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右】五条老师的体术课(一)

⚠️纯肉文🔞

⚠️含有:学生X五

⚠️ OOC预警 巨乳预警

一、春光乍泄

“五条老师好!”

五条悟刚走进高专的操场,就听见一片震耳欲聋的问好声。

“同学们好啊,我是五条悟,是你们一年级男生组的体术老师。”五条悟顿了顿,隔着眼罩扫视了在场的同学们一眼,接着说,“很不错嘛,今年招了二十多个学生,咒术界越来越兴旺了,估计那群烂橘子的安稳日子没几天可过咯。”

五条悟不知不觉间就露出了沙雕的表情。

太可爱了!男生们不约而同地在心底呐喊。

“啊,对了,差点儿忘了还有正事。”五条悟整理好自己的五官,一本正经地问他的学生,“同学们,今天是你们入学以来第一堂体术课,你们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五条老师,你真的是最强咒术师吗?”

“当然啦,我可是最强的。”

“五条老师,为什么男女生要分开上体术课哇?”

“硝子的主意,你去问她。”

“五条老师,我们多久才能出任务啊?”

“现在就可以,你想去吗?”

“五条老师,你的白发是天生的吗?”

“五条老师,你为什么戴着眼罩啊?”

“五条老师,你吃什么长得这么高?”

“五条老师,你的衣服很贵吧?”

……

“好啦!”五条悟有一点点不开心了,“你们怎么光打听我的事情啊,很不礼貌诶,罚你们绕着操场跑五十圈。”

“我操!太狠了!”操场上一片哀鸣。

……………………………………………………

“喂喂喂,你们怎么说也是咒术师,怎么连这么薄的墙都打不穿呢?”五条悟失望地看着他的新学生们。

“五条老师,这墙也太厚了,我们又刚跑完五十圈,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男生们一个个蔫头耷脑地站在五条悟面前。

“唉,真是一群笨蛋。”五条悟撇撇嘴,“不会用咒力来加强自己的拳头吗?看好了,我只示范一次哦!”

五条悟站在墙前,对着墙面轻轻抬手,二尺厚的混凝土墙壁瞬间土崩瓦解,只剩下几节扭曲的钢筋还勉强联结在一起。

“斯国矣!!!”男生们纷纷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

“哎呀呀,我怎么把教具玩儿坏了,这样吧,下半节课的训练任务就是砌墙,大家加油。”

“什么?!”

夜蛾校长,我们要举报五条老师没有师德!!!

……………………………………………………

第二天。

“同学们,又见面了,你们开心吗?”五条老师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把等待上课的男生们吓了一跳。

今天的五条悟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下身穿一条深灰色休闲裤,脸上戴着一副墨镜,看着不像是来上课的,倒像是来约会的。

“五条老师,今天我们训练什么项目啊?”班长斗胆开口询问五条悟今天的课程内容。

“诶?我又没有备课,我怎么知道。你们想学什么呢?”

“啊这……只要不是砌墙就好。”班长心有余悸地说。

“那好办,今天就教你们怎么打架吧。班长出列。”五条悟露出贱兮兮的坏笑。

“啊?……是。”班长感觉明年的今天可能就是自己的忌日了。

“来嘛来嘛,放心,咒术师的命很硬的。”

“什么?我错了!我退出!我……啊!啊!啊!啊!啊!——”

班长的惨叫回荡在高专的操场上。

五条悟伸手薅住班长的前襟,像表演杂技一样把他在空中抡了几圈,然后重重摔在昨天刚刚砌好的墙上。

墙面上顿时出现一片蛛网状的裂纹,班长从裂纹中心滑落在地,嘴角流下一道血迹。

“呐~呐~做得很不错,在马上就要被摔死的时候及时用咒力护住了自己的内脏和骨头。看来我的教育方式很成功嘛!”五条悟给自己比了一个大大的赞,“你们看,咒术师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最快地成长起来。好啦,下一个是谁呢?”

五条悟转过身,笑眯眯地看着剩下的同学们。

同学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瞅着五条悟,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你们至于这么害怕吗?怎么咒力混乱成这个样子?”五条悟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学生们。

“阿巴阿巴阿巴阿巴……”同学们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嗯?你们的表情很不妙诶!”五条悟看着他那群几近石化的学生,觉得十分好笑,“放心啦,我又不会真的杀掉你们。”

“咳咳……五条老师,不是的。”班长扶着墙挣扎着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回到队伍里,“五条老师,你的衣服……”

“我的衣服怎么了?”五条悟顺着班长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前襟,顿时惊得他毛都炸起来了。

……………………………………………………

五条悟刚才扔班长的时候,上半身的动作太大了,衬衫扣子被扯掉几颗,一对白皙细腻、浑圆饱满的肉团跳出了领口,正在男生们眼前招摇着。

五条悟冷白的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荧荧的光晕,让双乳看起来就像是清晨起来和朝阳对悬的白月。胸部凸起的轮廓在他的腹肌上投下两片扇形的阴影,恰到好处地烘托了胸前双峰那傲人的体积。乳沟深深嵌在身体正中,和腹部的川字线相连,一路向下延伸,和人鱼线汇合在腰带之下。五条悟的乳晕比常人的都大,像两朵粉红色的小花绽放在他的身前,樱桃核那么大的乳头安逸地藏在花蕊部位。

一言蔽之——太性感了!

