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五】五条老师的日记节选

⚠️纯肉文🔞

⚠️含有:伏五,悠五,乙五,棘五,夏五,提及甚五

⚠️OOC预警 轮奸预警 失禁预警 双龙预警 第一人称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搞笑文,无咒力世界设定,五条悟的身份是一名高中教师

Summary:今年七夕前四天,五条老师都有什么奇遇呢?让我们看看他的日记本吧!

正文

2022年8月1日星期一,天气晴

亲爱的日记:

一句话概括今天的经历:我口了我的学生。

今天早上被闹钟叫醒的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不该在周日晚上还参加Party的,那群大牲口快把我的腰干折了,早上差点儿爬不起来。

今天没课,也不用开会,我本来打算在去办公室批完上个礼拜忘了批的卷子就溜回家补觉的,没想到刚坐到办公室里就被拽去开什么“爱劳动讲卫生健康周”动员会,饶了我吧求求了。

啰里八嗦的事情搞了一天,到下午五点我还没批完作业。(不过这不耽误我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师嘿嘿)

正在我为莫名其妙的加班发愁的时候,虎杖悠仁突然扭扭捏捏地挪进了我的办公室。

“五条老师,教练让我请你去器材室。”

我的心瞬间就结冰了,恨不得把这个体育特长生就地正法。虎杖悠仁自从加入棒球队,三天两头就要出事故,不是弄坏器材就是迟到早退,我感觉我的童颜都被他气老了半岁。(只有半岁!)

“你又干……算了,外面等我。”

看在他长得可爱身材又好的份上,我就不和他计较了。

一边走,我忍不住打量走在我身边一脸心虚的虎杖悠仁。他应该是刚训练完,身上还穿着棒球服,胯下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护裆还是他真的天赋秉异。

不知不觉,我跟着他进入了器材室。

“你们教练呢?”我环顾四周问道。

“教练已经回家了,这里只有我和虎杖,五条老师。”伏黑惠从一排架子后面转了出来。他的身材没有虎杖悠仁那么夸张,但是胯下的凸起比虎杖悠仁的还大,就像是扣了一只碗一样。

“你们有事吗?”虽然我的头脑小剧场里已经开始播放十八禁片段了,但是我努力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五条老师,你昨天晚上玩得很嗨嘛,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一个叫甚尔的男人?”

我的脑海中迅速出现了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影。

“那是我老爸。”

“啊?!”我脑子一片空白。没想到班里的优等生伏黑惠的父亲竟然是我的炮友!而且他的眼神怎么这么危险啊,我的天呀,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高冷小帅哥吗?

伏黑惠把我转过身,我看见虎杖悠仁已经脱掉了棒球服,隔着紧身裤紧张地抚摸着他的胯下。那根巨龙一直延伸到他的大腿上,就等着突破紧身裤的束缚和我打招呼了。

“五条老师,去用嘴帮帮虎杖同学吧,就想你和我老爸做的那样。”伏黑惠把我推向了虎杖悠仁。

看着虎杖悠仁年轻性感的身体,我鬼迷心窍地走到了虎杖悠仁面前,跪了下来扒下了他的紧身裤,那根大鸡巴顿时拍在了我的脸上。

“我去,悠仁你的阴毛也是粉红色的啊!”我看着和他的发色一模一样的阴毛,忍不住笑出了声。

虎杖悠仁的脸羞得通红,抬起头看了看伏黑惠,伏黑惠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他才用颤抖的声音低头和我说:“老师,快……快吸我的鸡巴。”

我打赌这句话一定是伏黑惠教他的。

虎杖悠仁的肉棒完全勃起后有十六厘米长,在同龄人里算得上超凡脱俗了,不过这难不倒我,毕竟我吃过的鸡巴比他们看过的A片都多。我毫不费力地把虎杖悠仁的大鸡巴整根吞下,嘴巴贪婪地吮吸着嘴里的处男巨根。

我吃得正高兴,忽然感觉伏黑惠把手摁在了我的后脑勺上,大力快速前后摇动我的脑袋,像使用飞机杯似的用我的嘴巴给虎杖悠仁口交。

我努力抬起眼睛,只见虎杖悠仁浑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两条大腿爽得微微颤抖,嘴里不停“嘶哈嘶哈”地抽气。没过一会儿,虎杖悠仁突然用手死死摁住我的脑袋,鸡巴捅到我的嘴巴最深处,滚烫的精液不停地射进我的喉咙。

“咳咳,悠仁同学,你想用精液呛死老师吗?”

