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五】咪的课后辅导(上)

⚠️纯肉文🔞

⚠️含有:甚五,虎杖悠仁提及

⚠️ OOC预警 失禁预警 调教预警 DirtyTalk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时间在少年院事件之后,姊妹校交流会之前;甚尔存活if

⚠️ 雷文❗️雷文❗️雷文❗️天雷烤肉❗️天雷烤肉❗️天雷烤肉❗️

⚠️ 不要上升到任何层面❗️更没有抹黑任何角色❗️我不是角色黑❗️

Summary:虎杖悠仁通过看电影学习如何控制咒力,意外在电影光盘中发现了五条老师的激情往事。

正文

“五条老师,你还有其他电影吗?你给我那些我都看完了。”虎杖悠仁拨通了五条悟的电话。

“我那里有好多的,你自己去拿吧,我在北海道出差呢,伊地知那里有钥匙。”

“好的好的,祝老师玩得开心。”

虎杖悠仁挂断电话,坐着伊地知的车偷偷摸摸赶到了五条悟在东京的寓所,手忙脚乱地翻走一摞光碟后火速回到了那间地下室,生怕别人发现自己。

没办法,谁叫虎杖悠仁现在还处于假死阶段,万一被咒术界高层知道了他还活着,五条老师这一个多月的谋划就全部付诸东流了。

回到地下室,虎杖悠仁给自己做了点儿吃的,然后搬出那一摞新拿回来的电影光碟,打算挑一张出来继续五条悟安排给他的训练。

“先看哪张呢?这个吧。”

虎杖悠仁抽出一张看起来挺有年代感的片子,光盘的封面上画着两个穿着和服的人,正中间写着几个大字“源平之战”,旁边有一行小字:“显赫世家后裔的爱恨情仇,令人大开眼界的豪门秘辛”。

“嘿嘿,理科我不行,历史我还是能看进去的。”

虎杖悠仁把光盘推进机器,躺回到沙发上抱起那个丑丑的咒骸,选了个舒服的姿势来欣赏这部老电影。

冗长的片头曲结束后,期待中的平安时代场景并没有出现,画面一转,一间颇有些老旧的客厅出现在了屏幕上。

“咦,这是什么?”虎杖悠仁的好奇心被唤了起来。

画面正中央是一条长沙发,沙发上罩着一层深色的沙发套,几个颜色配套的靠枕堆在沙发一端。沙发前面是一张木质茶几,茶几上放着一个大大的手提箱。屏幕一角露出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能看出拍摄的时候应该已经是深夜了。沙发旁边立着一个大落地灯,看样子有些年头了,灯泡瓦数也不大,让整间客厅看起来略有些昏暗。

“悟,你快点儿。”一个身材高大壮实、留着黑色碎发、嘴角有一道伤疤、裹着一件白色浴袍的男人走进了屏幕里。

这个人让虎杖悠仁莫名联想到了伏黑惠。

“你催什么啊,还不是你的主意。再啰嗦,当心我再把你轰个大窟窿!”熟悉的声音传进了虎杖悠仁耳朵里。

是五条老师!

虎杖悠仁一下子就坐直了,纳闷五条老师怎么会出现在视频里。

过了大概五分钟,屏幕里响起“扑簌簌”的轻响,一个熟悉的白毛身影爬了过来。

居然真的是五条老师!而且五条老师为什么会这样啊?!

虎杖悠仁盯着屏幕,感觉眼睛被强奸,身体一动也动不了,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只见五条悟四肢着地,匍匐着爬向了那个男人。五条悟的上半身穿着一件过于窄小的黑色蕾丝吊带胸罩,脆弱的布带勒过他宽阔圆润的肩头,不到三个指头宽的杯罩勉强遮挡住他的乳头。一双饱满的胸肌半遮半掩地露在屏幕上,虎杖悠仁从来没想过五条老师的高专制服下藏着这么一对丰硕的胸脯。五条悟的下半身穿着一件黑色后镂空双丁内裤,前方的囊袋鼓鼓囊囊的几乎被撑破,两根布条陷入他白皙有弹性的臀肉里,隐秘的臀缝随着爬动的动作一开一合。

最令虎杖悠仁惊讶的是,五条悟头上戴着一对毛茸茸的白色猫耳朵,屁股上伸出一根蓬松的白色猫尾,脖子上系着一个红色的皮项圈,喉咙位置还缀着一个小铃铛。项圈上连着一根牵绳,牵绳的另一端被五条悟咬在嘴里。

