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坐地吸土(四)

⚠️纯肉文🔞

⚠️含有:伏五

⚠️OOC预警 双性预警 怀孕预警 产乳预警 孕期性交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骚话连篇预警 不遵守交通规则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内有双性人五条悟怀孕情节,注意避雷❗️

⚠️内有孕期性交情节,注意避雷❗️

⚠️内有虎杖悠仁在伏黑惠的纵容下对五条悟上下其手的情节,注意避雷❗️

Summary:伏黑惠和五条悟搭虎杖悠仁的车去产检,回程路上擦枪走火的故事。

背景

无咒力世界设定。天生双性的五条悟是埼玉市浦见东中学的一名青年教师,和自己的学生伏黑惠偷偷谈恋爱后意外怀孕,现在月份大了躲在伏黑惠家中养胎。

正文

“悠仁,真的谢谢你啦。”五条悟挺着肚子走出家门,坐上了虎杖悠仁的车,“伏黑惠那个笨蛋不会开车,现在我肚子大了,雇车去医院产检的话肯定会被人看出来的,多亏有你才免去不少麻烦事。”

“哪里哪里,这也是举手之劳嘛。”虎杖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眼睛好奇地瞟向五条悟的孕肚。

“喂,我说虎杖,你怎么可能会有驾照呢?”伏黑惠拎着大包小包从后面跟了上来,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虎杖。

“哈哈哈,驾照是我爷爷借我的,他年轻的时候和我长得很像;至于我的车技是肯定没问题的,伏黑你要相信我啊。”

伏黑惠心说,我都相信五条悟能怀孕了,再相信虎杖能开车带人上路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好啦好啦,惠你赶紧上来,别磨磨蹭蹭的,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五条悟从车窗探出头,不耐烦地对伏黑惠说。

“知道了,知道了。”伏黑惠坐到了五条悟身边,给他系上了安全带,又抬头对虎杖悠仁说,“虎杖,以后就麻烦你啦。”

“不妨事不妨事,你们坐好,咱们出发啦。”

………………………… ………………………… 

上次伏黑惠和五条悟当着虎杖的面做爱还颜射了虎杖,差点把虎杖的SAN值清零,趁着他们去厕所收拾的功夫头也不回地逃出了伏黑惠的家。

事后,伏黑惠和虎杖坦白了他和五条悟之间的关系以及五条悟身体的秘密,善良可爱的虎杖听完以后虽然大受震撼但也表示了理解和祝福,甚至还自告奋勇地承担起接送五条悟产检的工作。

这下可帮了伏黑惠大忙了。因为五条悟怕遇见熟人,特地选了一家特别远的医院建档,每次去都要折腾好久,还要担心路人好奇的眼光,虎杖的提议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雪中送炭。

伏黑惠为了表示感谢,在五条悟产检完毕回家的途中,请虎杖吃了一顿回转寿司。五条悟因为身体特殊,只好坐在车里边玩手机边等他们,玩着玩着就感觉困意上来了,歪倒在车后座上呼呼大睡。

“伏黑,五条老师睡着了。”虎杖吃完饭回来,打开驾驶位车门,就看见五条悟倒在后座上睡着了,急忙提醒伏黑惠动作轻一点。

伏黑惠一手拎着给五条悟带的好吃的,一手轻轻打开了车门,果然看见五条悟枕着自己的胳膊睡得正香。

他把吃的递给虎杖,又俯下身子捏了捏五条悟的鼻子:“悟,醒醒吧,当心落枕,回家再睡。”

五条悟迷迷瞪瞪地坐起来,边打哈欠边揉眼睛。伏黑惠坐到他的身边,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下他睡眼惺忪的样子,虎杖也在驾驶位坐定,发动车子向伏黑惠家的方向开去。

没过两分钟,五条悟就像一只猫一样趴在了伏黑惠的腿上,拉过伏黑惠的外套蒙住头,继续会周公去了。

伏黑惠任由五条悟枕在自己大腿上补觉,隔着衣服摸了摸他的脑袋,掏出耳机闭上眼睛,边听歌边养神。虎杖也贴心地关上了车载电台,车里只剩下五条悟轻微的鼾声。

………………………… ………………………… 

!!!???

