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美女蛇(上)

⚠️清水文

⚠️含有:夏五

⚠️OOC预警 封建迷信预警 通篇鬼扯预警

Summary:高中生夏油杰与五条悟放学后被邪祟纠缠的故事。

背景

无咒力世界设定。

五条悟和夏油杰是高中生,而且是同班同学。五条悟是性格不好的问题少年,夏油杰是看似性格还行的问题少年。

校园环境和课程内容更像是中国。

正文

“悟,你放学不回家在这里站着干什么?”夏油杰从走廊的另一头拎着五条悟的书包走了过来,“喏,书包帮你收拾好了。”

五条悟倚靠在老师办公室门口,讪讪地接过书包,对着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做了个鬼脸,一脸不在乎地回答夏油杰:“没什么,又被请家长了而已。老太太让我在这里等我家长来领我,等了这么半天还没有人来,真没趣。”

“哦?你又犯什么事了?让老班这么生气。”夏油杰将自己的书包从肩膀上卸下来,随手放在脚边,在五条悟对面靠墙蹲下,笑眯眯地问他。

“算了,你别问了,没什么大事。”五条悟不耐烦地看了看办公室紧闭的门,“我等烦了,杰,帮我找点乐子。”

“哦,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初中学过的,昨天晚上突然梦到了,直到现在都历历在目。”夏油杰慢条斯理地说着,“就是‘美女蛇’的故事,一种人面蛇身的怪物,可以在背后叫人的名字,一旦被叫名字的人回头答应它,它就会半夜过来把人吃掉。”

“啊这,杰是在笑话我语文偏科吗?”五条悟乜斜着眼睛瞅着夏油杰,“这种被考烂了的课文,杰也好意思拿出来讲。”

“怎么会呢?只不过昨天的梦实在是太鲜明了,所以说出来给悟解解闷罢了。”

“五条悟!”办公室里终于传出了一声呼唤。

五条悟如蒙大赦,赶紧推开办公室门冲了进去,想赶紧解决完问题赶紧回家。

可是,办公室里面居然空无一人。

“咦?怎么回事?我等得太无聊了出现幻听了吗?”

“悟!你过来。”

夏油杰趴在走廊尽头的小窗户前向外看去,眉头不由自主地拧在了一起。五条悟也跟着凑了过来四下望了望,同样敏锐地发现了异常。

“操场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不仅没看见搞社团活动的人和体育特长生,就连打扫卫生的校工都不见了。”他二人心中疑惑,屏住呼吸侧耳倾听,发现整栋教学楼静悄悄的,甚至连一声鸟叫都听不见。

“走吧,大家都走了,咱们也赶紧回家吧。”五条悟莫名觉得身上发冷,心中笼罩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嗯。”夏油杰和五条悟肩并肩走出了教学楼。

…………………………

“校门怎么这么早就关了?”五条悟三步并作两步蹿到学校正门前,发现伸缩门已经完全关闭了,传达室里也找不到门卫大爷。他环顾四周,发现整个学校前庭只有他们两个活人。

“奇了怪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五条悟对着夏油杰招了招手,用手一撑伸缩门的门柱,长腿一跃就翻过了紧闭的伸缩门。

“杰,你也赶紧……靠!我怎么还在学校里面?!”五条悟一脸惊诧地看着自己的双脚,又抬头看向夏油杰。

夏油杰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赶紧跑到大门前,像五条悟那样翻身跃过伸缩门。五条悟眼睁睁看着夏油杰的身体越过了伸缩门,而后又像镜像一样朝着校门内翻了过来,落在了五条悟身边。