“诶,尾巴从哪里伸出来的啊?”小处男虎杖悠仁脑子里的第一个疑问竟然是这个。片刻后,虎杖悠仁突然想通了这个尾巴的原理,顿时感觉浑身吓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五条悟就这么慢慢爬向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旁边,嘴巴拱了拱男人的手,把牵绳用嘴巴递了过去。

那个男人接过绳头,熟练地绕到了手掌上,然后伸手摸了摸五条悟的头发,又挠了挠五条悟的下巴,就好像他真的是一只猫似的。

“伏黑甚尔,这种牵绳是给狗用的吧?我打扮的可是猫诶!”五条悟抬起头,碧蓝色的眼睛不满地看着那个叫伏黑甚尔的男人。

“伏黑甚尔?是伏黑惠的什么人吗?难怪伏黑惠从小在五条家长大,贵圈真乱。”虎杖悠仁一边看一边暗自腹诽。

“可是这个链子很适合悟啊。而且就算拴一条狗绳又怎么样,悟你这个气鼓鼓还顶嘴的样子明显就是只被宠坏的小猫嘛。”

“甚尔,你别太过分了!我都快后悔把你捡回来治好了。”五条悟傲娇地扭过脸去,“而且你选的什么破地方,我不是给你钱让你买个好点儿的公寓了吗?这座楼房比我的岁数都大了吧,你是不是把我给你的预算都输光了。”

“哈哈哈,我们继续。”伏黑甚尔打了个马虎眼混过去了,“悟其实很喜欢我给你准备的这些游戏,对吧?来,学个猫叫给我听听。”

“……喵~喵~”

五条悟看似不情不愿地对着伏黑甚尔叫了两声,其实他的下面已经隐隐有了勃起之势。

伏黑甚尔“呵呵”笑了两声,弯腰架起五条悟的胳膊,凭借惊人的臂力,直接把身高一米九的五条悟抱到了自己身上,然后像撸猫一样揉着五条悟的脸和肚子。

“别……痒!”五条悟把伏黑甚尔的手拍开,“要做赶紧做,别老想着玩花招。”

“呵呵,悟是不是已经等不及了,可真是一只小淫猫呢。”

“噫,你说话好恶心,真的有客人喜欢听这种话吗?小淫猫什么的,呕……”五条悟对着伏黑甚尔露出了嫌弃的眼神。

“别嘴硬了,谁被干过一次就上瘾了,我不说。”伏黑甚尔揉了五条悟鼓鼓囊囊的内裤一把。

虎杖悠仁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

伏黑甚尔让五条悟趴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进五条悟的嘴里,夹着他的舌头来回撩拨,一只手猛地扇了五条悟光溜溜的屁股一巴掌。

“啪!”

伏黑甚尔力气很大,五条悟的浑圆饱满的臀瓣像两块大果冻似的抖了几抖,被双顶内裤的布带圈住的地方晃着一阵肉浪,括约肌因为刺激突然收缩,那根蓬松的猫尾也跟着一抽。

“呃……疼……”因为舌头被手指夹住,五条悟只能伏在伏黑甚尔大腿上含含混混地哼唧一下。

“啪、啪、啪!”

“呜——呜——呜——!”

伏黑甚尔玩心大起,又接连扇了五条悟几下,手指也狠狠地向里捅了几捅。五条悟咬着伏黑甚尔的手指呜呜地叫唤着,几个红掌印很快浮现在了五条悟的屁股上。

“悟,你被我扇硬了。”伏黑甚尔把手伸到五条悟身下,隔着内裤握住五条悟的下体揉了几下,内裤前端的窄小囊袋再也无法容纳完全勃起的肉棒,五条悟的肉棒从侧面弹了出来,硬挺挺地戳在伏黑甚尔的大腿上,只剩下卵袋还包裹在内裤里。

“有那么爽嘛?”伏黑甚尔捏了捏五条悟的龟头,五条悟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啪、啪、啪、啪……”

又是一阵巴掌落在五条悟的屁股上,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客厅里。五条悟的屁股上已经被揍出了红彤彤一片,和白皙的皮肤以及黑色的双顶内裤配合在一起,显得格外色情。隔着屏幕,虎杖悠仁隐约感觉五条老师的屁股是不是被扇得更挺更大了。

“让我看看。”伏黑甚尔捏着一侧臀肉掰开了五条悟的臀缝,“唔,屁眼那里好湿,悟的身子也太淫荡了吧。要是让小惠知道他的干爹被亲爹打屁股打到屁眼流水,你猜猜他会是什么反应?”

