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五】雪兔

预警:双⭐,未成年,可能不太合理的东西

sum:我遇见一只雪兔,不亲人,却很容易驯服。

五条家请我做那位六眼的私人教师。原本我是打算拒绝的,但是他们一副毕恭毕敬欢迎我仿佛我就是最后稻草的样子着实好笑,便对他们口中的神子起了兴趣。于是我随着侍从来到隐秘的院落,这里的结界比其他地方的强烈,也更复杂,一般的诅咒师破解不了,但安全性也不高。

小孩约摸到我的腰部,正在闭目养神,两手撑着身子歪坐在外廊里,一时安静得只有竹子满水敲打石板的声音。这里的确适合培养一位“神子”,可是对五六岁活蹦乱跳的孩子来说这里就是地狱。我对五条家封建的教育略有不赞同可也不会插手,既然他们要这样养孩子我也只能配合。  

“这里就是少爷居住的院子了,平时你也能来看看,但千万不要惹少爷生气,那样不管是我们还是你,都很难办。”侍从最后嘱托了我几句,将六眼学习的进度报告了一番便下去了。我与已经清醒但怎么看都很不爽的孩子对视,那双澄澈的青空眼让他的气势大大减弱,配他脸上的婴儿肥我就越发觉得可爱。  

“你好啊,小少爷,我姑且算是上面请来的私人教师,叫我蘅生便是。”教书育人的事情我干的不多,能不能教好那就是另一回事,况且这方面专业不对口,对象又是难伺候的主,现在怎么想都觉得是我亏了。白发的少爷确实很不爽,听我说完就往后躺要休息了,我慢慢走过去,随着距离的缩短,他的身体就越发僵硬而且眼睛一眨不眨地瞪大,生怕我下一秒就要取他的命一样。  

伸手,小孩的身体就缩一下,退远拉开距离,十分警惕地攥紧衣袖,视线却一直在我身上没有移开。好像担惊受怕的幼兔啊。我无端联想,要是六眼是红色就更像了,因为我喜欢兔子。  

“……是我太急了,没考虑你一直防着有人要你的悬赏几亿。”我收回半空的手,露出一个还算友好的微笑,在小孩不会后退的距离坐下,转头不去与那双大多数人都恐惧直视的眼睛对视。 

毕竟一直盯着看,对小生物来说也是一种宣战吧。我慢慢环视这还算大的院落,卧室在身后,大开的门露出里面被侍从整理过的房间,是传统的大家族配置。前面我和六眼一直看的就是假山,两三米高,静静立在泉水里,光是看几分钟我都要睡着了。  

好安静啊。我开始同情六眼神子,童年全是规矩,死物和刺杀也太可怜了。一直很强烈的视线消失,衣料摩挲的声音不大,但我也知道一向聪明的小孩勉强相信我不会杀他,却也不想交流。  

“你,能带我出去吗。”  

独属于小孩稚嫩的声音,要求也听着天真可爱。我笑眯眯地转过头,表示对他的话感兴趣。他别扭地动身,攥紧的拳头稍稍舒展:“我平时都不能出去,悄悄溜出去他们也会立马知道……但是这里太无聊了,我想出去玩。”我懂,他目前还不能好好地控制身体里庞大的咒力,这样一个行走的咒力团离开结界确实很难不注意。  “可以啊,怎么说我也是有一定信任度在五条家的。”我想起以前跟现任家主闹的好笑事,他扭曲的面容我能记一辈子,“条件呢~——”我故意拖长语调,六眼等着回答,时间过长就会瞪我,于是我在惹恼他之前就说要他听话。  

“……就这样?”大少爷也许不知道这有什么难的,他想做到的还真没什么做不到的,愉快地答应了我,“行吧,但是你不能像其他侍从一样管着管那的,我真的会揍你。”我点头,小孩询问我怎么出去,他在我不坏好意的笑容下看我自掌心放出透明的粘液团,嫌弃地立刻后退,又被我半哄着进去。  

收回史莱姆,我悠闲地带着神子出逃五条家了。       

 