正在闭目养神的伏黑惠猛然睁开了双眼。

本来正蒙着头睡觉的五条悟不知何时醒来了,在伏黑惠外套的遮盖下,用舌头隔着裤子舔着伏黑惠的肉棒。舔了一会儿后,五条悟觉得这样隔靴搔痒实在是不过瘾,干脆偷偷拉开了伏黑惠的裤子拉链,掏出伏黑惠已经被他舔勃起的大鸡巴,塞进嘴里口交着。

“老实点!”伏黑惠拍了拍五条悟的头,用低低的气声呵斥着五条悟。

五条悟反而吸得更起劲儿了,甚至发出了“啧啧”的水声。

伏黑惠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鼻腔里不由自主地发出粗重的闷哼。他伸手推了推五条悟的肩膀,想要阻止他的流氓行径,可是他一碰五条悟,五条悟就用牙尖咬住肉棒上最敏感的冠状沟后侧,又疼又爽的感觉让伏黑惠不敢轻举妄动,只得任由五条悟在外套的掩护下给自己口交,心里祈祷虎杖开车能足够专心,看不到车后座上的淫乱一幕。

伏黑惠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五条悟必须上下晃动脖子才能顺利地给伏黑惠口交。

“你轻点儿,别让虎杖发现了。”伏黑惠连忙摁住了五条悟的脑袋,阻止了他越来越大的动作。可是这样伏黑惠的龟头就正好卡在了五条悟的喉咙里,引得他发出一阵不舒服的“咕噜”声。

“五条老师不舒服吗?”虎杖被奇怪的声音吸引,轻声询问着伏黑惠,抬起头从车内后视镜里看到了伏黑惠羞得通红的脸。

“伏黑你怎么了?发烧了吗?”

“没有,我没事,悟也很好。”

“那就好,还有好一会儿才能到呢,你们要听……我操!”虎杖被车后座上的情景惊得差点儿把方向盘掰下来。

就在伏黑惠和虎杖对话的时候,他那李子大的龟头正不上不下地卡在五条悟的喉咙里,不仅刺激得五条悟的喉咙“咕噜”直叫,更关键的是堵住了空气流通的通道。怀孕的人本来就气短,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憋气到了极限,不得不抬手把伏黑惠的手拨开,结果不小心让盖在头上的外套也滑落在座位下,将自己侧卧在伏黑惠腿上给他口交的淫态完全暴露在了虎杖眼前。

………………………… ………………………… 

“我操!你们在干什么?!”虎杖急忙把车子停在路边,扭回头质问着伏黑惠和五条悟。

伏黑惠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五条悟吐出伏黑惠的大鸡巴,用手温柔地抚摸着柱身上贲张的青筋,抬起因为情欲上头而迷离闪烁的双眼和虎杖对视着:“惠的性欲来了,非逼着我满足他,你看,他的大鸡巴硬成什么样了。”

“喂喂喂,你瞎说什么。”伏黑惠没想到五条悟会倒打一耙,急忙对虎杖解释,“虎杖你听我解释,是悟他……唉,没必要细说了。虎杖,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

伏黑惠不肯当着虎杖的面责备五条悟,可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急得直冒汗。

“惠的性欲特别强,总是想要做爱,怎么也做不够。”五条悟主动接过了伏黑惠的话茬,“而且惠特别想体验一下车震的感觉,可是他又不会开车,所以只好麻烦虎杖帮我们实现这个小愿望啦。”

“……”伏黑惠闻听此言差点儿把舌头咬下来,“悟,你别老用我当挡箭牌……”