说着,伏黑甚尔又大力扇了五条悟几下。随后,伏黑甚尔从五条悟嘴里抽出手指,捏着他的下巴让他转头看镜头。

镜头里,五条悟因为又疼又爽,碧蓝的眼珠上蒙了一层水,嘴唇和下巴上都是口水,在落地灯的照射下显得亮晶晶的,脸颊上泛起一片潮红。

“悟,刚玩了没十分钟,你怎么就一副被玩坏的模样啊?”

说着,伏黑甚尔把刚从五条悟嘴里抽出来的那两根手指探到五条悟的臀缝里,借着口水的润滑向里挤。

尾巴的那一端是一枚金属质地的银灰色肛塞,把五条悟的后穴堵得严严实实。伏黑甚尔的手指顺着肛塞的边缘硬往里挤,一下子把五条悟的括约肌撑大了一圈。

“别!疼!”

“放松,我的鸡巴明明更粗,你每次还不是怎么都吃不够。”

伏黑甚尔的手指插进去了半截,夹着那枚肛塞来回摇晃,连带着猫尾也晃来晃去的。

“悟,我以前卖身的地方有个骚零,他的屁眼一使劲,就能让假尾巴像真的似的摆来摆去,好多客人都专门跑来参观他的绝技。悟以后也得苦练啊,你这个屁股可比那个小零骚多了。”

“你嗯……轻点儿……”

“怎么越来越湿,屁眼有这么兴奋吗,流这么多水。看来得先让悟疼起来才能让悟骚起来啊。”

伏黑甚尔从五条悟屁股里抽出手指,伏下身子亲了亲五条悟的嘴角,凑到他耳朵边对他轻声说:“帮我舔湿一点,我好操你。”

五条悟没说话,默默地爬起身,跪立在伏黑甚尔身前,撩开他的浴袍,握住那根傲人的大肉棒,张开嘴巴慢慢地吞了下去。

从镜头的角度看过去,五条悟的脑袋刚好把伏黑甚尔的大肉棒挡住了,屏幕里只见五条悟的脑袋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后整张脸贴住了伏黑甚尔的大腿根,保持这个姿势将近三分钟,才猛地抬起头,昂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很棒,这么快就学会深喉了,果然最强做什么都是最强啊。”

五条悟没有理会伏黑甚尔的揶揄,再次低下头含住了伏黑甚尔的鸡巴。不过这次他没有整根吞下,而是只含住了半截,下半截用手握住,一边上下耸动脑袋给伏黑甚尔口交,一边用手配合着嘴巴的动作撸动着下半截柱身。“啧啧”的口交声音从通过扩音器传到了虎杖悠仁耳朵里,让他忍不住把手伸进裤子,握着自己的肉棒开始打飞机。

伏黑甚尔双臂展开搭载沙发靠背上,神情惬意地看着五条悟给自己卖力口交。五条悟吞吐了一会儿,觉得腮帮子都酸了,于是吐出龟头,伸出舌头像舔冰棍一样从下到上来回舔舐伏黑甚尔的肉棒,然后还趴下来把伏黑甚尔的卵蛋吸进嘴里小心翼翼地裹弄。

“悟的嘴巴,嘶哈,越来越会吃了。”

作为回应,视频里“啧啧”的口交声更响亮了。

“好了,屁股撅过来,我要操你。”被五条悟口了十多分钟,伏黑甚尔才恋恋不舍地示意五条悟吐出他的鸡巴。

伏黑甚尔拉着五条悟一起站起身,虎杖悠仁这才看清伏黑甚尔胯下那根罕见的绝世巨屌。“天与暴君”的身体素质果然是无与伦比,那根肉棒高高昂起头,龟头举得明显比肚脐还高不少,整根肉棒目测几乎有一尺长,一手握不住的粗细,紫黑色的柱身水津津的,两颗沉甸甸的卵蛋几乎有鸡蛋那么大,可以想见伏黑甚尔射精的场面有多壮观。现在他整副性器都被五条悟舔得水津津的,随着伏黑甚尔的动作来回摇晃,颇有刚出大海的蛟龙盘踞云端摇头摆尾睥睨大地的气势。

…………………………

五条悟趴在沙发上,屁股高高撅起,胳膊架在沙发扶手上,明显不合身的胸罩和双丁内裤几乎被他崩开,从内裤侧面伸出半根已经硬到极致的肉棒,紧紧贴在五条悟的人鱼线上,一根蓬松的猫尾在五条悟两腿之间垂下。

“甚尔,快进来。”五条悟扭回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伏黑甚尔。伏黑甚尔却微微沉吟了一下,“啵”地一声,把猫尾从五条悟屁眼里拽了出来。

