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五】甚尔快乐屋

⚠️纯肉文🔞

⚠️含有:甚尔

⚠️OOC预警 切片五条悟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违背生理常识预警

❗️一个脑洞口嗨文,很雷很雷,点进去要有被雷到的觉悟

❗️只能说要素太多,预警打不过来了,总之就是一场性癖风暴的洗礼

正文

咒术界有名的“术师杀手”伏黑甚尔刚刚执行完一场任务,领了悬赏金后悠哉悠哉地走在回家的道路上。突然,他的眼前闪过一道亮光,一块大石头掉在他的脚前。

伏黑甚尔正要怒斥到底是谁这么没素质乱扔石头,这块石头里突然蹦出来一个长相滑稽的小精灵。

“Surprise!”

“Surp你大爷个rise!说是惊喜搞惊吓,没心没肺没爹妈。就是你开着石头满世界撞人是吗?你考过驾照吗?你这破石头年检了吗?你自己作死没问题,吓着别人你赔不起。要不是我躲得快,我这双脚就得送食堂了你知道吗?得亏是遇见我了,要是遇见别人,不得把别人吓一大跳。”

“哎呀哎呀,别激动别激动,这不是好久不下凡技术生疏了嘛。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纸片星球同人仙宫里的性癖仙女,芳名抚慰仙姑。我今天是特地下凡来惩罚你的。”

“什么玩意儿?惩罚我?你凭什么惩罚我?你有病赶紧开着石头上医院,我又不是大夫,我只能建议你回炉重造。”伏黑甚尔感觉这位抚慰仙姑有点儿过于无厘头了。

“就凭你天天在同人女面前招摇,给大家下蛊,搞得大家都看不上三次元的男孩子了。所以我要用我特有的方式惩罚你。”

“哦?我凭什么不出来招摇过市?衣锦夜行,罪大恶极!你知不知道,比世界末日更可怕的,是没有大奶男菩萨出来普度众生的无聊世界。你看看我这身材、我这张脸、我这人设,我不配给同人女下蛊谁还配给同人女下蛊?我可是爹咪诶,你懂不懂,爹咪!”伏黑甚尔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这位仙姑。

“爹咪也不可以整天挺着大胸肌诱惑人,你有罪!”

“我有罪行了吧,我不该长得帅,我不该长大胸,我不该身高腿长肌肉发达邪魅一笑倾倒众生,你满意了吧!”

“嘿嘿嘿,你肯乖乖认罪就好,我要惩罚你必须同时满足同人女的多种性癖,并且时时刻刻都在为同人女的性癖奔波,以至于将来同人女一看见你就会因为审美疲劳而阳痿……喂喂喂,别走啊,请尊重仙姑,我是神仙!……”

在抚慰仙姑的谴责声中,伏黑甚尔翻着白眼走远了。

…………………………

“老公,你回来啦。”

伏黑甚尔一打开家门就迎面撞上了两颗毛茸茸的白色脑袋。

“我操!五条悟,你怎么在我家?……怎么有两个五条悟?我疯了吗?”

伏黑甚尔上下打量着这两位五条悟,只见他们都身穿女仆装,黑色的连体短裙外面罩着白色围裙,脚上套着吊带袜,胸脯和大腿上的皮肤若隐若现。

伏黑甚尔觉得身上有点热。

“老公,我们是抚慰仙姑派来惩罚你的行刑人,从今以后就由我们伺候你的起居。”

“原来如此。”伏黑甚尔迅速就接受了这个无厘头的设定,蹬掉鞋子一手挽着一位五条悟走进了客厅。

“老公,你现在沙发上稍待片刻,晚饭马上就做好了。”

两个五条悟虽然嘴上说得很温柔,但是手上的动作却非常强硬。他们把伏黑甚尔摁倒在沙发上,其中一位五条悟转身去给伏黑甚尔泡茶,而另一位五条悟则坐在了伏黑甚尔旁边,让伏黑甚尔枕在自己大腿上,熟练地给伏黑甚尔按摩头皮。

“唔,这个惩罚真不错,要是早点来惩罚我就好了。”伏黑甚尔实在是太舒服了,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哈欠。

“老公困了吗?客厅的灯光太刺眼了吧,来,老公进来睡会儿。”五条悟一掀裙子,将伏黑甚尔的脸遮住,把伏黑甚尔的脑袋罩在自己的裙底。

五条悟的大腿很健壮,但是肌肉在不发力的情况下是软软的,大腿上的皮肤也白嫩细腻。伏黑甚尔被裙子蒙脸,枕着这样一条性感的大腿睡觉,这……这谁还睡得着啊!