“五条老师,这也……这个……我……哎呦我去!伏黑你居然是……是这种人!天啊!那你们也不能就这么……这么……”虎杖被雷得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

此时,伏黑惠坐在车后座上,裤子拉链被拉开,一根沾满口水、亮晶晶的大鸡巴直挺挺地立在胯下,硕大的龟头雄赳赳上指,马眼处正冒出晶莹的前列腺液。五条悟躺在他的大腿上,脸贴着伏黑惠的卵蛋,修长有力的手指抚摸着肉棒上的青筋,似蹙未蹙的媚眼在伏黑惠和虎杖之间流转,脸上没有一丝羞赧之意,倒显得是伏黑惠和虎杖过于大惊小怪了。

“惠,你就别狡辩了,你看你的鸡巴兴奋得都流水了,其实你也特别想当着虎杖的面操我,对吧?”

五条悟又转过头对虎杖说:“既然虎杖都看见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背着你的了。你开车的技术这么棒,我和惠在后面搞点‘小动作’应该影响不到你吧?”

“啊?五条老师,你真的要在车上和伏黑做吗?”清纯小处男虎杖感觉自己三观都被五条悟击碎了。

“求求你了,好不好,惠和我都好想试一试车震。”五条悟用脑袋蹭着伏黑惠的肉棒,对着虎杖做出一副撒娇的样子。

“……行吧。既然是五条老师要求的,我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虎杖红着脸坐回了驾驶位,迟疑地看了看车内后视镜,发动车子继续向伏黑惠家驶去。

五条悟坐起身来,麻利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伸手拍了拍虎杖的肩膀:“虎杖,麻烦你开车带我们去郊外逛一圈好吗?”

“啊?为什么?”

五条悟指了指伏黑惠的肉棒,说道:“惠太持久了,需要好一会儿才能射出来。乖,一会儿老师请虎杖吃大餐。”

“……知道了。”五条悟在虎杖心目中的形象彻底崩塌了。

………………………… ………………………… 

五条悟躺回到伏黑惠的大腿上,一手握住伏黑惠粗长的柱身,把龟头吞进嘴里卖力地吮吸着,一手不安分地伸进伏黑惠的上衣里,在伏黑惠结实的腹肌和胸肌上乱摸。

“伏黑,你也脱光吧。”五条悟吐出龟头,亲了亲马眼,抬头对伏黑惠说。

伏黑惠听话地脱去了衬衫,将裤子褪到脚踝处,又在五条悟的指挥下仰躺在车后座上。五条悟抬起一条大腿,骑跨在伏黑惠的脸上,用伏黑惠高挺的鼻尖来回刮蹭自己身下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肉缝,丰沛的淫液流了伏黑惠满脸。

“虎杖,你知道为什么惠比你年纪要大一点,可是皮肤却比你要白皙细腻吗?”五条悟被伏黑惠的鼻尖蹭得情迷意乱,骚话一句接一句地涌出他的小嘴,“就是因为惠天天用我的淫水保养他的脸啊。要是将来惠毕业了找不到工作,还可以天天在家操我,把我的淫水都操出来,装到小瓶子里做成男士护肤品卖,到时候我就用我的淫水养活伏黑惠这个小白脸。”

“啊这……老师你开心就好。”虎杖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

其实五条悟也不用他回应自己,只要有个能说骚话的对象给他助性他就很满足了。

“惠的鼻梁好挺啊。虎杖你知道吗,男人的鼻梁越挺,他的鸡巴就越大。惠就算只把他的鼻子凑到我下面蹭一蹭,都比大多数男人的鸡巴舒服。”

“哦哦哦~”五条悟发出一阵舒服的呻吟,“惠的鼻尖捻着我的阴蒂呢!好爽啊~~虎杖,你知道阴蒂在哪里吗?”

