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坐地吸土(二)

⚠️纯肉文🔞

⚠️含有:伏五

⚠️OOC预警 双性预警 怀孕预警 产乳预警 骚话连篇预警 孕期性交预警 暴露野炮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内有双性人五条悟怀孕情节,注意避雷❗️

⚠️内有孕期性交情节,注意避雷❗️

Summary:伏黑惠陪五条悟半夜出来遛弯时发生的故事。

背景

无咒力世界设定。天生双性的五条悟是埼玉市浦见东中学的一名青年教师,和自己的学生伏黑惠偷偷谈恋爱后意外怀孕,现在月份大了躲在伏黑惠家中养胎。

正文

深夜,一黑一白两颗脑袋探出了伏黑惠的家门四下打量着。

“放心吧,这个点儿外面根本没有人。”伏黑惠拽了拽五条悟的胳膊。

“呼!终于能出去放风啦!”五条悟确认周围一切安全,才放心大胆地迈出了家门。

自从怀孕以后,五条悟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生怕自己和伏黑惠的小秘密被别人发现。伏黑惠为了他的健康着想,好说歹说才让五条悟同意趁着晚上人少的时候在小区附近遛遛弯。即便如此,五条悟每回出门都是帽子墨镜口罩全副武装,免得被熟人认出来,踏进社死现场。

“哒哒哒~玛卡巴卡~”五条悟见四周无人,放荡不羁的本性忍不住冒头,在街上又唱又跳的。

“你慢一点,挺着个大肚子还蹦来蹦去的你不累吗?”伏黑惠从后面扶住了他的腰,提醒他不要过于活泼了。

“没关系,不是还有惠保护我嘛。”五条悟拉住伏黑惠的两只手,在大街上就开始转圈圈,不一会儿就把自己转得晕头转向,晃晃悠悠地扑进了伏黑惠的怀里,休息片刻后又继续在路上撒欢。

“惠可要跟紧我哦!啦啦啦~啦啦啦~”五条悟腿长就有一米二多,甩开大长腿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你小心一点,别乱跑。”伏黑惠一出家门就恢复了平日里那副高冷酷哥的模样,像个保镖似的追在五条悟身后。

……………………………………………………

“唉,这个时间甜品店都关门了,逛街的乐趣少了一大半。”五条悟看着街边的一溜底商没有一个还在营业,略有失望地对伏黑惠说。

“谁叫你不肯早点出来,这个钟点大家都回家睡觉了。”伏黑惠赶上五条悟,紧紧攥住了他的手,生怕他再像刚才那样乱跑。

“我不是怕被人认出来,给惠添麻烦嘛。你想想,要是大家知道你小小年纪就把自己老师的肚子搞大了,你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五条悟靠在伏黑惠的肩上,咬着耳朵和伏黑惠说着悄悄话,“听说虎杖他们给你起外号叫‘伏黑巨炮’,他们怎么知道你那里特别大的啊?是不是在外面偷吃了?”

“喂喂喂,这里是大街上诶,悟控制一下自己。”伏黑惠实在是怕了五条悟无时无刻都能发骚的性格了。

“大街上就咱们两个人,怕什么?惠就是立刻掏出鸡巴把我摁在地上操一顿,也不会有人发现的。”伏黑惠越不让他乱说话,他就越要说,而且越说越离谱,“再说,被人发现也不怕,惠的鸡巴那么大,亮出鸡巴来就能把他们都吓跑。”

见伏黑惠低着头不肯回应自己,五条悟挑逗他的兴趣反而愈加浓烈。

“惠别害羞啊,明明在家里像是一条发情的公狗一样总围着我的屁股转,怎么一出门就又变回那个纯情酷哥啦?”

“惠的同学们知不知道,学校操场后面的保健器材室,是惠给我开苞的地方啊?刚开始的时候惠连洞口都对不准,操到后来惠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悟的前后两个小穴都被操肿了,要不是安全套用光了,我估计得被惠当场操死。”

“那次惠期末考试提前交卷,把我拉到厕所隔间里操我的嘴,突然有人进来上厕所,把惠给吓射了,精液都呛到了我鼻子里呢。”

“还有那回,惠一大早躺在床上和虎杖视频聊天,商量社团活动的事情,我就钻进惠的被窝里给惠口交,把惠爽到脸通红直喘粗气,虎杖还以为你病了。”

“还有去年惠过生日,我邀请惠第一次内射我,惠射的时候身子抖得像触电一样,笑死我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让惠戴套操我了。”

“还有那个……”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当心把街上的流氓招过来轮奸你。”伏黑惠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五条悟冲着伏黑惠的耳后吹了一口气,含住伏黑惠的耳垂,含含混混地说:“干都干了,还怕我说吗?”

