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哨所的义工

⚠️纯肉文🔞

⚠️含有:伏五,稍微提及mob五

⚠️OOC预警 双性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世界观架空预警❗️完全架空不要带入任何国家地区的历史❗️

⚠️末世世界观,虽然这个设定也没有很重要,只不过是为五条悟的登场简单搭建一个舞台罢了

Summary:义工治疗师五条悟打着为伏黑惠做心理疏导的旗号拿走了伏黑惠的第一次。

正文

伏黑惠所生活的世界看似平静祥和,实则暗流涌动。

2022年5月17日23时许,怦然一声巨响,末世降临了。

一年后的某日,伏黑惠完成了自己加入卫队后的第一次任务,跟随着队伍回到了哨所内。接连几天,伏黑惠和他的大多数队友一样,在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精神刺激下寝食难安、坐卧不宁。

“吱——”随着一声嘹亮的哨响,伏黑惠和他的队友们迅速集结成队,等待队长乙骨忧太的指示。

“唉,应该说果然是新兵吗……”乙骨忧太看着自己的队员一个个面容憔悴、神色忧惧,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我明白,这种经历对大家的刺激很大,但是我们必须尽快适应这种生活才行。”

乙骨忧太顿了顿,继续说道:“为了帮助大家发泄压力、疏导负面情绪,我已经为大家申请到一个被‘义工’治疗的机会,接下来我会领着大家去往这位‘义工’的治疗室,到时候希望大家注意秩序和素质,不要给我们小队的形象抹黑。”

一队新兵排成一列,跟在乙骨忧太的后面来到了哨所外围的一座小楼前。大家鱼贯进入这座外表古旧但是里面相当清洁的小楼,转过楼梯穿过走廊,来到了一处房间门口。

“这里就是‘义工’的治疗室了,大家排好队,一会儿有序进入。”乙骨忧太不厌其烦地叮嘱着他的队员们。

“那个,队长,治疗具体是指什么啊?是心理咨询那种吗?”队伍里一个声音弱弱地问道。

“不是的,治疗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性交’。”乙骨忧太一本正经地说出了惊世骇俗的话。

“啊?!”

队员们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这不就是嫖……”有人对这种治疗形式提出了质疑。

“错,这位治疗师是彻彻底底的‘义工’,也就是分文不取、自愿为大家服务的志愿者,所以不算是嫖。”乙骨忧太正色说道。

“可是,强迫别人做这种事情终究是不好的吧?”

“咳咳,”乙骨忧太的声音调高了一个调门,“首先,这位治疗师是听说了我们在新兵训练中遇到的困境,自告奋勇来帮大家治疗的,治疗方式也是他本人指定的,不存在强迫一说;其次,这位治疗师是‘义工’,不会收取大家任何报酬;最后,即使是义务劳动,这位治疗师完成得也很出色,所以大家也要端正态度,进去以后认真做事,不要给队伍丢脸。明白了吗?”

“明白了!”队伍里响起了整齐划一的回答。

“很好,第一个可以进去了。”

…………………………

伏黑惠排在队伍中间靠后的位置,等了好半天才终于轮到他治疗。排在他前面一个的队友进去不到五分钟就红着脸提着裤子逃出了治疗室,伏黑惠看了眼躲在角落里系裤腰带的队友,深呼吸了几下,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间门。

治疗室里的陈设很简单,地上铺着浅灰色的地毯,一张双人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床的斜前方靠近窗户的地方放着一张浅色的沙发,地毯、床单和沙发罩上都散落着暧昧的水渍,屋内的空气中弥散着一股精液的气味。房间里除了伏黑惠外没有其他人,房间角落的一扇门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想必那里是一间小小的盥洗室,那个义务劳动的治疗师肯定正在里面简单清洁着自己。

伏黑惠稳了稳心神,轻轻坐在了双人床上。他的屁股刚坐定,一个身材高大、皮肤白皙的身影就从盥洗室里走了出来。

“你好啊,小帅哥。”这位治疗师对着伏黑惠伸出了右手,“我叫五条悟,是你的临时治疗师,你叫我五条先生就好。”

