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五】五星级快捷酒店

⚠️纯肉文🔞

⚠️含有:甚五

⚠️OOC预警 淫纹预警 DirtyTalk预警 产乳预警 人体改造预警 兽交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违背生理常识预警

❗️伏黑甚尔刺杀五条悟失败但是没有被五条悟反杀if

❗️勉强算是《男科专家》的第三篇番外,但是没看过前文的不影响阅读

❗️部分脑洞来自观众

Summary:五条悟设计勾引伏黑甚尔,利用淫纹让伏黑甚尔花式爆炒自己的故事。

正文

“忧太,我给你带了好玩的回来。”五条悟连门都不敲就闯进了乙骨忧太的房间,扔给他一个奇奇怪怪的小球。

“这是什么啊?”乙骨忧太将小球托在手里,软软萌萌的,还挺好玩。

“这是我刚刚降服的特级咒灵,本来打算直接祓除的,后来一想还是先给你看看比较好。”五条悟大大咧咧地坐在乙骨忧太的床上,和他解释着这颗小球的来历,“这个时代,大量同人女的性癖得不到满足,郁结成强大的怨气,于是就诞生了这个咒灵。你别看它长得可可爱爱的,这可是我近些年遇到的最强大的特级咒灵呢。”

“哦,斯国矣,那为什么要给我呢?”

五条悟凑近乙骨忧太,神神秘秘地对他说:“你知道这个咒灵的术式是什么吗?它能在受害者的身上烙上淫纹,然后把人变成发情的野兽。”

“好可怕啊,然后呢?”乙骨忧太一脸不解风情的样子。

“伏黑甚尔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差点杀了我的‘天与暴君’,最强的肉体,他最近出现在这附近了。”五条悟特地把“肉体”两个字咬得很重。

“听说过,可是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嘻嘻,忧太先学会这个咒灵的术式,然后咱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

“恭喜你啊,甚尔君,你终于赢了一次。”马场的员工将一张奖券塞进了伏黑甚尔手里。

“诶,我看大屏幕上我押的马……”

“哦,是吗?可是后台显示你押中了,还触发了特别奖励。”马场的员工露出职业性的假笑。

“特别奖励吗?”伏黑甚尔将那张奖券举到眼前,只见上面写着“五星级快捷酒店高级技师体验券”,后面还标着价钱,伏黑甚尔数了数,一后面居然有八个零!

“那个,我不想体验什么快捷酒店的技师,能不能折合成钱啊,哪怕少一点儿也行。”刚才下注的钱已经是伏黑甚尔身上所有的钱了,在温饱解决之前伏黑甚尔没有思淫欲的想法。

“不可以哦,而且这家酒店的摆渡车已经恭候获奖者多时了,甚尔君快上车吧,这个体验券还包含三天五星级的食宿哦!”

一听到“包吃包住”,囊中羞涩的伏黑甚尔马上拔腿上了开往五星级快捷酒店的摆渡车。

…………………………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摆渡车把伏黑甚尔带到远郊一处小别墅前,司机一言不发地将他领进别墅里的某个小房间,然后一溜烟就没影了。

伏黑甚尔环顾四周,发现这间房间里连张床也没有,只有一张长沙发,地上铺着地毯,角落里放着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摆着几盒外卖,厚厚的遮光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头顶上吊着一盏微微发黄的灯。

“五星级的快捷酒店就这个条件啊?那高级技师是个什么水平我也别抱期待了。”

伏黑甚尔拉了拉门,发现司机走之前把门反锁了。

“靠!我别是让人绑票了吧?”伏黑甚尔郁闷地想着,难得中一回奖,还疑似被人绑架了,今天真是他的倒霉日。

他本可以轻轻松松地砸开木门逃出去,可是身无分文的他就算逃出去也没地方去,索性既来之则安之,打开外卖盒美美地吃了一顿,吃饱喝足后往沙发上一躺舒舒服服地睡着了。

…………………………

“吱扭——”

不知道过了多久,伏黑甚尔被开门声吵醒了。他睁开惺忪的睡眼,只见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白上衣的人牵着另一个人走了进来。

!!!

伏黑甚尔激灵一下睡意全无,定睛一瞧,发现被牵着走进房间的人他居然认识——就是他曾经的任务对象五条悟!