那件事一转眼过去半年,之后他拉着我到处跑,看什么都新奇,吃了一下午东西也不见撑,黏在街机上好一会我扒都扒不下来,只能陪着他一起打,然后赢个痛快。五条悟终于是愿意跟我交流,并在这半年间我的养儿子式的宠溺下变得极其粘人,平常臭着的脸看到我就明亮了一个度。  

快要驯服了吧。我不着痕迹地想,摸摸躺在双膝上午睡的小孩的脑袋,望着无垠的天空放空大脑。下身受到挤压,五条悟将脑袋整个埋进我的腹部,向下蹭着沉睡的性器,我回神,捏着他的后颈肉挪开,眼神幽暗地问他想干嘛。  

“……我梦见你亲我了……”他说着低下头,还挺委屈一个样,嘟嘟囔囔地玩弄手指,“然后,压着我……扳开我的腿把脸埋在这里——”透粉的手掌移到他的双腿间,半开的大腿想起那梦时开始发抖。我大受震撼,想不明白一个缺爱的小孩这么容易对付出爱的其他人产生这种感情吗。  

在我大脑重启的过程中,五条悟掀起自己的和服下摆,里面穿着我送他的短裤,紧身的牛仔短裤我刻意买小了些,勒着他的大腿肉又色又可爱。小孩不熟练地解开和服,露出白花花的上身,两点樱花色的小豆朝我这边压,整个人往我的怀里挤。站着的五条悟能比坐着的我高一些,我扶着他的腰让他在我怀里靠着,两只肌肉还不是很明显的手臂环抱着我的脖颈,将我的脸压进他有些发育的胸里。  

“都不阻止一下吗?果然对我有想法吧,变态大叔。”五条悟露出得逞的坏笑,我微笑着咬住小小的乳尖,听见小孩急促的呼吸,愉悦地将他整个馒头大小的左胸含住,将他当做还小的哺乳的妈妈一样,放在腰间的手向上摸,停在小孩发红的后颈,摸小猫一样在那戳戳揉揉,换来五条悟羞愤的一扯,头皮发痛的我吐出他被吸得红肿的馒头胸,转而用舌头向小腹舔去。  

“呃嗯……好凉,大叔……”五条悟惊奇地看着红肿挺立的乳尖,被水润一遍又在空气里暴露,渐渐变凉的口水给他新奇的体验,小腹又被那舌头侵犯,发出小兽般舒服的声音。但我不喜欢他叫我大叔,年龄打击让我停下动作,小孩睁眼不解地看我,发现我正冷冷地看他。  

也许从开没有面对过我这幅表情,感情方面一向笨拙的神子有些慌张,连连询问我怎么了,他有什么做错的事情吗。第一次有想依靠的人的兔子般的小孩,可怜巴巴地睁着那双剔透的眼睛,又往我怀里钻了几分,想了想讨好般在我嘴唇上羞涩地落下一吻。  

“要叫我蘅生,悟。”我无奈,不应该跟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置气,我摸着他被我喂胖一些的脸,移到后脑勺将他按下,富有技巧性的亲吻撬开他的唇齿,侵略意味明显地卷起小孩笨拙的舌头交换津液,第一次深吻的六眼含不住这么多水,漏出沿着下巴落到我的衣服上。  

五条悟被亲得脑袋晕乎乎的,腰也软下,慢慢被我放倒,仰躺在外廊的地板上,分开时拉出的银丝让他更加羞耻,整个人通红地捂脸,并起的双腿小幅度地摩擦,小声地一下一下唤着我的名字。

  “蘅生,蘅生……快点,摸摸我这里……”小孩慢慢张开双腿,我惊讶地发现短裤不仅鼓起一包还浸湿了一块,内心的一个想法升起,仍然游刃有余般褪下五条悟的短裤,隔着一层白布料在男性会阴处戳刺,手指却被小洞吞进去一些,小孩忍不住发抖,成年男性的手指怎么说也有些粗的,突然捅进娇嫩的花穴确实有些不合适。  

“这是什么啊,悟,身为男性的你怎么还有一口骚穴呢?”我喜爱羞辱爱面子的神子,脱下他的内裤托着小屁股仔细观摩那处开始冒水的处子地,天生色素淡的五条悟下身比其他人都要粉,男性阴/茎是粉色的,阴唇也是粉色的,保护着后方的密洞却被那处变得湿润的淫液沾染地发亮。