…………………………

伏黑甚尔正在想入非非,就听见厨房里传出来一声呼唤:“甚尔老公,晚饭马上就上桌了,快来吃饭。”

伏黑甚尔刚想站起身,之前跟着他进门的两位五条悟就架起他的胳膊,将他一路挟持到餐厅的入口,然后把他结结实实地绑在一张椅子上。

“喂喂,你们干什么?不是要喊我吃饭吗?还有,我家的餐桌去哪了,怎么餐厅里空荡荡的?”

“老公别急,你看,餐桌这不就来了吗?”

伏黑甚尔顺着五条悟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居然还有好几位五条悟从厨房向自己走来。为首的一位五条悟浑身几乎赤身裸体,只在身前绑着一条围裙,头上戴着一顶十分滑稽的厨师帽。伏黑甚尔看着他明晃晃的大屁股倒退着慢慢走向自己,手里挥舞着一把锅铲正指挥着另外两个五条悟干活。另外两个五条悟作餐厅服务生打扮,上身穿暗红色Polo衫,下身穿黑色长裤,看起来挺正经的,但是因为衣服太小了显得他们身上的肌肉格外鼓胀,尤其是那对饱满的胸肌随着他们的动作一晃一晃的。他们两个正抬着一张餐桌走向伏黑甚尔,伏黑甚尔定睛观瞧,差点儿喷出鼻血来。那张桌子上仰面朝天躺着又一位五条悟,这位五条悟彻底赤身裸体,双手被反缚在身后,两条腿打开,身上铺满了各种好吃的。而最后面,还跟着两位只穿着丁字裤的五条悟。

在伏黑甚尔瞪得像铜铃一样的双眼的注视下,餐厅被各种各样的五条悟塞的满满当当。

那个身上只穿着围裙的厨师五条悟见饭菜都已经顺利端了上来,便对着伏黑甚尔一鞠躬,带着两位服务生打扮的五条悟回到厨房休息了。那两位穿着女仆装的五条悟贴心地为伏黑甚尔系上了餐巾,轻声问道:“老公,想先吃哪道菜啊?”

“那个……呃……都可以。”伏黑甚尔盯着眼前“五条悟体盛”,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那就先吃一点五条家秘制鱼子酱吧。”说着,其中一位女仆五条悟伸出两根手指在餐桌五条悟的胸缝上轻轻一抹,沾起少许鱼子酱伸进了伏黑甚尔的嘴里。

“好吃吗?”

“好吃,真好吃。”伏黑甚尔咂着五条悟的手指,不知道是在说鱼子酱好吃还是手指头好吃。

“再尝尝这个吧。”伏黑甚尔顺着另一位女仆五条悟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餐桌五条悟的胸肌上围绕着乳头摆放着各样刺身,而他的乳头上则点缀着两块青芥末。女仆五条悟伸手拿起一块真鲷刺身,蘸了蘸乳头上的青芥末送进了伏黑甚尔的嘴里。

“怎么样?老公觉得好吃吗?”

“鲷鱼很新鲜,但是不配酱油吃到底不是滋味。”

“老公别急,酱油在这里呢。”女仆五条悟又拿起一块鲔鱼刺身,先蘸了蘸乳头上的青芥末,然后用手握住餐桌五条悟的肉棒,轻轻撸动几下,肉棒顶端就沁出了几滴酱油。

“来,老公尝尝这个,为了把酱油灌进去我们可费了不少力气呢。”

“唔,果然蘸了酱油就是不一样。”伏黑甚尔对这道菜啧啧称赞。

“吃点主食吧。”女仆五条悟从餐桌五条悟的腹肌上拿起一颗饭团,喂给了伏黑甚尔。

“不错不错,非常好吃。”伏黑甚尔盯着五条悟腹肌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饭团,觉得自己以前吃过的饭团都是垃圾。

“哎呀,我们糊涂了,光吃饭是不是有点噎得慌啊,我们还给甚尔老公准备了香槟。”说着,其中一位女仆五条悟端起一柄高脚杯凑在餐桌五条悟的嘴边,另一位女仆五条悟则挥起拳头砸向了餐桌五条悟的腹肌。餐桌五条悟的身体被打得抽搐了一下,从嘴里冒出来一股甘醇的香槟酒。