五条悟的屁眼已经被猫尾肛塞撑出了一个小洞,对着伏黑甚尔不停翕动,似乎在无声呐喊:“操我!快来操我!……”

伏黑甚尔握住肉棒正要直捣黄龙,看着五条悟这个样子,心头忽然冒出来一堆很邪恶的念头。

“悟,和上回不一样,今天咱们的时间很充裕,我带你玩点儿更刺激的。”

“变态。”五条悟嘴上这么说着,屁眼却兴奋地收缩起来。

伏黑甚尔捡起被扔在一边的猫尾肛塞,把那条蓬松的猫尾卸下来,然后转身打开茶几上那个大大的手提箱,把肛塞放了进去,又从里面拿出来一颗鸡蛋大小的跳蛋,把猫尾巴接到跳蛋上,然后塞进了五条悟的屁眼里。

“悟,准备好。”伏黑甚尔手里攥着一个小小的遥控器,轻轻一按,一阵“嗡嗡”声便从五条悟的后穴里传了出来。

“太快了……”五条悟的屁股不适地扭动起来,那根猫尾也随着左右乱甩,脖子上的铃铛也“叮铃铃”乱响,别提多色情了。

“没办法,那颗变频跳蛋被你玩儿坏了,我忘了买新的,就用这个凑合吧。”

“呜……你……”

伏黑甚尔的手法非常熟练,精准地把那颗跳蛋推到了五条悟前列腺的位置。没过五分钟,五条悟就感觉自己下腹发胀,腰部发软,强烈的酥麻感顺着脊背一路传到了大脑。

“还有这个。”伏黑甚尔一把扯掉了五条悟身上那件黑色胸罩,把五条悟的双手用胸罩吊带捆在头顶,还威胁他说:“要是敢把手挣开,我就用我的一比一倒膜假丁丁双龙你。”

说完,伏黑甚尔又掏出来两颗稍小的跳蛋,撕了两条医用胶带粘在了五条悟的乳头上。

“啊唔——!”

五条悟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震颤了起来,嘴巴死死咬住沙发罩,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

“哈哈,悟的乳头越来越敏感了,估计再被我开发一阵子,悟光靠着乳头就能高潮了吧。“

“唔唔——”五条悟的肉棒顶端明显溢出了一小股淫液。

伏黑甚尔觉得这样还是不够刺激,便把跳蛋从五条悟屁眼里拽出来,又把猫尾系在了一串拉珠上,然后一颗一颗把拉珠摁进了五条悟的屁眼。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每塞进去一颗,五条悟的身体就会战栗几下,越往后的拉珠体积越大,最后的那一颗简直像一枚咸鸭蛋似的。

“放松点,你能行的。”伏黑甚尔颇费了一番功夫才把最后几枚拉珠摁了进去,五条悟的小腹都隐隐有些鼓起了。

“甚尔……太……太满了……快……快拿出去……”五条悟把脸埋在沙发扶手上,几乎是带着哭腔求着伏黑甚尔。

“你不是最强嘛,区区几颗拉珠算什么,我看上了一款拳交润滑液,下次悟要不要试一试啊?”

“别……”五条悟一想到伏黑甚尔那对揍遍天下无敌手的拳头,吓得一激灵,括约肌下意识地收缩了一下,反而把拉珠吞得更深了。

“哈哈,悟别害怕,我可是专业的,不会弄伤你的。”说着,伏黑甚尔用手握住那根拴在拉珠后面的猫尾,一边旋转一边轻拽,拉扯着五条悟的后穴。

“呜呜……甚尔……别……别玩了……我受不了了……嗯哼……受不了了……”

“好吧,那我帮你取出来吧。”伏黑甚尔把猫尾缠在手掌上,猛地向后一扽,那一串拉珠瞬间就被全部拽了出来。大小不一的拉珠像火车车轮一样依次碾过五条悟的前列腺,把五条悟刺激得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又重重地摔了回去,蜷着身体侧靠在沙发背上抽搐了几下,然后整个身体颓然软了下去,只剩下嘴巴还在大张着拼命喘气,口水从嘴角流到了沙发罩上。

伏黑甚尔掰开五条悟的两条腿,只见五条悟已经被自己搞射了,丁字裤、大腿内侧、腹肌包括身下的沙发罩都喷满了乳白色的精液。

…………………………

“不行啊,你这个耐力配不上最强的名头,每次都射得这么快。”伏黑甚尔帮五条悟擦了擦身上的精液,然后让他仰面躺在沙发上,在他的屁股底下垫了一个靠枕。

“还不是……你太……变态了……谁……谁受得了……”五条悟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倒了霉了……碰见你这个……这个淫魔……帮你养儿子……还……还陪睡……我真是脑……脑子进水了……”

“即问即答,你脑子里进的是你屁眼里冒出来的淫水吗?”