五条悟被乙骨忧太牵着脖子,四肢着地爬进了房间,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只有脸上还戴着他标志性的黑色眼罩。

“哈哈哈,几年不见,五条悟你怎么这么拉了,等等,你怎么沦落成这样了?!”伏黑甚尔脑补了一出“五条悟贪小便宜抽中一张垃圾快捷酒店的体验券结果被骗到荒郊野岭的别墅里折磨成一丝不挂四条腿爬行的性奴”的故事,心中警铃大作,张嘴就要把丑宝吐出来和眼前这个白衣男子决一死战。

“伏黑甚尔先生,我是您的专属服务生乙骨忧太,向您介绍一下,这就是五星级快捷酒店的高级技师五条悟。甚尔君,请您出示一下体验券好吗?”乙骨忧太对伏黑甚尔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视若无睹,露出职业性的微笑和他打着招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伏黑甚尔强压住杀气,掏出体验券递给了他。

“很好,伏黑先生,请您坐在沙发上,我来帮您定制属于您的个性化性爱服务。”

一句话雷得伏黑甚尔外焦里嫩:“什么?个性化性爱服务?和你,还是和五条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乙骨忧太努力地憋住笑,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对伏黑甚尔解释道:“您不要害怕,您的体验券包含三天的食宿以及由五条老师带来的个性化性爱服务,我保证,您绝对会不虚此行的。”

“五条悟,你不是特别有钱么,怎么会出来干这个?”言外之意是,你个御三家家主怎么也学我出来当小白脸卖身了呢?

“呐呐~兼职罢了,谁都有点儿小爱好的嘛。甚尔君不要这么戒备,难道说我这张脸还配不上甚尔君吗?”五条悟爬到伏黑甚尔脚边,一脸淫荡地蹭了蹭他的裤腿。

伏黑甚尔摸了摸自己比脸都干净的钱包,又看了看趴在地上的五条悟,觉得这可能真的是天上掉馅饼砸中自己了,于是半信半疑地坐回到沙发上,等着乙骨忧太给他定制个性化性爱服务。

…………………………

乙骨忧太从怀里掏出一张菜单递给伏黑甚尔。伏黑甚尔接过来一看,上面列满了各种各样的淫纹,每种样式旁边还带有简单的介绍。

“咳咳,那个,我直接选一种出来就可以对吧。”伏黑甚尔难得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您的体验券包含我们最顶级的服务,您可以一次性选择多种类型的服务,而且在这三天里您也可以随时召唤五条悟给您服务。”乙骨忧太向他解释说。

“哦,那我就要呃……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吧。”

“奴隶、命令、泌乳和深度专注吗?”乙骨忧太看了看伏黑甚尔的选择,轻轻摇了摇头,“我觉得,‘命令’和‘奴隶’的同质化程度太高了,而且原价比较低,属于一般服务类型,况且五条悟本来就会老老实实地听您的话,所以选它们的性价比不高。还有这个‘泌乳’也是很便宜、很滥大街的类型,我建议您换成‘娇艳’。”

“哦,可以可以,那就换成‘娇艳’、‘深度专注’和这个‘兽化’吧。你再给我推荐一个比较有情趣的吧。”

“情趣的话,不如这个‘思维信息’怎么样?”

“好的好的,所以下一步我要干什么?”伏黑甚尔的兴趣被彻底勾起来了。

“下面,就是我的工作啦~”五条悟扑到了伏黑甚尔的怀里,用膝盖顶蹭着他的胯下。

…………………………

伏黑甚尔选择的四种淫纹各有各的功能:

思维信息:下流的想法会显示在皮肤上,使其成为行走的性爱广告牌。

娇艳:身体会随着欲望的增加而变化,使得胸部、臀部等部位更加性感。

深度专注:可以细致地感受到性器内发生的一切,脑海中甚至可以浮现出精液射入时的景象,被内射会带来足以引起精神崩溃的高潮。

兽化:顾名思义,身体上会出现一种或多种动物的特征。

乙骨忧太走过来,用手掐住五条悟的脖子,伏黑甚尔看见五条悟的下腹部粉光一闪,一团精致繁复的淫纹就浮现在了五条悟的皮肤上。

“这是代表‘思维信息’的淫纹,请您慢用。”乙骨忧太退到墙角,悄悄伸手拉过遮光窗帘挡住自己的下身,褪下裤子掏出肉棒,看着眼前的活春宫开始打飞机。

五条悟趴在伏黑甚尔的身上,急不可耐地解开伏黑甚尔的上衣,脱掉他的裤子,扒下他的内裤,将伏黑甚尔的肉棒一口吞下。

“喂喂喂,你们这个高级技师怎么回事啊?怎么比客人还饥渴。”伏黑甚尔笑着扭头问乙骨忧太。

“我们的服务宗旨就是越骚越好。”乙骨忧太躲在墙角,尽量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向伏黑甚尔解释道。