“等等……别这样……”伏黑惠连忙偏过头阻止五条悟的流氓行径。

“晚了!惠已经被我说硬了!”五条悟得意地用膝盖顶蹭着伏黑惠的裆部,硬邦邦的肉棒把裤子顶起一个大包。

“别闹了,万一有人看见多不好。”

“嘻嘻,惠跟我来,我知道个没人的好地方。”

……………………………………………………

伏黑惠就这么挺着裆前的大包,被五条悟领到了附近的一座公园里。

公园的中心有一座假山,假山顶上有一座凉亭,五条悟拉着伏黑惠急急渴渴登上了凉亭。

“悟,真的要在这里吗?”伏黑惠有点担心地说,毕竟这里是整个公园的制高点,万一附近有人不就成现场直播了。

“别担心,这么晚了,假山附近又没有路灯,不会有人来的,而且凉亭周围都是矮松,从外面看不见我们的。”五条悟勾住伏黑惠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

“可是我还是觉得……”

“惠你今天怎么这么磨叽。”五条悟用嘴堵住了伏黑惠的话,一只手向下探去,熟练地解开伏黑惠的裤腰带。

没了腰带的束缚,坚挺的鸡巴猛然弹出来,暴露在午夜的和风中,伏黑惠感觉裆下一凉,浑身竦起了鸡皮疙瘩,舌头瞬间僵直,牙齿差点咬到五条悟。

“惠怎么紧张得像个小处男一样啊?”五条悟放过了伏黑惠的嘴唇,抚摸着他的海胆头,“别担心,一会儿你操爽了就不在乎周围有没有人了。”

“悟,你不要这么骚好不好?”伏黑惠皱着眉,尽力维持那副酷哥的人设,可是胯下微微颤抖的鸡巴暴露了他此时的真实想法。

“呵呵,惠更骚,把自己老师的肚子都搞大了。”五条悟故意捏了捏伏黑惠的龟头,“来,老师考考你,这是什么?”

五条悟沾着伏黑惠前列腺液的手指向外一指,伏黑惠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除了凉亭四周的栏杆和长椅外,什么也没有。

“呃……不就是座位么?”伏黑惠不知道五条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是一般的座位哦。在凉亭里乘凉休憩的游人,可以坐在长椅上,斜倚着栏杆欣赏风景,这种长椅专门有个名字,叫‘美人靠’,惠记住了吗?”说完,五条悟回身坐在了“美人靠”上。

“嘻嘻,伏黑惠坐在美人靠上操我饥渴的黑洞批,就叫‘美人靠上靠人美,黑洞批里批洞黑’,怎么样,我这个学问配给惠当老师吗?”五条悟得意地看着伏黑惠。

我操!五条悟真是骚出天际了!伏黑惠心里一阵无语。

“美人靠上靠人美,黑洞批里批洞黑。五条不愿迷因悟,伏黑何必柳下惠。”五条悟一边脱衣服一边吟诗。

“什……什么意思?”伏黑惠发现和老师搞对象也有缺点。

“意思就是,我忍不住了,你赶紧过来操我。”五条悟半躺在凉亭边的美人靠上,大张着两腿示意伏黑惠赶紧过来。

“真拿你没办法。”伏黑惠在五条悟身前蹲下,低头熟练地舔舐起他的阴户。

“惠今天要操我哪个洞啊?”五条悟被舔舒服了,举起自己的双腿,前后两个小穴在月光下都闪着隐隐的水光。

伏黑惠看了看五条悟的孕肚,斟酌着说:“我还是操屁眼吧。”

