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羊——悟神的迷宫

⚠️ 纯肉文🔞

⚠️ 含有:伏五

⚠️ OOC预警 封建迷信预警 榨精预警 双性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 雷文❗️雷文❗️雷文❗️天雷烤肉❗️天雷烤肉❗️天雷烤肉❗️

⚠️ 不要上升到任何层面❗️更没有抹黑任何角色❗️我不是角色黑❗️

Summary:不屈的圣殿战士伏黑惠被当作祭品献给了色欲恶魔五条悟,五条悟用身体降服了伏黑惠,并把他改造成自己的专属性奴的故事。

正文

幽深昏暗的山洞里,几个身披猩红色长袍、头戴羊角形面具的怪人围成一个圈,圈子中树立着一把上长下短的倒立十字架,体积硕大直接联结到了洞顶,倒立十字架上绑着一位陷入昏迷、赤身裸体、留着海胆头、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地面上以倒立十字架为圆心画着一个巨大的魔法阵,魔法阵的纹案是一个半人半羊的怪物被许多长着蝙蝠翅膀的小精灵围绕着。

“哗”,一盆冷水把伏黑惠泼醒了。伏黑惠睁开墨绿色的眼睛,努力聚了聚焦,等到看清自己的处境后,立刻气得血贯瞳仁,怒叱起来:“你们这群恶魔,该死的邪教徒,你们以为你们能嚣张多久,我的同袍很快就会来把你们通通消灭……”

“我们可不是恶魔,我们充其量是恶魔的仆从,等下你就能见到真正的恶魔了。”

为首的那个人哂笑一声,掏出一把刀割破了伏黑惠的手腕,鲜血滴落在魔法阵上,整个魔法阵倏然亮起邪恶的红光。

“天灵灵,地灵灵,伟大条悟快显灵。天灵灵,地灵灵,可爱条悟快显灵。天灵灵,地灵灵,美丽条悟快显灵……”那群邪教徒手拉着手,围着伏黑惠边唱边跳。

“嘻。”一声诡异的笑声在伏黑惠耳边响起,没等伏黑惠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强光,定睛一看,却见自己面前飘着一位货真价实的恶魔!

这位恶魔身高超过一米九,五官出人意料地精致漂亮,碧蓝的眼睛极具蛊惑力,耳朵像传说中那样尖尖的,雪白的头发中冒出两支长长的山羊角。整张羊皮裁制成的大氅披在他身上,围住了他的上半身和大腿,只露出象牙般的一半肩膀、修长的锁骨和若隐若现的胸缝。

“呐呐,我虔诚的仆人们,你们又给我准备什么好吃的了?”这位恶魔的声音懒懒的,语气有点儿玩世不恭,但是音色确实很好听。

“伟大的五条悟大人,我们为您奉上了从您的敌人那里俘虏的战士一名,希望合您的胃口。”为首的那位邪教徒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道。

“嗯,不错不错,我很满意。我要进食了,你们不要偷看哦。”

那一圈邪教徒立刻趴跪下身子,脑袋都快扎到地里了,生怕打搅到五条悟享用他的祭品。

“你叫什么名字?”

“呸,我是审判你的利剑,是正义的砝码,是神的仆人,是预告你灭亡的渡鸦唔……”

伏黑惠正在慷慨激昂地陈词,忽然感觉脑海中刺入一道光芒,痛得他双耳发鸣,充满愤怒的声讨也被迫憋回了肚子里。

“唉,你们这些人连骂人都文绉绉的,真没劲,还是我自己动手翻翻看吧。”五条悟凑到伏黑惠身前,食指轻点伏黑惠的眉心,“嗯,你叫伏黑惠,是圣殿麾下的战士,难怪身材这么棒。喔,还是个操控影子的式神使,是我需要的能力。看来今天的祭品很是丰盛啊。”

“你……要杀要剐随便,赶紧动手吧。”伏黑惠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呐呐,先不着急。你既然是圣殿的人,应该能认出来我是地狱里哪一位领主吧?”