“抱……抱歉……”虎杖悠仁嘴上说着抱歉,手上却握住他的鸡巴狠狠撸了几下,把尿道里残余的精液全部挤进了我嘴里。

“好了老师,该我了。”

伏黑惠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等到我扭过身去时,我根本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伏黑惠的大肉棒最少有二十厘米长,直径得有四厘米,两颗睾丸像两颗鸡蛋一样挂在胯下,黑色的阴毛让整个性器看起来更加凶猛。

伏黑惠的经验看起来比虎杖悠仁多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他老爸甚尔的影响。他岔开腿站在我面前,缓缓把龟头推进我嘴里,给我适应这根巨无霸的时间。慢慢地,这根巨屌伸进了我的喉咙,直到我的鼻尖碰上他硬邦邦的小腹。

“五条老师真厉害,我第一次见到能这么快就给我深喉的嘴巴。”

我“唔唔”地支应了几声,慢慢前后摆动脑袋吞吐着伏黑惠的大鸡巴。得亏昨天晚上甚尔的鸡巴给我充分开拓过,否则今天我可不一定能应付这么大的一根鸡巴。

我尽力用舌头缠住伏黑惠的柱身,喉咙模仿吞咽的动作挤压他的龟头,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

“五条老师可不要藏奸啊,把你的技术都展示出来吧。”他抓住我的头发,像操穴一样挺腰操干着我的嘴巴,硕大的龟头几乎顶进了我的食道。

这么干了一会儿后,伏黑惠从我的嘴里抽出鸡巴,把我推倒在一张跳远用的垫子上,让我仰躺在上面脑袋伸出垫子边沿,他则用马步蹲坐在我头顶,掰开我的嘴巴把他的大鸡巴狠狠捅了进来。

这个姿势下,我的嘴巴、喉咙、食道连成一条直线,大鸡巴能插得更深更快,而且伏黑惠也能掌握口交的主动权。我躺在垫子上,尽力张开大嘴忍受着伏黑惠粗鲁的动作,口水顺着我的嘴角溢出,把他的阴毛和卵蛋全部打湿了。他沉甸甸的卵蛋拍打在我的额头和眼睛上,整幅傲人的性器骑在我的脸上肆意蹂躏着我。

不得不说,这种滋味实在是太爽了!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伏黑惠才低哼了一声,把精液射进了我的嘴巴。他射得实在是太多了,我根本来不及吞咽,一部分精液甚至呛到了我的鼻腔里。

“我去,伏黑哥你真是头大种马,射的比尿的都多。”虎杖悠仁全程参观了伏黑惠狂野的射精,又惊讶又羡慕地说道。

“谢谢老师款待,我们先撤了,老师记得锁门。”这两个小子射完以后迅速穿上了衣服,把钥匙丢到我身上,一溜烟就没影了。

虽然提上裤子就走的行径很没有“男德”,但是我好久没有吃到过这么好吃的精液了,果然男高中生的生命力不同凡响。看在他们请我吃精液的份上,我就原谅了他们这一次。

(希望还有下次,呜呜呜我真的很需要呜呜呜求求了)

…………………………

2022年8月2日星期二,天气晴转雷阵雨

亲爱的日记:

在晚上六点之前,今天都是完全平平无奇的一天。

晚上六点,整个年级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本来打算把上个礼拜积压的作业批完再走,没想到天降大雨把我困在了教学楼里。想着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快,不如坐在办公室里多批几份作业,等雨停了再回家。

这时,门“吱扭”一声被推开了,伏黑惠和乙骨忧太走了进来。

伏黑惠反锁住门,拉着乙骨忧太走到了我的办公桌前。

“五条老师,找你有事。”伏黑惠低下头,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一天之前,我打死也想不到这张高冷的酷脸背后藏着多少淫秽的想法。

“哦。”我已经猜到他们来干什么了。

“乙骨忧太前辈,五条老师还有印象吧,老师去年的学生。我和虎杖讨论昨天下午的奇遇的时候,不小心被乙骨学长听到了,为了防止乙骨学长把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说出去,我决定给他一点好处当‘封口费’。”