“呃……你好,我叫伏黑惠。”伏黑惠有些尴尬地握住了五条悟伸过来的手,双眼不住地打量着这位‘义工’。

五条悟五官姣好,一双天蓝色的眼睛笑眯眯地瞅着伏黑惠,雪白色的头发上还带着水汽。他身量颇高,最起码不低于一米九,发达流畅的肌肉上覆盖着奶油白色的皮肤,腰上围着一条短短的浴巾,裸露出的皮肤上隐约可见斑斑点点的红印和牙印,八成是刚才接受治疗的队友留下的。最令伏黑惠挪不开眼睛的是五条悟胸前那对丰硕的胸肌和饱满浑圆的臀部,要不是亲眼所见,伏黑惠就算是在春梦里也不敢轻易设想如此诱人的丰乳肥臀。

“那我就叫你小惠啦。”五条悟大大方方地坐在了伏黑惠身边,用手勾过伏黑惠的脖子,相当自来熟地和他打着招呼,“你们的队长已经和你们说明了治疗的内容了吧,那我就不多废话了,脱吧。”五条悟的表现太自然了,仿佛他不是在邀请伏黑惠和他上床,而只是邀请他一起喝杯奶茶一样。

伏黑惠坐在床沿扭捏了半天,才堪堪脱下作战服的外套。五条悟在一旁等得不耐烦,直接拽过伏黑惠的腰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扒掉了他的裤子,拽掉了他的靴子,又扯下了他的背心。眨眼工夫,伏黑惠浑身就剩下一条白色平角内裤了。

“啊……这……请等……”伏黑惠的脸就像泼上了油漆一样红。

“不要磨蹭,后面还有人等着呢。”

五条悟将伏黑惠几乎扒光后,用手指轻轻勾过伏黑惠的下巴,端详了伏黑惠的脸几秒:“小惠的脸很帅呢,在来治疗过的战士里最起码能排进前三甲吧。”说着,他的手指顺着伏黑惠的喉结滑到了伏黑惠的胸肌和腹肌上,“身材也很不错,肌肉很结实,唔,这一包也很大哦,看来小惠的本钱很拿得出手啊。这样的帅哥,我愿意多花点时间时间陪陪你。”

没等伏黑惠有所反应,五条悟率先弓下身去将脸贴在了伏黑惠胯下的大包上:“嗯,没有什么异味,看来小惠平时很注重个人卫生嘛。只有淡淡的荷尔蒙气息,唔,百闻不厌。……啊哈,这一包变大了,小惠你硬了。”

五条悟隔着内裤亲了亲伏黑惠的慢慢苏醒的巨龙,然后抬起头对着伏黑惠淫荡地舔了舔嘴唇。

伏黑惠是平生第一次和他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早就紧张得浑身僵直,一动也不敢动。五条悟看出了他的窘态,笑嘻嘻地跨骑在伏黑惠的大腿上,摁着他的肩膀让他躺倒在床上。随后,五条悟自己也俯下身来,压在伏黑惠的身上。

“小惠,你是第一次吧?”五条悟一只手抚摸着伏黑惠的头发,另一只手绕到伏黑惠的身后抱住了伏黑惠的后背,嘴巴凑到伏黑惠耳边用气声问道,两块饱满的胸肌不安分地在伏黑惠身上乱蹭。

“是……第一次。”伏黑惠吞了一大口口水,回答的时候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没关系,我最会引导处男了。”五条悟一低头,轻轻吻住了伏黑惠的嘴唇。

伏黑惠只觉得自己的嘴巴被一对火热的唇瓣堵住,五条悟的气息瞬间攻占了他的鼻腔。他感觉自己的牙齿被一条灵活柔软的舌头撬开,那条舌头伸进他的口腔,熟练地勾起他的舌头,引导着两条舌头相互交缠着。伏黑惠很快就习惯了这种唇舌纠缠的感觉,甚至开始有样学样地回应着五条悟舌尖的挑逗。

“啊哈,真不错,小惠真是孺子可教。”五条悟抬起头,轻轻咬了伏黑惠的鼻尖一下,然后顺着他的下巴一路向下吻去,舌尖滑过伏黑惠的胸脯,停驻在伏黑惠乳头上打转。

“嘶哈……好……好爽……”伏黑惠皱起眉头,微微挺起胸膛,回应着五条悟的吮吸。五条悟对着伏黑惠左侧的乳头舔舐轻咬了片刻,又转战到伏黑惠的右侧乳头上继续挑逗他,搞得伏黑惠的喘息一声比一声粗重。最后,五条悟吃够了伏黑惠的乳头,将脸埋在伏黑惠胸肌之间,轻声问道:“舒服吗?”

