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五】蛇——仙家治怪病

⚠️ 纯肉文🔞

⚠️ 含有:伏五

⚠️ OOC预警 年操预警 人外预警 睡奸预警 封建迷信预警 三观不正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 参考了中国传统民间故事👇

❕北方民间信仰里有“胡黄灰白柳”五仙,“胡家的”指的是狐狸修炼而成的仙家,“柳家”或者“常家”均指蛇类修炼而成的仙家;在北方某些地区的请神仪式中,主要参与者有二人,其中一个作癫狂状,表示被仙家附体,称为“仙童”,另一人打鼓伴奏,并通过解读“仙童”的状态来传达仙家的旨意,称为“帮兵”

⚠️ 雷文❗️雷文❗️雷文❗️天雷烤肉❗️天雷烤肉❗️天雷烤肉❗️

⚠️ 不要上升到任何层面❗️更没有抹黑任何角色❗️我不是角色黑❗️

⚠️ 热爱科学❗️远离迷信❗️热爱科学❗️远离迷信❗️热爱科学❗️远离迷信❗️

Summary:小公子五条悟的身体被妖物盯上,得道的蛇仙伏黑惠及时出手相救,并用交合的方式帮五条悟排毒的故事。

正文

盛夏很少有这样的夜晚:阴云密布,不见星月,狂风大作,蛙蝉噤声,天边隐隐传来雷声,空气中却闻不见雨前特有的泥土味道,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腥臊之气。附近的村民放弃了夏夜喜闻乐见的乘凉唠嗑活动,天刚一擦黑就挡上鸡窝、闩上院门、关紧窗子,把院子里晾晒的衣物食物急匆匆搬回屋里,早早吹灯睡觉了。

可是在这种天气下,当地最气派的那所宅院里偏偏灯火通明、人声嘈切,家僮仆人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后堂屋围住,本家老爷太太带领亲戚、管家跪在门槛外,几个衣着僧不僧道不道的半大小子捧着水盂蜡签之类的物品忙进忙出。后堂屋正中摆放着一条香案,上面摆供奉着一个牌位以及香炉五供,香案前的火盆里烧着金银元宝、大小纸钱,香案后设一高凳,上面坐着一个看不出岁数的人,头戴五佛冠,身披五彩道衣,腰系水火丝绦,足蹬云纹丝履,盘腿打坐,闭目养神。他旁边还站着一个身穿皂衣的中年男子,左手拎着一只八角皮鼓,右手攥着一根打将钢鞭。

在火盆前面铺着一条毯子,毯子上躺着一位身材高大、发色纯白的英俊青年。他双眼紧闭,牙关紧咬,面色潮热,浑身盗汗,四肢微微抽搐,似乎已经完全陷入昏迷,明显就是生了什么大病。可是奇怪的是,他的身上却穿着一身大红,上绣龙凤呈祥图案,胸口还戴着一朵大红绒花,打扮得像要结婚的新人似的,看起来说不出的诡异。门槛外跪在最前方的那对夫妇忧心忡忡地看着他,心里憋着无数问题,但是又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默默念着佛号祈祷上天保佑。

书中暗表,这所宅院里住着五条一家,是当地首屈一指的豪富之家,那对夫妇就是五条家当家的老爷太太,地上躺着的则是他们的独子五条悟。五条悟从胎里带来一种古怪的热病,平时看起来非常健康,连头疼脑热都没有,可是一旦犯起病来就浑身发热,四肢抽搐,神智模糊。每次五条悟发病,五条夫妇都会去附近一家狐仙庙里求仙药,给五条悟服下后就能捱过一阵子。可是随着五条悟年龄的增长,他发病的间隔越来越短,病征也越发凶险,五条夫妇去庙里问过后才知道,五条悟命格过于贵重,天生尘缘短,只有把他配给庙里的狐仙,用狐仙的道行压住他的命格,才能让他长寿而终。今天晚上就是狐仙亲自选定的吉日,要借五条家的后堂屋作为婚房,与五条悟结婚。

“万事俱备,五条老爷,心诚则灵啊。”皂衣男子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五条悟,开口对五条老爷说道。

“是是是。”五条老爷连声答应,在小道童捧过来的铜盆里净了净手,又接过来三支香,以头碰地,颇为虔诚地对着香案拜了三拜,然后把香递给道童,由道童插在香炉里。

“梆、梆、梆。”