“你……要操赶紧操。”

“让我看看,”伏黑甚尔扛起五条悟的一条腿,把三根手指捅进了五条悟的后穴里,“完全被玩开了,又湿又软,不用润滑直接操进去就好。”

伏黑甚尔从手提箱里拿出一个硅胶锁精环,套在了五条悟肉棒的根部,又拿出一只特大号安全套,撕开以后套在了自己的鸡巴上。

“你怎么今天这么老实,主动戴套?”事出反常必有妖,五条悟觉得伏黑甚尔肯定没安好心。

“怎么,不喜欢我负责任的一面吗?”伏黑甚尔摸了摸五条悟头上戴的猫耳,然后把五条悟的两条腿扛在肩上,屁股向前一送,整根鸡巴就顺利地插进了五条悟的屁眼里。

“诶啊——好凉!”后穴里突如其来的冰爽感刺激得括约肌瞬间箍住了伏黑甚尔的根部。

“这是我新买的冰感加厚安全套,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伏黑甚尔扶着五条悟的双腿,腰部缓慢但是幅度很大地前后挺动,大鸡巴把冰爽的快感涂满了五条悟体内每一个角落。

“好……好舒服……”五条悟的脚趾微微蜷起,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伏黑甚尔,“甚尔,快一点儿……”

既然五条悟都这么要求了,伏黑甚尔也不再逗弄他,立即催动强壮的腰腹肌肉快速地操干起来。

虎杖悠仁的眼睛几乎贴在了屏幕上。他看着那根比长茄子还要粗大凶狠的极品巨屌在五条悟体内疯狂打桩,套子上润满了五条悟屁眼里的淫水,“噗叽”的水声和“啪啪”的撞击声回荡在虎杖悠仁耳边,五条悟脖子上的铃铛也叮铃作响。

五条悟的叫床声并不是很高,只是用胳膊肘当着脸,嘴里泄出“啊哈”、“呃啊”的低声喘叫或者“嗯嗯”、“唔唔”的闷哼。伏黑甚尔则很专业地用Dirty Talk引导着五条悟的性欲,一边操干一边对五条悟说诸如“老公的大鸡巴厉不厉害”、“悟被操得爽不爽”、“悟的屁眼又紧又会吸,快把老公的精液吸出来了”、“哪里更敏感,这里还是这里”之类的话。虎杖悠仁在上高专之前也算是阅片无数,类似的话都快听得审美疲劳了。可他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么带感的粗口。伏黑甚尔的嗓音低沉有磁性,那些词汇在他嘴里显得性感而不过分下流,配合上他那张帅气的脸、肌肉发达的身材、游刃有余的操干动作,居然把虎杖悠仁也看得心痒痒的。

屏幕里,五条悟早就被伏黑甚尔干得受不了了。他的屁股已经被伏黑甚尔撞得红红的,套着锁精环的肉棒随着伏黑甚尔的动作左右乱甩,饱满的胸肌也前后乱晃,乳头挺立在空气中不住颤抖,嘴巴微张,后槽牙轻轻打战,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突然,五条悟咬住了下唇,急促地“唔唔”哼了几声,绑在头顶的双手猛地攥拳,脚踝勾住了伏黑甚尔的肩头,身体剧烈抖了几下,屁眼里的吸力也骤然增大,身前的肉棒兴奋地一跳一跳的,可是因为锁精环的缘故什么也没射出来。

“悟,你被操到高潮了。”伏黑甚尔停下了抽插的动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俯下身亲住了五条悟的嘴巴。

“唔唔……让我射……求求了……”五条悟嘴里含着伏黑甚尔的舌头,含混不清地哀求着。精液被锁精环生生憋回去的感觉很不友好,更可恶的是因为没能痛痛快快地射精,五条悟的性欲反倒比高潮前更加高亢了。

“别急,慢慢来,我会让你爽透的。”

…………………………

伏黑甚尔把五条悟的腿盘在自己腰上,双手托住五条悟的后背把他抱了起来,让五条悟面对面坐在自己怀里。

“我继续了。”

伏黑甚尔张嘴把五条悟的乳头吸入口中,舌头顶在乳尖上来回撩拨,同时用手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示意他自己动。