“太舒服了。”乳头上的酥麻余韵犹在,让伏黑惠的声音微微颤抖。

五条悟闻言“呵呵”一笑,一翻身躺在了伏黑惠身旁,牵过伏黑惠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脯,用极其淫荡的语气对伏黑惠说道:“骑上来,模仿着我刚才的样子,也来玩玩我的奶子。”

伏黑惠只感觉胸口一身血气翻涌,本能地翻身压在了五条悟身上,双手覆在五条悟的两颗大奶子上摩挲了几下,低下头张嘴含住了五条悟的一侧乳头。

“唔——!”

伏黑惠以前只在AV里见过这种玩法,今天亲身体验了五条悟的大奶子,才真正懂得了吸乳之妙。五条悟的乳头比一般男人的乳头体积要大,乳晕也要大一圈,虽然不知道被多少人吸过了,但是这对乳头依然粉嫩诱人。五条悟的胸肌看起来很发达,但是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摸起来非常柔软,配合上细腻光滑的皮肤,伏黑惠轻轻一吸就能将五条悟乳晕附近的软肉含进嘴里裹弄。伏黑惠模仿着五条悟刚才的动作,用舌尖来回拨弄着五条悟敏感的乳肉,尖尖的虎牙轻轻扫过乳晕,嘴唇抿住柔软的胸肉用力咂弄着。伏黑惠吮吸得格外入神,从他的嘴角溢出一丝口水流进了五条悟的乳沟之中。

“来,不要冷落这边。”

在五条悟的提醒下,伏黑惠稍稍偏过头,咬住了另一侧乳头,更加卖力地吮吸着。五条悟躺在他的身下,胸前皮肤以两个乳头为圆心泛起了潮红,从口中不停泄出低低的呻吟声,腰臀不住地在床单上扭蹭,两条胳膊抱住了伏黑惠的后脑勺,想要将更多的胸肉塞进他的嘴里。

胸肉的口感让伏黑惠神魂颠倒,让他越吸越大力,直到一股奶香在他的味蕾上爆开。

“嗯?!”

伏黑惠一惊,连忙吐出五条悟的乳头,果然看见乳尖上溢出了一股白色液体,正混合着他的口水向五条悟乳沟里流动。

“五条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啊哈,我被小惠吸出奶了。”五条悟对着伏黑惠抖了抖胸。

“啊这……男人也能被吸出奶水吗?”伏黑惠对着五条悟满是牙印的胸脯露出来大受震撼的表情。

“不是哦,是因为我是一个天赋秉异的双性人才会这样的。”说着,五条悟伸手扯掉了一直围在腰间的浴巾,又用两只手摁住伏黑惠的肩膀把他向下推,直到把他的脑袋推到了自己两腿之间。

在五条悟两腿之间、肉棒和卵蛋的下方,伏黑惠赫然看见一道粉红色的肉缝出现在自己眼前。

“这……这……这……”伏黑惠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五条悟低头看到伏黑惠目瞪口呆的模样,觉得相当有趣。他蜷起双腿,将伏黑惠的脑袋紧紧夹在大腿根,那一条粉嫩的肉缝正好贴在伏黑惠的口鼻处。随后,五条悟轻轻晃动起夹着伏黑惠脑袋的双腿,用伏黑惠的鼻子刺激自己的阴蒂来自慰。

“啊哈……好爽……哦哦……”

“唔——唔唔——”伏黑惠的鼻子抵在五条悟的阴唇上来回顶蹭,脸上全是淫水,五条悟的卵蛋随着动作轻轻撞击着伏黑惠的眼窝。五条悟玩得太投入了,全不顾自己的外阴堵着伏黑惠的鼻子和嘴巴。直到伏黑惠实在憋得受不了,猛然掰开五条悟的大腿跪起身来大口喘气,五条悟才反应过来,抬起右脚用脚趾夹了夹伏黑惠的乳头,讪讪地说了一声“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伏黑惠盯着五条悟湿漉漉的阴唇,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淫液。

“想进来吗?”