“喂喂,你别教虎杖这种奇怪的东西啊!虎杖连初恋都没有呢,你当心教坏小朋友。”

“啊?我是小朋友吗?”作为钻石男高中生的一员,虎杖其实挺好奇这种事情的,也并不反感五条悟对他说这些话。

“虎杖不就比你小不到半年嘛,怎么就成了小朋友了。虎杖,你跟着惠好好学学怎么做爱,等你找到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之后,就能一炮让他们迷……啊哈!——轻点儿哦哦哦啊!——”

伏黑惠用一个立竿见影的方法制止了五条悟骚话横飞的嘴——他撅起嘴巴,亲在五条悟的阴蒂上,又狠狠抿住嘴唇,把五条悟的阴蒂吸到嘴里,用舌尖大力顶弄着脆弱的小豆。

“惠!你……你不讲武德……偷袭孕夫……操!轻点儿……啊哈……嗯啊……哦哦天啊!……”五条悟爽得浑身酥软,翻着白眼高声浪叫。

伏黑惠双手抓住五条悟的臀侧,更加卖力地刺激着五条悟的阴蒂。

“啊!啊!啊!啊!啊!啊!死了!爽死了!啊!啊!啊!啊!——”没过五分钟,五条悟就发出了一连串高亢的淫叫,阴道里涌出一大股淫液,全部灌进了伏黑惠的嘴里,鸡巴抽搐几下,将一滩白浆喷到了伏黑惠的腹肌上。

………………………… ………………………… 

射完后的五条悟无力地趴在伏黑惠身上,回味着高潮的滋味。伏黑惠借助强健的膂力拉起五条悟的身子,自己翻身坐起,把五条悟抱起来,让他坐到自己身上,依旧挺翘的大鸡巴从五条悟两腿之间探出头。他一手从后面环住五条悟的孕肚,一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上下撸动着。

“伏黑,你真的好厉害啊!”虎杖发自内心地赞叹着,“回头伏黑教教我怎么做爱好不好?”

“不好。你不是存了三个T的小电影么,你跟着他们学就行。”

“嘿嘿,我感觉那些男优都不如伏黑你厉害。”虎杖说的是真心话。

“……你专心开车吧。”

五条悟躺在伏黑惠怀里休息了片刻,看着伏黑惠越撸越快的手,觉得体内的欲火又蠢蠢欲动了。

“悟,你干什么去?”伏黑惠见五条悟有了新动作,连忙抱住了他的腰,不让他乱动。

“嘻嘻,我有个好主意,惠你先松开我,我保证让你满意。”

五条悟从伏黑惠怀里弯着腰站起,把脑袋和肩膀伸过驾驶位与副驾驶之间的空隙,胳膊架在两侧的座椅上,膝盖顶在座椅背面,屁股向后冲着伏黑惠撅起,扭过头对伏黑惠说:“别打飞机了,快来操我。”

“啊?用这个姿势吗?你不会干扰到虎杖开车么?”

“你们不用担心我,相信我的技术,你们玩好就行。”没等五条悟说话,虎杖先回应了伏黑惠的担心。

“你看,虎杖都说没关系了,惠你还磨蹭什么呢?”五条悟饥渴地晃了晃自己的大屁股。

“真拿你们没办法。”伏黑惠弓着腰立在五条悟身后,大鸡巴对准五条悟的小穴毫不留情地捅了进去。

“啊哈!整根操进来了!好充实好满足啊——”

伏黑惠向后仰倒,双手撑在后座靠背上,绷紧腰背部的肌肉,臀大肌快速收缩,大鸡巴连续不断地顶操着五条悟的小穴,胯部将五条悟的大腿根撞得一片通红,”啪啪啪“的操干声回响在狭窄的车厢内。

“惠好猛啊!大鸡巴操死我!啊啊啊!——爽啊!——好爽!……哦哦我操!顶到花心了!继续……嗯哈……大力操我……”