伏黑甚尔的目光落回到伏在他胯下口交的五条悟身上,发现只要是被他视线注视着的皮肤,都会实时显现出五条悟内心的下流想法。

「我的天啊,好大的鸡巴,好喜欢啊。」

「唔唔唔,真好吃,甚尔君的鸡巴真他妈好吃。」

「好棒的肌肉啊,我摸,我摸,我摸摸摸。」

「甚尔君连阴毛都是性感的。不好,阴毛搔进鼻孔了,好痒。」

「鸡巴被我吸出淫水了,咸咸的真好吃。」

「我爱甚尔君的大鸡巴!!!」

五条悟高超的口技爽得甚尔头皮发麻,皮肤上实时放映的骚话更是刺激得他骨头发酥。甚尔忍不住直立起上身,摁住五条悟的后脑勺,开始用鸡巴操干他的小嘴。

“唔唔唔——”五条悟被粗暴的动作搞得一阵阵干呕,口中发出不适的呜呜声,脑袋不停摇摆后缩,企图躲避开甚尔的攻击。

可是他身上的字幕却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再深一点,再快一点,甚尔君操烂我的小嘴,好刺激。」

伏黑甚尔朝五条悟的脸上轻轻扇了一下,低骂声“骚货”,便扶着五条悟的脑袋愈发猛烈地抽插起来。

「好棒,再粗暴一点,我喜欢,大鸡巴插烂我的嘴。」

「我的喉咙比别人的舌头都灵活,看我怎么夹射你。」

果然,伏黑甚尔感觉五条悟的喉咙不停收缩,喉结上下滑动,带动整个喉管挤压着伏黑甚尔的龟头,而五条悟的舌头也不甘落后,缠上伏黑甚尔青筋贲张的柱身来回舔弄着。

伏黑甚尔越干越上头,感觉体内一股热流向下身涌去,马上就要到高潮了,连忙推开五条悟的嘴巴,倚靠在沙发上平复着体内的欲火。

五条悟趴跪在他面前,用水汪汪的蓝眼睛饥渴地盯着他的大鸡巴,身体上浮现出一行字:「精液!精液!我要吃甚尔君的精液!」

伏黑甚尔背靠着沙发扶手半躺下,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鸡巴,坏笑着对五条悟说:“别急,小骚悟,今天可是一场持久战哦。”

…………………………

五条悟和伏黑甚尔面对面坐着,两只脚掌相对,夹住伏黑甚尔的大鸡巴上下摩擦,脚趾时不时摩挲着龟头和冠状沟,大脚趾的指肚摁在马眼上打转,将前列腺液涂满整颗龟头。

五条悟专心致志地盯着伏黑甚尔的大鸡巴,而他的皮肤则代替他的嘴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好大的鸡巴,好想被甚尔君操进来,会直接爽死的吧。」

「屁眼发大水了,好想直接坐上去。」

「甚尔老公,老公操死我吧,我是你的精壶。」

“看不出来啊,小骚悟的脚掌比女人的手还细嫩。”

“谢谢甚尔君夸奖。”五条悟嘴上说着,身体上却显现出一行字:「笨蛋甚尔,我这种极品尤物你以前怎么可能享受过。」

“哦?小骚货还学会口是心非了。”说着,伏黑甚尔抬起一只脚用力踩在五条悟的肉棒上。和五条悟那双被无下限术式保护得细皮嫩肉的脚不同,伏黑甚尔的脚因为长期奔走战斗而带着一层薄茧,劲瘦有力的脚踏在五条悟的敏感部位上,爽得五条悟差点秒射。

“哦哈,甚尔君轻一点。”

可是他身上的字幕却是:「爽死了,继续用力啊。」

“可真是个天生的骚货啊。”伏黑甚尔说着,将五条悟一把拽进怀里,让五条悟健硕的胸肌压在自己的肉棒上,上下挺动身体给他乳交着。

且不说伏黑甚尔现在有多爽了,单说五条悟,他的额头正抵在伏黑甚尔的胸口,嘴巴大张不停喘息着,几丝涎水滴落在伏黑甚尔的腹肌上,伏黑甚尔的前列腺液将他的胸缝涂得湿漉漉亮晶晶的,而他那一对极度敏感的乳头正在伏黑甚尔坚实滚烫的腰肌、腹肌和人鱼线上来回研磨,触电般的快感直冲五条悟的天灵盖。