那个皂衣男子用钢鞭敲了皮鼓三下,堂屋内外瞬间安静了下来。

“哎~~~嗨哎嘿呦~~~”

那个皂衣男子开始吟唱。

“日落西山呐~~黑了天,

家家户户落了锁闩。

那么大路断了行车辆,

小路断了行人难。

喜鹊老鹄奔大树,

家雀土颏奔房檐。

十家上了九家锁,

还有一家门没关,

扬鞭打鼓请神仙哎~嗨哎嗨哟~”

随着皂衣男子的吟唱,高凳上那个人倏然睁开了眼睛,五官痛苦地扭曲起来,双眼上翻牙齿打战,脖子像癫痫发作似的抽搐起来,喉咙里发出瘆人的低声咕噜。

“芝麻开花节节高,

谷子开花压弯腰,

茄子开花头朝下,

苞米开花一撮毛,

我看狐仙儿影影绰绰好像来到了。”

高凳上那个人现在浑身乱抖,两只手举向虚空不停抓挠,嘴角甚至冒出了白沫,嘴里发出狐狸似的“吱吱叽叽”尖叫声。

“狐仙啊~出古洞,离深山,

抓把黄沙把洞门蒙,

阴天架云走,晴天旋风旋,

架云走旋风旋,来去不用一袋烟,

说明狐仙你的道行全啊哎~嗨哎嗨哟~

……

仙家落地一阵风,

走进房门看分明。

香炉蜜供面前迎,

金钱银钱聚宝盆。

地上躺着童男子,

他本是多灾多难一后生。

狐仙啊,你若把他的阳寿保,

他情愿给你暖床度余生哎~嗨哎嗨哟~

弟子求您一句话,

娶了五条家的小公子,

您说成不成啊哎~嗨哎嗨哟~”

那个皂衣男子吟唱到这里,扬起八角皮鼓不要钱似的一通乱敲,敲得五条阖家老小鸡皮疙瘩都炸起来了。堂屋中不知怎地弥漫起一股黄烟,腥中带骚的气味差点儿把五条夫妇的眼泪呛出来。高凳上那个人眼睛死死盯住躺在地上的五条悟,龇着牙咯咯怪笑,哈喇子顺着嘴角滴在地上,头发和眉毛看起来隐隐发红,指甲变得又尖又长,向前探着身子兴奋地朝着五条悟的方向抓挠。

“狐仙不必把话讲,

你的心思我参详,

你说五条少爷合你的意,

快把一对新人送入洞房啊哎~嗨哎嗨哟~”

唱到这里,旁边走出来两个童子,朝五条悟的嘴里塞了颗药丸,扛起五条悟的身体就要往后走。一队小厮也从人群后面抬着四个大箱笼走进了堂屋,里面是五条夫妇给五条悟准备的嫁妆。

没等两个童子站稳身子,他们就感觉自己脸上被一只无形的大手连扇了好几个大嘴巴,“啪啪”的脆响在诡异肃穆的氛围里显得格格不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紧接着,两旁侍立的所有童子脖子上都接连闪过红光,一颗接一颗脑袋飞到院里在地上滚来滚去,一具具无头男尸萎顿倒地,众人定睛一看,赫然发现地上横七竖八倒着的居然都是无头狐狸。

那皂衣男子大叫一声“不好”,把手中的皮鼓和钢鞭一扔,扑向了火盆打算借火遁术逃跑。没想到盆中火焰陡然拔高,火苗显出一张巨口的形状,一下子把他吞入口中,登时烧成了灰烬。

高凳上那个人见势不妙,从怀里抽出一把宝剑,剑尖挑破中指,把血抹在额头上,嘴里念念有词,一层金光围拢过来把他护在中心。谁知身后凭空出现一条大长尾巴,鞭子似的狠抽过来,一下子打碎了他护体的金钟罩。那人摔下高凳,面门砸向香案,烛台上的铜签瞬间把他的脑袋扎了个对穿,四肢挣扎了几下就软趴趴地垂下来,宝剑也掉在了地上,从尸体的天灵盖上慢慢钻出来一个狐狸形状的虚影。虚影刚爬出尸体,掉在地上的宝剑就凭空飞起,把那虚影拦腰斩断,后半截霎时湮灭无踪,上半截则铆足最后一点法力朝着堂屋大门弹射了出去。就在他马上要逃出生天的那一刻,眼前的大门突然变成了堂屋的后山墙,那半截虚影撞在墙上,没等反应过来一根蛇牙形状的骨钉就把他牢牢钉在了砖石上,那虚影狐狸再也没有一丝力量反抗,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