其实很好猜的,毕竟那张漂亮的脸蛋和奇怪的羊角实在是太具标志性了。

“你是……主管色欲的恶魔五条悟!”

“嗯嗯,知识面很广嘛。那你们的经书里,有没有讲过我是怎么享用祭品的呢?”

“啊这……”伏黑惠一时语塞。他倒不是不知道相关的传说,只是这些传说都过于猎奇,让他根本说不出口,单纯是脑子里闪过那些知识,就已经让伏黑惠面红耳赤了。

“呵呵,脸怎么红了,看来你知道的还挺多啊。”五条悟捏起了伏黑惠的下巴,仔细观察着他的脸,“没事,等下我让你亲自领教一番,你就不会害羞了。”

…………………………

“你还是处男吧,伏黑惠。”五条悟解下羊毛大氅,向伏黑惠展示着他性感的身体和身后那截毛茸茸、白乎乎的羊尾巴,“我最喜欢享用你这种处男了。”

“你!”伏黑惠在心里拼命默念所有学过的圣言和祷词,可到底是难以抵御一位真正色魔的魔力,眼睛就像中了邪似的陷在五条悟的身体上拔不出来,肉棒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膨胀起来。

“让我看看,英俊的小战士伏黑惠的性癖是什么?唔,你喜欢大奶子啊!估计你在圣殿里清心寡欲的,连你自己也不清楚吧。”

说着,五条悟原本就非常饱满的胸肌又涨大了一圈,那对乳晕也充血变大,乳头更是对着伏黑惠颤颤巍巍挺立了起来。

五条悟双手托住自己的一对豪乳,当着伏黑惠的面拨弄着粉嫩的乳头,伏黑惠看着柔软的胸肉从五条悟的指缝间挤出,又随着双手的动作在掌心滑动,不一会儿五条悟的胸前就泛起一片淡淡的粉红。

伏黑惠的脸红得能滴血,肉棒更是硬到快要爆炸。

“是不是很想亲自上手揉揉啊,可惜你被绑着。看你可怜,补偿你一下吧。”

说完,五条悟就用胸脯袭击了伏黑惠,把伏黑惠的脸完全埋进了自己的豪乳里。

“对,张开嘴巴。”五条悟掐着伏黑惠的下颌,引导他把嘴张开,然后把柔软丰满的乳肉挤进了伏黑惠的嘴里。

“啊哈……用舌头舔乳头,用力吸,对,吸我的奶子,舌头动快点儿,嗯啊,继续,轻点儿咬,用力吸,嗯哼,继续。”五条悟把伏黑惠的脑袋抱在怀里,昂着头一个劲儿地浪叫,“惠,好会吸奶子啊,舌头舔得我好爽,唔啊,好舒服……”

直到伏黑惠憋得要窒息了,五条悟才恋恋不舍地从伏黑惠嘴里移开自己的巨乳,没等伏黑惠把气喘匀,另一侧乳头就挤了进来。五条悟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体香,能最大程度激发伏黑惠的性欲,加上这么一对送上门的大奶子,伏黑惠很快就沦陷在了五条悟的胸前,脑子晕乎乎的什么也思考不了,只是在五条悟胸口留下一个又一个牙印。

“啊哈,惠学得真快啊。正好你把我的胸舔得湿漉漉的了,我带你玩点儿不一样的吧。”

说着,五条悟慢慢蹲下身,乳尖轻轻划过伏黑惠结实有力的胸肌、腹肌和人鱼线,最后来到了伏黑惠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前。

“唔,这根大鸡巴,太棒了。即使是地狱里的淫魔,也很少有这么大这么好看的鸡巴。”五条悟低头亲了亲伏黑惠的马眼,随后一挺胸,把伏黑惠的肉棒夹在了自己的乳沟里,上下晃动身体刺激着这根天赋秉异的巨屌。

“嘶……”伏黑惠咬紧牙关,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我告诉你,乳交这种事情,还是我教给你们人类的。只要你们人类的少男少女肯向我虔诚地祈祷,我就会无偿赐予他们一对漂亮的巨乳,附赠发泄不完的强烈性欲。你说,我是不是比你侍奉的神要善良多了啊,哈哈哈!”