  “别看……好羞耻。”五条悟伸手要挡,被我阻止,我舔舔下唇,喉咙发干,握着小孩的小腿将腿拉得更开,他半挺着腰被我含发育得不好的小逼,脑袋昏涨,手指收紧,大张着津液都不会吞的嘴,嗯嗯啊啊地叫着。被吸住阴/蒂时,初潮都没经历过的神子战栗地用女穴高潮,喷出的水一股一股被我吞进肚里,挺到极限的腰肢塌下,大腿在我放过他的花穴时颤抖着想和上,却无力地左右摇晃。  

“啊,啊啊……嗯嗯……这是什么……?好舒服啊,蘅生嗯~?”小孩能看到我将手指戳进软肉,透红的血肉吸吮着侵入者,我不敢进得太深,要是六眼的第一次被手指夺走,要被其他人知道了都觉得不妥。我小心地开拓着幼女般的穴道,即使已经湿了,吞吃两根手指还是紧致,五条悟弓着腰,眼神发直,从未使用过的地方传来异样感,阴蒂肿胀大被我捏着,快感冲击大脑,很快他再次攀上高潮。  

“嗯……还是不行啊,悟,这里还要再长大点才能接纳我哦?”我抽出被含湿的手指,显然这点扩张湿完全不够的,我对折起五条悟的身子,将张开一个小洞的穴给他看,那里泥泞不堪,连着我的上衣也被波及。“呼呜,嗯嗯……那怎么办……好想再爽一点,噫——你插进哪了!!”五条悟迷迷糊糊的脑袋突然清醒,后穴被侵入的刺痛感无法忽视,身前将他掩在阴影下的大人就着女穴的淫液扩张他的菊穴,两根手指粗暴地进出,在他适应一些后又捅进第三根手指。  

“噫,好痛!蘅生——痛,啊!”小孩得不到安慰,吐着前液的阴茎和经历两次高潮的小穴都被无视,他伸长胳膊吸引我的注意,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亲亲我,蘅生,亲我——呜嗯……”我满足他的条件,另一只手去揉捏他脱出包皮的阴/蒂,分散他的快感,让他在吞吃第四根手指时能少些痛苦。  

“嗯额……哈~后面,要裂开了……蘅生—太超过了!不能再进去了!不能……!”我确实没有再加手指,小孩窄小的屁股痉挛着,后穴被撑得平滑,我张开手指换来五条悟像是被掐着嗓子的尖叫,曲起手指按压凸点,他被拖长的双快感刺激得快要傻掉了,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求饶又求救。  

后穴被开得有一枚硬币的大小,肠肉微微肿起,在他呼吸间收缩着,我释放出硬得发痛的阴/茎,有五条悟手臂那么粗的性/器对他来说做/爱就是受刑。他真正看到我的时,才瞪大眼睛露出后怕的表情,眼泪哗啦啦地掉,被我温柔地舔舐:“不……进不去的,太大了,这是什么怪物的下身吗——等等等等,我还没做好准备——”我不等他说什么,不进去捅坏他的小穴已经是我最大的忍耐了,我吻住他说话的嘴,对准后穴挺身进入,小孩被我顶得朝上了一段距离,翻白眼睛快要失去意识。  

“哼嗯嗯嗯……哦呀啊——肚子……蘅生,在我肚子里……!嗯嗯嗯!!”悟双手搭在自己的小腹,被一次又一次顶起的肚子下,我的形状慢慢被他记住,似乎在做爱这方面他也很有天赋,被我按着折磨了十几分钟也没有坏掉,反而开始动腰配合我的动作。我感到惊喜,俯身亲吻小孩不住颤抖着的身躯,他很喜欢我亲他,眯起眼睛偏头来跟我接吻,吐出舌头小猫一样地舔舐我的下巴。 

 “好厉害哦,悟,看来这方面你很有天赋呢。”我夸他,悟哼哼两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不满我停下来,向后退出,我顺着他的力躺下,小孩潮红的脸配上开怀的笑,双手撑在我的大腿上,张开大腿向我展现一翻云雨后的下身。“蘅生,你看,这里……”悟用一只手掌摩擦着阴/蒂,手指插进自己的花道,三只并拢噗呲噗呲地对着我自/慰,我饶有兴趣地看他想要向我展示什么,当他能吞下自己四只手指时,已经湿是高潮了三次后。  