五条悟用被绑在一起的双手环住伏黑甚尔的颈后维持住身体平衡,然后大腿发力摇动屁股开始快速吞吐伏黑甚尔的大鸡巴。

从虎杖悠仁的角度看过去,五条悟坐在伏黑甚尔怀里,主动耸动身体取悦着身下的大鸡巴,挺翘的屁股撞在伏黑甚尔硬邦邦的大腿根上一颤一颤的,泛滥的淫水顺着鸡巴流到伏黑甚尔腿上,那根被锁精环束缚住的肉棒抵在伏黑甚尔的腹肌上来回滑动。五条悟一边上下吞吐肉棒,一边向前挺胸,好让更多柔软的胸肉塞进伏黑甚尔嘴里。伏黑甚尔也不客气,把五条悟两侧乳头吸得又红又肿,胸脯上到处都是他留下的牙印,粉红色的乳尖被舌头舔得亮晶晶的。

“甚尔……好深……好爽……啊哈……顶到了……”

在伏黑甚尔的开发下,五条悟已经可以很熟练地用体内的大鸡巴刺激自己的前列腺了。他的小腹和肉棒因为压抑了太多性欲而火烧火燎的,但是后穴里却被冰感安全套搞得阵阵发凉,肠道里的褶皱都被伏黑甚尔的大鸡巴撑开了,体内的每一处敏感点都被冰爽酥麻的快感充斥着。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奇怪感觉让五条悟爽得浑身颤抖,偏偏这时伏黑甚尔又开始发坏,每次五条悟向下坐的时候伏黑甚尔都会狠狠一挺胯,让自己的大肉棒用力贯穿五条悟的小穴。就这么被连续顶了几十下,五条悟终于到达了快感的顶点。他昂着头“哦哦啊啊”地叫了好几声,整个身体就像触电一样战栗起来,臀大肌上深深凹下去两个臀窝,即使在屏幕里都能看出来他的括约肌正夹着伏黑甚尔的大鸡巴快速收缩着,肉棒挤在两个人的腹肌之间快速地抽搐了几下,可是还是什么也没有射出来。

…………………………

“甚尔……求求你了……让我射吧……我要疯了……”

高潮后的五条悟把脸埋在伏黑甚尔肩窝里,几乎要啜泣出来了。

“好吧好吧,我帮你取下来。”

伏黑甚尔伸手把五条悟肉棒上的锁精环撸了下来,顺便解开了绑住他双手的胸罩吊带。

五条悟得到了解放,忙不迭地从伏黑甚尔身上爬下来,扭转身体趴回到沙发扶手上,高高撅起屁股对着伏黑甚尔不停摇摆,已经被操得合不拢的屁眼里溢出大量淫水,憋得通红的肉棒吊在身下甩出了好几条银丝。

“甚尔,操我!快点儿插进来,操我!快操我!”

伏黑甚尔跪在五条悟身后,用手撸了撸被淫水浸泡得湿漉漉的大鸡巴,然后对准五条悟的屁眼一下子插到了底。

“啊哈——!爽啊——!甚尔,用力操我!呃哈……爽死了……快操我……”被大鸡巴再次充满的五条悟什么也顾不上了,只剩下趴在沙发上放声淫叫。

五条悟突然叫得这么大声,把屏幕前的虎杖悠仁吓了一跳。他拎着褪到膝盖的裤子走到了门口,确定门已经反锁上了,这才急急忙忙赶回屏幕前继续欣赏五条悟挨操的浪样。

伏黑甚尔掐着五条悟的腰狠狠操干了一会儿,可能感觉这样还不够激烈,干脆拔出肉棒,扯掉快被顶破的安全套,伸手勾住五条悟脖子上的项圈,大鸡巴向前猛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五条悟脖子被勒住,被迫用双手撑住沙发扶手直起了身子,昂着头翻着白眼大张嘴巴高声呻吟。在虎杖悠仁看来,五条悟这个样子真的和一只被强奸的小狗别无二致。

后穴里残留的冰凉触感瞬间被滚烫的大鸡巴击散,青筋暴起的柱身零距离蹂躏着五条悟的肠壁,比柱身要粗上两圈的巨大龟头狠狠地把后穴深处的淫水尽数压榨了出来。

没了安全套的阻隔,五条悟紧致水润的小穴带给伏黑甚尔的快感也上了一层楼。伏黑甚尔支起一条腿,一只手拽着五条悟脖子上的项圈,一只手攥着他早被汗水打湿的头发,铆足了力气更加凶狠地贯穿着五条悟的屁眼,几乎要把五条悟的腰给操断了。那根进进出出的大鸡巴在屏幕里只剩下了一截模糊的残影,倒是五条悟的小腹上清楚地显现出一个被大鸡巴反复顶起的凸起。

“甚尔……太快了……嗯哈……不行了……救命……喘不上……要撑爆了……救命……啊哈……嗯啊……呃呃呃啊啊啊啊——!”