“那还不快帮我扩张一下。”五条悟用手把自己的臀瓣向两侧扒开,让菊花最大限度地暴露在伏黑惠眼前。

……………………………………………………

今夜的天空可以称得上是月明星稀,凉亭周围虽然没有设置路灯,但是五条悟白皙的皮肤在清朗月光的照射下依旧纤毫毕现,身体的每个细节都清清楚楚地展示在伏黑惠面前。

五条悟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扒干净了,手扶着栏杆半跪在美人靠上,屁股向后撅起,娇嫩的菊穴已经被伏黑惠舔得水津津的,穴口一开一合等待着伏黑惠的入侵。沉甸甸的孕肚坠在身前,让五条悟的腰塌得更低,显得屁股格外肥硕饱满。胸前的双乳好像变得更大了,在月光下现出半明半暗的轮廓。凉亭是这一带的制高点,风力比在平地要大一些。今晚的风不凉也不热,恰到好处地撩拨着五条悟敏感的皮肤。他趴跪的方向正好是假山周围矮松林的缺口,可以看见已经陷入沉睡的城市,黑压压的居民区里只有零星几户还亮着灯,他兴奋硬挺的肉棒正对着寂寥无人的街道。

伏黑惠站在五条悟身后,周身的衣物一丝不苟地包裹着他的身体,只有身前的腰带扣被揭开,从裤子拉链里伸出一根滚烫硕大的鸡巴。

伏黑惠这个样子比全脱了还色啊!五条悟痴痴地想着。

“惠,我准备好了。”五条悟的白发在微风中轻轻摇动。

“我要进来了。”伏黑惠一顶腰,李子大小的龟头就挤进了五条悟的括约肌里。

“啊~继续,填满我的骚屁眼!”五条悟舒服地大叫。

伏黑惠的巨龙一点点钻进了五条悟菊穴,菊穴周围的褶皱几乎被撑到光滑。

等到完全插入后,伏黑惠稍待几秒,见五条悟淫荡的身体根本不需要适应的时间,这才发动胯下的马达狠狠操干起来。

“惠……惠要操死我!……操死我!啊啊啊啊啊!屁眼要被惠操烂了!肚子都要操穿了!啊啊啊……爽啊爽啊!——”五条悟放开嗓子叫春,声音大到惊飞了矮松上睡觉的喜鹊。

因为周围没有墙壁的束缚,五条悟叫床的声音和平时听起来大不相同,他那声声淫叫毫无阻拦的冲出凉亭,回荡在寂寥无人的公园和空旷高远的夜空之间,没有了平日床笫之私的黏腻甜蜜,反而更显爽利畅快。

伏黑惠和五条悟就这样站在月光下、和风中,面对着陷入沉睡的城市疯狂交合着,远远看去,真的好似一对发情的野兽在露天媾和一般。

……………………………………………………

“惠,我想要换成那个姿势,就是我举着腿,你从正面上我,边操我屁眼边吃我奶。”

“不行,会压到肚子的。”伏黑惠狠狠冲撞了五条悟的前列腺几下,“我这样操你还不够爽吗?”

“我找了一个矮老公的福利就是边被干边被吸奶啊!要是就想找一个壮汉从后面操我,我去找你的东堂葵学长不好吗?……啊啊啊惠你轻点啊!——”

明知道五条悟从来不会对着除自己之外的人发情,他说这个纯粹是为了逗自己玩,可是伏黑惠还是觉得十分不爽,拿出了十二分的劲头去操五条悟的屁眼。

“呵呵,你个小骚悟,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还想着别的男人,看来是我操你操得还不够狠……”

五条悟感觉伏黑惠的鸡巴猛然粗了一圈,猛烈的抽插几乎要把他的肠子带出来,脸上不禁露出奸计得逞的微笑。

“我记得虎杖是不是比惠还要矮啊,下回趁着惠不在家我把虎杖约来,教教他怎么边操边吃奶。”

伏黑惠操干的动作不停,把手绕到五条悟身前,抓住他饱满的胸肉大力揉搓几下,又对着他的两个乳头狠狠一拧,五条悟就猛地一哆嗦,肉穴绞紧,肉棒抖动着把一波精液顺着凉亭栏杆的间隙喷到了假山石上。

“让你再胡说八道气我!”伏黑惠狠狠拍了五条悟肥美的大屁股几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别……惠,我错了……哎哎哎哎!惠你干什么?放我下来!让我歇会儿!”