淫液在我的腹部和锁骨处积攒,脸上也被波及,我舔掉嘴边的水液,看悟的前端再也射不出什么,可怜地滴着清液。他缓过神后,两只手摸向花/穴,四只食指和中指轻易地扳开穴口,摩擦到殷红的媚肉层层打开,再深入,打开,直到穴道形成一个中空的小洞。“呼,嘶……蘅,生~看,看到了吗,我的膜……”悟将自己的穴往我着凑近,屁股肉掐在指尖,显得更小了,一直到挪我的脸部前,努力撑大那快要撑裂的穴道。  

我眯眼,在阳光辅助下我能轻易看到那层脆弱的薄膜,坏心思地朝里面吹气,媚肉牵着拉丝的淫液开始抖,终于撑不住了的悟狠狠碾过肿成黄豆大小的阴/蒂,毫不留情地吹出一波水到我脸上。  

“嗯啊——哈啊,哈~好爽啊,蘅生,这个~”悟强忍着身体上的透支,翻身趴在我的胸膛,绚丽的六眼被情欲沾染,他又开始向我索吻,伸出的舌头被我吸住,我用手扳开他的屁股,还没释放过一次的男/茎抵住还在流水的花/穴,小孩惊得想要逃离,后穴经历过的暴行换到小穴是不行的,他咿咿呀呀地想要推开我,再一次被我执着地禁锢住狠狠地被贯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蘅生!!”声音变得嘶哑的小孩紧缩瞳孔,大口呼吸着空气想要缓解破处带来的疼痛,卡在中途的阴/茎被他夹得生疼,我伸手揉着悟快破皮的阴/蒂,含住他挺起的胸脯,再次耐心地安慰着吞吃巨物的小孩。  

“ 呃,好痛……明明说好之后等我,再长大一点……!啊啊,不行了,里面好痛——痛!!你进到哪里了,那里!”悟坐在我的身上,越进越深的开拓终于在戳到还没发育完全的子宫口,还剩下大半的柱身还想往里进,痛得悟越叫越大声,最后是近乎悲鸣着被我肏进脆弱的宫道,双眼一翻失去了意识。  

我在没有回应的抽插里松了精口,许久没有释放的情欲让精/液变得又浓又多,悟的子宫吞不下这么多白浊,大多都顺着裂开些的花穴涌出,混合血液在地板上积起一滩。我含笑地摸摸悟像是怀了三四个月的孩子般鼓起的肚子,再亲吻他的发旋,草草地用术式收拾了一下现场。史莱姆在吞下悟时我收回了,还是想要体验一下亲自收拾小孩神子的任务,顺便为那过度性爱裂开的穴/口上药。  哎,好像忘了什么。我看着手里蓝色的史莱姆,恍然想起一开始我是不打算自己上的。可惜了,下次试试吧。我乐观地想,准备好热水将睡得娴熟的悟放进澡盆。  “蘅生……”悟的嗓子喊哑了,我小心避开他的伤口擦沐浴露,轻声回应,“好过分……你个变态,炼铜癖,不懂得心疼人的坏大叔……”他抱怨得前后理不清,总之想到一个就骂一个,最后说着说着又脸红了,拉着我的衣摆问什么时候再来一次。  “我喜欢乖小孩哦,要是悟能像兔子那样可爱的话,我就考虑考虑再肏你一顿。”我冲掉小孩身上的泡沫,清洗干净的悟听后就乖乖靠在我的怀里,用眼神攻击示意他真的很乖。我笑,他也笑,我伸手,悟就犹犹豫豫地将脑袋靠上去,用脸颊蹭着手掌。  “蓝眼睛的兔子我是第一次养哦,那就破例宠爱你吧。”  悟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小兽似的左蹭右蹭,最后又向我讨要亲吻,我捧着小孩的脸,亲亲脸颊,最后搂着他无力的腰,拖起他坐在我的手臂上,扶着后脑勺送上又一个深吻。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