五条悟皮肤上显示的淫言浪语一条接一条,让伏黑甚尔目不暇接。

“小骚悟,你怎么比我还爽啊?”伏黑甚尔对着五条悟的淫态调笑道,还恶作剧似的用脚掌蹬了蹬五条悟的肉棒。五条悟本来就在高潮的边缘徘徊着,这下更是直接被伏黑甚尔蹬射了。五条悟的身体颤抖着,胸肌将伏黑甚尔的鸡巴夹得更紧了,白花花的精液喷满了伏黑甚尔的脚掌、脚踝和小腿。

“我操,你射得可真多啊。”伏黑甚尔将精液随意地蹭在了五条悟的身上。

射完后的五条悟大脑有一点宕机,他身上的骚话也像信号不好一样断断续续的不成句子。伏黑甚尔见他痴痴地伏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的鸡巴又已经箭在弦上了,干脆翻身坐起,薅住五条悟的头发,将鸡巴毫不留情地捅进五条悟的嘴里,像使用飞机杯那样操干着五条悟的嘴。

五条悟的嘴巴被塞满,只能发出无助的“唔唔”声,而他皮肤上的实时字幕也只剩下「鸡巴」、「大鸡巴」、「精液」、「老公」、「操死我」之类的零碎字眼,暗示着五条悟已经被伏黑甚尔的大鸡巴杵懵了。

“喔喔喔喔……要射了……射死你个骚货……喔喔喔喔哈!啊哈!——嘶!——哦——”伏黑甚尔一声低吼,将今天的第一波精液射进了五条悟的食道里。

精液的味道在五条悟的口腔与鼻腔弥漫开,让他被大龟头呛得泪光婆娑的蓝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被爱吃精液的本能驱动着,五条悟骤然加大了口腔中的吸力,舌头在鸡巴下部尿道的位置来回挤压,不肯放过任何一滴精液。而他的皮肤上则闪耀着三个鲜红的大字——「射爆我!」

伏黑甚尔的射精持续了将近两分钟,精液像泄洪一样涌进五条悟的食道。射完精的伏黑甚尔并不抽出自己的鸡巴,反而将处于高潮后极度敏感状态的龟头在五条悟的舌头上来回磨蹭,老道地享受着快感的余波。

“喂,乙骨,可以进行下一项了吧。”

…………………………

乙骨忧太听到伏黑甚尔的召唤,急忙提上了裤子,在窗帘上胡乱擦了擦手,快步走到沙发前,用手掐住五条悟的脖子,五条悟下腹部的淫纹样式随即发生了变化。

“甚尔君,这是您点的‘娇艳’,在做爱的过程中,五条老师的身体会随着欲望的增加而变化,具体变成什么样就看您鸡巴的本事了。”说完,乙骨忧太便退回到了角落。

“哦,我对我的鸡巴可是相当有自信的。”说着,伏黑甚尔就要压在五条悟的身上。

“甚尔君,小小的建议一下,这种淫纹最好配合着骑乘体位,方便顾客观察五条悟身体的变化。”

“哦哦好的,谢谢提醒。”伏黑甚尔对乙骨忧太简单道了一声谢,反手拍了五条悟的屁股一巴掌,“来,小骚悟,骑到我的鸡巴上自己动。”

伏黑甚尔半躺在沙发上,而刚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的五条悟抬腿跨骑在伏黑甚尔的身上,屁眼对准伏黑甚尔的龟头,沉腰蹲臀,一下子就将伏黑甚尔的大鸡巴吞进了后穴里。

“操!好大!”

“操!好紧!”

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五条悟的屁眼虽然身经百战,但是“天与暴君”的鸡巴绝非俗物,能够将五条悟的后穴撑得满满当当的,滚烫的体温刺激着五条悟的肠壁,光是静止不动都能带给五条悟无尽的快感。

伏黑甚尔见五条悟也不做扩张前戏就要坐上自己的鸡巴,误以为五条悟的屁眼早被人干松了,可谁知进去以后才发现五条悟的穴道无比紧致柔软,而且能够自己分泌淫液润滑,惹得伏黑甚尔热血沸腾,性欲昂扬。原来,五条悟的屁眼不是松,而是富有弹性,只有经验丰富又精于保养的富家公子才会拥有这样一个宝穴名器。