“哦,明白了。”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不过我倒是没有生气啦,反正是自己的学生,而且又高又帅的,我也不算太吃亏。乙骨忧太是我最高的学生,一米八的身高配上他常穿的白制服黑裤子,整个人显得又禁欲又色情,我以前就偷偷意淫过他的身体,没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和伏黑惠不同,乙骨忧太脸上倒挂着一些羞耻的表情,双腿别扭地交叉着,试图掩盖胯下的凸起。

“五条老师,我不小心听到伏黑同学和老师的事情了,然后不小心被伏黑同学发现我在偷听了。我不想被学弟排挤,更不想被老师讨厌,所以如果老师心里不讨厌我的话,可不可以也让我加入呢?”

乙骨忧太的话在礼貌与羞涩中加入了恰到好处的威胁,看着他笑眯眯的帅脸,我不禁扪心自问——我到底教了多少白切黑的小色狼啊!!!

不过毕竟是送上门的钻石男高中生,哪怕被他们小小地算计一下,我这种模范教师也不会介意啦。(我觉得这才是约炮的最高境界——双方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嘻嘻)

“好吧。其实你们要是找我有‘事’的话,不用这么兜圈子,直接过来就行。”我对着乙骨忧太挑了挑眉,几步迈到了他跟前,拎着他的领子吻了上去。

当我的舌头伸进乙骨忧太嘴里的时候,他的舌头相当熟练地缠了上来,积极地回应着我的挑逗,胯下支起的帐篷硬邦邦地顶在我的腿上,两只手极其自然地扶住了我的腰。

不愧是高了一年级的前辈啊,我敢打赌乙骨忧太这小子绝对已经是个花间老手了。

“啊哈,忧太很幸运啊,老师的嘴巴亲起来是不是很舒服啊?昨天伏黑同学和悠仁同学太性急了,都没能享受到老师的吻。”我扭过头故意对伏黑惠说道,然后在伏黑惠酸溜溜的目光中蹲下身,解开了乙骨忧太的裤腰带。

“喔,忧太很有料嘛。”

乙骨忧太的肉棒大概有十八厘米长,颜色比他的肤色深很多,深红色的龟头上已经沁出了几滴前列腺液。我伸出舌头舔了舔乙骨忧太的马眼,听到头顶上传来意料之中的“嘶哈”声后,便张大嘴巴把他的整根鸡巴吞了下去。

“我去!五条老师……好爽……喔喔——!”

乙骨忧太瞬间就被我的口技征服了,根本不敢相信我能给这么大一根大肉棒连续深喉十分钟。我抬起头看了看爽得牙齿打颤的乙骨忧太,心满意足用手扶住他的腰侧,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正在我吃得如痴如醉的时候,我用余光瞟见伏黑惠已经脱下了他的校服,甩掉碍事的内裤,挺着超过二十厘米的大肉棒走到了乙骨忧太身边。

“前辈,先暂停一下。”

“可是我就要射了!你不能等会儿吗?”乙骨忧太强压着喘息和伏黑惠交涉着。

“先别射,五条老师可不止口技一流。”说着,他拎着我的后领把我提了起来,扯开我的衬衣扣子,拽断我的腰带,扽掉我的裤子,然后伸手将办公桌上所有练习册和卷子扫落在地,把我仰面朝天摁在了办公桌上。

“五条老师,你有润滑油吗?”

