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一次冷战

有车车~私设二人已交往,是很支棱的小惠!
ooc一定有!!如有不适请立刻退出!

   房门被一下子推开了,伏黑惠跑得气喘吁吁,在看到房间里那个没心没肺的正在吃甜食的家伙之后脸更是直接黑了八个度。
  “nya~小惠~”五条悟还是一贯的神经大条,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脸色,正心情很好地打着招呼。
  “五条老师,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
   二人交往以来,伏黑惠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保留了“五条老师”这个称呼。
  “当然是因为老师我很强啦,根本就用不上小惠帮忙~”
  “那为什么这次出任务前几乎对高专所有人都嘱咐了一遍?又为什么独独对我保密?”
   五条悟沉默了一两秒:“这次这个是有些棘手,整个咒术界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能对付……不过我不是好好回来了吗?太可惜啦惠,你都没看到我把对方揍得屁滚尿流~是因为这个生气吗?”说完他故意取下了墨镜,对着伏黑惠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
   “……”伏黑惠已经平静了下来,他盯着五条悟的脸看了好几秒:“您就一直这样不认真地说话吧,撒娇卖萌也没用。”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房门发出“砰”的一声响。五条悟嚼着嘴里的甜品呐呐到:“唔……看来这次真的生气了啊,小孩脾气真大呢……”

  伏黑惠和五条悟已经冷战三天了,或者说是伏黑惠单方面生了三天闷气,其间五条悟想了很多示好和哄人的方法也没有用,午饭时看着和悠仁、野蔷薇坐在一起的那个背影,五条悟苦恼地鼓起了脸:“硝子,你认识的人里有没有生过孩子的人啊?”
   硝子懒得抬头看他:“怎么?你也准备生一个?”
   “喂!我只是想问问遇到脾气差的小孩该怎么哄……”
   硝子有些无奈:“你总是把他当成小孩才容易哄不好吧……不是都和人家交往了吗?”
  “呜呜……可爱的硝子姐姐,那你帮帮我嘛……”五条悟隔着眼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呕好恶心,五条悟你别装哭了!还有别学学生语气叫我!!”

   在五条悟和家入硝子吵闹时,这边的伏黑三人组也不只是单纯在吃饭。在看到伏黑惠戳烂了第三个西兰花后,野蔷薇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与其在这里折磨西兰花和我们,你为什么不去和他谈谈呢?”
  “……”
  “五条老师是怕你担心啦!换个角度想,这说明你在他心里是很重要的人。”虎杖悠仁一边嚼着米饭一边安慰道。
   野蔷薇抓紧时机附和:“伏黑,我觉得你不能只怪五条老师一个人。你不想他总把你当小孩子就直接告诉他好啦,像你这种锯嘴葫芦,他那种笨蛋怎么猜得出来你生气的点啊。”
   伏黑惠又戳了戳自己碗里已经烂掉的西兰花:“别叫那个人笨蛋……”
   野蔷薇翻了个大白眼:“要不是你整天黑着个脸,谁愿意操心你们狗情侣的事啊。既然在外面这么护着他,这么久不理他就不怕他会伤心吗?”
   伏黑惠默默停下了自己的筷子:“好啦,我本来就准备今天去找他的……”

  房门又一次被推开了,门外还是气喘吁吁的伏黑惠。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的五条悟,他快步走到这个人面前将人检查了一遍,确认完好无损后才放下心来,不过仍然是很生气的:“硝子小姐竟然也和你一起骗我……真是……”
  “不让硝子骗你我受伤了你都不理我,我有什么办法,”五条悟一边说一边抬手搂住伏黑惠的脖子将他拉向自己,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我这几天都很想你呢……”