“来,甚尔老公,尝尝五条家珍藏的香槟。”女仆五条悟轻轻撬开伏黑甚尔的嘴巴,将香槟给伏黑甚尔慢慢灌了下去。

“啧啧啧,真不错,可惜我是千杯不醉的体质,不然肯定和你们一醉方休。”

“正餐吃得差不多了,给甚尔老公上餐后甜点吧。”两位女仆五条悟抬着餐桌转了一个方向,让餐桌五条悟的下体正对着伏黑甚尔。

“我操!他居然是双性人!”伏黑甚尔一见到那条粉嫩嫩的、水灵灵的肉缝,不禁失声惊呼。

“甚尔老公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接下来的惊喜还多着呢。”

女仆五条悟端过一个盘子怼在餐桌五条悟的两腿之间,然后将一把小勺子伸进了餐桌五条悟的阴道里,轻轻抠挖几下后,盘子里就堆满了诱人的布丁。他把盘子端到伏黑甚尔的面前,用手指㧟了一点布丁抹在了伏黑甚尔的嘴唇上。伏黑甚尔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嘴唇,将布丁吸进了嘴里。

“甜,真甜。”

另一位女仆五条悟领着那两位只穿着丁字裤的五条悟走到了伏黑甚尔身边,让他们一左一右将伏黑甚尔夹在中间。伏黑甚尔抬头打量了他们一眼,发现他们最大的特点是胸肌特别大,像两个面团一样卧在他们胸前,随着他们步伐上下颠悠着。说是胸肌,其实已经可以算作是巨乳了。

“来,甚尔老公,抬起头,张开嘴,好好欣赏我们为你准备的特制饭后饮品吧。”说完,两位丁字裤五条悟同时用手托起自己的巨乳,乳尖对着伏黑甚尔的嘴巴狠狠一掐,四股奶汁就从他们的乳头喷射而出,劈头盖脸地对着伏黑甚尔浇下。

…………………………

“好啦,吃完饭了,甚尔老公休息片刻就去洗澡吧。”女仆五条悟挥挥手,从厨房召唤来那两个服务生五条悟,让他们把餐桌抬走。他们自己则趁着这个空档给伏黑甚尔松绑,再帮他脱下被奶汁浇得精湿的衣服。

“我活这么多年,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被男人的奶汁浇成落汤鸡。”伏黑甚尔用手擦了擦脸上的奶水,被两位女仆五条悟领着进了浴室。

一进浴室,迎接伏黑甚尔的是两双灵巧的手,它们瞬间就扒下了他身上仅剩的内裤,然后推推搡搡地把他摁进了浴缸里。

透过氤氲的水汽,伏黑甚尔看见在浴室里服侍自己的是两位性转五条悟。她们拢了拢白色的长发,笑嘻嘻地跳进了浴缸,抱着伏黑甚尔的身体又蹭又吸。

“我的天啊,你快来看,好厚实的后背啊,我好爱。”其中一位性转五条悟眼睛直冒光.

“是我最爱的大胸肌诶,我的天啊,我终于实现了被男人胸肌憋晕的梦想了。”另一位性转五条悟盯着伏黑甚尔的身体止不住地流口水。

“快别玩儿了,赶紧服侍甚尔老公洗澡吧。”

其中一位性转五条悟坐在浴缸边沿,让伏黑甚尔枕在自己两腿之间,手法娴熟地给他按摩头上的穴位。另一位性转五条悟则跨骑在伏黑甚尔的身上,小心翼翼地帮他放松身上的每一块肌肉。

唔,这就是天堂吧!伏黑甚尔闭着眼睛,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忽然,那双在自己身上摩挲的小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团热乎乎、软乎乎的肉团在自己身前磨蹭。伏黑甚尔睁开眼睛,只见一位性转五条悟正趴在自己身上,用挺翘的双乳从自己的锁骨到小腹来回摩擦着。她一见伏黑甚尔睁开了眼睛,便对着伏黑甚尔极其淫荡的吐了吐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伏黑甚尔觉得自己的肉棒已经硬到了极致。

这时,这位性转五条悟向前轻轻一扑,丰硕的乳房就拍到了伏黑甚尔的脸上,伏黑甚尔只需张开嘴巴就能将五条悟性感饱满的乳房吸进嘴里。与此同时,被他枕着两腿之间的性转五条悟也站起身,绕到了伏黑甚尔的下体处,伏下身子将伏黑甚尔的肉棒夹在了乳沟里,借着温热的洗澡水的润滑给伏黑甚尔乳交起来。

“唔唔,好吃,好爽,再夹快点,喔喔爽死了……”