“这……这是怎么回事?”五条家的管家失声叫道。

“有鬼啊!”不知是谁嚷了一嗓子,家下人等顿时乱作一团,大家滚的滚,爬的爬,个别胆小的已经钻在墙角崩溃大哭。

而五条夫妇则径直扑向了浑身滚烫、四肢抽搐、不省人事的五条悟,焦急地摇晃他的身子,“儿啊”、“肉啊”地哭作一团。

“别晃了,他中了狐仙的毒,越晃毒发作得越厉害。”一个冷清但好听的男声在他们头顶上响起。

五条夫妇抬起头定睛观瞧,只见一个一身黑衣、墨绿眼睛、头发支棱八翘酷似海胆的年轻男人站在他们面前。

“你……”

“我叫伏黑惠,算是常家门的,得知此地有胡家的作祟,特地前来伏魔。请往旁边让一下,我看看他的情况。”

五条夫妇见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屋内,便知道此人不同寻常,很可能和刚才的变故有关。又听他自称是常家门的,也就是蛇类成精,想到仙家之中数常家一脉性情最为平和,心里的恐惧便减轻了几分。加上五条悟的病症实在危急,他们也顾不得许多,急忙闪身让这位仙家查看五条悟的情况。

伏黑惠蹲下身摸了摸五条悟的额头,又号了号脉,随即从腰里抽出一把小刀,割开手掌心往五条悟嘴里滴了几滴血,过了一小会儿,五条悟的四肢渐渐安静,体温没有那么高了,呼吸也平稳了下来。

“啊呀!活神仙啊,活神仙!”五条夫妇激动得泪流满面。

“先别忙,这只是缓兵之计。”伏黑惠盘腿坐在地上,让五条悟的头枕在自己腿上,慢条斯理地对五条夫妇说道,“他的热症并不是胎毒,而是一出生就中了那只狐仙的妖毒。我看那只狐仙只有元神没有肉身,估计是渡劫失败后潜逃至此,衍算出五条悟的命格与他相合,便想出此种毒计要夺舍令郎。你们之前从他那里求来的药丸也不是真的药,里面淬了狐毒,等到毒性沁入骨髓,他好一举夺舍成功。今日就是他原计划收获的日子。”

“哎呀呀,太可恶了。那悟的病?”

“狐毒已经深入骨髓,而且……”伏黑惠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继续说,“他刚才被狐仙喂了淫药,为的就是在洞房交合的时候实施他的夺舍大计。”

“那可有解法?如果能帮助我家度过此难,您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咳咳,实不相瞒,我来到此就是因为我和令郎有一桩因果未了清,所以令郎的病我会全力以赴,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令郎此时身中两种妖毒,一般的救命之法恐怕无能为力。当然,我是蛇类修成,恰好有专攻之术,只不过过程可能多有冒犯。”

“不妨事不妨事,仙家只管出手。”五条夫妇忙不迭地回应。

“好吧。法不传六耳,烦请诸位回避。”

…………………………

清退了众人,后堂屋里只剩下伏黑惠和五条悟一人一蛇。

五条悟此时的情况已经平稳下来了,热毒暂且被蛇血压制,但这反倒让淫毒的效果表现得更明显。他白皙的皮肤微微透出粉色,脸和耳朵更是绯红一片,腰和屁股躺在地上无意识地扭来扭去,胯下隐隐可见一个帐篷。五条悟的头脑依旧非常不清醒,眼睛微张,失神地望着伏黑惠,嘴唇一颤一颤含混地喃喃着。

“悟,得罪了。”伏黑惠把五条悟抱在怀里,挥了挥手,两个人身上的衣服瞬间变戏法般消失无踪。伏黑惠毕竟是蛇精,身体凉冰冰的,五条悟身中热毒,下意识地觉得靠着他很舒服,便弓下身子使劲往伏黑惠怀里蹭了蹭。

“别乱动。”

伏黑惠轻轻拍了拍五条悟的肩膀,下半身“咻”地变成长长的、粗壮的蛇尾,纯黑的鳞片在昏暗的室内反射着蒙蒙的微光。伏黑惠的蛇尾挤进了五条悟的腿间,略略分开他的双腿,轻柔地摩擦着五条悟的臀缝,同时双臂穿过五条悟的腋下把他牢牢抱住,嘴巴贴上了五条悟的耳后。