有几个男生竟然不争气地流下了鼻血。

更可怕的是,因为五条悟的胸太大了,所以他平时在家里为了舒适都是不穿上衣的,胸部裸露的感觉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稀松平常,导致他直到班长提醒才发现自己露点了。

“那个……那个……我呃……”饶是五条悟这么厚脸皮的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不得不害臊起来。

“五条老师,我们下半节课的训练任务不会是缝衣服吧?”班长的脑回路就是这么不同寻常。

“啊哈哈,班长你说什么傻话,衣服老师有的是,不用你们补。”五条悟尴尬地笑了笑,“这样吧,下半节课你们先自由活动,我回办公室换件衣服就回来。”

五条悟飞也似的逃离了操场。

“呼!——都被那群小崽子们看光了,丢人丢大了。”五条悟回到办公室,倒进办公椅中捂着脸自言自语。

“算了算了,一群什么也不懂的小屁孩,看到能怎么样。”五条悟讪讪地站起身来,脱下已经被扯坏的衬衫,光着膀子走到柜子前,想要找出一件备用衬衫换上。

该死!他的储物柜里居然只有一件胸罩!

“吱扭”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五条悟半裸的样子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了访客的眼前。

“谁?”五条悟一激灵,把胸罩扔回柜子里,捂着胸口看向来人。

要是在平时,五条悟是绝对不会被人这样突然袭击的。只是今天他光顾着懊恼了,加上过于信任无下限术式的效果,导致办公室门都被推开了他才发现有客人到来。

“啊,是班长啊,吓我一跳。”五条悟放下了捂住胸口的手,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坐回到办公椅上,挤出一丝微笑对着班长说,“班长有事吗?”

“那个,班上的同学们都很担心老师,让我过来看看你。”班长不敢直视五条悟的身体,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支支吾吾地回答。

“哦?我看班长才是那个需要担心的人吧,嘴角的血还没擦干净呢。”

“啊,不妨事。那个,五条老师,你是生病了吗?”

“啊?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五条悟很疑惑。

“呃,原来没有生病。”班长犹豫半晌,又回身反锁上办公室门,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五条老师其实是……是一名女老师吗?”

“蛤?你们瞎了吗?”五条悟觉得新一届的学生是不是脑子都有点问题,“我,五条悟,男的,纯男人。”

“可是,男人的话,是不会害怕在其他男人面前打赤膊的。”

班长的真实意思其实是:男人会有这么大的胸吗?全校的师生,不论男女,还有比五条老师胸更大的人吗?

“……”五条悟气得都无语了。

“我们明白,世界上有各种类型的女孩子,有的女孩子身材确实比男人还要高大魁梧,也有的女孩子会幻想着自己是纯男人,我们都能理解的。我们绝对会帮老师保守秘密,五条老师依然是我们最尊敬的老师……”

“闭嘴!闭嘴!闭嘴!”五条悟脸都气绿了,“我是男人!纯!男!人!难道要我脱了裤子证明自己吗?”

“可是,老师的那个……”

“那是胸肌!胸肌你懂不懂!我的胸肌很发达,不可以吗?我不希望这么好看的胸肌被别人随便乱看,不可以吗?”

“真的是胸肌吗?这也太那个了。”

“太哪个了?!不信你摸摸,绝对是肌肉!肌肉!”

五条悟都被班长气糊涂了,竟然真的双手托起自己的胸肉,凑到班长面前。

班长的身体先于他的大脑做出反应,张开十指抓住了那两团软肉。

……………………………………………………

我操!好软好滑!细腻的触感让班长头皮发炸。

我操!好酥好麻!五条悟虽然经常在家用各种玩具玩弄自己的胸部,但是还是第一次真正被别人揉胸,那种感觉不是玩具可以比拟的。

班长被柔软的手感所蛊惑,忍不住加大力道揉搓起五条悟的胸部,十个指尖深深扣入五条悟的软肉里,娇嫩的乳头在他火热粗糙的掌心里打转。

“嗯哼……停下……”五条悟嘴上说着停,可是他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前凑了凑,好让班长能更大力地抓揉着他的双乳。