伏黑甚尔身子一抖,射在了浴缸里。

“天啊,甚尔老公好能射,好崇拜甚尔老公!”两位性转五条悟同时看向伏黑甚尔的肉棒,只见几块白色的精块飘在浴缸里,伏黑甚尔的马眼还在缓缓冒出尿道里残余的精液。这两位性转五条悟将飘在水中的精液捞了起来,涂抹在了自己的乳房上,然后当着伏黑甚尔的面互相舔舐起对方乳房上的精液。将精液舔干净后,两位性转五条悟抱在一起舌吻起来,身体一倾朝着伏黑甚尔的胸前倒去。

“砰”地一声,水花溅了伏黑甚尔一脸。伏黑甚尔擦了擦脸上的水珠,低头一瞧,只见两位性转五条悟正趴在自己的胸肌上亲得缠缠绵绵、难解难分,看得伏黑甚尔的肉棒迅速恢复了射精前的最硬状态。他用手抱住两位性转五条悟的脖子,稍稍一欠身,脑袋凑到了她们的嘴边,三条舌头就搅和在了一起。伏黑甚尔一边享受着两位性转五条悟的吻技,一边朝着她们的下体探出手指。

“甚尔不要!”两位性转五条悟急忙制止了伏黑甚尔的流氓行径,“甚尔老公不要色急,一会儿还有更好的节目呢。”

说着她们将伏黑甚尔拉出了浴缸,四只手各抓着一团沐浴球给伏黑甚尔全身打上了泡泡。

…………………………

两位性转五条悟服侍着伏黑甚尔洗完了澡,又帮他擦干了身体、吹干了头发,甚至帮他套上了拖鞋,然后领着他进入了他的卧室。

卧室里,两位女仆五条悟早就恭候多时了。他们牵着伏黑甚尔的肉棒,把他领到床边。在伏黑甚尔的床上,躺着一位肌肉格外发达的五条悟。这位五条悟的肌肉雄厚健壮到几乎要盖过伏黑甚尔,但是他的体脂率并不是特别低,这就让他的肌肉在凶猛之中又透出一股可爱,而且手感特别舒服。伏黑甚尔的目光从上至下来回抚摸了他几遍,最后锁定在了他的下体处。

“诶,他怎么没长鸡巴啊?”

女仆五条悟“嘿嘿”一笑,一人一边拉开了这位肌肉发达五条悟的双腿。伏黑甚尔这才看清,这位五条悟不仅没有肉棒,而且连卵蛋、肛门都没有。

“我是专门供甚尔老公把玩的五条悟型抱枕,可枕可抱,可躺可靠,甚尔老公快来试一试吧。”

伏黑甚尔试探性地躺在了抱枕五条悟的身上,还别说,这一身肌肉硬中带软,饱满有弹性,比最好的按摩床还要舒服。

伏黑甚尔惬意地躺在抱枕五条悟的身上,接过女仆五条悟递过来的菜单翻看起来。

「基础款五条悟,就是把五条悟扒光了送到您的床上」旁边配了一张五条悟在高专的证件照。

「性瘾款五条悟,天生淫魔,要个不停,耐力极强,最适合多人一起玩耍」旁边配了一张浑身沐浴精液,一手握着一根肉棒的五条悟照片。

「性瘾+双性款五条悟,顾名思义」旁边配了一张被精液填满的双穴特写照。

「黑洞款五条悟,适合极限扩张,最多可以塞进三只手。可指定男性or双性」旁边配了一张五条悟被拳交的照片。

「小狼狗款五条悟,可以自主选择搭配狗耳朵、狗尾巴、狗阴茎等配件,颜色可以自定」旁边配了一张带着项圈,吐着舌头的犬化五条悟照片。

「蛇人款五条悟,双穴双丁蛇尾」旁边配了一张五条悟用蛇尾插着进自己的肉穴中自慰的照片。

「M款五条悟,满足您暴虐的欲望」旁边配了一张五条悟被塞着口球、眼泪汪汪的脸部特写。

「S款五条悟,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旁边配了一张五条悟身穿皮衣、挥舞皮鞭的照片。