五条悟的脑袋从驾驶位和副驾驶之间探出,柔软的白发随着操干的动作撩过虎杖的肩膀和上臂,喊着阵阵淫言浪语的嘴距离虎杖的耳朵不过二十厘米。虎杖从车内后视镜看去,五条悟肥美的大屁股被伏黑惠撞击得肉浪振荡,隐约能看见一根巨无霸在他身后进进出出,饱满的胸肉也随之晃动,乳尖甚至沁出一滴白液。

“五条老师,我不太明白,是因为你是双性人的缘故么?你的屁股和胸看起来真……真好看。”虎杖对五条悟性感的体态非常好奇。

“和双性人没有关系。”伏黑惠抢在五条悟之前回答了虎杖,“因为悟是一个欠操的骚货,所以才长出大屁股和大奶子,专门用来勾引男人的。挨操的次数越多,被操得越狠,悟的屁股就越大,奶水就越足,是不是啊,小骚悟?”

“哦,原来如此,不是因为双性啊。我还以为双性人都这么性感呢。”虎杖认真总结道,“我决定了,以后我的理想型不分男女,只要是个有大屁股大奶子的骚货就好。”

“哈???”伏黑惠突然感觉自己才是那个教坏小朋友的人。

“哈哈哈哈哈!虎杖同学,孺子可教啊!”五条悟被虎杖逗得哈哈大笑。

“闭嘴吧你!再乱说话小心我操死你。”

“啦啦啦~~我又要乱说话了,有本事操死我呀!嘻嘻……啊!啊!啊!啊!啊!啊!——伏黑惠你要谋杀亲夫吗?……我操……轻点儿……哦!哦!哦!——”

伏黑惠说到做到,从后面抱住五条悟的后背,双手绕到身前抓揉着五条悟的大奶子,屁股极速耸动着,连续不断地冲撞着五条悟的花心。

“啊哈……我不行了……我要来了……来了……嗯啊……嗯啊……嗯啊啊啊啊啊!——”五条悟几乎喊破了音,身体缩在伏黑惠怀里战栗着,鸡巴将今天第二波精液射到了扶手箱上,而肿胀的双乳也喷出两股乳汁,溅满了整根换挡杆。

“五条老师居然……居然喷奶了!”虎杖不可思议地叫道。

“小骚悟,你喷奶的样子吓到虎杖了,我要惩罚你。”

虽然五条悟已经射了,可是伏黑惠的动作却一刻不停,甚至更加迅猛,健壮的臀大肌几乎晃出残影。

“停下来……快停……不要了……救命啊……救命……要被操死了……呜呜呜……”五条悟垂着头向伏黑惠求饶,甚至都被操出了眼泪。

“现在知道后悔了,刚才是谁让我操死你的,这是你自作自受。”

伏黑惠毫不留情地猛操了百十下,抱住五条悟的胳膊猛然收紧,大鸡巴捅到了最深处,几十股滚烫的浓精争先恐后地冲向了五条悟的宫颈。

“我操!伏黑你射进去了!”虎杖被伏黑惠射精的阵势惊得目瞪口呆。

“对啊,全部射进去了。”伏黑惠抱着五条悟坐回到后座上,边喘粗气边回答,“不然他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来的?”

“那个,不会有事吗?我记得家入老师教过……”

“不会有事的,悟这种天生骚货,就是丢进监狱被轮奸三天三夜都没问题,对不对啊,小骚悟?”

“呜呜呜……惠欺负我……操坏了……呜呜呜……”五条悟瘫在伏黑惠怀里,委屈巴巴地哭诉着。

“怎么可能呢?让我看看,哪里操坏了?”

“就是这里,你看,都操肿了,疼!呜呜呜……”

“好啦好啦,来,躺下我给你揉揉。”

伏黑惠让五条悟仰躺在车后座上,他小心翼翼地趴在五条悟身上,用膝盖和手肘支撑着身体,以免压到他的孕肚,又把半疲软的鸡巴插到五条悟嘴里,低下头舔舐着五条悟的阴唇与阴蒂。

“怎么样,我又让你吃你最喜欢的大鸡巴,又帮你舔的你小穴,我对你好不好?”