  不知道是谁的唇先碰上了谁的,五条家的沙发很大,给爱人耳鬓厮磨提供了很好的场所,两个人似乎都在对方身上发泄着不满和思念,直到不知是谁的嘴唇被咬出了血,彼此交融的呼吸带上了血腥味,伏黑惠才离开了五条悟的唇,转而向下啃咬另一个地方,五条悟全身只穿了一件浴袍,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唔……”五条悟的乳头很敏感,现在一边正被伏在自己身上的人叼着啃咬,另一边也被手指反复揉搓着。他咬着自己的手背防止自己直接叫出来,那样也太丢脸了……伏黑惠玩够了双乳之后不忘戏弄他:“老师不是还把我当小孩吗?喂小孩奶吃可是大人的责任。”五条悟觉得此时的伏黑惠和平时不太一样,小惠虽然表面上经常对他无语,但本质上还是很听他话的,当了这么久的监护人和老师,五条悟对伏黑惠对自己的依赖一直都有信心,但他觉得此刻的伏黑惠更像是一匹被自己养大了的小狼,眼神里甚至泛出了几丝凶光,让他有种控制不住这小子了的错觉。
  五条悟正想的出神,没注意到浴袍已经被人彻底拉开,伏黑惠将手指探到五条悟身下的穴口,稍微试探了一下他就明白了,小穴非常湿润,五条悟果然提前做好了润滑。他将五条悟的脑袋掰正,强迫他与自己对视,“既然老师都为我准备好了,那我就直接进来了。等会儿您不许咬自己的手背,我想听您的声音……”
  “啊哈……”五条悟的双腿被驾到了伏黑惠的肩膀上,伏黑惠面对着他往下压,同时将性器一插到底,快速地抽插起来,每一次都直往前列腺上撞,没有留给五条悟一点缓冲的时间,他心里怒气未消,做起爱来也不如以往温柔,是铁了心想要教训身下的人。
  “老师不是让我更贪婪一点吗?”
   快感一波波地从尾椎蔓延至大脑,持续累积,像炸开的烟花,五条悟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他没有戴眼罩,此时天蓝色的眼睛里积起水汽,就变成了湖泊。这样一双眼睛里全是自己,伏黑惠忽然就消了气,但是身下的动作却没停,反而愈加凶猛起来。
   五条悟的双手被按在了头顶,他快要到了,想用手抚慰自己的性器,伏黑惠像是察觉到了,瞬间加了力气。
  “老师今天只能靠后面射,这是惩罚。”
  “小惠……呜……别闹啦……”
  “我知道我勉强不了老师的,但是您才惹我生气了噢,不听话我是不会消气的。”
   五条悟妥协了,他任凭这个小狼崽在自己身上又啃又咬,身下还承受着他不断地撞击,没想到在快要高潮之际,前端却又被伏黑惠用一只手堵住了。
  “惠?”
  “跟我保证下次出危险任务时不能瞒着我。”
  “唔……我这么强……不会出事的……”
  “那涩谷那次呢?!”
   又是一记深顶。
   五条悟的舌头无意识地伸在外面,眼睛微微上翻,视线完全被生理性的眼泪模糊了,他看不清伏黑惠的脸,但能听出声线里的哭腔,看来小孩真的很委屈啊……
  “你要是无所不能怎么会被封印这么久?还不许我担心吗?还要把我当小孩子多久?要不要看看现在操你的是谁?!”
   伏黑惠有些失控地快速抽插了十余下,每一次都直往结肠口里撞,好像要把卵蛋也挤进来似的,五条悟的肠道剧烈抽搐着,他从没有体验过干性高潮,剧烈的快感像是快把他淹没,伴随着一丝愧疚的情绪,终于令他妥协开口:“以后都会和你…啊哈…和你说的……”五条悟整个身体都开始发抖,伏黑惠终于松开了堵在五条悟前端的手,二人同时射了出来。

  事后的五条悟背对着伏黑惠,将脑袋埋在沙发里装睡,不知道是真的累了还是觉得被学生操到哭有些丢脸。
  伏黑惠揉了揉他的白色头发,“今天本来就打算来找您的,您不让硝子姐姐骗我我也会来。”
  伏黑惠将自己的性器抽了出来,被堵住的精液混杂着淫水立刻往外流出,将有些红肿的穴口衬得更加淫靡,伏黑惠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毕竟下身又有了点抬头的趋势。
  五条悟却忽然坐起身来,看表情是已经恢复过来了:“惠你有吃晚饭吗?我给我们煮点面吧。”
 “您现在还有力气吗?”
 “别小看我哦!我可是最强的!”
  伏黑惠也坐了起来,他又揉了揉五条悟的头发。
 “我去做吧,老师也可以稍微依赖一下男朋友。”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