“在我的包里。”得亏我随身带着这些东西,保不齐就能派上用场。

伏黑惠拿过润滑油,站在我的两腿之间,向我的臀缝里挤了一大股,又在他的肉棒上厚厚地涂了一层,握住他的肉棒顶在了我的菊花上。

“伏黑同学,不用扩张一下吗?”乙骨忧太有些担心地说。

“不用,我都打听好了,五条老师的屁眼可是罕见的名器。”说着,他的大肉棒就直挺挺地捅了进来。

“嗯哈……伏黑同学……太大了……要裂开了……”我全身的血液瞬间都集中在了身下,又疼又爽的感觉让我的思维都有些停滞了。

“五条老师,你绝对可以的,我老爸的鸡巴更大,老师还不是照吃不误。”伏黑惠双手掐住我的胸肌,拼尽全身力气在我的屁眼里打桩。

老实说,虽然具体细节我记不太清了,但是我当时应该叫得特别大声,因为伏黑惠的鸡巴把我操得实在是太爽了。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把我的肠道完全塞满,身体里面每一处敏感点都被狠狠冲击着,巨大的力道几乎把我捅穿。我感觉自己像在做过山车一样,其他感官都在快速远离我,只有后穴的快感在山崩海啸般冲刷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恍恍惚惚间,我瞥见乙骨忧太凑在我和伏黑惠的交合处观察了半天,然后被伏黑惠叫起来说了几句话后,他就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到办公桌的另一端,掰开我的嘴巴把他的肉棒插进了我的嘴里。

我居然真的在被两个英俊健壮、尺寸惊人的钻石男高前后夹击!那个时候我甚至在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春梦。

乙骨忧太插进来没几分钟,我就感觉下腹部有一团火焰即将喷发。

“老师要射了呢,屁眼里吸得好紧,老爸果然没有骗我。”一边说,伏黑惠一边狠狠撞了我的前列腺几下。我感觉浑身一阵酥麻,四肢和躯干控制不住地战栗起来。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射出了今天的第一波精液。

“前辈,我把骚货老师操射了一次,咱们两个现在交换下位置吧。”

长话短说,他们两个把我摁在办公桌上,轮流操干我的屁眼和嘴巴,我不知道被他们操射了多少次,到最后已经一滴也射不出来了,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他们两个倒像是两个人形精液库一样,在我的屁眼和嘴巴里射过一次又一次,越射越上瘾,等到他们终于偃旗息鼓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精壶”。

顺便说一下,因为雨下得太大,直到深夜也没有停,气象台发布了暴雨预警,我们三个人又玩得太晚,只好挤在办公室里将就一晚上。我趁机指挥伏黑惠和乙骨忧太帮我批作业,没想到积压了一个礼拜的工作他们很快就干完了,真是能干的好学生啊!

总结:性爱事业双丰收的模范教师五条悟是今晚的最大赢家。

…………………………

2022年8月3日星期三,天气多云转暴雨

亲爱的日记:

又和夏油杰做了,气鼓鼓。

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办公室里也没有被子,要不是抱着两个热乎乎的年轻人睡觉,我铁定得着凉生病。

今天早晨,雨终于停了,我懒洋洋地趴在办公室里,让乙骨忧太帮我沏杯咖啡,又让伏黑惠帮我去买早餐。正在我享受学生们的服务时,突然接到了夜蛾校长的电话。

“五条悟,今天还有强对流天气,甚至会出现冰雹,所以学校停课一天,你尽快通知学生们。还有,学校里不能没人值班,我在外地出差回不去,已经安排你和夏油杰今天值班了,你们今天赶紧各处巡查一圈,看看有没有哪里漏雨或者窗户没关严的。都拜托你们啦,辛苦辛苦。”

我去!为什么大家都能在家休息,偏偏我就要留在学校里值班啊!还是和夏油杰那个家伙!

打发伏黑惠和乙骨忧太赶紧回家后,我正在搜索通讯录看有没有能替我值班的好心人,夏油杰突然闯了进来,二话不说拉着我开始四处巡逻。

短短一上午,夏油杰居然拉着我干了这么多工作:把所有教室的窗户关严门上锁,检查顶层有没有漏水,给车棚里的车子蒙上毡布,检查操场后小树林里有没有被风吹断的树枝,还在校门口劝返了好几位不知道今天停课的笨笨学生。

累死了!累死了!累死了!夜蛾安排他和我一起工作就是故意整我!

好不容易把工作都做完了,我以为我能回办公室休息一下,没想到屁股刚坐在办公椅上,夏油杰就阴魂不散地跟了进来。

“悟,工作都做完了,这下即使下大雨也没有要担心的了。”

“哦,你好棒棒。”

“悟,做吧。”说完,他就开始当着我的面脱裤子。

“诶诶诶诶诶?做什么?”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都惊了。

“做爱啊,上次约到你还是上个学期,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你不做吗?”

“我为什么要和你做爱啊?”