“唔——唔——”五条悟的嘴巴被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含糊的“唔唔”声以示肯定。

………………………… ………………………… 

伏黑惠和五条悟正在车后座以“69”的姿势相互口交着,车子忽然停住了。

伏黑惠从五条悟两腿之间抬起头,疑惑地望向窗外,发现他们已经远远地离开了车水马龙的公路,顺着一条荒僻的土路来到了一片林间开阔地。

“虎杖,这是哪里啊?”

“这里算是我小时候的一处‘秘密基地’吧,几乎没有人会过来。车里太狭窄了,我感觉你们折腾不开,不如找个没人的地方发泄完了再回去。”

“虎杖,你真好心,刚才我确实没有射痛快,还得再来一炮才行。”

“别客气,伏黑是我最好的朋友,五条老师又是我最尊敬的老师,能帮到你们我很高兴。你们先忙,需要我躲远点么?”

“这倒不用,当着别人的面被我爆操可是小骚悟日思夜想的事情呢。虎杖你就安心坐在车里就好。”

“……那好吧,你们加油。”

………………………… ………………………… 

伏黑惠把五条悟从车里抱下来,放在了车前端的发动机盖上。

“小骚悟,你想让我操你哪个洞?”

“惠,前面已经被操肿了,还是操屁眼吧。”五条悟斟酌了一番,做出了取舍。

“好吧,让我把你摆成一个适合虎杖参观的姿势。”

伏黑惠让五条悟侧身站在车前,抬起一只脚踩在发动机盖上,这样他双腿之间的风光就一览无余地暴露在了空气中。伏黑惠在他身后半蹲,双手扶着他的腰帮他保持平衡,脸埋进他的臀缝中,伸出舌头贪婪地舔舐着五条悟的菊穴。

虎杖坐在驾驶室里,透过挡风玻璃看见伏黑惠闭着眼,鼻尖和嘴巴都隐没在五条悟的臀缝中,下巴和咬肌起起伏伏,暗示着五条悟的屁眼正在经历着何等狂野的舔舐。五条悟的一只手撑在发动机盖上,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头,白皙的肌肤泛起潮红,昂着头不断呻吟。

“难道舔屁眼真的有这么爽吗?”虎杖想着,感觉自己的屁眼也微微有些痒了。

等到伏黑惠的舌头把五条悟的屁眼舔得湿滑松软,他就让五条悟趴跪在发动机盖上,两腿分开到最大,屁股尽量向下沉,和伏黑惠的胯部保持水平。

刚才在车里69的时候,伏黑惠的鸡巴已经被五条悟的口水滋润得水光盈盈的,完全不用润滑油的帮忙就可以插进五条悟久经开发的屁眼。虎杖只见伏黑惠傲人的大鸡巴抵在五条悟的身后,慢慢顶进了五条悟的身体,直到伏黑惠的前裆与五条悟的屁股紧紧贴合在一起。

“我操!真的用屁眼吃进去了,五条老师斯国矣!!!”

伏黑惠用手托住五条悟的大屁股,询问他准备好了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伏黑惠便发动腰腹的肌肉,开始快速夯击起五条悟敏感的前列腺。

”小骚悟,被我的大鸡巴操得爽不爽啊?“

“嗯啊……嗯啊……爽……好爽……好喜欢……”

“小骚悟,睁开眼睛,你看,虎杖正聚精会神地盯着你呢。”

“啊哈……被虎杖看见了……我好骚啊……嗯啊……就喜欢被别人看……天生的骚货……哦哦啊……”

虎杖坐在驾驶室里,看见五条悟睁开碧蓝的眼睛和他对视着,还当着他的面伸出手,一只手的中指被含在嘴里,模仿口交的动作“啧啧”吮吸着,另一只手探到身下,抠挖着已经被操肿的阴户。