他们两个像着魔一样轮番翻越这扇伸缩门,可是最后总是会落回到校门内。

“这是……见鬼了吧?”五条悟又跑到大门旁的栅栏前,攀着栏杆翻墙而出,可是依然没有办法翻出去,就连隔着栏杆将书包扔回去,书包最后也会飞回五条悟怀里。

夏油杰走进传达室,发现用来控制伸缩门的按钮也不起作用了。他掏出手机想要和其他同学联系,但是一格信号也收不到,更可气的是短短几分钟的功夫,手机的电量就掉到了零,灰溜溜地自己关机了。他二人扒着栏杆向外面望去,想要喊过来一个路人帮他们出去,可是伸着脖子等了半天,发现校门外那条主干道今天就像是静街了一样,一个人影都没有。

“杰,你看,那棵行道树。”五条悟目力极好,指着街角处的一棵行道树对夏油杰说。

“我看到了,那棵树有什么问题吗?”

“你看树梢上挂着的那个塑料袋,居然一动不动,是我的错觉吗?”

经过五条悟的提醒,夏油杰才发现,那棵树的树梢上挂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这个塑料袋既不是无风时自然下垂的样子,也不是挂在树梢随风摆动的样子,而是一动不动地做迎风招展状,就像是照片上定格的一瞬似的。

夏油杰浑身一个激灵,这才注意到不光那棵树,其他的行道树、柏篱、草坪也是这样,全部都一动不动的,而且连一只鸟、一只飞虫都看不见。

“悟,这……这不是真的街道吧?”

夏油杰话音刚落,眼前的植物突然以一种固定的节奏晃动起来,像是在尽力模仿被风吹动的样子似的,还有一只呆笨的喜鹊两棵树间来回横跳,每跳一次,就发出三声“啊啊啊”的呆滞叫声。

五条悟和夏油杰对视一眼,双双惊出一身冷汗。

“杰,这好像是……”五条悟碧蓝色的瞳孔微微震颤。

“好像是有人,不,有什么东西听到了我们的话,临时给这条假街道加的戏。”夏油杰握着伸缩门门柱的手不由得攥紧,指节发白,声音都有些颤抖。

这时,一个刚放学的小学生模样的人推着自行车从校门前走过,五条悟像看见救星一样伸手要招呼他,可是手刚伸出一半就僵在了半空。

那个小学生虽然身型灵活、举止自然,可是他的影子却一动不动地在地上平移着,五条悟竖起耳朵,也听不见自行车轱辘滚动时滚柱轴承发出的轻响。

“假人?”五条悟用低低的声音对夏油杰说。

“对,有问题。”

这时,那个“小学生”好像发现了他们,推着车子朝校门口走了过来。

“大哥哥们,你们在干什么啊?”还没有变声的清澈童声响起,惊得五条悟和夏油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们向后退了几步,夏油杰稍稍向五条悟的方向错了半步,伸手拦在他的身前,将他护在自己身后,双眼警惕地盯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学生”。

“今天晚上全市要举办防灾演习,大家都早早回家了,大哥哥们怎么还留在这里啊?”那个“小学生”扬起脸对他们露出了纯真的笑容,语气诚恳自然,动作流畅圆融,连身下影子的动作也被补齐了。

可惜,夏油杰和五条悟并不想搭理他。

“今天全市举办防灾演习,晚上园林绿化还要进行病虫害消杀,大哥哥们还是早点儿回家为好。”说着,他用手拉了拉学校的伸缩门,刚才还岿然不动的伸缩门现在却轻飘飘地被他拉开了一个仅够一人侧身挤过的小空隙。

“小朋友,你怎么也不回家啊?”夏油杰试探着走向了那个空隙。

“唉,我爸爸妈妈又吵架了,我不想回去。”那个“小学生”露出垂头丧气的表情,语气幽怨地回答道。

“所以你是到家以后连校服都没来得及换,书包都没来得及放下,就推着车子跑出来了吗?”