“几个月没约你,你现在是个洁身自好的道德标兵了吗?”

“不是。”

“你现在不整天馋男人的身子了吗?”

“不是。”

“你现在不是那个一有机会就发骚的五条悟了吗?”

“……Fine,我做,我做还不行吗!”

我真是服了这个人了,居然真的能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些话,脑回路也太神奇了。

说起来夏油杰这个人吧,我之前和他约过几次。他长得挺合我胃口的,17厘米的肉棒也能足够满足我,床上的技术也挺好的,但是他有个致命的缺点——太他妈持久了!怎么形容呢,就是伏黑惠或者乙骨忧太这种性功能很强大的人射三次的功夫,夏油杰可能一次都还没射。和他一个人做爱比参加群P还忙,我昨天晚上又吃得很饱不需要恶补男人的丁丁,所以我对和他做爱兴致一般。

不过谁叫整个学校里就剩我们两个了,我也找不到其他人做爱了。而且他又这么主动,我要是拒绝他的话会不会显得我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啊?

我身上还有昨天晚上被学生轮奸的痕迹,屁眼依然很松软,夏油杰轻而易举就插了进来,几乎不用润滑油的帮忙。

“悟昨晚是被人干得很惨吗?怎么身上都是‘草莓’,肉棒也无精打采的。”

“是啊,被人轮奸了呢。”

“那可不妙啊,悟的后面比平时要松,我可能要很久才能射出来。不过悟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敏感点的。”

话音刚落,我心头一惊,正要张嘴回应他,可是身下一连串的猛烈撞击把我的话变成了一阵呻吟。

简短截说,趁着学校里没有人,夏油杰一共射了两次,一次内射了我的屁眼,还有一次我的屁眼实在受不了了,用嘴帮他吸出来的。虽然只射了两次,可是这个家伙干了我整整一下午,我就被他在办公室里搬来摆去,一会儿趴下一会儿坐起,一会靠在窗台上一会儿摁在门板上,差点儿没把我操死。到最后我感觉屁眼都麻木了,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他还兴致勃勃地要个不停。

和夏油杰激战一下午的后果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回家的,估计是夏油杰良心发现把我护送回来的吧。

…………………………

2022年8月4日星期四,天气雷阵雨转晴

亲爱的日记:

亲爱的日记,七夕快乐!我等不及要和你分享我的喜悦了。

因为强降水的持续,今天学校依然停课一天。强降水把我困在了家里,我恐怕要过第一个不能约炮的七夕节了。

就在我躺在床上思考要不要再多赖五分钟床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急忙套上内裤翻身起床,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我的四名学生——伏黑惠、虎杖悠仁、乙骨忧太、狗卷棘——正像落汤鸡一样站在我家门口。

“老师,我们冒雨找你玩来了。”虎杖悠仁摘下帽衫的帽子,对着我家里探头探脑。

“找我玩?”我愣怔了一下,随即从学生们泛红的脸上猜到了他们要来找我“玩”什么。

“赶紧进来吧,一个个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先洗个热水澡再说别的。”把学生们轰进了浴室,听着他们一边洗澡一边叽叽喳喳的声音,我的屁眼瘙痒得难以忍受。

算了,反正我家浴室很大,干脆和学生们一起洗澡吧。

“嗨,可爱的学生们,老师进来看看你们。”

我进入浴室,发现四位同学正围着花洒打沐浴露。在泡沫的遮掩下,学生们的身体看起来更加性感了。(在心里吸溜溜一万次嘿嘿!)

虎杖悠仁看见我闯进了浴室,下意识地捂住了下体,见其他三个人都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又扭扭捏捏地把手放下来了,已经完全勃起的16厘米对我高高翘起。乙骨忧太毕竟是学长,不露声色地对我点了点头,继续低头清洗着自己的身体,不过他胯下硬到极致的18厘米肉棒暴露了他内心真实想法。伏黑惠自不必说,他是这四个人里最从容的,半勃起的肉棒垂吊在两腿之间,最让我惊讶的是狗卷棘,别看他平时沉默寡言,一副忧郁美少年的做派,没想到胯下的肉棒完全不输乙骨忧太,肉棒上凶猛的青筋和他白白净净的身体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老师,你已经等不及了吗?”伏黑惠一边冲洗他的海胆头一边和我搭话,“老师想玩浴室play吗?”