五条悟果然是乳交的高手。他先是用力托起双乳,把伏黑惠的龟头夹在胸肉间用力地碾磨,等到伏黑惠已经爽到大腿发颤的时候,突然放过龟头,转而用乳沟夹住伏黑惠的柱身上下撸动,让伏黑惠稍微平复一下射精的冲动。

柱身显然没有龟头敏感,伏黑惠的肉棒又太粗太长,摩擦柱身的时候龟头完全从乳沟里伸出去,直挺挺地立在五条悟的锁骨间,因为骤然失去了刺激而不甘心地流出几滴晶莹的淫液。

五条悟先夹住伏黑惠的根部小幅度地晃动,等到伏黑惠的性欲略作平复后,身体挺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在乳沟中滑动摩擦的柱身也越来越长,到最后伏黑惠的整根肉棒都在五条悟的双乳间极速抽插,硕大的龟头从下方猛地冲进五条悟双手挤出的胸缝间,高高棱起的冠状沟撑开细腻柔软的乳肉,敏感的系带蹭过五条悟的皮肤,直到探出头来,几乎顶到五条悟的喉结为止。粗长的柱身跟在龟头后面被夹进乳沟中,暴起的青筋贪婪地刮擦过五条悟的豪乳,直到根部也贴了上来,两颗硕大的睾丸轻轻撞在了五条悟最上面两块腹肌上,给伏黑惠带来酥麻微痛的触感。如此反复几十次后,伏黑惠浑身的肌肉都爽到紧紧绷起,马眼里不断冒出淫液,涂满了五条悟的胸口。

“要射了吗?”

“嘶哈……呃哈……”回应五条悟的是伏黑惠愈发粗重的喘息声。

“那我不客气了。”五条悟猛地低头含住了伏黑惠的龟头,牙齿轻轻在龟头上咬了一下,伏黑惠的身子瞬间一抖,上百股浓稠的精液接连不断地射进了五条悟的嘴巴。

…………………………

“唔,活力充沛的精液!好久没有这么高质量的男孩子被献祭给我了。”五条悟跪坐在伏黑惠身前,眯着眼睛回味着伏黑惠精华的味道。

“好……好舒服……”

十几岁的男孩子第一次开荤,还是和五条悟这种性爱大师,那种极致的快感让伏黑惠在羞臊之中又掺杂着食髓知味的着迷。

“喔,大鸡巴还是很硬啊,果然是精力旺盛的处男呢。”五条悟扶着伏黑惠的肉棒慢慢站起身,搂着伏黑惠的腰在他身上乱蹭。

“下面,我们要玩什么呢?”五条悟慢慢抬起一条腿,搭在了伏黑惠的肩膀上,一只手探到了身下,握着伏黑惠的肉棒伸向了自己两腿之间。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伏黑惠感觉自己的龟头在一个湿漉漉的洞口蹭了几蹭。

“你的肛……不对!”

哪有这么湿润的后穴啊!

“呐呐,惠很有天赋嘛,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这是我的……”

五条悟咬着伏黑惠的耳朵,轻声把最后一个字送进了他的耳朵里。

伏黑惠霎时瞳孔地震,肉棒立刻膨胀了一圈,险些从五条悟的手里跳出来。

“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五条悟用脸贴了贴伏黑惠的脸,伏黑惠的脸烫得像发烧了一样,眼神闪烁根本不敢和五条悟对视,马眼里倒是因为过于紧张而吐出一大股淫液。

“不好意思说的话我替你说了吧。”五条悟一边亲吻伏黑惠一边对他说,嘴唇的震动传导到伏黑惠的皮肤上,让伏黑惠从骨头缝里透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酥麻。

“你前几年和其他战士一起修习经文,正好学习到关于色欲恶魔——也就是我——的知识。你们的老师说我下面长着双性的器官,可以满足任何人的任何性欲,并通过这两幅器官传播淫荡之罪。你们的经书上有一张关于我的插图,抄录经书的书吏恰巧被我诱惑过,即使他按惯例丑化了我的形象,但是我那种极致的性感还是透过他的图画体现了出来。你学完以后满脑子都是我和我下面的小穴,晚上睡觉的时候你做了关于我的春梦,还第一次遗精了。我说的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的?”

