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五】模范教师

⚠️纯肉文🔞

⚠️含有:棘五 乙五

⚠️OOC预警 雷文预警 巨乳预警 产乳预警 双龙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没品口嗨 相声合集 可能会有续写

<一>

「五条老师,我问到了,忧太果然喜欢大的。」五条悟躺在狗卷棘的床上玩着手机,忽然收到了胖达发来的消息。

“呦西,我猜的没错,毕竟是高中生嘛。”五条悟美滋滋地在床上翻来滚去,想象着自己将乙骨忧太收归胯下的雄姿。

「狗卷同学,速回。」

狗卷棘正在操场上看乙骨忧太和禅院真希练习体术,手机忽然一震,他掏出手机一看,整个人也跟着一震,四下望了望,趁着大家都不注意便顺着墙根偷偷溜走了。

“海带。”(hi)

狗卷棘将脑袋伸进自己房间,果然看见五条悟正四仰八叉地躺在自己床上玩手机。

“狗卷同学你回来啦,快过来,我一个绝妙的主意要和你分享。”

“明太子。”(要小心)

狗卷棘嘟囔了一句,不情不愿地坐在了五条悟的身边。

“狗卷同学,我听说忧太喜欢大的,我想请狗卷同学帮我变大一点,你要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五条悟凑到狗卷棘耳朵边说道,“等我收服了忧太以后,狗卷同学身上的担子也就不会这么重了,嘻嘻。”

“……腌高菜,木鱼花。”(你好危险啊,我拒绝)

“嘻嘻,别磨蹭了,快点儿来帮我吧。”五条悟完全无视了狗卷棘的拒绝,直接躺在了狗卷棘的大腿上,解开了高专制服的前襟,一对厚实白皙的胸肌就从衣服里跳了出来。

狗卷棘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拉下领口,对着五条悟的胸脯发动咒言:“变大,变大,变大……”

狗卷棘的声音清澈温柔,咒力回荡在胸肉上的感觉又酥又麻很是舒服。五条悟枕着狗卷棘的大腿,听着悦耳的少年音,竟然睡着了。

一个半小时后,五条悟从梦乡里缓缓醒来,伸了个懒腰,睁开眼就看见狗卷棘疲倦的脸和他周围堆积如山的润喉药空瓶。

“啊哈,狗卷同学辛苦啦。”五条悟坐起身,用手托了托自己的双乳,“诶,也没有变得很大嘛。”

“蛋黄酱金枪鱼腌高菜吧啦吧啦……”(已经够大了好不好,再大就真的要穿胸罩出门了!)

“哎呀,毕竟是要去诱惑钻石男高中生,胸当然是越大越好啦。”五条悟将手穿过狗卷棘的腋下,一米九的身高轻轻松松就把他举了起来,然后五条悟抱着狗卷棘仰倒在床上,狗卷棘的脸狠狠地砸进了五条悟丰满的胸脯里。

“咒言什么的太麻烦了,还是换成传统方法更稳妥一点。”五条悟掐着狗卷棘的腮帮子,强迫他张开嘴,然后用另一只手握住一侧胸肉塞进了狗卷棘的嘴里,“加油啊,狗卷同学,把我的奶子吸得大一点。”

狗卷棘的嘴巴被五条悟的乳肉塞得满满当当,五条悟身上散发的淫荡的荷尔蒙气息充斥了狗卷棘的鼻腔,彻底激发出狗卷棘作为一名男高中生的本能。他的舌头下意识地舔上了五条悟的乳头,牙齿在五条悟的胸脯上留下了好几个深深的牙印,两只手手忙脚乱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又一使劲扽掉了五条悟的裤子。

五条悟的双腿刚一暴露在空气中,就急不可耐地缠上了狗卷棘的腰。他一只手摁着狗卷棘的后脑勺,帮助他更好地啃噬自己的乳头,一只手探到身下握住狗卷棘已经完全勃起的大肉棒,帮他找准屁眼的位置。狗卷棘腰臀猛一发力,将自己的肉棒全根捅进了五条悟的屁眼里。

“哦啊……好爽啊……嗯啊……狗卷……大力操老师……操烂老师……”一股快感像海浪般席卷了五条悟全身,刺激得他恬不知耻地浪叫着。

狗卷棘双手撑在五条悟身侧,下半身就像装了马达一样狠狠捅刺着五条悟的后穴,而他的嘴巴更是一刻都不肯离开五条悟的乳头。狗卷棘的鸡巴反复碾过五条悟的前列腺,爽得五条悟屁眼里就像发大水了一样。丰沛的淫水随着狗卷棘的抽插溢出括约肌,被狗卷棘布满青筋、来回运动的肉棒打出了一圈白沫挂在屁眼周围。

狗卷棘的鸡巴本来和他的发色一样,是略深于肤色的亚麻色,现在因为五条悟的长期压榨已经变成了浅棕色。不过五条悟的后穴好像具有一股魔力似的,狗卷棘入学高专的时候已经过了发育的高峰期,可是这一年里狗卷棘的鸡巴就像打了激素一样迅速生长变大,完全勃起的时候已经超过十八厘米了。狗卷棘有时候都怀疑自己个子长不高是不是因为营养都供给下半身发育了。

“哦哦哦……老师要射了……哦哦哦呃啊——!”五条悟四肢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缠住狗卷棘的身体,惊叫着把精液喷射到了狗卷棘的胸脯和腹肌上。

“哦哦……我不行了……狗卷……不要……快停下啊……不要……”

射完精的五条悟骤然撒开了狗卷棘的身体,失去了五条悟四肢束缚的狗卷棘得以用更深入的姿势和更猛烈的频率去操干五条悟的屁眼。

“别……屁眼要被……被操烂了……狗卷……饶了老师吧……”

“木!鱼!花!”(不可能)

五条悟就是典型的人菜瘾大,平时骚得不行不行的,但是屁眼比龟头还要敏感,像狗卷棘这根摸透了他所有敏感点的鸡巴随随便便就能把他操射。而且五条悟一点儿都不耐操,被操射一次后就会哭天喊地地求饶,等一会儿身体恢复以后又会厚着脸皮重新缠上来,被操一小会后又会被轻易操射,然后又开始打退堂鼓。一开始狗卷棘还会顾及五条悟的感受,到后来狗卷棘已经看透了五条悟的癖性,每次做爱都以一次性把五条悟操服为第一要务。

“狗卷……我……哦哦哦哦哦……我不行了……呃呃呃啊——!”不到二十分钟后,五条悟再一次被狗卷棘操射了。第二次射精后的五条悟瘫软在狗卷棘身下,任凭狗卷棘怎么蹂躏他的屁眼,他都是只是一味地喘着粗气,甚至连呻吟的声音都连贯不起来了。

“鲑鱼鲑鱼。”(这样就差不多了)

狗卷棘不再刻意压制射精的渴望,对着五条悟后穴的最深处狠狠捅刺了几下,鸡巴涨到最大,数十股热液争先恐后地射出了狗卷棘的马眼。

“呃呃……我……哈……”被狗卷棘的精液一烫,五条悟敏感的肠壁不由得一阵紧缩,竟然又让五条悟来了一次高潮。

射完精的狗卷棘感觉神清气爽,整个人的精神焕然一新。他亲了亲五条悟的脸,将他的高专制服简单盖在了他的身上,拿起手机给胖达和禅院真希回了条消息,穿好衣服便一溜烟不见了。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