好主意啊!伏黑惠一句话点醒了我。

“老师有个提议:你们四个比拼一下耐力,谁最持久老师就给谁一个小奖励。”

我跪坐在浴室正中间,四名学生挺着鸡巴围绕着我,我依次给他们口交,比一比看谁坚持的时间最长。第一次和我负距离接触的狗卷棘最先在我嘴里败下阵来,乙骨忧太和伏黑惠坚持的时间差不多长,虎杖悠仁今天居然是最晚射的,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嘿嘿,我早上晨勃的时候撸了一炮,然后才被伏黑惠叫过来的。”虎杖悠仁公示了他的能力压其他三人的诀窍。

“原来如此,悠仁同学,老师要奖励你了哦!”

我伸手拿过沐浴露,在我的胸前挤上一大坨,然后把虎杖悠仁抱在怀里,用胸肌帮他清洗身体。

“喔喔五条老师——!好厉害,好舒服!”虎杖悠仁靠在我怀里不停地大叫。

我比虎杖悠仁要高二十厘米,能把他完全盖在身下,饱满的胸肌先是在他的后背上画着圈涂抹,等到把他结实的后背肌肉涂满了白沫再一点点向下,用胸肌撞了几下他硬邦邦的臀大肌,然后绕到他的身前,让我们两个的胸肌对着磨蹭。

“我操,奶碰奶!”狗卷棘在我身后怪叫。

等到我玩够了虎杖悠仁的胸肌,便扶着他的腰慢慢蹲下,胸脯蹭过他坚实的腹肌,最后把他的肉棒夹在乳沟里上下撸动。

“悠仁同学,一定要注意下体的卫生,才会有人喜欢和你上床,看老师把你的鸡巴洗得多干净。”

“嘶哈……五条老师居然在给我乳交……我去死也值了……喔喔五条老师的奶子好软好舒服……”

在我胸肌的夹攻下,虎杖悠仁很快就射了出来,浓稠的精液喷了我一身。

“算上你在家撸的那次,悠仁同学今天已经射了三次了吧,还有力气吗?”我一边冲洗身上的精液一边说。

“五条老师放心,我可是‘西中之虎’,如狼似虎就是我!”虎杖悠仁自豪地甩了甩依旧硬挺的大肉棒。

我看见其他三名学生羡慕的眼神,心想也不能太冷落了他们,干脆每个人都发点小福利吧。

“你们三个,虽然刚才没有悠仁同学持久,不过给老师喂了很多美味的精液,老师也要报答你们才行。”

我抓过洗面奶的瓶子,对着他们三个人的脸一通喷射,喷得他们睁不开眼睛,然后揪着他们的头发把他们的脸埋进了我的乳沟里。

“虽然没有乳交,但是老师帮你们洗把脸还是没问题的。”

给他们三个用胸脯洗过脸后,我就心满意足地擦干身体出来了,留他们四个帮我收拾浴室。等到他们从浴室里鱼贯而出,我已经做完了做爱前的所有准备活动:拉上窗帘、摆上润滑油、扩张好屁眼、点上熏香、放上舒缓的音乐、屁股对着卧室门趴跪在床上。

“五条老师,你想让我们怎么玩你?”伏黑惠拍了拍我的大屁股,和我商量道。

我想了一下,扭过头对他们说:“开火车吧,今天还很长,要多玩儿一会儿才够本啊。”

四个男高中生商量好,排队有序轮奸我的屁眼。从来没有操过穴的虎杖悠仁排第一个,狗卷棘其次,然后是经验丰富、肉棒更大的乙骨忧太,伏黑惠殿后。

伏黑惠搬出一把扶手椅,让我坐在上面,把我的双手反缚在身后,双腿捆在椅子扶手上。

“老师这个样子,就好像是为我们专门准备的性爱玩具一样。”狗卷棘摸了摸我不断翕动的屁眼,对我目前的状态评价道。

“虎杖,你去吧。”

乙骨忧太拍了拍虎杖悠仁的肩膀,虎杖悠仁挺着鸡巴,半蹲在我的身前,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整根肉棒插进了我的屁眼。

“我去!好紧!”