“想。”伏黑惠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

“我也好想被小惠插进来啊。”

五条悟用胳膊肘支起上半身,夹着伏黑惠乳头的右脚轻轻滑过伏黑惠的腹肌和人鱼线,脚趾勾住伏黑惠白色平角裤的腰带,稍稍用力一拽,一根硕大的肉棒就跃进了五条悟的视线。

“靠,真大啊。”

“谢……谢谢夸奖……”伏黑惠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居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哈哈,果然是个小处男啊。”

五条悟同时抬起两只脚,一只脚的脚掌贴在伏黑惠的柱身上来回摩擦着,另一只脚的大拇趾摁在伏黑惠的马眼上来回打转。几分钟的功夫,伏黑惠的龟头上就涂满了他自己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

“哦啊……轻点……嘶哈……我的天……好爽……嘶哈……”

五条悟的双脚保养得很好,红润饱满的脚掌比许多人的手掌都细嫩。这样一双灵活的双脚攀在伏黑惠的肉棒上来回撸动,爽得伏黑惠差点儿秒射。

“呼,感觉怎么样?”在伏黑惠马上就要射出来的关口,五条悟及时拿开了自己的双脚。伏黑惠射精的过程被强行打断,小腹和臀部的肌肉抖了抖,肉棒不甘心地跳动几下,柱身上的青筋更加明显了。

“好想射。”伏黑惠看向五条悟的眼神里几乎要冒出火来。

五条悟对着伏黑惠张开双腿,一只手揉捏着绕满牙印的乳头,一只手探到身下分开了阴唇,一脸魅惑地对伏黑惠说道:“想射的话,就插到里面射吧。”

说话的同时,伏黑惠明显看到从五条悟的阴道口里又冒出一小股淫液。

五条悟话音刚落,伏黑惠就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压倒在五条悟身上,耸着屁股猴急猴急地刺了好几下,才在五条悟手指的引导下捅进了五条悟的阴道里。

“我操!”伏黑惠的肉棒瞬间被紧致温暖的小穴包裹住,一股触电般的快感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伏黑惠低下头向两个人的交合处看去,只见自己的肉棒已经全部插进了五条悟的身体,一股白浆被自己的肉棒挤了出来,一部分挂在了自己的阴毛上。

“这是什么?”

“这是你的队友们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全都被小惠的鸡巴挤出来了。”

“操!你……可真骚。”

伏黑惠架起五条悟的双腿,铆足了力气用肉棒进攻着他粉嫩的肉穴。

“啊哈……小惠好猛……好爽……嗯啊……要被操死了……爽死了……哦哦……啊哈……”

“呃……好紧,好滑,呃哈……呃呃呃啊哈——!”

在快速抽插了五分钟后,伏黑惠下腹与臀部的肌肉猛然绷紧,肉棒瞬间粗了一圈,一跳一跳地将数十股精液射进了五条悟的阴道。

“哈啊……哈啊……我操……好爽……我操……”射完精的伏黑惠颓然倒在五条悟身上大口喘息着,仍然坚硬的肉棒还插在五条悟阴道里舍不得拔出来。

“小惠好能射啊,把我的小穴都射满了。”五条悟一边说,一边抚摸着伏黑惠的后背。

“我操了多长时间?”

“大概五分钟吧。”

“啊?才这么短。”伏黑惠戚戚然地说道。在小处男们的春梦里,谁不是能提枪催马大战三百回合的猛士呢,可惜真到实践的时候就变成没药性的炮仗了。

“别灰心啊,毕竟是第一次,而且还刚刚被我足交过。”

“那……五条先生爽到了吗?”