「兔女郎款五条悟……」

「睡美人款五条悟……」

「迷你版五条悟……」

「放大版五条悟……」

「孕肚款五条悟……」

伏黑甚尔翻看着菜单,已经挑花眼了。

“就这个吧,体操王子款五条悟。”伏黑甚尔胡乱点了一个。

「体操王子款五条悟,美与力的完美结合」旁边配了一张五条悟穿着体操服跨在双杠上的照片。

“嗯嗯嗯,甚尔老公很有品味嘛。”女仆五条悟接过菜单,敲了敲大衣柜的门,门“吱扭”一声打开,一位穿着蓝色连体体操服的五条悟应声而出。

这位体操五条悟一出场,先对着伏黑甚尔展示了一下他流畅健壮的身材,然后用手撕开了包裹在臀部的衣料,双手摁着女仆五条悟的肩膀借了个力,当场来了个前空翻,同时在空中张开双腿,呈一字马状落在了伏黑甚尔身上,伏黑甚尔的鸡巴稳稳当当地戳进了他的屁眼里。

“我操!”

伏黑甚尔的鸡巴从来没有以这么惊人的力道进入过别人的身体,况且这位体操五条悟的后穴又是如此地紧致温暖。体操五条悟落下的那一刹那,伏黑甚尔感觉自己被一炮轰上了云端,精液像泄洪一样喷射而出,灌进了体操五条悟的体内。

而体操五条悟显然也没有用屁眼吃过如此巨大、如此滚烫的巨物,伏黑甚尔的龟头撞向他的前列腺的那一刻,他当场就被操射了。体操服前印出了一条大肉棒的形状,肉棒顶端迅速洇开了一团湿印。

“甚尔老公好厉害,一下就把我操射了。”体操五条悟趴在伏黑甚尔身上,边喘边说。

“这才是刚开始呢。”伏黑甚尔一把将体操五条悟掀翻,撕碎了碍事的体操服,抓过体操五条悟的大屁股就将自己的鸡巴顶了进去。

“不愧是练体操的,屁眼都这么有劲!操!出水了……”

“甚尔老公认错了,那是他潮吹了。”侍立一旁的女仆五条悟对伏黑甚尔解释道。

“嗯?我第一次见到屁眼还能潮吹的,真是个极品!好会夹……又要射了……喔喔操操操操!——射死你、射爆你喔喔哈!——”

伏黑甚尔射完精后,拍拍体操五条悟的屁股,站起身对女仆五条悟说道:“我有点内急。”一边说一边对着他们挑了挑眉毛,“可是我鸡巴还是硬的,上厕所恐怕不太方便。”

伏黑甚尔的意思是,男人勃起的时候很难顺利小便,你们既然能搞出这么多花样来,估计也能帮我解决这个小困难吧。

“明白。”其中一位女仆五条悟走过来,握着他湿漉漉的肉棒将他领进了卫生间里。

…………………………

卫生间里,一只作小猫打扮的五条悟正卧在墙根昏昏欲睡,一听见有人来了,急忙手脚并用地爬到了伏黑甚尔脚边,用脸蹭了蹭他的脚背,抬起头用碧蓝色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甚尔老公的困难,就由他解决吧。”说完,女仆五条悟就带上门出去了。

小猫五条悟对着伏黑甚尔“喵喵”叫了几声,慢慢直起上半身,握住伏黑甚尔的肉棒将龟头含进了嘴里。

小猫五条悟的舌头真的像小猫一样长着肉刺,但是远比真正的猫舌头柔软湿润。带着凸起的舌头灵活地绕着龟头打转,还时不时把舌尖抵在马眼上钻弄。同时,小猫五条悟的两只手也没闲着,他一只手握着伏黑甚尔的柱身快速撸动着,另一只手托起伏黑甚尔的卵蛋轻轻揉搓。他脑袋上的猫耳朵随着口交的动作微微颤抖着,身下的猫尾巴也因为吃到了梦寐以求的大鸡巴而快活地摆来摆去。

小猫五条悟的口技是伏黑甚尔所见过的最一流的口活,在被连续舔了将近二十分钟后,伏黑甚尔终于低吼一声,痛痛快快地射在了小猫五条悟的嘴里。

射完精后,伏黑甚尔下腹部的肌肉明显放松了下来。伏黑甚尔深呼吸了几下,就在小猫五条悟的嘴里将憋了许久的尿液排了出来。

小猫五条悟的嘴唇紧紧抿住伏黑甚尔的柱身,生怕有一滴尿液漏出去。同时,他拼命吞咽着溢满口腔的尿液,整个卫生间里都回荡着小猫“咕噜咕噜”的吞咽声。

“呼——”伏黑甚尔排完尿,握着自己的肉棒在小猫五条悟的舌头上甩了甩,将尿道里残余的尿液挤进了小猫五条悟的嘴里。然后,一身轻松的伏黑甚尔赞赏性地摸了摸小猫五条悟毛茸茸的脑袋,转身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