“啊?对啊,我爸爸今天又……”

没等他说完,夏油杰抡起书包就向那个缝隙扔过去。书包越过伸缩门的瞬间就四分五裂了,碎片四散飞溅,没等落地就融入伪装成街道的背景中,不见了踪影。其中有半本书刚好飞到了“小学生”这里,将它的脑袋砸掉了。这颗脑袋滚落在地,还在敬业地说着“爸爸今天又喝酒了”之类的鬼话。

五条悟伸手扽住夏油杰的后领,将他拉回自己身边。而门外那个“小学生”的声音就像信号不好的通话一样变得呕哑断续,小小的身型逐渐溶化进身后的街景中去了。

“靠!真见鬼了!”

…………………………

五条悟将夏油杰扽了回来,搂在胸前,惊魂未定地瞪着那个“小学生”的残影。

“悟君!”五条悟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声,听着好像是班长的声音。

五条悟刚要回头答应,夏油杰迅速将他拽到了自己怀里,捂住了他的嘴巴,背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用身体将五条悟护了个严严实实,低头用气声对五条悟说:“嘘!别说话。”

过了半晌,夏油杰才慢慢转过头,发现自己身后只有空空荡荡的校园前庭,再后方就是空无一人的教学楼,根本没有班长的身影。

“美女蛇!”五条悟猛然想起了这个故事,浑身激灵灵打个冷颤。

“冷静,一定要冷静。”夏油杰攥着五条悟微微颤抖的手,对他说也是对自己说道。

“明白。”五条悟感受着从手上传来的体温,额头抵在夏油杰肩上,强压住内心的胆怯和慌张,挤出一个不是很好看的笑容对夏油杰说,“还好有杰在,要是我一个人碰见这种怪事估计要被吓哭了。”

夏油杰的脸微微一红,心中的慌乱竟是被五条悟一句话减去了大半。他摸了摸五条悟的后背,轻轻对他耳语道:“悟,咱们趁现在复盘一下吧。”

“好。我先说,我们肯定是被脏东西缠上了。”

“对,这个脏东西会制造虚假的街景,还把学校封闭起来了,所以它应该掌握着某种能影响空间的能力。”

“而且它随时在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没错,所以才会临时给原本不会动的背景加戏。”

“而且,它的能力是有限的,除了那个不会动的塑料袋外,我还注意到那个‘小学生’出现的时候,街道上的行道树又不动了,喜鹊也静止在了两棵树之间的半空中,所以它做出的东西总会有纰漏,也不能同时操纵太多的东西。”五条悟分析道。

“对,这至少算个好消息。还有一点,你看到刚才书包的下场了吧,它肯定想置我们于死地。”

“但是碍于某种规则或者某种限制,它不能直接动手,需要诱骗我们自己走进它挖的陷阱里才行,所以它才变出一个小学生,又伪装成班长叫我的名字。”五条悟接着夏油杰的话说下去。

“就像很多古代传说中讲的那样,它想害人必须要求受害人达成某种条件,比如应答它的呼唤,又比如贪恋它幻化出的美色之类的。”夏油杰补充道。

“最后一点,它和‘美女蛇’之间的关系。”

“我觉得,我的梦一定是有意义的,所以刚才我才能救下你。那么,这个脏东西至少会很肖似‘美女蛇’,我的梦从某种程度上讲是对今天事态的警告。”

“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它为什么找上我们,也不知道它的目的是什么,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线索。”五条悟总结说。

“那我们下一步是……”

“去教学楼转转。”五条悟下定决心。

“正有此意。”不得不说,夏油杰和五条悟真是太有默契了。

他们二人从校门口向教学楼走去,走到半截夏油杰突然停住了脚步,抬起头看天。

“我记得,我去找办公室门口找你的时候,大概是五点半,折腾了这么半天,怎么也要六点多了吧。”

“对啊。”五条悟也抬起头,略略观察片刻就明白了夏油杰的意思,“可是,太阳的角度并没有丝毫的变化。照理来说,就算夏日昼长,这个钟点太阳也不该是这个角度。所以现在时间也停止流动了。”