“当然啦,小惠的鸡巴又大又硬,操起来又那么猛,差点儿把我操哭呢。”五条悟摸了摸伏黑惠的海胆头。

“那个,我能再来一次吗?”伏黑惠趴在五条悟身上,轻轻动了动插在五条悟阴道里的肉棒。

“没问题。”五条悟抱着伏黑惠打了个滚,把伏黑惠压在身下,紧接着五条悟直立起上半身,坐在伏黑惠的肉棒上慢慢挺动自己的屁股。

“哦啊……好厉害……”射过一次后,伏黑惠没有刚才那么色急了,更能专心体会五条悟这具身体的妙处。五条悟跨骑在伏黑惠的肉棒上,两瓣饱满浑圆的臀瓣在伏黑惠健壮结实的大腿上撞击得轻轻抖动,小穴吞吐肉棒时发出“噗叽噗叽”的水声,和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一起刺激着伏黑惠的耳朵。五条悟上半身完全直立,双手背在身后,全靠大腿和腰腹的力量维持着快速吞吐肉棒的动作。从伏黑惠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自己粗大的肉棒撑开五条悟的阴唇在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样子,肉棒每抽插一次都会带出一大股淫水,不到三分钟的功夫,伏黑惠的阴毛和卵蛋就已经湿透了。五条悟的腹肌因为持续发力的缘故显得更加分明,一根不输伏黑惠的肉棒随着身体的挺动上下乱甩,把前列腺液甩得伏黑惠身上到处都是。五条悟丰硕的胸部在伏黑惠眼前招摇地抖动着,轻颤的乳头在性欲的刺激下居然自动冒出两丝白液。伏黑惠吞了一口唾液,目光顺着五条悟的乳沟一路向上,又看见五条悟被体内的肉棒刺激得双眼迷离,双唇微张,舌头随着喘息声伸出口腔,口水不由自主地溢出嘴角。

伏黑惠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五条悟被自己的大鸡巴插得下面流水上面流奶,这种视觉刺激让伏黑惠爽得头皮发麻。

更刺激的是,伏黑惠的肉棒被五条悟阴道里的软肉紧紧绞住,湿滑温暖的肉壁主动吮吸裹弄着伏黑惠的肉棒,阴道深处像一张小嘴一样含住伏黑惠的龟头全方位地舔舐着。随着冠状沟的刮擦,伏黑惠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和五条悟分泌的淫水混合在一起打出了白沫,挂在了五条悟的阴唇和伏黑惠的阴毛丛上。

“啊哈……五条先生,你的下面好厉害啊……真会夹……”

“嗯啊……小惠的鸡巴……好大好粗……操得我好爽……嗯哈……操出白浆了……”

“五条先生,我想自己动。”

“好……快点……操死我……小惠的鸡巴……”

伏黑惠双手托住五条悟的屁股,臀大肌发力向上极速顶操着五条悟的小穴。五条悟被伏黑惠顶得浑身发软,不得已用手按住伏黑惠的胸肌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啊啊啊啊——!太猛了……小惠……轻点儿……要死了……救命……啊啊啊啊……”五条悟的身体不停地战栗着,呻吟的声音陡然升高。

可谁知伏黑惠这个小处男实在是没有经验,他见五条悟高喊着“轻点儿”、“救命”,以为自己操得太猛弄疼了五条悟,居然真的放慢了顶操的速度。

“别停啊……快点儿……操死我……快快快!!!……大力操我!……”五条悟本来马上就要到高潮了,被伏黑惠这么一弄体内的欲火又生生憋了回去,急得五条悟拼命扭动着屁股,一个劲地催促伏黑惠赶紧用最快的速度操翻他。

伏黑惠这才明白刚才五条悟不是真的在求饶,只不过是在发骚而已。于是他放心大胆地用最凶猛的频率向上顶刺着五条悟的肉穴,把五条悟操得淫水四溅,浪叫连连。

“哦哦哦哦啊啊啊啊要来了要来了……哦哦哦哦哦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

五条悟趴在伏黑惠身上不住得颤抖,阴道深处一股热流浇向了伏黑惠的龟头,身前的肉棒也对着伏黑惠的胸肌、腹肌喷出了数十股精液,甚至两颗鼓胀的乳头上都沁出两注奶汁。

高潮后的五条悟瘫软在伏黑惠身上,伏黑惠抱着他翻了个身,将他压在身下,耸动屁股又狠狠操了五条悟近百下,才颤抖着将今天的第二波精液尽数射进了五条悟的体内。

…………………………

“呼——好爽!”伏黑惠一侧身,倒在了五条悟身边,肉棒“啵”地一声从五条悟的阴道里脱出,一股白浆从合不拢的穴口慢慢流出。

“哈哈,操了四十分钟,我真厉害。”伏黑惠把五条悟抱在怀里,扭过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表。