五条悟用手撑住伏黑甚尔的胸肌,上下摇动身体吞吐着伏黑甚尔的大鸡巴,淫水丰沛的后穴发出“啧啧”的水声,马眼里也不停地往外冒着前列腺液。

从伏黑甚尔的角度看过去,五条悟的胸部正在慢慢变大,如果之前还可以形容为“厚实的胸肌”的话,现在更像是一对“丰满的乳房”了。他的两颗乳头也悄悄挺立,随着身体的动作而一晃一晃的。五条悟奶油色的皮肤渐渐泛起一层绯红,脸颊和双耳尤其明显。五条悟的睾丸明显变大,肉棒也更粗更长,但是硬度却在减小。伏黑甚尔伸手握住五条悟的肉棒,哟嚯,软软滑滑的,手感真棒,看来肉棒的变化趋势是中看不中啊。摸完五条悟的鸡巴,伏黑甚尔又将黑手伸向了五条悟的胸部,他一手托起一侧乳房,用力地揉搓起来,十个指头凹进五条悟饱满柔嫩的乳肉中,敏感的乳尖在他的手掌心来回打转。

“奶子,奶子好奇怪啊,好舒服,大力,再大力些。”五条悟双眼迷离地呢喃着。

“好大好白的奶子啊,小骚悟你可真是个宝贝。”

在五条悟吞吐自己鸡巴的过程中,伏黑甚尔明显感觉到他的屁股撞到自己大腿的触感也在悄然改变,一开始肌肉相碰撞的“砰砰”声也变成了暧昧的“啪啪”声。

“小骚悟,转过去,让我看看你的屁眼。”

五条悟骑在伏黑甚尔的鸡巴上,扶着伏黑甚尔的腹肌和大腿,慢慢转动身子,直到背对着伏黑甚尔,然后身体向前俯下,将屁眼尽量暴露在伏黑甚尔的视线中。

五条悟转动时穴内的软肉随之绞紧伏黑甚尔的鸡巴,爽得他腰眼一阵发软,等到他看清了五条悟屁眼处的景象,更是差点儿直接被惊到秒射。

五条悟的两颗臀瓣在淫纹的作用下变得无比丰满,就像两瓣切开的大葫芦一样坠在他的身后。臀瓣深处的菊穴,竟然从圆形变成了长扁形,穴口的褶皱不见了,平滑湿润的小穴上上下下地套弄着伏黑甚尔的鸡巴。而五条悟的括约肌则变得更厚更粉,如同两片肥厚的阴唇轻轻夹着伏黑甚尔的鸡巴,屁眼深处泛滥涌出的淫水也远远打破了伏黑甚尔对肠道的认知,丰沛的淫水随着鸡巴的进出而溢出屁眼,打湿了伏黑甚尔的阴毛和卵蛋,甚至将他身下的沙发套都洇湿了一大片。

“这是?从屁眼变成批了吗?”伏黑甚尔的手指划过那两瓣酷似阴唇的括约肌,那一圈肌肉因为被触摸而微微战栗,将一股淫水喷到了伏黑甚尔手上。

“啊哈,甚尔君的鸡巴太厉害了,居然能把五条悟操成这样,只有真正厉害的鸡巴才能将淫纹的威力发挥到这种地步。”乙骨忧太躲在窗帘后面向伏黑甚尔解释着,他粗重的喘息声暗示他刚刚看着眼前的活春宫撸射了一发。乙骨忧太和五条悟谁也没想到,那个咒灵的术式配合上伏黑甚尔的性功能,居然能把五条悟的身体改造得如此淫荡。

“诶,这是什么?”伏黑甚尔的鸡巴感觉五条悟的肠壁上鼓起来一个小包,他好奇地用龟头戳了戳这个鼓包,五条悟就像被电击了一样浑身战栗,险些栽到到沙发下。

乙骨忧太用咒力帮伏黑甚尔探查了一下五条悟的肠道,随即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这是……五条老师的前列腺被改造成阴蒂的形态了!”

“哈?”伏黑甚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扶着五条悟的腰,又在那处鼓包上来回碾压了几下,五条悟喊破音的淫叫以及穴内泛滥的淫水都印证了乙骨忧太的说法。

“小骚悟,我厉不厉害,都把你操出阴蒂了,哈哈哈哈哈!”