天啊!太刺激了!虎杖忍不住拉下裤子拉链,掏出自己的肉棒上下撸动着。

“惠……啊哈……你看……虎杖在看着我……打飞机……嗯哼……哈啊……”

伏黑惠狠狠打了五条悟屁股几下,恶狠狠地说:“小骚悟,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勾引男人,就得把你操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你才肯老实。”

用这个姿势操了一会儿,伏黑惠感觉五条悟的屁眼里越来越热、越来越湿,明白五条悟快被自己操射了,便想要换个能操得更深的姿势。

他让五条悟转过身面对着自己,两条腿勾住自己的腰,胳膊揽住自己的脖子,他用手托住了五条悟的屁股,让五条悟像一只树袋熊那样挂在自己身上,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了娇嫩的屁眼上。

“哦哦啊!——太深了……操太深了……”龟头插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给敏感的肠肉带来了难以言说的快感。

伏黑惠抱着五条悟绕车子转圈,一边走一边颠动五条悟的身体。他用托着屁股的手抬起五条悟的身子,又猛然松劲儿,让五条悟回落到自己鸡巴上,鸡巴就像是一柄长枪一样贯入了五条悟的身体,冠状沟狠狠碾过五条悟的每个敏感点,如此反复,等到伏黑惠绕着车子走完第二圈的时候,五条悟终于受不了了,惊叫着到达了高潮。

伏黑惠紧赶两步走到了驾驶位旁的车窗外,侧身站好,两人交合处的景色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虎杖面前。

虎杖看见五条悟伏黑惠硕大粗壮的鸡巴猛然全根插入五条悟的屁眼,将屁眼周围的褶皱完全撑开了,白皙肥美的臀肉因为快感而颤抖,一股晶莹的淫水从括约肌与柱身之间涌出,浇灌在伏黑惠沉甸甸的卵蛋上,五条悟的鸡巴上下跳动几下,朝天喷出数十股精液,全部洒落在伏黑惠和五条悟的胸口、腹肌上。

虎杖近距离参观着五条老师高潮时淫状,撸动自己肉棒的右手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就在五条悟刚刚结束射精的时候,虎杖的马眼里也喷出来一大波童子精。

………………………… ………………………… 

伏黑惠不给刚刚射完的五条悟任何喘息的时间,立马换了一个新姿势操干他。

他让五条悟趴在驾驶位的车门上,双手扒住车顶,屁股向后撅起,饱满的双乳正好贴在车窗玻璃上。伏黑惠站在五条悟身后,抓住他的臀肉就把自己的大鸡巴一刺到底。

虎杖射完后低头从扶手箱里拿出一包面巾纸擦拭着自己的肉棒和衣服,一抬头,就看见一对肥美的奶子紧紧贴在车窗玻璃上,粉红的乳晕正对着他的眼睛,挺立的乳头被玻璃压扁,委屈地挤在胸肉里。

虎杖觉得一股热血涌上了头顶,鼻孔里流下来两绺鼻血。

太太太太太刺激了!这就是伏黑哥的快乐吗?如果不是亲眼得见我真的想象不到!

虎杖的鸡巴瞬间就坚挺如初。

伏黑惠抓着五条悟的屁股,把他操得淫水横流、浪叫连连,险些腿一软跪在地上。五条悟的身体被伏黑惠撞得一耸一耸的,肥美的臀肉泛起一波波肉浪,饱满的胸肉被挤在车窗玻璃上,随着操干的节奏被从不同角度压成各种形状。

虎杖的脸凑近车窗,仔细观察着五条悟的奶子,右手重新握住肉棒上下撸动着。

可惜,因为车窗上贴着遮阳膜,所以即使虎杖的鼻子都贴到玻璃上了,也不能看得十分清楚。

“虎杖!”伏黑惠边操干着五条悟边向车里的虎杖喊话,“你要是想看的话,就把车窗玻璃落下来吧。”