“啊哈……嗯哈……小惠好猛……”五条悟躺在伏黑惠怀里喘息着。

伏黑惠伸手蘸了蘸五条悟乳尖上冒出的奶汁尝了尝,然后玩心大动地向下挪了挪身体,把脑袋凑到五条悟胸前,含住五条悟的乳头用力吮吸着。

“嗯嗯,真香。”

伏黑惠叼住五条悟的乳头,吸干了里面的奶汁,然后用带着奶香的嘴巴吻上了五条悟的嘴。

“五条先生,我还想‘治疗’一次。”伏黑惠用依然坚挺的大肉棒戳了戳五条悟的私处。

“啊?小惠还能来一次吗?”五条悟握住伏黑惠的肉棒,惊讶地问道,“可是小惠太猛了,让你射一次比让你的队友射十次都辛苦,要是小穴被小惠操坏了,你后面的队友怎么办?”

“……那好吧,以后有机会再来找五条先生‘治疗’吧。”

五条悟看了看伏黑惠有些委屈的表情,又低头瞧了瞧这根难得一见的凶猛大屌,略略思考了片刻,倏然坐起身,从床底下掏出一个小工具箱,从工具箱里拿出来一支牙膏一样的东西,然后重新躺到了伏黑惠怀里。

“难得遇见这么心仪的大鸡巴,我就再陪小惠一次。”五条悟将那支牙膏状的东西递给了伏黑惠,“这是润滑油,专门用来肛交的。让我的阴道休息一下,小惠操一回我的屁眼吧。”

“啊……哦,谢谢五条先生。”

“会用吗?”

“呃……我在‘电影’里见过。”伏黑惠不好意思地搔了搔海胆头。

“那好,小惠先帮我扩张一下吧。”说着,五条悟分开双腿趴跪在床上,将屁股高高撅起。伏黑惠跪坐在五条悟身后,掰开五条悟的臀瓣仔细端详着五条悟的菊花。

“屁眼是一条线……五条先生的屁眼被很多人操过吧。”

“嗯,谁叫我的屁眼比前面还要骚啊。”五条悟对着伏黑惠晃了晃屁股。

伏黑惠用指尖摸了摸五条悟的菊花,然后将脸埋进五条悟的臀缝里,模仿着“电影”里的样子伸出舌头舔舐着五条悟的菊花。伏黑惠的舌尖先是绕着菊花周围的褶皱舔了几圈,然后专心用舌尖钻探五条悟的穴口。五条悟的菊花在频繁的性交中被调教得极为敏感,仅仅是被伏黑惠舔一舔就让五条悟爽得腰眼发酸、脊柱发麻。

“小惠……快插进来……啊哈……好想要……好想要鸡巴……嗯哈……小惠的大鸡巴……”五条悟把脸埋在臂弯里,语无伦次地对伏黑惠说道。

伏黑惠意犹未尽地抬起头,对着穴口挤了一大股润滑油,然后试探性地插进了一根食指。

“嗯哼。”五条悟发出一声闷哼。

五条悟括约肌的弹性出乎意料地好,伏黑惠的食指轻而易举地捅到了底。五条悟的屁眼欲求不满地夹着伏黑惠的指根,好像在无声地催促着他赶紧把更粗的东西插进来。

伏黑惠又增加了一根中指,五条悟的屁眼很快就又能容纳两根手指自由进出了。伏黑惠用两根手指在五条悟穴中搅动着,寻找着藏在后穴里的G点。

“唔!小惠继续……呃哈!就是这里。”

“哦,比我想象中的要浅很多啊。”伏黑惠摁压着屁眼内部的那个部位,同时观察着五条悟的反应。

“啊哈……别玩了……快插进来……”五条悟的身子软成一汪水一样,肉棒里流出的前列腺液将床单洇湿了一大片。

“不用继续扩张一下吗?才两根手指而已,我的鸡巴很粗的。”

“不用了……啊哈……我的屁眼……很有天赋……嗯啊……快进来……屁眼好痒……想要大鸡巴……嗯哈……求求小惠了……”五条悟扭过头,一双蓝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伏黑惠的鸡巴。