……………………………………………………

伏黑惠不理会五条悟的求饶,揽过他的肩膀和膝窝就把他打横抱起,走到凉亭立柱前,让五条悟面对柱子站着,脚离柱础一步远,双手抱着柱子,肩膀靠在柱子上,伏黑惠则钻到五条悟和柱子之间,一只手揽住五条悟的腰帮他保持平衡,一只手抬起五条悟的一条腿,伸出裤子的大鸡巴就正好对准了五条悟的阴道口。

“我操!惠你这是什么姿势啊!”

“这不是悟要求的么?面对面操你,边操边吃奶,你在上面也不用担心压到肚子。”

“真的可以吗?”不怪五条悟担心,这个姿势的难度也太大了。

“放心吧,我力气多大悟又不是不知道。悟准备好,我要开操了。”

伏黑惠说完,向上挺动胯部,大鸡巴就畅通无阻地刺入了五条悟的阴道里。

“不是说今晚只操我屁眼吗?”倒不是五条悟不喜欢被操前面,只是自从他怀孕以后伏黑惠还是第一次主动要求操他的小蜜穴,这让他有点惊讶罢了。

“放心,我有分寸。”伏黑惠像颠球一样顶操着五条悟的肉穴,龟头卖力地开拓着久违的阴道,高高棱起的冠状沟来回刮蹭着敏感的肉壁,马眼时不时亲吻五条悟的花心。伏黑惠让五条悟把那只被他的手举起的腿盘在他的后腰上,这样他就能解放出一只手抠挖五条悟的后穴了。

伏黑惠的上半身也没有闲着。他一探头叼住了五条悟的一侧乳头,牙齿轻咬着乳晕,舌头逗弄着肿胀的乳尖,抽空口中的气体,将更多的胸肉吸进口腔。

五条悟这几天胸部越发肿胀,乳房里的奶水日渐充盈,伏黑惠轻轻一吸就能感觉到口中弥漫开一股奶香。

“惠!啊啊啊惠!……惠好会吸!……再使劲一点……吸我的奶子……好舒服啊!……”五条悟抱着柱子,放声淫叫。

伏黑惠吐出一侧乳头,又对另一乳头发动了猛攻。五条悟被他吸得愈发兴奋,肿胀的胸部甚至主动流出奶水,伏黑惠来不及吞咽,从他的嘴角溢出一丝白浆。

五条悟的下身也被伏黑惠的大鸡巴操得一片狼藉,穴口被操出一圈白沫,纯黑的阴毛完全被爱液打湿了,屁眼里也沁出丝丝淫水,贪婪地吞吐着伏黑惠的三根手指。

“惠……嗯啊……我好像又要来了……”五条悟的穴肉越发炽热,泛滥的淫水甚至连伏黑惠的卵蛋都完全打湿了。

“我也快射了,咱们一起吧。”伏黑惠舔了舔五条悟的乳沟,加快了鸡巴操干的速度。

“哦——哦——嗯啊——啊哈——我不行了——我要来了啊!啊!啊!——”五条悟怀孕后身体格外敏感,率先达到了高潮,阴道中涌出一股热液,马眼对着伏黑惠的上衣射出了今晚的第二波精液。

……………………………………………………

“谁在那!”

就在伏黑惠离射精就差临门一脚的时候,一声暴喝猛然惊破了香艳旖旎的氛围。

伏黑惠差点儿被吓萎了,赶紧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在假山最下面一级台阶上站着一位醉汉,肩上搭着外套,手里拎着个酒瓶子,估计是被凉亭里的声音吸引,正一步三晃悠地迈步向上走。

“小惠!是你吗?你等着,看我抓住你给你好看!”醉汉嘴里含含混混地骂着,“你个小骚货,我追了你这么长时间,你不选我,又找哪个野男人打炮了,嗯?!我对你这么好,你辜负我,等我找到你,奸死你个贱人!”

原来是个单方面失恋的醉汉误入此地啊,也是,正常人(除了伏黑惠和五条悟)谁会半夜三更来这个鬼地方。

伏黑惠连忙抽出鸡巴,捡起外套给五条悟披上,又抄起他的其他衣服搭在肩头,抱起已经被操到脱力的五条悟,一拧身翻过凉亭栏杆,护着五条悟的头钻进了矮松林中。

伏黑惠一身深蓝色的制服,头发漆黑如墨,背靠在树干后,几乎和树枝的阴影融为一体。五条悟半蜷着身体被他挡在身前,身上的外套幸好也是深色的,遮盖住了他白得发光的皮肤。

那个醉汉终于爬到了假山顶上,环顾四周,混沌的眼神一个人都没看到,气得他举起酒瓶子一饮而尽,坐在凉亭里嚎啕大哭。

“惠啊!我的惠啊!你在哪啊?我找不到你啊!惠,我的惠,你个狠心的女人!我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忍心和别人在一起,那个人比我强在哪啊?惠,我的惠,你快回来啊!”

