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五】热水器

⚠️纯肉文🔞

⚠️含有:乙五

⚠️OOC预警 吞精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违背生理常识预警

❗️一个脑洞文,很雷很雷

Summary:五条悟在乙骨忧太的精液中沐浴嬉戏的故事。

正文

“忧太忧太,好无聊,来陪老师玩。”

乙骨忧太刚摁下接听键,五条悟贱兮兮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冒了过来。

“嗯嗯,我这就回去。”挂掉电话,乙骨忧太深深地叹了口气,和狗卷棘和禅院真希简单招呼了一声便急急忙忙向五条悟的寓所赶去。

望着乙骨忧太的背影,狗卷棘遮在领口后面的嘴巴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窃笑。

…………………………

“老师,你的性瘾已经恶化到大白天都要发情的程度了吗?求求你去找硝子老师看看病好不好。”乙骨忧太推开五条悟寓所的大门,迎面就看见五条悟披着浴袍一脸淫笑地看着自己。

“呐呐~忧太不要误会,我叫你回来是有正事找你。”五条悟强忍着笑意对乙骨忧太说道。

“哦。”乙骨忧太心说,我信你就有鬼了。

也不怪乙骨忧太这么想,自从跟了五条悟以后,他的黑眼圈就越来越深,就连禅院真希都看出他体力消耗过度体术水平下降了。

“狗卷同学向我告你的状了,说你欺负他。”

“蛤?我?欺负狗卷君?他不恶搞我就谢天谢地了。”乙骨忧太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别狡辩了,狗卷同学都和我说了,愚人节的时候,他精心准备的恶作剧被你毫不在意地毁掉了,害得他都不能痛痛快快地玩耍,你说这是不是你欺负他?”

乙骨忧太想了想,哦,确有其事。愚人节前夜,他把狗卷棘藏在他衣柜里的裙子还给了禅院真希,而且忘了告诉狗卷棘,结果愚人节当天狗卷棘把自己搞成了笑话,全高专的人都在嘲笑他失败的恶作剧。

“老师,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嘛……”乙骨忧太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不管,狗卷同学哭着找我告状,我得为狗卷同学主持公道才行。所以,我给了狗卷同学一个机会,让他替我选择‘惩罚’忧太的方法。”五条悟特地将“惩罚”两个字咬得很重。

“啊,什么惩罚?”乙骨忧太心中警铃大作,不知道狗卷棘会给五条悟出什么馊主意。

“狗卷同学建议我,让忧太服侍我洗澡。”五条悟一脸坏笑地说道。

“哦,吓死我了,原来就是这样啊。……等等,狗卷君是怎么知道咱们两个的关系的?他知道多久了?还有谁知道?”乙骨忧太的表情有一点点崩坏。他一直以为自己和五条悟的情侣关系很隐秘,没想到竟然被狗卷棘发现了,这个恶作剧大王回头指不定怎么作弄自己呢。

“诶?忧太不知道他们知道吗?”五条悟故意做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

“他们?!”

“对啊,这又不是秘密,高专几乎人人都知道啊。”五条悟温暖的嘴唇里竟然能吐出如此冰冷的话语。一种社会性死亡后又反复诈尸再反复去世的尴尬笼罩了乙骨忧太,让他从头到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换个星球生活了。

“啊,不好意思,吓到忧太了。没关系,你之后再慢慢消化这个消息吧,现在你的任务是服侍我洗澡。”话音刚落,五条悟就扛起乙骨忧太进了浴室。

…………………………

“现在的情况是,忧太需要服侍我洗澡,但是我忘了烧热水。”五条悟坐在浴缸边上,对着乙骨忧太不怀好意地说。

乙骨忧太看了看五条悟浴室里能即时加热的高级热水器,露出一副“我就静静看着你表演”的表情。

“于是,我想起了狗卷同学的建议,他让我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忧太,你听明白了吗?”

乙骨忧太先是愣了几秒,感觉五条悟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认识,可是连在一起就听不明白了。等到他的大脑好不容易转过弯来,理解了狗卷棘为五条悟想出的新玩法后,他张口结舌半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快逃”。

乙骨忧太刚转过身,五条悟就从浴缸里抄起早就准备好的绳索咒具,像套马一样把乙骨忧太扽回了自己身边,用咒力撕碎了他的衣服,三下五除二捆住了他的手脚,把他绑在了浴缸旁边的花洒支架上。

“五条老师,放开我,你好变态啊!”