“我可是色欲恶魔诶,任何人犯下的色欲之罪都会增添我的力量,你说你的小心思能不能瞒住我呢?悄悄告诉你,你不是当天晚上唯一一个梦到我的人,那么多的少男初精吃得我好饱。至于你的老师,啧啧啧,他当初就是拿着你那本书学会的撸管。”

“啊这……”

“所以说,被我诱惑犯下色欲之罪是每个正常人的必经之路,尤其是现在,你反抗不了色欲的时候,不如好好享受,你说对不对,惠?”

没等伏黑惠回答他,五条悟就握住伏黑惠的肉棒,狠狠捅进了自己的阴道里。

“唔——呃哈……”伏黑惠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身体被突如其来的快感惊得不知所措,身体僵直一动也动不了。而五条悟则用举起的那条腿贴紧伏黑惠的身体,另一条腿微微屈膝,摇动屁股游刃有余地吞吐着伏黑惠的肉棒。

“好……好厉害……好爽……我……嘶哈……”伏黑惠身体被束缚在倒立十字架上,只能被动承受着五条悟灌输给他的快感。他感觉五条悟的小穴就像有生命一样紧紧含住自己的肉棒,穴内的软肉裹紧龟头卖力地吮吸着,穴内又湿又热,肉棒捅进去后发出“啧滋”的黏腻声响,充沛的淫液顺着肉棒上的青筋流出来,打湿了伏黑惠的卵蛋。

“我的小穴紧不紧啊?吸得你爽不爽?”

“好紧……好爽……好……唔……嘶……”伏黑惠根本形容不出来五条悟带给他的快感,恍惚间觉得自己飘飘然如升云端。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阴毛已经完全被五条悟的淫水打湿,五条悟的肉棒夹在两个人的腹肌间上下摩擦,暧昧的水声不停撩拨着他的耳朵,让他感觉肚子里藏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亟需顺着肉棒喷射出去。

这样干了一会儿后,五条悟觉得这个姿势插得不够深,干脆两手抱住伏黑惠的后背,两腿盘到了伏黑惠身后的倒立十字架上,整个人攀到了伏黑惠身上,屁股像打夯似的一下下砸向伏黑惠的肉棒。

“啊哈……好深……好硬……爽死了……惠的鸡巴……嗯哈……干死我了……”

“你……嗯哼……你叫的声音太大了……”

“因为惠的……嗯啊……惠的鸡巴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才……呃哈……我才能这么爽……啊啊——!捅到花心了……爽死了……”五条悟浪叫的声音不减反增,整个山洞里都回荡着他的叫床声。

“你……你里面也……也好舒服……嘶哈……”

“惠……嗯啊……你说‘操死你’……快说……”五条悟尝试着教伏黑惠一些助兴的诨话。

“呃呃……插死……”伏黑惠之前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词汇,觉得比被五条悟坐奸还难为情。

“啊哈……错了……是‘操’,‘操死你’……”为了惩罚伏黑惠,五条悟下身用力绞了绞伏黑惠的大肉棒,伏黑惠立即“嘶”了一声。

“操……操死你……”伏黑惠小声地对五条悟嘟囔道。

“惠……啊哈……你用什么操死我?……”五条悟变本加厉地调戏伏黑惠。

“我用……呃哈……我用……阴茎啊嘶……”

“再说一遍!”五条悟佯装生气地咬了伏黑惠嘴唇一下。

“是……嘶哈……鸡巴……大鸡巴……”

“对……嗯啊……继续,我好喜欢……”

“我用大鸡巴操死你……操死你……”