伏黑甚尔白天完成了一次刺杀任务,刚才又连着射了好几次,身体略有疲倦但是性欲依然高昂的他命令体操五条悟坐在他的身上自己动。同时,他又指使女仆五条悟为他召唤出来一位双性五条悟,他让这位双性五条悟坐在他的脸上,粉嫩水润的肉缝正对他的嘴巴。

就这样,伏黑甚尔舒舒服服地躺在抱枕五条悟的怀里,张着嘴品尝着双性五条悟的肉穴,还有体操五条悟主动骑在他身上取悦着他的肉棒。

伏黑甚尔感觉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了。

在被伏黑甚尔连续内射四次后,体操五条悟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了,他的屁眼被伏黑甚尔的肉棒撑大到无法完全合拢,白浊的精液顺着他的穴口流到了伏黑甚尔的大腿上。

“好啦,今天晚上先玩到这里吧,明天我还有任务要做呢。”

伏黑甚尔挥挥手,体操五条悟和双性五条悟就乖乖地走回了衣柜里。那两位性转五条悟捧着毛巾走了进来,帮伏黑甚尔擦拭了身上的淫液。同时,那位只穿着一件围裙的厨师五条悟也领着两位丁字裤巨乳五条悟站在了卧室门口候命。

“甚尔老公,射了这么多,体力消耗很大吧,来,睡觉之前补充点能量,明天好继续把我们都射爆。”

厨师五条悟打了个响指,那两位丁字裤五条悟就走到了伏黑甚尔的床边。伏黑甚尔坐起身,揽过其中一位五条悟的腰,含住他的乳头大力地吮吸着。

“唔,好香的奶子,哦不,奶汁。”伏黑甚尔贪婪地吸光了四颗乳房里的奶汁,口鼻见弥漫着奶汁的甜香味。他面前的四颗乳头周围都留下了一圈深深的牙印,而乳头上传来的刺激也让这两位五条悟的丁字裤被淫水打湿了。

“好啦,甚尔老公,赶紧睡吧。”女仆五条悟带着其他五条悟鱼贯离开了伏黑甚尔的卧室,临走时还贴心地帮他关了卧室灯。伏黑甚尔向后一躺,搂着抱枕五条悟心满意足地睡过去了。

…………………………

“嗯……好香啊……五条悟奶子的香味……五条香……”

第二天一早,伏黑甚尔迷迷糊糊地醒来,刚睁开眼就看见五条悟白色的脑袋拱在自己怀里呼呼大睡着。

“嘿嘿,手感真不错,怎么摸也摸不够……诶?抱枕五条悟长出鸡巴来了?”伏黑甚尔心里纳闷,对着那根晨勃的大鸡巴伸出了手。

“啊!”怀里的五条悟猛然惊醒,“几点了?我的天,居然已经十点多了,开会又要迟到了!”五条悟一骨碌爬了起来,慌里慌张地捡起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伏黑甚尔还沉浸在昨晚的美梦中不愿意醒来,迷迷糊糊地靠在床头看五条悟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都怪你,我都说不要了你偏要再来一次,射了一次又来一次,看看看看,害得我又迟到了。”五条悟扶着酸痛的后腰,龇牙咧嘴地活动了一下快散架的四肢。

“操!你是个大牲口吗?怎么昨天晚上射了七次,半夜还要遗精啊!喷了我一身我怎么见人啊!”五条悟哀嚎着冲进了浴室,抓过一条毛巾胡乱擦了擦又冲了出来,披上外套一边系扣子一边风风火火向门外走,边走边扭回头嘱咐伏黑甚尔:“你晚上别接别的客人,我还过来找你,嫖资我一会儿转给你。对了,你白天别无所事事地闲逛,好好考虑考虑我说的条件,要是没问题的话下个礼拜就搬我家去,我先包养你一年,定金多少随你要。”

“哦。”

“晚上见,啵啵。”

房门“砰”一声关上,将五条悟声音堵在了外面。伏黑甚尔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随手收拾了一下满床的狼藉。

“唉,原来是个梦啊。”

他坐到书桌前,甩了甩凌乱的刘海,抓过一支圆珠笔在那张“包养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又在空白的“金额”一栏随意填了个数字。然后,他从抽屉里掏出一柄飞机杯,坐在书桌前一边回味着昨晚的美梦一边给自己打飞机。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