“天啊,五条先生你也太骚了。”伏黑惠在自己的肉棒上均匀地涂满了润滑油,龟头抵在穴口处,稍稍一挺腰,大肉棒就捅进了五条悟的屁眼里。

“啊哈!……好满……好舒服……”伏黑惠的大肉棒刚一插进去,五条悟就迫不及待地浪叫起来。

“我操,真会夹。”伏黑惠双手掐住五条悟的腰部,深呼吸一大口,紧接着全速抽插起来。

屁眼和阴道比起来又别有一番风味。五条悟的屁眼虽然没有阴道里淫水那么多,但是括约肌能把伏黑惠的大肉棒夹得更紧,肠壁上层层叠叠的褶皱裹住伏黑惠的肉棒,殷勤地按摩着青筋贲张的柱身和敏感硕大的龟头,爽得伏黑惠臀大肌不由自主地绷起,深深凹下去两个臀窝。

伏黑惠的肉棒粗大无比,不需要任何技巧就能刺激到五条悟屁眼里的敏感点。每次抽插,紫红色的龟头先是狠狠碾过五条悟的前列腺,然后迅速破开层层缠绵的褶皱,直到撞开肠道深处的二道门才停止。紧接着,伏黑惠向外抽拔肉棒,高高棱起的冠状沟犁过敏感的肠壁,直到龟头卡在括约肌前、肉棒堪堪全根抽出时才罢休。伏黑惠的大肉棒在五条悟的屁眼里如此反复抽插,操得五条悟连浪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快感扫荡过体内每一处关节,浑身都沉浸在酥麻的愉悦中,只有屁股越撅越高,迎合着伏黑惠的肉棒越操越深。

“呜呜……小惠……我要射了……嗯嗯呃呃啊哈——!”

五条悟的屁眼猛然绞紧伏黑惠的肉棒,身体伏在伏黑惠身下抽搐了几下,嘴里发出一阵闷哼。伏黑惠险些被五条悟直接夹射,暂停下动作平复肉棒上传来的骚动,同时伸手向五条悟身前探去,果然摸到了一手湿漉漉、黏糊糊的精液。

射完精后,五条悟的屁眼夹得没有刚才那么紧了,不过肠道内却因为充血而变得更加温暖。已经被彻底操开了的滚烫肉穴裹在伏黑惠的肉棒上,让伏黑惠恨不得当场把五条悟的骚屁眼操穿。

“五条先生还能坚持吗?”虽然五脏六腑已经快被欲火完全吞噬了,但是伏黑惠依然保持着必要的绅士风度,十分贴心地询问五条悟是否还能经受大肉棒的蹂躏。

“稍……稍等……”五条悟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扶着腰撇着腿颤颤悠悠地向门口走去。

“五条先生,你这是要干什么?”

五条悟没有回答,踉踉跄跄地走到门口,傲人的双胸贴在房间门上,同时向后撅起屁股,用两只手向左右两边掰开臀瓣,把正在饥渴地翕动着的屁眼对准伏黑惠。

“继续……干我!”

五条悟话音刚落,伏黑惠的欲火瞬间就把理智烧了个干净,三步并作两步抢身跃到了五条悟身后,把五条悟死死摁在门上,硕大的肉棒不由分说就全根插进了五条悟的屁眼。

“我操死你,你个骚货,欠操的骚货,操烂你的屁眼,操死你……”伏黑惠从后面抱着五条悟的胯部,像一头发疯的公牛一样撞击着五条悟的屁股,将五条悟丰满浑圆的屁股撞出细碎的肉浪,两人交合处周围的皮肤早被被伏黑惠劲瘦有力的身体撞得发红了。

“你怎么这么骚,怎么这么喜欢挨操?”伏黑惠一边大力操干五条悟的屁眼,一边咬住他的耳垂质问他。

“啊哈……我是骚货……欠操的骚货……小惠用力操我……啊啊哈……”

“屁眼被多少男人操过了?”

“数……啊哈……数不清……被操过无数次了……”

“谁把你操得最舒服?”伏黑惠模仿着之前在“电影”的老套情节,说浑话给自己助性。

“小惠……小惠操得最爽……最爱小惠的大鸡巴了……”

“真的吗?”伏黑惠操干的频率更快了。

“真……真的……小惠的鸡巴……好大……好粗……啊哈……射了一次又一次……操得我好爽……小惠的鸡巴……是……啊哈……最厉害的鸡巴……”

伏黑惠越干越勇,把门晃得“哐哐”直响。外面等候的同学被激烈的声音吸引过来,围在门口屏声静气地听着门内的动静。

“操!屁眼真会夹!”