“啊哈,悠仁操我,快操我唔唔唔唔——!”

我刚浪叫了一句,伏黑惠就把他的内裤塞进了我的嘴里。

“老师专心享受就好,别吵到邻居们。”

怕吵到邻居是什么鬼理由,不就是你们觉得把嘴塞住后我更像个任人蹂躏的性爱娃娃,干起来更带感么!真是心口不一的小惠。

我本来想递给伏黑惠一个哀怨的眼神,可是虎杖悠仁的操干让我的眼神中途变得淫荡起来。

虎杖悠仁虽然是第一次真刀真枪地做爱,可是在乙骨忧太的指挥下,他很快就掌握了如何征服我的屁眼。随着虎杖悠仁的操干,我感觉我屁眼里的瘙痒逐渐被舒爽代替,充实的感觉从屁眼开始荡漾全身。被虎杖悠仁干了不到十分钟,我就感觉我的屁眼已经自己流水了。

“我去,五条老师的屁眼居然这么浪!……嘶哈,屁股在配合我,一扭一扭的……嘶哈……爽啊!”

“喔喔……五条老师,你的鸡巴被我操得好硬……屁眼是不是特别舒服啊……嘶哈……连大奶子也在抖,挨操真的有这么爽吗?”

虎杖悠仁一边干我的屁眼,一边俯下身咬住了我的乳头。

“唔唔——老师的奶子又大又软,好好吃……伏黑哥果然没骗我……嘶哈……五条老师是个极品……”

“虎杖,再用力一点,对,拔出来的时候腰晃一下,让龟头在屁眼里打个圈,是不是觉得五条老师的吸力更大了?”乙骨忧太扶着虎杖悠仁的屁股,手把手指导他如何把我操得更爽。

“真的,屁眼里面在动诶!”

虎杖悠仁得到了鼓励,双手撑在我头侧的椅背上,开始了新一轮的大力猛干,阴囊撞击在我的大腿根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虎杖悠仁高速操干了我不到二十分钟,最后肉棒向里狠狠一顶,“啊”地一声射进了我屁眼里。

“我内射了五条老师!”虎杖悠仁急忙拔出他的鸡巴,蹲下身仔细观察着我的屁眼,“屁眼好紧,精液完全流不出来。”

“好啦,以后有的是你内射五条老师的机会。让让,该我了。”狗卷棘挤开虎杖悠仁,向前迈了一步,肉棒瞬间顶进了我的后穴。

“嘶……屁眼怎么还这么紧,五条老师你也太骚了吧。”狗卷棘拍了拍我的屁股,示意我放松点。

别看狗卷棘身材没有其他三个人这么健壮,他的身体素质丝毫不输其他人,体力和耐力都是一流的。他仗着身量比其他人都轻,干脆两只脚蹬到了椅子上,两只手攀住椅背,整个人几乎蹲在扶手椅上,屁股高高撅起又重重砸下,借助自身的重量在我的屁眼里狠狠砸夯。想不到他的腰这么纤细,却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一下一下把龟头砸在我的前列腺上。

正在我欲仙欲死的时候,狗卷棘突然停了下来,身体以我的屁眼为圆心慢慢旋转一百八十度,最后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停了下来:他的鸡巴卡在我的屁眼里,整个身体大头朝下趴在我身下,双手撑在地板上,两条腿尽量分开暴露出我和他的交合处,两只脚勾住椅子扶手固定住重心不稳的身体。

“狗卷同学,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乙骨忧太对狗卷棘这种玩法很疑惑。

“忧太,骑上去。”狗卷棘对乙骨忧太命令道。

“诶?”