五条悟趴在伏黑惠肩膀上暗中观察,见醉汉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调皮的心又开始作祟了。

“惠,你老公来找你了,哈哈哈。”五条悟伏在伏黑惠耳朵边笑话他。

“悟,别闹了。”临射精的时候被搅局,伏黑惠气鼓鼓的,脸黑得像锅底一样。

“嘻嘻,谁叫惠起了个女孩的名字呢?活该!”五条悟就喜欢在这种时候逗伏黑惠玩。

……………………………………………………

凉亭那边,醉汉还在撒酒疯。

“惠!你个贱人!你为了几个臭钱和那个小子跑了,呸!卖*的臭*子!你他**的,有钱有什么用?!长得帅有什么用?!那个小白脸有我对你好吗?他有我爱你吗?我的真心就这么不值钱吗?我的爱啊,我的青春啊,我的真心啊,惠,你拿什么补偿我?”

“我的惠啊,你快回来,我爱你啊,你不懂吗?只有我爱你啊,惠!”

“我好心好意让那个小白脸离你远点,你居然帮着他说话,你个不知好歹的傻*!真爱在你面前你都看不见。我每天都悄悄保护你,怕你被他伤害,还变着法儿地和你表白无数次,你就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你这个狠心的*子居然不领情,还让人打我,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我吗?你个大傻*!傻*!”

醉汉的声音陡然升高,边打酒嗝边叫骂。

“惠,你个**养的!你看不起我,我他*还不要你呢!嗝~~你个烂**的*子,不要脸的小贱人,指不定被多少男人操过了!亏我当初拿你当我女神看,你**的,这种*女人倒贴我都不要!等老子挣了大钱,老子他*的一天换个女人,你的烂*求着老子操老子也不操!你不跟我,后悔去吧,去你*了个*的,狗*的骚*们!嗝~~”

“你等着,别让我看见你,我他*的活扒了你的皮!我让你找小白脸,我让你不跟我好,我让你嫌弃我,你等着,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嗝~~我非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我杀你全家!嗝~~~”

五条悟听得直翻白眼,哪个姑娘傻疯了要跟你。

……………………………………………………

“对对对,我就是又帅又有钱的小白脸,把惠迷得死死的,惠一天都离不开我呢,嘻嘻。”五条·骚话之王·悟又开始了他的表演。

“悟你老实点儿,趁这个机会赶紧把衣服穿上。”

“啊,我好害怕啊,他要打惠,还要把咱们两个都杀了呢!”五条悟的表情极尽浮夸做作。

“哦,”伏黑惠一脸无语,“你开心就好。”

五条悟早就摸透了伏黑惠外冷内骚的性格,见言语挑逗无效,便蹲下身来开始把玩伏黑惠的大鸡巴。

伏黑惠刚才躲闪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把鸡巴收回去,现在这根已经完全疲软的大鸡巴就这么可怜巴巴地垂在裤子外,上面还沾着五条悟的淫水。

五条悟低下头,把肉乎乎的大鸡巴吸进了嘴里。

“悟,你干什么?!”伏黑惠被五条悟吓了一跳。

五条悟吐出鸡巴,用指甲轻刮着敏感的龟头,一脸放荡地回答伏黑惠:“当然是当着你老公的面和你偷情啊。”说完,又把鸡巴全根吞入。

打野炮差点儿被人发现的心跳还没有完全平息,五条悟湿热的小嘴就又开始对他的肉棒发动了攻击,身后还有一个醉汉在撒酒疯。伏黑惠感觉体内的肾上腺素已经爆表了,大鸡巴几秒之内就恢复了完全态。

“很精神呢!”五条悟伸出舌头,从根部到马眼来回舔弄着,“刚才是不是有一波精液被憋回去了,别急,等我把他们吸出来。”

五条悟转过身背对伏黑惠,支起一米二的大长腿,找准角度,做了一个扎马步的姿势,把伏黑惠的大鸡巴吸入了阴道里。

“悟,别闹,万一被他看见了怎么办。”这个姿势下,五条悟雪白的头发就超过了伏黑惠的肩头,在黑压压的矮松林里格外显眼。

“一个醉汉而已,看见了也不怕,有惠保护我呢。”五条悟费力地扭过头亲了伏黑惠一口,拍了拍伏黑惠的大腿,胸有成竹说,“来,像刚才那样顶操我,快!”