五条悟本来就在爆发的边缘徘徊,伏黑甚尔没干够十分钟他便又到高潮了。高潮到来的瞬间,五条悟像一条受惊的鱼似的从沙发扶手上弹起,高叫着砸进了伏黑甚尔的怀里,腰部和后背肌肉控制不住地绷直,四肢痉挛一样不停抽动,五官也因为过度兴奋而扭曲在一起,口水和眼泪一齐涌了出来。伏黑甚尔抱着他的腰顺势向后一倒,屁股借机又向上顶操了五条悟的敏感点几下。五条悟昂扬的肉棒指着天花板跳动了将近两分钟,可最终也只是冒出来一大股前列腺液而已。

“为什么……哈呼……射不出来……玩坏了……玩坏了……甚尔……啊哈……好想射……鸡巴被甚尔搞坏了……嗯啊……”五条悟躺在伏黑甚尔怀里,一边扭动一边拼命收缩屁眼,企图再从这根大鸡巴上榨出一次高潮。

“乖啦乖啦,放松点儿。”伏黑甚尔摸了摸五条悟戴着猫耳的头顶,安慰他说,“刚才是因为你太兴奋了,引发了干性高潮罢了,不用担心的。”

“干……干性高潮?”

“就是过度兴奋,高潮来得太猛太急,反而射不出来的意思。我以前卖身的时候因为技术太好,时不时就会有客人被我操出干性高潮,我还因为这个留住了不少回头客呢。”

“甚尔……我想射……让我射出来好不好……鸡巴……要憋炸了……呜呜……”五条悟抓过伏黑甚尔的手摁在了自己依旧硬邦邦的肉棒上,屁股压在伏黑甚尔的鸡巴上又摇又扭,看起来已经完全被性欲迷昏了头脑。

“我去,五条老师居然还有这一面!”虎杖悠仁拽过自己的帽衫,胡乱擦掉肚子上刚射出的精液,然后握着肉棒盯紧屏幕再次撸动起来。

…………………………

“这种情况,要放松些才能射出来。”

伏黑甚尔坐在沙发上,指挥五条悟主动坐上来。

五条悟勉强撑着发软发颤的双腿,背对着伏黑甚尔坐到了他的身上。虎杖悠仁眼睁睁看着伏黑甚尔的大鸡巴一点点隐没在五条悟的屁股里。

“对,就这样,放松,都交给我就好。”伏黑甚尔亲了亲五条悟的耳后,一手覆上五条悟的胸慢慢揉捏,一手握住五条悟的肉棒上下撸动,腰部轻轻挺动顶操着五条悟的后穴。

因为伏黑甚尔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即使是这样轻缓的动作,也能挤压到五条悟的前列腺。粗长的柱身贴紧五条悟敏感的肠壁细细研磨,硕大的龟头轻一下重一下地撞击着五条悟的后穴深处。五条悟过度使用的括约肌已经不能完全夹紧伏黑甚尔鸡巴的根部了,淋漓的淫水从穴口止不住地溢出,把伏黑甚尔的卵蛋和大腿根完全淋湿了,就连沙发罩上也洇开了一大块湿渍。

虎杖悠仁使劲回想他看过的所有黄片,竟然没有一个能像五条悟水这么多的演员。

“五条老师每天高专制服裹得紧紧的,没想到脱了衣服居然是这种极品啊!”虎杖悠仁一边打飞机一边感慨。

“深呼吸,放松,把你的身体完全交给我。”

“甚尔……快点儿……用力操我……”

“不能的,悟要完全放松才行。”

伏黑甚尔把五条悟圈在怀里,舌尖在他的后颈和耳朵上慢慢游走,右手借着淫液的润滑徐徐撸动着五条悟的肉棒,左手捏住五条悟的乳头轻轻拉扯,鸡巴插在五条悟屁眼里缓缓上顶。

如果刚才的凶猛抽插是烈火烹油的话,现在伏黑甚尔的动作可以称得上是文火慢炖。五条悟感觉体内的性欲虽然依旧高昂,却不像之前那样横冲直撞了,酥麻的快感从后穴开始像涟漪一样荡漾全身,躯干和四肢都渐渐放松下来,任凭伏黑甚尔的手到处游走。只有胯下的肉棒依旧硬邦邦的,马眼里一个劲儿地冒出晶莹的淫水。