突破这道心理防线后,伏黑惠感觉下体传来的快感好像比之前又强烈了不少。

“啊哈……惠的大鸡巴……好喜欢惠的大鸡巴……大鸡巴操死我……嗯啊……操死我了……救命啊……太深了……啊哈……好爽啊……”五条悟更是抱着伏黑惠的肩膀放声淫叫。

“操死你……嗯哼……好爽……好会吸……好紧……操死你……大鸡巴操死你……”伏黑惠也配合着五条悟的节奏应和着他。

就在伏黑惠马上要到高潮的时候,五条悟突然放慢了坐奸的速度,低头舔了舔伏黑惠的耳廓,对他悄声说道:“操过我的人里,惠的鸡巴是最大最硬的,谁也比不上惠的鸡巴,惠的鸡巴太厉害了,我好爱你的大鸡巴,我已经被你征服了。”

五条悟的话精准地砸在了刚破处的少男的心坎上。伏黑惠闻言,只觉得一股热血涌向了自己的小腹,五条悟趁机高高抬起屁股,然后狠狠向下一坐,伏黑惠立即发出一声闷哼,数不清的精液随即灌进了五条悟体内。

…………………………

五条悟没有打算给连射两次的伏黑惠任何喘息之机。他从伏黑惠身上下来,然后当着伏黑惠的面倒立起来,膝盖夹住了伏黑惠的肩头,双手攀住伏黑惠的大腿,呈69式挂在了他的身上。

五条悟张开嘴巴,轻轻松松地把伏黑惠粗长的肉棒完全吞了下去,牙齿轻轻咬住肉棒的根部用力嘬取,希望把肉棒里残存的精液全部吸出来。而五条悟的下体则举到了伏黑惠面前。伏黑惠看着五条悟凌乱的白色阴毛丛中垂吊着一根不输给自己的大肉棒和两颗饱满的卵蛋,卵蛋之上两腿之间的位置,赫然有一道粉嫩的缝隙。厚实的大阴唇已经被伏黑惠的肉棒操得红肿外翻,小豆似的阴蒂微微颤抖,小阴唇被淫水搞得一片狼藉,一股浓稠的白浆正从小阴唇间慢慢溢出。

“这是,我刚射进去的精液吗?”

伏黑惠近距离看着刚刚被自己爆射的小穴,心里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成就感,忍不住向前微微探头,伸出舌头舔向五条悟的阴蒂和阴唇。

“唔……”五条悟的身体明显一颤。

伏黑惠得到了鼓励,愈发大胆,干脆整张嘴吸住了五条悟的阴唇,把舌头伸进他的阴道里四处搅动。

“咦哈——!别……不要……呜呜惠……呃哈……不要……啊哈……就这样……继续……好爽……快一点……用力吸啊啊啊啊好爽……”

伏黑惠无师自通地用舌头抽插着五条悟的阴道,下唇刚好贴在阴蒂上来回摩擦,还时不时抬起头用下巴抵在阴蒂上轻轻碾弄。

不得不说,伏黑惠真的非常有天赋,他这样玩了没一会儿,五条悟就爽得腰眼一软,从伏黑惠身上滚落到了地上。

“惠,你还挺厉害的。”五条悟爬起身,用孺子可教的眼神看着伏黑惠。

“嗯,你也是。”伏黑惠抿了抿嘴唇,咂了咂五条悟的淫水,明明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但就是感觉回味无穷。

“还能射吗?”

“应……应该可以……”

“呵呵,小色鬼。”真不知道五条悟这个正宗色魔是怎么厚着脸皮说出这种话的。

五条悟转过身,背对着伏黑惠,掰开了自己的屁股,把菊穴顶在伏黑惠的肉棒上,屁股向下一沉,整根肉棒就被五条悟吞吃了下去。

“啊?!”伏黑惠叫了一声,三分是爽的,七分是吓的,“居然……那里……直接就……”

“喂喂喂,别忘了我是色欲恶魔诶!这点儿本事我还能没有吗?”五条悟直起身子,胳膊扶住伏黑惠的腰侧,脖子扭过去和伏黑惠接吻,屁股扭来扭去地吞吐伏黑惠的肉棒。

“别……太紧了……”伏黑惠的额头抵在五条悟的肩头,腰部左右扭动躲闪着五条悟的动作。

“怎么了?不舒服?”