伏黑惠知道如果不赶紧满足五条悟的话,一会儿他指不定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他回头看了看凉亭里的醉汉,那个醉汉刚才在愤恨之下砸碎了酒瓶子,现在正一脸悲壮地趴在满地玻璃碴上打滚,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让他感受不到皮肤上的疼痛。

确认了醉汉确实无暇顾及这边,伏黑惠才伸手稳住五条悟的屁股,后背靠在树干上,上下挺动着腰胯操干五条悟。

“哦哦——好舒服啊……我可不怕我的惠被别人拐跑,要是离开我,惠去哪里找这么紧这么浪的小批啊!……嗯啊……操快点……哦啊……”五条悟越叫声音越高。

伏黑惠见状,从肩头摘下五条悟的内裤,一把塞在五条悟嘴里。

“唔——唔——”五条悟不满地夹了夹伏黑惠的鸡巴。

“挨操都堵不住你的嘴!叫那么大声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小骚货吗?”伏黑惠狠狠捏了一下五条悟的乳头。

“唔——!”酥麻的快感从胸前席卷全身,要不是嘴里塞着内裤,五条悟非把附近所有人家都喊醒不可。

“我要加速了,悟忍着点儿。”伏黑惠大力抓揉着五条悟的胸肉,下身打桩的速度又提升一档,卵蛋都被甩出了残影。

“唔——唔——唔——!”五条悟被上下两处快感折磨得太阳穴突突直跳,眼睛圆睁翻向天空。

“唔——唔——呜呜呜……”五条悟口中的呻吟渐渐转为呜咽,浑身上下汗出如水洗。

“悟,是不是快来了,我也是,咱们一起。”伏黑惠就像屁股里装了一个马达一样不知疲倦地顶操着五条悟的肉穴。

“嘶哈——嘶哈——哦!哦!哦!哦!——我射了!射了!啊——!”伏黑惠鸡巴猛跳几下,数十股滚烫的精液就像水枪一样冲击在五条悟肉穴内的敏感点上。五条悟被精液一烫,也哆嗦着来了今夜的第三波高潮,肉棒射出几股稀薄的精液,阴道里的爱液反倒比前两次量都大,劈头盖脸地泼在伏黑惠的龟头上。乳头里喷出的奶水竟然比射出的精液都多,浓稠的乳汁从伏黑惠揉着奶子的指间溢出,把他的手指手掌连带自己的胸脯肚子上都溅满了白液。

……………………………………………………

连续三次高潮后的五条悟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伏黑惠替他穿上衣服,把他一路抱回了家。

虽然身上被操的酸软无力,但是五条悟的嘴这一路上可是一刻不闲地说着骚话。

“惠真是个好名字啊,听着就秀气,嘻嘻。”

“你把我抱回家,你老公不会生气吧?你把他晾在假山上和我做爱,是不是太绝情了啊?”

“等到孩子生下来,让他叫我爸爸,叫你妈妈,谁让惠起了一个女孩的名字呢。”

“伏黑惠,真是会,一炮让我喷三回,矮攻边干边吃奶,贤惠实惠又优惠。”

伏黑惠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从裤兜里掏出五条悟的内裤,又把他的嘴塞上了。

“唔?唔唔!”五条悟被伏黑惠的突然袭击整不会了。

“我就知道你骚话多,刚才特地没给你穿内裤。”伏黑惠又恢复了高冷酷哥的样子,冷冰冰地对五条悟解释道。

“唔!唔唔!”你作弊!你又欺负我!

——————TO BE CONTINUE——————

后记

美人靠上靠人美,黑洞批里批洞黑。五条不愿迷因悟,伏黑何必柳下惠。

伏黑惠,真是会,一炮让我喷三回,矮攻边干边吃奶,贤惠实惠又优惠。

嗯,对,五条老师平时就是这么上课的。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