五条悟头上的猫耳经过好几轮激烈的性爱,已经快要掉下来了。伏黑甚尔伸手把猫耳扶正,指尖滑过五条悟的耳廓,捏住他的下巴,轻轻把他的脸扭过来和自己舌吻。伏黑甚尔的嘴唇刚碰到五条悟的嘴角,五条悟的舌头就下意识地伸了出来,碧蓝的眼睛泪汪汪地看着伏黑甚尔。伏黑甚尔一口把五条悟的舌头含进了嘴里,仔细咂么最强咒术师的味道。同时用另一只手微微调整了一下五条悟的坐姿,让自己的大鸡巴能专注于碾压五条悟的前列腺。

“甚尔……好热……好舒服……好喜欢甚尔……大鸡巴……唔唔……喜欢……”五条悟的嘴巴被伏黑甚尔的舌头搅动着,说出的话也模糊不清。

伏黑甚尔心里十分得意。每次和五条悟做爱都是这个流程:一开始五条悟像个炸毛凶猫似的傲娇得不得了,真的有一种“金主爸爸”的气势,等到被伏黑甚尔的大鸡巴操服了以后,就会露出这种外人难得一见的乖巧模样。

“是不是快射了?”

“嗯啊……是……又要来了……”

伏黑甚尔再次握住五条悟的肉棒大力撸动起来,同时略微加快向上顶操的幅度,把五条悟的白发和猫耳都颠得微微颤动。

“甚尔……下面……好胀……啊哈……要……要出来了……甚尔……甚尔啊啊甚尔……”

五条悟的后背紧紧靠在伏黑甚尔怀里,括约肌无力地收缩了几下,胯部条件反射般向前顶了顶,肉棒便上下甩动着喷出了积蓄已久的精液。

在五条悟射精的同时,虎杖悠仁的肉棒也喷发了。

“我去!五条老师好能射。”

五条悟的肉棒面对着镜头源源不断地喷射着,等到虎杖悠仁射完最后一股精液,高潮的快感都消退得差不多的时候,五条悟的肉棒还在喷泉似的不停射精。

“毕竟憋了那么久,痛痛快快地射一次吧,悟。”伏黑甚尔看着五条悟跳动着射精的肉棒,脸上露出来得意的笑容。

等到五条悟射精的力度终于渐渐减小,他面前的茶几、地板上都已经喷满了厚厚一层精液。

“甚尔……我……我又来……呃啊啊啊——”

五条悟最后一股精液还没有落地,他的马眼里又喷出了一股强劲的水柱。

“哈哈,悟,你被我操尿了。哈哈哈!”

五条悟根本没有力气回应伏黑甚尔的调笑。他瘫软在伏黑甚尔怀里,肉棒高高昂起,白花花的尿液扫射着客厅,就连镜头上也溅上了几滴水珠。

…………………………

“哈哈哈,悟可真厉害。”

“甚……甚尔……哈……哈……哈……甚……甚尔……”五条悟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伏黑甚尔把五条悟拦腰抱起,平放在已经一片狼藉的沙发上,然后迈腿跪立在五条悟胸口,手指撬开他的嘴巴,握住大鸡巴对准五条悟的嘴巴快速撸动起来。

伏黑甚尔打飞机的力道很大,加上他的鸡巴上都是五条悟的淫水,所以撸动起来会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这启发了屏幕前的虎杖悠仁,他用掌心蘸了蘸自己刚射出的温热精液,握紧肉棒学着伏黑甚尔的样子用力撸动起来。

“呃呃要射了……嘶哈……悟接好了……呃呃呃哈——!”

浓稠到微微泛黄的精液像子弹一样从马眼射出,全部射进了五条悟的嘴巴里。五条悟的嘴巴很快就被精液射满了,来不及吞咽的精液溢出来,把他的下巴和脖子都糊上了一层白浆。

“哈哈,悟这个样子是最可爱的,要是平时也这样就好了。”

伏黑甚尔翻身下了沙发,走过来拿起镜头又返回到沙发前,给了满嘴精液、双眼迷离的五条悟一个特写镜头,又把肉棒伸进五条悟嘴里捅了捅,更多的精液溢出了五条悟的嘴巴,流得他满脸都是。

整个影片到这里就结束了。

…………………………

虎杖悠仁苶呆呆愣了好久,才如梦方醒地站起身,去厕所找了一条抹布把自己射得到处都是的精液擦干净,又把那张光碟取出来,盯着光碟上那行“显赫世家后裔的爱恨情仇,令人大开眼界的豪门秘辛”的小字陷入了沉思。

“五条老师,伏黑甚尔,伏黑,伏黑惠,禅院,世家,豪门秘辛……贵圈真的太乱了!”

————————TO BE CONTINUE————————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