分叉的蛇信一路掠过五条悟的耳后和颈侧,伸进了五条悟微张的嘴巴慢慢搅动。或许是蛇信太细弱了,不足以挑动五条悟的欲望,五条悟的舌头贴住蛇信回应了几下就悻悻地缩了回去。伏黑惠干脆甩过尾巴来,把尾巴尖插进了五条悟的嘴里。

伏黑惠的蛇身极为粗长,蛇尾即使只伸进来一小截也把五条悟的嘴巴大大撑开,舌头无所适从地被尾巴压住,被动地承受着蛇尾的进出,口水止不住地溢出嘴角,把五条悟的下巴染得亮晶晶的。

不一会儿,伏黑惠的尾巴尖就被五条悟的口水完全蘸湿了。伏黑惠从五条悟嘴里抽出蛇尾,尾巴尖探到五条悟身下,对准五条悟紧闭的穴口,缓缓插了进去。

或许是淫毒的作用,五条悟的后穴非常放松,伏黑惠的尾巴没有受到太多阻力就捅进去了三寸多。蛇尾越到后面越粗,伏黑惠怕把五条悟弄伤,及时停住了动作,低头观察着五条悟的状态。

在热毒和淫毒的双重夹击下,五条悟的后穴又热又空虚,猛地被一根冷冰冰、粗长灵活的蛇尾塞满,五条悟舒服地哆嗦了一下,腰眼有些发软,靠在伏黑惠怀里,喉咙里不住地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好像一只被抚摸肚皮的小猫似的。伏黑惠试探性地转动了一下蛇尾,蛇鳞的纹路划过火热的肠壁,让五条悟忽地一激灵,身前的肉棒顶端甩出一根细长的银丝。

见五条悟的后穴这么欢迎自己的入侵,伏黑惠这才放心大胆地一边转动尾巴一边缓缓向里推进,同时双手捏住五条悟胸前的乳尖不停揉搓,冰凉湿润的蛇信也围着五条悟的后颈来回撩拨。

说实话,伏黑惠以前并没有和其他人类做过,他只是在山林里修炼的时候偶然碰见过打野炮的情侣罢了。好在五条悟身体的潜力在淫毒的作用下完全被激发了出来,即使是伏黑惠略显青涩的手法也能让五条悟性欲勃发,呻吟不断。

更令伏黑惠意外的是,他的尾尖不知道碰到了五条悟体内哪个点,五条悟的肠道猛地收缩了一下,柔软的肠壁狠狠刮过蛇尾的黑磷,肠道深处涌现出一股淫水,顺着蛇尾溢出了穴口。

“都说狐仙最善魅惑,他们的淫药效力果然惊人。”

伏黑惠感觉现在五条悟已经被扩张地差不多了,便抽出蛇尾,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让掩藏在蛇鳞下的一条缝隙对准五条悟的后穴,只听得“嘭”的一声轻响,一根熟透的玉米棒那么粗长的蛇茎瞬间从缝隙中弹出,直直地刺入了五条悟的体内。

这是蛇类特有的交配方式。每条雄蛇都有两根蛇茎,但是每次交配只会用到其中一根,蛇茎内有一根骨头,所以他们不像人类那样慢慢充血勃起,而是可以对准位置后直接从体内把蛇茎像弹簧刀那样弹射到交配对象体内。

“唔!疼……”

五条悟枕在伏黑惠肩头,迷迷糊糊地对伏黑惠嘟囔着。虽然刚刚被蛇尾扩张过,可是五条悟一个小处男还是有些承受不住蛇类那种另类的交配方式。伏黑惠把不安扭动的五条悟紧紧护在怀里,不停地用下巴和脸颊轻蹭他的脖子与耳后,一边蹭一边低低地安慰他“别怕”、“等会就好了”之类的话,同时伸手握住了五条悟有些疲软的肉棒,脑子里回想着自己曾经目睹过的小情侣野合的场面,学着记忆里的样子用冰凉但是有力的手指反复揉搓五条悟的龟头和睾丸。

伏黑惠的蛇茎平时藏在体内,柱身上自带着一层润滑用的粘液,帮助他更顺利地进入五条悟。柱身和粘液都和他的身体一样冷冰冰的,这反而缓解了括约肌附近的胀痛。蛇茎的形状如同一颗放大又拉长的鲜枣或者手指葡萄,前端钝圆,中段最粗,根部收窄。五条悟紧致的括约肌正好卡在收窄的根部,让蛇茎无法轻易滑脱出来。