“而且,我们现在就在讨论这个重大漏洞,那个脏东西竟然没有丝毫动作,我觉得,要么是移天换日的操作超出了它的能力,要么是将时间稳定在放学后不久对它的计划有特殊意义。”

“同意。”五条悟说着,拉起夏油杰的手,和他一起走进了教学楼。

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吧,进门的时候五条悟被门槛绊了一下,摔了一个大马趴。夏油·最佳损友·杰非但没有扶他起来,甚至还想掏出手机拍下他的窘态,得亏手机没电了他才没得逞。

“笑笑笑,笑屁啊!”五条悟撇撇嘴,“走,先去教室看看。”

真不愧是两个问题少年,这种时候居然还能顾得上插科打诨。

…………………………

夏油杰和五条悟并肩走进了他们班的教室。

教室里果然空无一人,只有墙上的表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五条悟瞥了那块表一眼,发现它的时针和分针都牢牢地黏在六点十五这个时间点上,只有秒针还在尝试向前转动,但是每次它做出向前的努力时,就会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它拉回原位。

时间果然被静止了。但是五条悟和夏油杰谁也没在那块表上多费心,毕竟时间被静止这件事并不是个新线索。

他们分头在教室里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之处。

“五条悟!”班主任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夏油杰和五条悟俱是一愣,分别伸出食指压在嘴唇上,向对方发出“嘘”的声音。

“有诈!”

夏油杰凑近五条悟的耳朵,对五条悟说他要出去探查一圈。

“不行,危险!”五条悟表示要去一起去。

“不,它叫的是你的名字,我去的话危险性低一些。”说完,他摸了摸五条悟的头发,慢慢拉开教室门,先探了探头,见没有什么异常便放心大胆地走了出去,教室门随即阖上,将夏油杰的身影阻挡在外面。

五条悟坐在讲台上东张西望,一只手用中指敲着裤线给自己计时。五条悟很聪明,他意识到在这种异常的时空中自己的时间感会受到很大影响,必须借用更客观的辅助方法才能正确估量出夏油杰到底离开自己多长时间了,才不至于因为紧张或者担心而冒失地跑出去找他,这样反而更容易让自己和他失散。

五条悟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坐在讲桌上默默记着数,眼睛居高临下地在教室里来回扫视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股越来越浓重的违和感笼罩了五条悟的心头。他焦躁地环视四周,却怎么也找不到这股违和感的来源。

“……二九九,三百。杰出去至少五分钟了。”这么想着,五条悟下意识地抬眼看了看墙上挂的表。

时针和分针依旧指向六点十五,而秒针还在徒劳无功地努力向前转动。

!!!

五条悟看着那块表,心中大骇,重心一瞬间失衡,差点儿从讲桌上摔下来。

那块钟表的秒针,居然是逆时针向后转动的!因为刚进来的时候他们更多地在意教室里的环境是否有变化,而且秒针被强行拉回原位的时候会左右抖动两下,掩护着这小小的异常,让它没有当场被他们两个发现。

违和感的来源找到了!

在这条线索的提示下,五条悟敏锐的直觉迅速捕获了这间教室的异常之处——这间教室连带着教室中的五条悟,全部处于一个左右颠倒的镜像空间中。

在镜像的世界中,因为五条悟自己也是左右颠倒的,所以无法直接观察到空间的异常,但是以顺时针方向做圆周运动的物体,在镜像中会变成逆时针运动,这也是这个空间中唯一的漏洞!

…………………………

五条悟深呼吸了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下一步要怎么办。

“杰没有发现这间教室的异常,所以他肯定也是镜像状态;就是不知道这种镜像是只作用于这间教室,还是整个学校都这样。算上刚才我震惊的那个空档,杰已经离开七八分钟了吧,是在这里死等还是出去找他呢?”