五条悟饱满的胸部被班长捏成各种形状,肥嫩的软肉从他的指间挤出,乳沟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开合,白皙的皮肤上肉眼可见地泛起一片绯红。

“好厉害!五条老师的胸真是极品!”班长盯着手里的肉团喃喃自语着,精神完全陷进了五条悟丰满的胸脯里了。

“够……够了!你有完没完?!”五条悟终于将自己的理智聚拢回来,一把推开了班长的手。

……………………………………………………

“啊,抱……抱歉,五条老师,我失态了。”班长脸色大窘,急忙九十度鞠躬。

其实班长心里真正想的是:完了,我见到了五条老师这么失态的样子,会被灭口的吧。

“哈——呼——!哈——呼——!”五条悟重重喘息几下,稳了稳心神,眼睛阴晴不定地盯着班长。

班长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脑子飞速转动,搜肠刮肚地寻找破局之法。

“那个,老师确实是个纯男人,看,老师你勃起了,看样子相当大呢。”班长指了指五条悟的裆部。

五条悟的脸色黑得像锅底。

啊,又说错话了!班长心中一阵后悔,怀疑自己这个脑回路是不是不太适合在这里上学啊。

“老师请相信我,我一定不会出去散布谣言的,我是个实事求是的好孩子……”

五条老师脸上的杀气陡然升腾。

“呸呸呸,真话假话我都不会说出去的,我的嘴就是一把锁。”

“你保证?”

“我保证!我绝对不乱说,我可以和老师缔结‘束缚’,只要老师能留我一条小命。”

“哦,好吧。”五条悟坐回到办公椅上,“那继续吧。”

“???”班长认为自己一定是太害怕了,都出现幻听了。

“我说,你刚才干得不错,现在继续吧。”

“啊这,可以吗?”班长现在担心五条老师是不是被自己气糊涂了。

“让你继续你就继续,哪来那么多废话。”五条悟不耐烦地对着班长托起自己的双乳,“要来快来,不来就滚!”

“哦哦哦,我来了。”班长鼓足勇气走到五条悟身前,将手掌贴在五条悟的乳尖上,见五条悟没有任何反应,才放心大胆地抓住那两团软肉,变本加厉地揉搓起来。

好大的胸啊,一只手都不能完全抓住,又滑又软,好像一使劲就能从手心里蹦出去一样。

班长张开十指抓揉了一会儿,又用拇指和食指拈起五条悟的乳头捻动拉扯着,过了一会儿,感觉还是不过瘾,居然将头埋进两乳之间,伸出舌头舔舐五条悟的乳沟。

五条悟双手紧紧握住办公椅的扶手,脑袋向后仰,嘴唇紧紧抿起,倔强地不肯泄露出一丝呻吟声,可是他粗重的喘息声以及红透了的耳尖暴露出他现在到底有多爽。

“老师,舒服吗?”班长叼住一侧乳头,含含糊糊地问五条悟。

“嗯。”五条悟从鼻腔里发出一阵闷哼。

班长得到鼓励,猛地吸一口气,将小半个乳房都吸进了口中,牙齿咬住白嫩的软肉,防止它滑出口腔,舌头绕着已经完全挺立的乳头直打转,一丝口水从嘴角溢出,沿着五条悟腹肌的纹理向下滑落。

过了一小会儿,班长转移到另一侧乳头继续耕耘。他用虎牙的牙尖轻轻咬住娇嫩的乳头,慢慢向后拉扯,手指也配合着口中的动作,捏住另一颗乳头不停拉拽着。又疼又酥的感觉让五条悟爽得呲牙咧嘴,两条腿蹬蹭着地面,喉结上下滑动,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轻响。

“嗯哼……呃哈……”

五条悟眉头紧皱,身体微微抖动,泄出几声低哼。片刻后,五条悟浑身的肌肉骤然放松,紧紧抿住的嘴唇现在微微开启,胸口剧烈起伏,不住地喘息着。

班长停下蹂躏乳头的动作,低头看向五条悟的裆部。五条悟的裆部高高支起一个帐篷,帐篷顶端洇出一团湿痕,一股若有若无的暧昧气味钻进了班长的鼻腔。

天啊!老师被我玩射了!

班长抑制住激动的心情,退后半步观察着五条老师现在的状态。

五条悟正瘫在办公椅里喘着粗气,四肢无力地搭在那里,赤裸的胸部上都是他的口水和牙印。

“那个,五条老师,你还满意吗?”班长试探性地问道。

五条悟并没有回应他的询问。

“老师要是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班长同手同脚地走到门口,迟疑了一瞬,又走回五条悟身边,脱下上衣披在五条悟身上,自己光着膀子光速逃离了这里。

——————TO BE CONTINUE——————

后记

赵斌:“我的嘴,好比一把锁。”

包勉:“什么锁?”

赵斌:“不用钥匙自开锁。”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