“呃嗯……别……痒……好难受……快……嗯哼……”

随着伏黑惠的抚摸挑逗,五条悟刚才微微皱起的眉头慢慢放松了下来,肉棒也再次变得坚挺。伏黑惠这才尝试着在五条悟体内运动起来。

蛇类交配并不像人一样靠耸动腰臀来进进出出,而是通过扭动尾巴带动蛇茎在对方的体内冲撞摩擦。伏黑惠双臂牢牢抱紧五条悟,嘴巴张大咬住五条悟的后颈不让他乱动,蛇尾从五条悟两腿之间穿过,黑色的鳞片贴住五条悟白皙的臀瓣和大腿内侧用力磨蹭扭动,尾巴尖绕在五条悟脚腕上让他的双腿尽量分开。硕大坚挺的蛇茎远比一般人的肉棒坚硬,膨胀的柱身几乎把五条悟肠壁上的褶皱都撑平了,肠壁艰难地裹住过于巨大的蛇茎,笨拙地承受着伏黑惠的动作。那根蛇茎的根部卡在括约肌处,柱身随着尾巴的摆动而旋转拉扯着五条悟的后穴,细碎的摩擦感混合着冰凉的触感让五条悟不由自主地抬起头低声呻吟,后穴里的快感也让五条悟的肉棒吐出了好几滴晶莹的淫液。

“你的身体怎么越来越热了,是不是快来了?”伏黑惠一手卖力地给五条悟撸管,一手用力揉捏着五条悟漂亮的胸肌,蛇尾加速摇动,让蛇茎在五条悟体内愈发横冲直撞。

“别……唔……别……唔……求……呃……我……呃呃呃——唔唔哈……”

一阵急促的浪叫后,五条悟的腰部突然绷直,已经被蛇茎操得湿热松软的后穴骤然收紧,被伏黑惠握住的肉棒跳了几下,一大波精液从马眼涌出,喷了他自己一身,最远的一股甚至射到了伏黑惠的头发上。

见五条悟已经高潮了,伏黑惠也不再坚持,蛇茎猛然胀大一圈,冷冰冰的蛇精瞬间灌满了五条悟的肚子。

蛇精性味大苦大寒,具有清热泻火、凉血解毒、逐瘀通经、利湿退黄的药效,加上伏黑惠又是修成得道的蛇仙,他的精液更是专克各种精怪邪神的热性妖毒。五条悟体内被灌注了大量专治热毒的蛇精,淫毒又随着精液射出去了不少,整个人的状态显得没有刚才那么糟糕了。

“啊哈……哈呼……果然有效果,悟的毒解了快一半了,要再接再厉才行。”

…………………………

“别……唔……别……唔……求……呃……我……呃呃呃——唔唔哈……”

五条悟被伏黑惠操射时的呻吟声有点太大了,吸引了守在后堂屋外几名家丁的注意。

“哎哎,你听,什么声音?”

“诶真是,好像是悟少爷。”

“咋回事啊,那条大长虫进去半天了,别是把悟少爷吃了吧?”

“放尊重点儿,人家是常仙。你别一天到晚胡说八道的,要是被吃了还能叫唤吗?蠢货!”

“那这是啥动静啊?要不,哥几个悄悄看一眼?”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这几名家丁用舌头轻轻舔了舔窗棂纸,用指甲小心翼翼地把濡湿的窗棂纸破开个小口,睁一目眇一目往里偷窥。

他们刚把眼睛贴在窗棂纸上,就看见屋里黑影一闪,定睛再一看,屋内却是空无一人。

“啊?悟少爷呢?”

“什么?让开点儿让我看看。嚯,人怎么没了!”

“不会真的被吃了吧。”

“你小点声,小心他没吃饱再把你也吃了。”

“不会的,你听,吭吭唧唧的,好像是悟少爷的声音。”

“是诶,他的声音还在,好像在哭。怎么看不见人啊?”

