去。

“看来是我操得不够猛,让悟的小嘴闲下来了。”伏黑惠抽出手指,用沾满口水的手指摁揉着五条悟的乳头,身下操干的速度也成倍加快。

“嗯啊……嗯啊……老公好猛……惠是我老公,老公操死我……大鸡巴老公……嗯啊……”可能真是因为虎杖在场的原因吧,五条悟今天骚得格外出彩。

“老老实实挨操不好吗?非要把虎杖吵醒参观参观你这幅欠操的浪样才行吗?”伏黑惠狠狠揪住了五条悟的乳肉,质问着他。

“啊哦~奶子好爽!”五条悟挺着胸脯回答伏黑惠,“不会的,你在他头上操我他都不醒,怎么可能被我几句话吵醒。惠你低头看看,我小穴口都被你操出一圈白沫了,哎呀,白沫都嘣到虎杖脸上了,哈哈哈惠你真行。”

“我操!换个姿势吧,别陪你发个骚,反倒连累了虎杖。”伏黑惠一看,果然虎杖的脸和头发都被溅上了可疑的液体,顿时觉得相当难为情。

“好啊,扶我起来,我有个好主意。”

………………………… ………………………… 

伏黑惠把五条悟从沙发扶手上扶起来,本以为他会去厕所或者卧室之类的地方,哪成想五条悟居然直接趴在了虎杖的头顶!

虎杖悠仁脸冲外侧躺在沙发上,脑袋下还枕着一个软垫。五条悟双腿叉开,站在沙发前正对着虎杖脸的位置,俯下上半身,双手撑在沙发靠背上,向后撅起屁股,肉棒直指着虎杖的脸,圆鼓鼓的孕肚险些垂到虎杖脑袋上。

“来吧,就用这个姿势操我。”五条悟扭了扭屁股,示意伏黑惠赶紧操进来。

“悟,我求求你了,别这样,虎杖是无辜的。”伏黑惠头都大了。

“怎么?惠觉着我这个样子不性感吗?”

“……那倒不是。”

“说实话,惠觉不觉得这个姿势格外刺激?”

“……刺激倒是刺激,可……”

“那惠的鸡巴是不是比刚才更硬了?”

“啊这……”赤裸裸的事实是伏黑惠无法反驳的。

“要是这个姿势还不够刺激,要不要我骑在虎杖身上让你操我啊?”五条悟威胁着伏黑惠。

“唉,操就操吧,服了你了。”伏黑惠走到五条悟身后,稍稍一沉腰,大鸡巴轻车熟路地捅进了五条悟的风流穴。

“啊哈~再深点!再快点!”肉穴里的快感很棒,伏黑惠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样子更让五条悟兴奋。

“呼——太骚了,真爽!”伏黑惠也被这种无比羞耻的姿势刺激得心神激荡。

“呃啊……啊哈……惠好厉害啊,把我的奶水都操出来了!哦哦!……”五条悟的身体淫荡到了极点,乳头竟然真的在没有任何外力刺激的情况下沁出了点点乳汁。

伏黑惠把手伸到五条悟胸前,张开五指对着五条悟的胸脯狠狠抓了几把,五条悟的乳头就像射精一样喷出了一小股白液。伏黑惠像帮五条悟涂身体乳一样把满手的乳汁涂在了五条悟的孕肚上。

“悟浑身上下哪里都好骚啊,好喜欢悟,怎么操都操不够。”伏黑惠伏在五条悟背上舔着他的脊缝。

“嗯啊……我也好喜欢惠……好想让惠永远操我……操我哦哦啊——”

“操死你,射爆你,小骚悟!”伏黑惠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嗯嗯啊——!要来了!……来了……哦哦……哦哦啊!——”

五条悟双手死死攥住沙发靠背,阴道里汹涌的淫液冲击着伏黑惠的马眼,身下的肉棒将一波浓稠的精液尽数射到了虎杖悠仁的脸上。

“嗯——啊——!我操!操!操!操!”伏黑惠低吼一声,也射出了今天的第二波精液。

………………………… ………………………… 

五条悟直起身,向后倒在了伏黑惠怀里,指着虎杖悠仁一片狼藉的脸说:“惠,怎么办啊,我颜射了虎杖同学,我好害怕啊!”

伏黑惠没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一丝一毫的害怕,只有嘚瑟,无穷的嘚瑟。

伏黑惠一手抱在五条悟胸前,一手捏着五条悟的鼻子,佯装生气地训着五条悟:“还不是你干的好事,还得我给你收拾残局。”

“嘻嘻,惠要是生气的话,就多操我几回出出气。”五条悟在伏黑惠裆前蹭了蹭自己的大屁股。

“得得得,我怕了你了,我抱你去浴室,再来处理虎杖的脸。”说完,伏黑惠托着五条悟的屁股像抱孩子那样把他抱起来走进浴室,让五条悟先自己坐在浴缸里休息,又摘下一条毛巾,打算给虎杖悠仁擦擦脸。

等到伏黑惠拿着毛巾回到客厅,只见沙发上空无一人,房门大敞着,玄关处虎杖的鞋已经不见了。

伏黑惠脑子里“轰”地一声,像尊木雕一样呆立当场。

完了,我和五条老师的小秘密全被虎杖知道了。

——————TO BE CONTINUE——————

后记

调戏虎子是伏黑惠和五条悟的特权,三维世界的人绝对不可以对着醉酒的虎子(以及其他任何人)做奇怪的事情。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