“甚尔君……啊哈……要被操死了……好厉害……啊哈……玩坏了……嗯啊……变成批了……”五条悟骑在伏黑甚尔的身上,在快感的驱动下摇动着自己的腰肢,口中含含混混地应和着伏黑甚尔。

“喔,小骚悟也很厉害,再骑快一点,我就要射了。”伏黑甚尔像策马一样抽打着五条悟肥美的大屁股,催促着他以更快的频率套弄自己的鸡巴。

“啊哈,啊哈,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要……要来了,哦啊,啊哈,呃哈,呃哈,呃哈,嗯嗯嗯嗯嗯啊啊啊!——”五条悟一声高叫,屁股一坐到底,浑身的骚肉就像受鞭笞一样颤抖着,屁眼骤然缩紧,一大股淫水直冲伏黑甚尔的鸡巴而来,从他自己那根已经变得又大又软的鸡巴里喷出了上百股浓浓的浊液,而他的乳头上甚至也溢出了两注乳汁,沿着他的乳房下缘和腹肌的纹理缓缓淌下。

刚刚经历了高潮的五条悟仰面朝天倒在伏黑甚尔的身上,可是伏黑甚尔却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五条悟。他用手托起五条悟的屁股,腰腹发力快速向上顶操着五条悟的屁眼,龟头专门朝着已经变成阴蒂的前列腺进攻。

“救命啊……不要……停啊啊啊啊!要死了……”现在的五条悟根本没有力气和伏黑甚尔抗衡,只能瘫在他身上放声淫叫着,屁眼与肠肉被猛烈的操干所刺激,不受控制地收缩绞紧乃至括约肌都痉挛了。就这样,不过十分钟的功夫,五条悟又被伏黑甚尔操射了一次。而伏黑甚尔也借着五条悟高潮时的反应,痛痛快快地内射了他一波。

射过精的伏黑甚尔并不急于拔出肉棒,而是紧紧抱住五条悟,咬住他的耳朵,抚弄着他的乳房,身体和他白皙细腻的皮肤紧紧贴在一起,如同两艘小艇在高潮的余波中共同沉浮。

“咳咳,甚尔君,您可以喝一点饮料补充点体力,然后再进行下一项。”乙骨忧太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饮料?”伏黑甚尔稍稍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乙骨忧太在说什么了。他将躺在自己身上的五条悟翻了个面,张嘴含住了五条悟的乳头轻轻一吸,一股香甜的奶汁就涌进了他的口腔。等到他把五条悟两颗乳房中的奶水都吸食一空,他感觉自己浑身又充满了用不完的力气,还能和五条悟继续大战三百回合。

“真不愧是最强咒术师啊,连奶水都有这种效果,真想把他也塞进丑宝肚子里,当成战斗时的能量补给站。”伏黑甚尔将脸埋进五条悟的乳沟中想入非非。

…………………………

已经被两种淫纹折磨过的五条悟虚脱无力地倒在沙发上,失神的双眼看着乙骨忧太再一次走近自己,掐住自己的脖子发动术式,而后小腹上粉光一闪,淫纹的形态再次变换。

“诶,刚才那个‘娇艳’被换掉了,为什么他的身体没有恢复呢?”伏黑甚尔好奇地问乙骨忧太。

乙骨忧太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现象,于是他不动声色地用咒力扫描了五条悟的身体一番,然后故作老成地对着伏黑甚尔解释道:“五条老师的身体确实在慢慢恢复,不过甚尔君的鸡巴实在是太厉害了,给五条老师带来的改造太深,所以我估计需要至少三天五条老师才能恢复原状吧。”

“唔,原来如此。”他礼貌地向乙骨忧太道个谢,便跨骑在五条悟的身上,用最传统的传教士体位来享受这第三种淫纹。

“深度专注”的效果是,可以让五条悟细致地感受到性器内发生的一切,脑海中甚至可以浮现出精液射入时的景象,被内射会给他带来足以引起精神崩溃的高潮。而传教士体位也是乙骨忧太推荐给他的,说是能更专注地体会五条悟穴内的变化。

伏黑甚尔扛起五条悟的两条长腿,屁股一挺就将鸡巴插进了五条悟的屁眼里。

“我操,这是……哦哦哈……好厉害!”肉棒甫一进入五条悟的后穴,就感受到一股和刚才迥然不同的触感。

“忘了说了,我发现这种淫纹有两种彩蛋功能,其一是可以让被插入者如臂使指地操控性器的内壁,其二是插入者的肉棒也会受到淫纹作用的波及,敏感度将会大大提升。好啦,甚尔君,专心享受你身下的全自动人肉飞机杯吧。”乙骨忧太难得用这么调皮的语气说话。

果然,伏黑甚尔鸡巴上的神经比之前敏感了数倍,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五条悟屁眼里有多少层褶皱,哪一处淫水正在下流,以及已经膨大成阴蒂状的前列腺的动态。这种新奇的感受让伏黑甚尔尾椎发麻,太阳穴直跳。

“这也太他妈爽了!”