“我说,骑在我的屁股上,把你的鸡巴顺着我的鸡巴插进老师的屁眼,咱们两个双龙老师。”

妈的,真亏他能想出这种玩法。

乙骨忧太听话地骑到了狗卷棘的屁股上,扶着自己的大鸡巴顶在了我和狗卷棘的交合处,龟头慢慢地挤了进去。

“狗卷同学,真的能插进啊!”乙骨忧太的声音都兴奋得发抖。

“我来的路上和伏黑同学打听过了,老师的屁眼被双龙是家常便饭。”

乙骨忧太把肉棒缓缓推进了我的身体,确认我的屁眼的确能承受后,他才放心大胆地抽插起来。

从乙骨忧太的龟头插进来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爽得浑身乱颤,脑子里酱酱糊糊的,胯下的肉棒几乎要爆炸了。要不是嘴里塞着伏黑惠的内裤,现在我的浪叫声估计都能让邻居报警。乙骨忧太没等操够五分钟,我就抽搐着射了出来。

“老师果然很喜欢被双龙啊,那我和狗卷同学就多操一会儿吧。”

在两根巨屌的搅动下,我的屁眼爽得不能自已,到后来我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整个人就像在快感中溺水了一样,不知道被他们操了多久,也不知道被这两根大鸡巴操射了多少次。反正据乙骨忧太事后描述,等到他们两个同时在我体内射精的时候,我的身上就像水浇似的都是自己射出的精液。

伏黑惠没有立即补上他们两个的位置,等到我神智恢复一些后才挺着他的巨无霸站在我的身前,一杆入洞,直捣黄龙。

伏黑惠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我的敏感点,龟头对准我的前列腺全力猛攻。我以为伏黑惠这个心机boy会慢慢玩弄我的屁眼,没想到他上来就干得这么猛,我被他干得全身颤抖,浑身上下就像烧着一团火一样,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意志顷刻间又变得涣散了。

“我观战好久了,忍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老师辛苦一下,让我痛痛快快地发泄一炮吧。”

伏黑惠趴在我身上,几乎干红了眼,操干的力道之大差点儿把我的肠子捅穿。

“唔唔——呜呜……”我感觉身体都快被伏黑惠撞散架了,屁眼里火辣辣的,肉棒又酸又胀,可是什么也射不出来了。

“五条老师,你怎么被我操哭了?”

伏黑惠俯下身,舔了舔我的眼睛,然后用牙齿叼走了我嘴里的内裤。

“呜呜……伏黑……太爽了……呜呜……求你……我不行了……啊呜呜……”

“老师别急,我马上就射了。”

“呜呜……我……屁眼……太爽了……呜呜……我要……我要……我要……呃哈……”我努力想警告伏黑惠不要再操下去了,可是屁眼里的快感太强烈了,根本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伏黑惠想停下来看看我的屁眼有没有事,没想到我屁眼里的吸力陡然增大,把他的大鸡巴绞得死死的,拔都拔不出来。

“我操,五条老师你的屁眼也太夸张了……嘶哈,鸡巴要被夹断了……喔喔……”伏黑惠索性继续猛攻我的前列腺。

谁叫伏黑惠他们还是太年轻,完全不知道我的这种反应意味着什么。

“啊哈……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要爽死了……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觉我的嗓子都要喊哑了,身体僵直地抽搐着,腹部和胸部上弥漫开热乎乎的感觉,耳边传来他们几个惊讶的大叫。

“我操操操操——!伏黑你把五条老师操失禁了!”

“我的天啊真的尿了!”

“老师你没事吧?”

我感觉脑子里悠悠荡荡、昏昏沉沉,除了快感什么都不知道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啊哈……别担心,老师没事啦,这是被轮奸的时候常有的事情,我休息一会儿就能继续挨操了。”

看着围着我嘘寒问暖的学生们,老师的心都快感动化了。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学生啊——又温柔又体贴,床上一个个又这么勇猛,我一会儿得好好报答他们才行。

不过当务之急是解决我刚刚造成的一地狼藉。好在我身边还有四个壮劳力呢。我让自理能力比较强、擅长干家务的伏黑惠和乙骨忧太留在卧室收拾残局,让虎杖悠仁抱着我去浴室洗澡。只是狗卷棘一不留神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哼哼,等我洗干净了再指使他干活。

等虎杖悠仁抱着我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正好撞见狗卷棘拎着一个大蛋糕偷偷溜进家门。

原来,伏黑惠他们为了陪我过七夕,特地凑钱给我订了一个大蛋糕。呜呜呜我太感动了,作为回报,他们今天想怎么玩我都可以。

亲爱的日记,我好幸福啊,我是天底下最最最最最幸福的老师!我的身心都已经被学生们征服了,真的已经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和学生们同居。

亲爱的日记,你说,他们会介意我管他们都叫老公吗?

————————END————————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