“啊这,真的可以吗?”虎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骗你干什么,要看就大大方方地看个够吧。”

虎杖闻言,急忙摁动按钮落下了车窗玻璃,一对丰硕的大奶子瞬间弹进了车厢,乳尖甚至蹭过了虎杖的颧骨。

“好大!好白!”虎杖惊喜地合不拢嘴。

伏黑惠在身后猛操了五条悟几下,把五条悟的身体向前顶了顶,那对大奶子就更加深入地探进了车厢内。

虎杖轻轻揉了揉这对雪白的乳房,细腻光滑的手感引得他头皮一阵发麻。

“这就是五条老师上课讲过的‘凝脂’吧?”虎杖忍不住加大了揉捏乳房的力度。

已经连续高潮三次的五条悟早就没有余力去解答学生的问题,只能尽力扒住车顶,口中漏出不成句子的细碎呻吟。

虎杖用手揉了一会儿五条悟的大奶子,又试探性地把头凑过来,张嘴含住了五条悟的一侧乳头。

他轻轻地一吸,一股奶香就在他的口中爆开了。

“我操!真吸出奶了!”虎杖惊得目瞪口呆。

“刚才小骚悟不是当着你的面喷奶了嘛,怎么现在又这么大惊小怪的。”伏黑惠操干之余还不忘观察车厢里的情况。

“我……只是……天啊,真的好神奇!”虎杖索性扑进五条悟怀里,爱不释口地吮吸着他的乳房。

“唔唔……真好吃,伏黑哥真是太幸福了。”虎杖从五条悟的怀里抬起头,对伏黑惠感慨道。

“没错,悟让我过得很幸福,小骚悟能有我这样的男朋友也很幸福,我们是天生一对呢。哦!要来了,悟的小屁眼准备好,我要射了……喔喔喔……呃——啊哈!——”

伏黑惠一声低吼,又一波浓精被他灌入了五条悟的屁眼。

五条悟脆弱的肠壁在滚烫的精液的冲击下也精关失守,哆嗦着射出来今天第四波精液。

………………………… ………………………… 

射完精后,伏黑惠把五条悟抱回了车里,让他躺在车后座上休息。

虎杖正吸得起劲儿,那一对诱人的大奶子突然被从眼前撤走,让他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虎杖,下车。”伏黑惠拍了拍驾驶位的车门。

“啊?”虎杖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下车了。

伏黑惠在虎杖面前打开了左后侧的车门,一开门,虎杖就看见浑身赤裸的五条老师正头冲着自己闭目喘息着。

“伏黑,这是干什么?”

“上次在我家,悟不是颜射了你嘛,喏,给你个报复的机会,趁这个功夫颜射了悟吧。”

“真的?!”虎杖差点儿蹦起来。

“我为什么要骗你呢?”

虎杖闻言,激动的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赶紧站在车门外,对着五条悟的脸撸动自己的肉棒,而伏黑惠则拿着手机拍摄眼前的一幕。

“五条老师好骚啊,身材又好,脸蛋也漂亮,还有大屁股、大奶子,太厉害了。”虎杖一边打飞机一边对着五条悟自言自语,“好羡慕伏黑,能天天操五条老师这种极品骚货,我以后也要找个大屁股、大奶子的小骚货男朋友,把他的屁眼小批都操烂。喔喔喔!——要来了……要射了……射了喔喔喔喔啊啊啊!——”

虎杖死死攥住自己的肉棒,让龟头对准五条悟的脸,数十股浓稠的精液从马眼里喷涌而出,糊满了五条悟的头发和脸。

射完后的虎杖倚着车门大口喘息着,伏黑惠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和自己一起蹲在车门口,脑袋和五条悟的脑袋平齐,举起手机来了一张自拍。

“伏黑,你为什么要自拍啊?”

“你不懂,我要带着悟完成世界上所有淫荡的事情,这就是属于我们两个的浪漫。”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