而五条悟的反应比伏黑甚尔强烈得多。他的肠肉敏感到能感觉出伏黑甚尔的鸡巴上有多少条青筋,甚至能体会到青筋随着心跳的轻微搏动。五条悟发现他现在可以精准地控制后穴内的每一处软肉,便尝试着催动肠肉去牵拉伏黑甚尔的系带,伏黑甚尔随即发出一声爽利的“嘶哈”声。

伏黑甚尔这才理解了乙骨忧太说的“全自动人肉飞机杯”是什么意思。他索性停止了自己的活塞运动,扛着五条悟的双腿等着他主动用肠肉为自己服务。

五条悟的肠肉像献媚的美人一样拥了上来,层层褶皱包裹着伏黑甚尔的柱身,不停地缠绕着、裹挟着、舔舐着,而龟头附近的肠肉更是像灵活的舌头一样绕着马眼与冠状沟打转,专门刺激鸡巴上最敏感的地带。五条悟的前列腺也不甘示弱,酷似阴蒂的鼓包愈发膨胀,紧紧贴在青筋上,随着心跳的节奏一起搏动着。

伏黑甚尔感觉自己体内的快感从来没有提升得这么快过。而他身下的五条悟也是如此,过于敏感的后穴让伏黑甚尔的鸡巴即使只是单纯插在里面都比刚才猛烈操干所带来的快感强烈,滚烫的体温更是刺激得五条悟浑身酥麻。他试图暂停肉穴内的运动来缓解快感的积累,可是却惊讶地发现他的性器好像有了自己的想法一样,竟然变本加厉地套弄起伏黑甚尔的大鸡巴。

这一次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伏黑甚尔就感觉自己精关失守,一股又一股精液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冲出他的马眼。与此同时,五条悟也到了高潮。在淫纹的作用下,五条悟恍惚中看见一大波白色的浊液涌进自己的后穴,灌满自己的身体,填满了肠肉上的每一处褶皱。大脑中的幻象配合下体传来的炽热的精液温度和伏黑甚尔射精时鸡巴强烈的跳动感,将五条悟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之巅。

毕竟,“深度专注”的效果之一就是给被内射的人带来足以引起精神崩溃的高潮。

五条悟无助地张大了嘴巴,却一个字也喊不出来。眼泪从他的眼睛里夺眶而出,口水也溢出他的嘴角。他的乳头、马眼都像被撞坏的消防栓一样喷射出源源不断的白液,而他的屁眼则止不住地抽搐痉挛,肠肉夸张的动作就好像是在揉搓伏黑甚尔的大鸡巴一样,一大股淫水从二人的交合处喷涌而出,把二人身下搞得一片狼藉。

这场失控的高潮足足持续了五分钟,在此期间不仅五条悟被过度的快感折磨得五感混乱、体似筛糠,而且伏黑甚尔那根更加敏感的鸡巴也被五条悟的肠肉揉搓得欲仙欲死、难以自持。就在五条悟的高潮进入尾声的时候,伏黑甚尔竟然又被榨出了一波精液,而且这一次精液量更大、射精力度更猛、射精时间更长,歇斯底里的射精就像是要把全身的精力通通灌进五条悟的屁眼里一样,以至于伏黑甚尔高潮后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

“啊哈,乙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伏黑甚尔也算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了,这种射精射到神志恍惚的现象他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能让他这位咒术界肉体天花板如此狼狈,想必其中另有隐情吧。

“那个,呃……非常抱歉,我的术式有一点点失控,把淫纹的效果辐射到甚尔君身上了,所以才会……”

乙骨忧太才不会承认,他是因为一边看着五条悟和伏黑甚尔做爱一边给自己撸管,射精的时候没控制好咒力才让淫纹影响到伏黑甚尔的。

“算了算了,反正我也爽到了,我先休息一下再进行下一项吧。对了,你们这里有啤酒吗?”