五条悟低头思忖,最后拿定了主意:“既然我已经识破了那个脏东西的伎俩,它估计会换个招式来对付我,所以,困守这间教室并不是上策,还是先去走廊上看看情况再做打算吧。”

这么想着,五条悟拉开了教室门,抬眼就看见了正对着教室门的走廊窗户的窗台上,居然搭着一只手。

五条悟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头发都炸了起来。

“悟,是你吗?快来拉我一把。”

哦,原来是夏油杰啊。五条悟这才松了一口气,腿都微微有点儿发软。

“杰,你怎么吊在窗户外面啊?”他们这间教室在二楼,从这里跌下去虽不至于当场送命,但是伤筋断骨肯定是跑不了的。

“你快拉我一把,我快坚持不住了。”

“哦?”五条悟挑了挑眉毛,直觉告诉他,现在的自己还是少靠近窗户之类的地方为好,“走廊上只有我,你别磨磨唧唧的,赶紧翻进来吧。”

五条悟相信,夏油杰毕竟是那个经常和自己组团闯祸的问题少年,扒住窗台翻进走廊对他来说应该是小菜一碟。

果然,只见夏油杰手指发力,脚蹬外墙,一拧身子,上半身就探进了走廊内,然后用另一只手一撑窗台,整个身子就蹿了进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夏油杰落地的时候脚底一打滑,迎头撞进了五条悟的怀里,险些将五条悟撞躺下。

“你今天怎么笨手笨脚的。”五条悟将他推开,理了理校服上衣。

“嘿嘿,这不是一刻不见,如隔三秋嘛。”夏油杰细长的眉毛弯起,笑眯眯地凑上来,俊秀的五官都快贴到五条悟脸上了。

“哦。”五条悟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支应了一声。

“怎么了,以前我这么看着悟,悟都会脸红的,是今天我变丑了么?”

“咳咳,别玩笑了,快说说你是怎么跑到窗户外面的吧。”五条悟回避了夏油杰的问题。

“啊,说来奇怪,”一聊起正事,夏油杰也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我刚出教室的时候,恍惚听见右手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我就蹑手蹑脚地去看了看,发现什么也没有,我因为担心你就赶紧赶回来了,刚走到教室门口从那一边的拐角就冲出来一个黑影,把我撞到窗外了,得亏我反应快扒住了窗台,要不然非摔断腿不可。”

“哦,原来如此,那个黑影你看清长相了吗?”

“没有,太快了,就模模糊糊看着是个人形。”

“好吧,辛苦了,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悟,你也发现这座教学楼的异常了吧,所有东西都是镜像的。”

“嗯嗯,确实是这样的。”五条悟淡淡地点了点头。

“我在向右手边走的时候,发现那里的空间有一处错位,走过去就是左右正常的世界了。我觉得那道错位处恐怕藏着玄机,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终于有点儿线索了,快,给我带路。”五条悟眉头舒展,催促着夏油杰带他去找那道“错位处”。

夏油杰在前面走着,五条悟落后他两步在后面跟着,刚走出不到十米,五条悟就冲着夏油杰的背影大喊:“喂!”

夏油杰的脚步一顿,轻轻叹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对五条悟抱怨:“别突然大叫啊,会吓死人的。”

“我的鞋带开了,过来帮我系鞋带。”五条悟的语气中有一丝戏谑。

“悟,别闹了好不好,撒娇也要注意时间地点啊。”夏油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我个子高,弯腰系鞋带不方便,你快点过来,快点快点。”五条悟又露出了他问题少年的本色。

“好吧好吧,你过来,我帮你系鞋带,然后赶紧去找线索。”夏油杰拿五条悟没办法,不得不屈服了。

“嘻嘻,奇哉怪哉,你要帮我系鞋带,怎么还要我绕到你面前呢?”五条悟戏谑的表情微微扭曲,“是不是,‘美女蛇’故事里不能转身回应陌生人呼唤的规则,对你同样适用呢?”