“轻点儿……啊哈……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大鸡巴太大了……嗯哈……”

“不是你自己主动找操的吗?怎么又要求饶了?”

“小惠……小惠太猛了……太厉害了……要被小惠操死了……屁眼要被捅穿了……”

“屁眼爽不爽?”

“爽……嗯哈……爽死了……小惠老公……小惠爸爸……我要射了……被操射了……救命嗯嗯啊啊啊啊——哈啊——哦哈——!”

五条悟的屁眼远没有他的阴道耐力好,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又被伏黑惠操射了。

伏黑惠从五条悟体内拔出肉棒,用手指将五条悟射在门板上的精液刮了下来涂在自己的肉棒上,又揽着五条悟的肩膀将他翻了个身,让他面对着自己。随后,伏黑惠让五条悟抱住自己的脖子,后背抵在门板上,又用双手托起五条悟的屁股,涂满精液的肉棒向上一顶,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干。

“啊啊……小惠……老公……爸爸……我不行了……太深了……饶了我吧……鸡巴太猛了……”

伏黑惠不理会五条悟的求饶,下半身像装了马达一样不知疲倦地操干着五条悟的屁眼,同时弯下腰咬住五条悟的乳头大力吮吸着。

“嗯啊……奶子好舒服……小惠吃我奶子……呜呜……屁眼好爽……用力吸……啊哈……奶子好爽……呜呜……轻点儿操……屁眼要被操坏了……”五条悟四肢攀在伏黑惠身上,口中语无伦次地淫叫着。

伏黑惠越操越快、越操越狠。在五条悟屁眼里冲刺了上百下后,伏黑惠猛然将五条悟朝着门板重重一顶,大腿根和臀大肌瞬间绷紧,鸡巴在五条悟体内接连跳动了近百次,将一波又浓又多的精液灌进了五条悟的屁眼。

…………………………

“小惠好棒。”五条悟瘫倒在伏黑惠怀里,要不是伏黑惠用手架着他的腋下,五条悟早就滑倒在地了。

“五条先生也好厉害,被我操了那么久。”

伏黑惠抱着五条悟走进了盥洗室,打开淋浴简单冲洗了一下两个人身上狼藉的液体,又蹲下身给五条悟抠挖屁眼,企图帮五条悟排出刚刚射进去的精液。

“别麻烦了,一会儿还要被内射好几次呢。”五条悟挣扎着站起身,又因为双腿酸软无力而仰倒回伏黑惠怀里。

“五条先生先别急着接待下一位队友,我先帮你擦洗干净身体再说。”

伏黑惠体贴耐心地帮五条悟冲洗干净身上的淫液,又帮他擦干身上的水珠,然后用公主抱的姿势把五条悟轻放到床上,亲了亲五条悟的嘴巴,走到一边捡起自己的作战服开始穿衣服。

“那个,小惠,能不能把你的内裤留下啊?”五条悟侧躺在床上,眼睛色眯眯地看着伏黑惠的身体。

“啊?”

“难得遇见这么厉害的大鸡巴,我想留个纪念。”

“啊这,当然可以。”伏黑惠迅速脱下刚穿上的白色平角内裤,简单叠了一下后塞到了五条悟的枕头下面。

“我是常驻这里的义务治疗师,你以后要是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好的,我有空一定来看望五条先生。”伏黑惠迅速穿好作战服,在五条悟额头上飞掠一个吻后,转身推门走出去了。

刚一出治疗室,伏黑惠就被围在门口的几十双惊异又猎奇的眼睛吓了一跳。

“那个,耽误的时间有点久,实在不好意思,下一位同学可以进去了。”

伏黑惠在全体队员的注目礼下飞也似的逃进了厕所。

没过多久,伏黑惠“炮王”的绰号就传遍了整座哨所。

——————END——————

后记

五条悟——处男收割机。

伏黑惠呜呜呜你怎么做到在年下好弟弟和凶猛大总攻之间无缝切换的啊呜呜呜呜……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