伏黑甚尔抱着五条悟躺回了沙发上,一边咂么着啤酒恢复体力,一边盘算着最后一种淫纹要怎么玩。

…………………………

“乙骨,你刚才说,淫纹是可以同时作用到两个人身上的,对吧?”伏黑甚尔一脸坏笑地问乙骨忧太。

“啊,对啊。”乙骨忧太不知道伏黑甚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最后一种淫纹可以同时烙在我们两个身上吗?”

乙骨忧太心念一动,顿时明白了伏黑甚尔要干什么。他走到沙发前,双手各掐住一个人的脖子,发动术式,代表“兽化”的淫纹就同时出现在了伏黑甚尔和五条悟的身上。

与此同时,在淫纹的影响下,五条悟的脑袋上出现两只可爱的白色猫耳朵,尾椎处也伸出一条长长的白色猫尾。而伏黑甚尔的脑袋上则出现了一对灰黑色的狼耳朵,身后拖着一条灰黑色的狼尾,最神奇的是他的鸡巴居然也变成了犬科动物的模样。

“来吧,小五咪,让我好好疼爱你一番吧。”伏黑甚尔将五条悟从沙发上抱到地毯上,让五条悟四肢着地趴在地上,自己则趴在五条悟身上,模仿着动物交媾的姿势,将长长的狼鞭捅进了五条悟的猫穴中。

“喵嗷嗷——”五条悟比伏黑甚尔兽化的程度更高,他已经不能说出人类的语言,只能用高亢的猫叫声对伏黑甚尔的粗暴入侵表示抗议。

淫纹“娇艳”的效果尚未消退,五条悟的后穴依旧如同女性的阴户一样湿滑敏感,而“兽化”的效果又让这个肉穴变得像小猫一样狭窄逼仄。伏黑甚尔鲜红的狼鞭在其中毫不怜惜地做着活塞运动,让五条悟又疼又爽,既想逃离伏黑甚尔的魔爪又舍不得放弃狼鞭带来的酥麻快感。

和人类不同,犬科动物媾和的时候阴茎里会源源不断地流出晶莹的淫水,比人类的射精量还大。伏黑甚尔的狼鞭在五条悟的猫穴中狂乱地抽插着,时不时有淫水从他们的交合处喷涌而出,五条悟被操得“喵喵”大叫,指甲不住地在地毯上抓挠着,尾巴不安地抽打着伏黑甚尔的身体。

“小五咪,你认便宜吧,我要是也变成猫科动物,就要用长着肉刺的鸡巴操你了。”伏黑甚尔说完,便张嘴咬住了五条悟的长尾巴,强迫他将尾巴高高撅起,方便他操得更加深入。

在一阵猛烈的操干之后,伏黑甚尔突然停下了动作,抬起腿,身子向后一拧,和五条悟屁股对屁股连接在了一起,而他的狼鞭顶端则膨胀成一个小球,卡在五条悟的体内拔不出来。

“喵喵!——喵喵!——”五条悟发出高亢的嚎叫,他的肉棒早在这种非人的操干下缴械,在地毯上遗了一滩精。

伏黑甚尔在地毯上来回爬动,因为鸡巴卡在五条悟的体内的缘故,所以五条悟也被迫和伏黑甚尔连在一起,酸软的四肢根本支撑不住身体,只能被伏黑甚尔拽在身后拖行着。在爬动的过程中,伏黑甚尔的狼鞭一抽一抽地,不停地往五条悟的体内射着精。

和人类在交合的最后一刻射精不同,犬科动物的射精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把体内所有精液都射完,阴茎上膨大的球体才会慢慢消减下去。于是伏黑甚尔就一边拖着五条悟在地毯上爬动,一边向他的肚子里灌精,直到五条悟的肚子被伏黑甚尔的狼精撑得如同怀孕四个月的孕妇,伏黑甚尔才心满意足地将狼鞭从五条悟的体内抽出,点头召唤乙骨忧太替他们解除术式。

…………………………

三天后,伏黑甚尔迈着满足的步伐走出了五星级快捷酒店的大门。他正站在路边思考着要去哪里重操旧业当小白脸,身后乙骨忧太便举着一张卡券追了过来。

“甚尔君,忘了和您说,您有资格参加我们的刮奖活动,喏,给您奖券。”

伏黑甚尔接过奖券刮开了上面的涂料,“高级技师一个月体验券”几个大字豁然蹦现在他的眼前。

“哈哈,甚尔君真是相当幸运呢,来吧,高级技师五条悟正在您的房间里等您呢。”

——————END——————

后记

感谢热心网友*****等贡献的脑洞。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