“人家是神仙,神仙治病能让咱们看见嘛。”

“就是就是,别看了,小心冲撞到常仙,赶紧走吧。”

伏黑惠毕竟是一位仙家,屋外发生的小状况肯定瞒不过他的耳朵。在屋外窥探的目光扫过来的那一瞬间,伏黑惠抱紧五条悟,尾巴狠狠一抽地面,弹射到了房梁上。

“就这里吧,蛇做那种事情也不挑地方的。”

五条家的后堂屋修建得高大体面,屋顶的主梁也是宽阔厚实,在伏黑惠看来完全能满足自己的需求。

伏黑惠身上金光一闪,整个身子完全变成了蛇形。伏黑惠让五条悟平躺在房梁上,然后自己的蛇身从五条悟的腿间穿过,让他的两腿分开自然垂吊在房梁两侧,然后绕着五条悟的腰部、腹部和胸部一圈一圈把他捆在房梁上,胳膊也紧紧束缚在体侧,既能保证五条悟掉不下去,又能让五条悟身上除了双腿外没有可以自由活动的地方。远远看上去,五条悟真的好像一只被蟒蛇捕猎到的猎物一样。

伏黑惠的蛇尾垫在五条悟的屁股下面,下体那道缝隙正好对准五条悟的屁股。

“悟,我要进去了。”

说完,伏黑惠另一根蛇茎就从缝隙里弹了出来,不容分说地挤进了五条悟的后穴。

“唔哈……嗯……别……好奇怪……”

刚才射进五条悟体内的蛇精起效果了,他体内的热毒被慢慢抑制住,四肢不像刚才那样虚浮无力,神智也略略回转了一些。被一条巨蛇捆起来的感觉并不是太舒服,后穴里奇异的酥麻感更是超出了五条悟刚刚恢复的一丝理智的处理能力。五条悟本能地挣扎了起来,两条腿在空中摇摆挣踹。

“嘶嘶……悟,自己动吧,毒性排出得更快……嘶嘶……就这样,对,嘶嘶……”

伏黑惠的蛇头凑到五条悟耳边,用混合着“嘶嘶”声的阴沉声线诱导着五条悟。伏黑惠尖利冰冷的蛇牙轻轻划过五条悟颈侧的动脉,甩起尾巴尖在五条悟小腿肚子上狠狠抽了一下。

脖子上的命门被拿捏的危机感和小腿上传来的刺痛,刺激着五条悟愈发激烈地挣扎起来,两条腿举在空中来回挥动,身体尤其是屁股用力扭动企图挣脱伏黑惠的绑缚。像被蛇捕猎到的其他猎物一样,五条悟越是挣扎,伏黑惠的身子绞得越紧,胸腔被勒住让五条悟微微有些窒息,刚刚恢复的理智转眼间又到了溃散的边缘。

五条悟的动作反而帮助蛇茎在自己体内来回运动,粗大的茎身无死角地碾压过五条悟的肠壁,后穴里分泌的淫水混合着蛇茎上的粘液把房梁都染湿了一小截。更让五条悟难以忍受的是,伏黑惠的蛇身把他的肉棒狠狠压在了腹肌上,五条悟的冠状沟被摁在快快分明的腹肌上左右滑动,敏感的系带不停刮擦着伏黑惠的黑鳞,爽得五条悟大腿根都微微战栗,窒息感更是让下体传来的快感放大了十倍不止。

“要……要……要来……呃嗯……呃哈啊啊啊啊——嗯哈……”

五条悟坚持了没有一刻钟就缴械投降了,白中透黄的精液射在伏黑惠身上,顺着盘绕的蛇身慢慢滑下去,最后滴落在地上。

伏黑惠扬起蛇头看了看五条悟射出的精液,然后把脑袋搁在五条悟的咽喉上,对五条悟说道:“嘶嘶……腿别停……精液还是浓稠发黄……嘶嘶……毒没排干净……悟,继续……嘶嘶……”

…………………………

五条悟被伏黑惠捆在房梁上射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实在是没有力气再把腿举起来了,射出的精液也从浓稠的淡黄色变得像蛋清一样稀薄。

“差不多了……嘶嘶……”

伏黑惠松开绑住五条悟的蛇身,蛇尾搭在五条悟腰上,带着他从房梁上翻身掉落下来。在他们还差二尺就碰到地面的时候,伏黑惠“嘭”地一声变回人形,把五条悟揽在怀里就势在地上一滚,两个人平平安安回到了地面上。

伏黑惠架起浑身无力的五条悟,抬起腿来把香案上乱七八糟的供品香炉全部扫落在地,然后把五条悟的上半身趴摁在香案上,掐住五条悟的屁股,用已经完全变成人类形状的肉棒狠狠后入着五条悟。

“啊!啊!啊!啊!啊!……”

伏黑惠每插一下,五条悟就哑着嗓子“啊”地轻叫一声,香案也“吱吱扭扭”发出呻吟。伏黑惠干到兴头上,整个人趴在五条悟身上,双手绕到五条悟身前抓住五条悟的胸肌大力揉搓,屁股极速耸动把五条悟的后穴操得淫水四溅,“啪啪啪”的脆响回荡在空旷的后堂屋里。

“悟,我要来了……喔喔来了……呃——哈——!”