“不是……是过于爽了……”

括约肌的力量显然比阴道大多了,肠道里层层叠叠的褶皱拼命挤压、吮吸他的肉棒,后穴深处的吸力更是差点儿直接让他精关失守。

“怕什么?多射几次就适应了。”五条悟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伏黑惠的脸,继续开始前后摆动腰肢。

“啪、啪、啪、啪……”五条悟的屁股格外挺翘浑圆,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也分外清脆。

“惠……你都把我塞满了,你的鸡巴怎么这么大……”

“我……嘶哈……好舒服……”

“惠,我的屁眼怎么样?”

“太……太厉害了……好会吃……呃嗯……鸡巴……鸡巴好爽……”

“悟的屁眼也好爽……嗯啊……想不想要把我的屁眼射得满满的……然后……呃哈……继续操……大鸡巴把屁眼里的精液都挤出来……屁眼又湿又滑……被惠操到合不拢……”

“别……别说了……”

伏黑惠从后面咬住五条悟的颈侧,双腿绷直,下腹用力,努力让自己在五条悟后穴里多坚持一会儿。五条悟则很霸气地向后猛撞着伏黑惠,大鸡巴在穴口进进出出,发出“咕叽咕叽”的黏腻声响。从伏黑惠的角度低头看去,正好能看见五条悟的臀瓣被撞得泛红,丰腴圆润的臀肉上不停颤起肉浪。

“太刺激了。”伏黑惠心想,下体一热,差点儿射出来。伏黑惠赶紧看向别处,尽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惠……你感觉到了吗?”五条悟突然扭过头亲了伏黑惠一口,低声对他说。

“感觉到什么?”

“惠的大鸡巴、把我的屁眼、操、出、水、了。”五条悟极具蛊惑力的声音传入伏黑惠的耳朵。伏黑惠再也忍不住了,将今天的第三波精液狂飙进了五条悟的后穴里。

…………………………

山洞之中不辨昼夜,更难以知道确切的时间。伏黑惠被绑在倒立十字架上,任由五条悟榨了他一次又一次,直到洞中的火把都燃尽了,五条悟才意犹未尽地放过他。

“惠,你好能射啊!”五条悟把最后一波精液尽数咽下,捏起他的下巴和他深深接了个吻,“你让我很满意,我决定赐予你一样礼物。”

说着,五条悟的中指伸到自己的阴道里抠挖了几下,然后用沾满精液的手指在伏黑惠小腹上画了几下。

伏黑惠的皮肤上紫光一闪,一个纹样繁复、精美异常的淫纹就烙印在了伏黑惠身上。

“淫纹!你这是要干什么?”

作为驱魔卫道的少年式神使,伏黑惠当然明白这是个什么图案,代表着什么意思。

“没什么,赐予你一点小能力罢了,让你能挥动更重的剑,拉开更硬的弓,还有一些副作用,你自己慢慢摸索吧。”

“这是性奴的标记吧。”

“嘻嘻,我可是色欲的主人,地狱最顶尖的恶魔领主之一,能做我的性奴可是一件极大的荣幸啊。”

五条悟挥了挥手,束缚伏黑惠的绳子瞬间断裂。伏黑惠从倒立十字架上掉下来,连忙站起身,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脚,然后一脸茫然地看着五条悟:“所以你要把我怎么样?带回你在地狱的淫窟享用吗?”

“你想错了,没有哪个地方比这广阔的人间更适合被称为淫窟了。”五条悟拍了拍手,唤出了刚才那几个邪教徒,“你们帮他清理一下身体,再把他的衣服盔甲还给他,把他送回去吧。”

五条悟扭回头,又对伏黑惠说:“我回头可得好好查查,到底是哪位神祇的妙手创造了你这么一具完美的身体。你回去以后安安心心做你的影子式神使,等到我想你了自然会召唤你的。别紧张,我就是馋你的身子罢了,不会让你做为难的事情的。”

说完,五条悟就像来时一样凭空消失了。

————————END————————

后记

参考了某些文化中,将“山羊”作为淫乱和恶魔的化身的观念。

故事内容完全架空,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