“你……”

没等眼前的“夏油杰”有所回应,五条悟就飞起一脚,朝着它脖颈下方七寸的地方狠狠踢去。“砰”一声闷响,五条悟确信自己已经将眼前这个冒牌货的脊椎踢断了,紧接着又是一脚,对着它的脑袋跺了下去。

“夏油杰”的身体就像是被扎漏的气球那样萎缩下去,而脑袋却没有变化,片刻后,一个顶着夏油杰脑袋的蛇身怪物就被五条悟踩在了脚下。

五条悟弯腰薅住怪物的丸子头,将它拎了起来,确认它已经死透了,便把它丢回到地上,在墙围子上厌恶地蹭了蹭手,鄙夷地说:“顶着杰的脸,倒也不白叫你一声‘美女蛇’。可惜,谁叫你自作多情地撞到我怀里,你以为我是第一次和我的挚友拥抱么?是真是假我一下就能感觉出来。”

五条悟靠墙站着,透过走廊窗户观察外面的情况。

走廊外面是操场,越过操场就是看台,看台旁边是食堂,再往后就是住校生的宿舍。除了空无一人外,窗外看起来一切正常。

不对!

五条悟刚才跟着那个冒牌夏油杰向走廊右侧走了几步,所以他现在是站在隔壁班门口观察窗外的。走廊上的窗户一扇挨着一扇,因为已经放学的缘故,所有的窗户都紧紧闭合,五条悟放眼望去,窗户外的景色都是正常的、连续的。

除了他们班门口的那扇窗户。

他们班门口的那扇窗户就是冒牌夏油杰跳进来的那扇,也是唯一一扇被打开的窗户。而那扇窗户里的场景,居然和其他窗户左右相反。

五条悟心神一动,连续拉开了几扇窗户,果不其然,没了玻璃的阻隔,窗外的景色遽然变得左右颠倒。

五条悟恍然大悟。窗玻璃上的景象就和他们在校门口望见的街景一样,都是虚假的定格图像,而打开窗户后看见的才是真实的校园。只是他刚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注意力全部被窗台上的手吸引,随后他又集中精神对付冒牌夏油杰,而且那个冒牌货还十分鸡贼地把他带离了唯一一扇打开着的窗户,导致他到现在才发现窗玻璃上的玄机。

五条悟走回到自己班门口,推开教室门,拉开了教室的窗户,发现教室里的窗玻璃也是如此。五条悟站在教室门口,一脚踏在走廊上,一脚踩在教室里,望着那根前后挣扎的秒针,梳理着自己的思路。

逆时针转动的秒针表示教室内部的空间是镜像的,而走廊和教室的空间无缝衔接在一起,说明至少这条走廊包括他本人都处于左右颠倒的镜像状态。

他极目远眺,透过教室窗户看着外面的街景,又转过身通过走廊窗户观察操场和食堂。之后,他靠在门框上,回想了一下进入教学楼前和夏油杰一起观察到的太阳与影子的角度,并在大脑中粗略地勾勒出教学楼的方位图,和自己观察到的景象相互叠加、对比着。

学校前庭、教室窗外、走廊窗外的日影方向是一致的,并和窗玻璃上显示的景物方向相反。所以可以确定,只有这栋教学楼里的空间才是镜像的。

下一个问题是,夏油杰是什么时候被掉包的?

在那个“小学生”消失的时候,他将夏油杰拽入了自己怀里,随后,他听到那个脏东西模仿班长的声音叫他的名字,他又被夏油杰护在了怀里。二人拉拉扯扯这么久,他很确定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夏油杰是真的夏油杰。而他们两个人下一次亲密接触,就是冒牌夏油杰翻进窗户撞到他怀里那次了。

五条悟快速将这个时间段内的每一帧在头脑中过了一遍,最后锁定了嫌疑最大的那个瞬间——就是进入教学楼的时候,自己被门槛绊的那一跤。

莫非,自己是从那个时候和夏油杰失散的吗?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