伏黑惠冲刺了近百下,抓住五条悟胸肌的双手猛然掐紧,肉棒捅到了五条悟的最深处,把又一波浓稠寒凉的蛇精射满了五条悟的身体。

…………………………

“咣当当吱呀呀——”

后堂屋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伏黑惠穿着一身整整齐齐的黑袍,揣手玉立在门后,表情一如刚出现般冷淡严肃。

“啊,仙家,我儿五条悟如何了?”五条夫妇焦急地凑上来。

“他没事了,现在已经睡着了。把他送回他自己的房间里吧。”

五条夫妇越过伏黑惠向后看去,只见五条悟裹着一层毯子睡在香案上,看样子很是安详平静,这才松了一大口气,连忙招呼老嬷嬷们把五条悟抬回他的卧房。

“他中的热毒基本上化解了,你们回头去药房抓点儿连翘、金银花、黄连、黄芩、黄柏、大黄之类的温凉药材给他煎服,再不济配些能清热解毒的成药给他吃,简单调理一段时间就能完全恢复了。”伏黑惠叮嘱了五条夫妇几句,目送着老嬷嬷们把五条悟抬出去了。

“那个,仙家真是大慈大悲啊!小可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仙家莫怪。”

“但讲无妨。”

“小可寒门运薄,一直未得机缘迎请家宅之神镇守。今日得遇仙家,真是三生有幸,敢请您长住寒舍,屈尊做我家保家仙,我等定晨昏叩首、早晚上香,报答仙家护佑。”

“做你们的保家仙啊,倒是合了我的心意。好吧,那我就留在你家修行了。也不用太过麻烦,我的名字叫伏黑惠,你们简单搭个香堂立个牌位就好了。”

从此,伏黑惠便留在五条家,接受这一带百姓的香火,保佑此方水土。至于他和五条悟的故事,那就是后话了。

————————END————————

番外

关于文中提到的常仙伏黑惠和小公子五条悟那一桩未了的因果👇

在伏黑惠刚刚修炼成功,马上就能自由变幻人形的时候,为了向人类“讨口封”,特地蹲守在山路边升起一堆篝火,模仿着人类的样子披着一件破毡袍戴着一顶旧草帽,盘坐在篝火边作烤火状。那时五条悟的前世正好赶夜路经过这里,见天色已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便凑过来找伏黑惠蹭篝火取暖。

伏黑惠和五条悟的前世隔着篝火对面而坐,五条悟的前世请伏黑惠喝自己随身带的一皮囊烧酒,伏黑惠则顺手变出几颗野果送给他解渴充饥。两个人边喝边聊,交谈甚欢,正在酒酣耳热之际,伏黑惠趁机问他:“我问你,你看我像什么?”

没想到五条悟的前世很爽快地回答:“我看你就是个人啊。”

有了这一句“口封”,伏黑惠的道行顿时大增,很快就能随意变幻人形行走江湖了。但是五条悟的前世则因为僭越天道,擅封灵兽,被因果追究,阴司诸神安排他转世投胎成为现在的五条悟,又把他和伏黑惠共享过的那堆篝火填入他的命运中,让他忍受烈火煎熬之刑以示惩戒。正因为如此,五条悟才会一出生就中了狐仙的暗算,遭受了二十多年热毒焚身之苦。

伏黑惠一直想找机会报答五条悟前世的恩惠,掐算出五条悟今日有此一劫,特地赶来搭救于他。因此才有了这个故事。

————————END————————

后记

皂衣男子所吟唱的请神咒语改编自二人转传统曲目《神调》。

文中所有解热毒的中医药相关都是捏造的。

“保家仙”、“五大仙家”有关的设定改编自北方传统民间故事,杂糅了个人的想象力。

拥抱科学知识,远离封建迷信。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