“其实狗卷同学给我提了很多建议,忧太如果不听话的话我不介意一一实践一番。”

听到五条悟的威胁,乙骨忧太立刻乖乖噤声了。

…………………………

五条悟笑眯眯地看着乙骨忧太,脱下了身上的浴袍,一丝不挂地迈进浴缸里,脑袋正好和乙骨忧太的胸口平齐。他张嘴吸住了乙骨忧太的乳头,用舌头撩拨了一番后又一路向下亲去,最后来到了乙骨忧太早已完全勃起的肉棒处。

“嘻嘻,忧太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嘛。”

五条悟伸出舌头在乙骨忧太的柱身上舔了舔,又亲了亲他的马眼,随后猛地一低头,将乙骨忧太整根鸡巴完全吞了进去。

“嘶哈——”五条悟的口活是一等一的好,突如其来的深喉爽得乙骨忧太头皮发麻。

五条悟含着乙骨忧太的鸡巴吞吐了几下,等到整根鸡巴都被自己的口水打湿后,他就站起来转过身,踮起脚尖,把屁股凑到乙骨忧太的肉棒前,双手掰开臀瓣,向后挪动脚步,一点点将乙骨忧太的鸡巴吃进了自己的屁眼里。

五条悟的屁眼又紧又热,还会自己分泌淫水润滑。五条悟撅着屁股站在乙骨忧太身前,得意地扭着自己的身体,从乙骨忧太的肉棒上汲取着美妙的快感。

“啊哈……老师……我要射了……”二十分钟后,乙骨忧太眉头紧皱,呼吸声变得粗重,肉棒也越来越烫,看起来马上就要被五条悟的屁眼夹射了。

五条悟急忙向前迈了一步,趁着乙骨忧太尚未射精将他的鸡巴抽离了自己的身体。射精的进程被强行打断,乙骨忧太的鸡巴愤愤不平地在空中跳动几下,马眼里流出来一股前列腺液。

…………………………

五条悟躺在浴缸里,将两只脚高高举起,一只脚的脚掌上下摩挲着乙骨忧太青筋贲张的柱身,一只脚的脚趾在他的龟头上来回打转。前后五分钟的功夫,乙骨忧太再一次精关失守,肉棒搏动着将一股又一股精液射到了五条悟身上。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乙骨忧太就射出了数百股精液。按理来说,一般男性射精无非能射出十几毫升的精液,咒术师里身体素质好的一次性射出几十毫升也不算稀奇,可是乙骨忧太已经不间断地射了几百毫升的精液了,并且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

原来,这都是狗卷棘的鬼主意。狗卷棘为了报复乙骨忧太破坏了他的整蛊计划,向五条悟建议道,要灵活利用乙骨忧太的“反转术式”,每当乙骨忧太将要把储存的精液射空的时候便让他发动“反转术式”,让身体恢复到刚进入高潮时的充盈状态。借助自身用之不竭的咒力储备,乙骨忧太就能想射多久就射多久了。

狗卷棘的思路是,既然五条悟能够借助“反转术式”不间断地开启“无下限”,那么乙骨忧太当然也可以借助“反转术式”源源不断地射精啦。

五条悟躺在浴缸里,一脸惊叹地看着乙骨忧太的肉棒发挥了花洒的功能,源源不断地向浴缸里喷射着精液。渐渐地,乙骨忧太的精液铺满了浴缸底部,又慢慢没过了五条悟的身体,直到快要溢出浴缸时五条悟才大发慈悲地示意乙骨忧太停下来。

五条悟全身浸在乙骨忧太的精液中,在其中起伏翻滚,尽情玩耍。他时而憋一大口气潜入精液中,时而两只手捧着一大滩精液泼向乙骨忧太,时而张开大嘴像须鲸觅食那样吞下一大口精液,最后甚至开始在精液浴缸里练习自由泳的动作。

滑溜溜的精液糊满了五条悟的全身,他的屁眼因为刚被乙骨忧太操干过还没有完全合拢,也渗进去了丝丝缕缕的精液。他擦了擦蒙在他眼睛上的精液,看着正挂在花洒支架上喘息的乙骨忧太,不由得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这种事情以后每次洗澡都要来一回才行啊!”

“啊?”闻言,乙骨忧太的肉棒胆怯地瑟缩了一下。

五条老师就是个吃精怪吧!他在心底默默哀嚎着。

…………………………

狗卷棘正在操场上和熊猫练习体术,手机忽然“叮”地一声响,狗卷棘掏出手机一看,差点儿把鼻血喷在屏幕上。

只见五条悟给狗卷棘发来了一张照片,照片的边缘是被挂在花洒支架上一丝不挂、生无可恋的乙骨忧太,而照片正中是一口浴缸,五条悟正趴在浴缸边缘对着手机镜头比着一个“耶”的手势,而他的头发上、脸上、肩膀上、胳膊上都是白花花的精液,甚至嘴里还含着一大口精液。

狗卷棘立刻捂住了手机屏幕,确定熊猫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放心大胆地查看原图,并保存到了本地相册里。随后,他打开手机备忘录,从自己记录的脑洞里摘了几条最变态的发给了五条悟,算是五条悟替他教训了乙骨忧太的报酬。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